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本人政治立场:
支持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亦理解中国国民党的诉求)
支持中华人民共和国(同时理解台湾同胞对中华民国的坚持)
坚决反对任何分裂中国领土完整及主权统一的行为(台独、藏独、疆独).
强烈要求中国政府收回钓鱼岛及南中国海被侵占岛礁.

文章數:421
韜光養晦重大轉折 中國轉守為攻不再深藏內斂
時事評論兩岸 2009/03/27 18:30:07

聯合早報文章說,全球金融危機爆發至今,中國的全球戰略態勢似乎已發生重大變化。其顯著特點是,中國開始以坦然的態度面對自己的戰略訴求和戰略目標,不再刻意去掩飾或回避,也不再過於顧忌外部世界的雜音。

  文章說,與過去二十年韜光養晦的姿態相比,這是一個值得關註的重大轉折。它不僅表明中國政府對內外局勢了然於胸,對困難、機遇和趨勢有清醒的認識,而且更預示著,在已經啟動的國際秩序重組的過程中,中國將不再像過去那樣深藏內斂,而是當仁不讓地承擔起與本身實力相對稱的角色。

  中國全球戰略態勢所出現的上述變化,可以從以下幾種事態中看得一目了然。

  坦坦蕩蕩 轉守為攻

  其一是建造航空母艦的計劃。建造航空母艦的話題已經持續多年,但中國始終沒有理直氣壯地表態,要麽是被“中國威脅論”所嚇住,要麽是被自己“和平崛起”的緊箍咒所束縛。總之,中國在態度上猶疑不定,在表述上吞吞吐吐,經常是有理說不清,甚至被外界視為心裏有鬼、心中有愧。

  但是,最近一個時期,特別是在北京“兩會”前後,中國開始“下毛毛雨”,一點一點放出“建造航母”的風聲,目的是要讓其他大國慢慢適應和接受。終於,國防部長梁光烈本周一在北京會晤日本防衛大臣時,當面告訴他中國將建造航母,理由之一是“中國不能永遠沒有航母”。在很多中國人看來,這個“理由”說得實在太牛,要比任何長篇大論的解釋都更有說服力。可是,這樣的話為什麽過去不說?原因無他,只是因為中國當時的戰略定位處於守勢,顧慮重重,導致心態不夠坦然。

  其二是改革國際金融秩序的建議。金融危機爆發之後,中國多次呼籲要改革國際金融體系,主張增加發展中國家的決策權,但一直沒有提出任何足以反映自身份量的具體建議,反而在人民幣幣值的爭議中,繼續被西方國家指摘和批評。

  但是,到了3月份,中國政府的態度逐漸清晰,回擊西方的方式更是直截了當。最具代表性的事態是,在全國人大會議結束後的記者會上,總理溫家寶對美國金融體系的安全問題,毫不掩飾地表達了憂慮,對中國所持巨額美元國債深表擔憂。這一轉守為攻的態勢立即見效,逼得奧巴馬總統迅速作出回應,宣稱美國是“世界上最安全的”投資地。

  而更具震撼效果的事件,是中國央行行長周小川提出的“取代美元”的建議。在全球矚目的二十國集團峰會即將舉行之際,周小川在中國人民銀行網頁上發表文章,不點名地指責美國未能確保美元的穩定,結果導致金融危機蔓延全球。他幷提出,應該改革國際貨幣體系,創立一種新貨幣作為未來的國際儲備貨幣,以便取代美元的作用。

  直指華盛頓的“命根子”

  這篇看似不經意拋出來的文章,立即在美國政界和財界引發震蕩。先是奧巴馬以總統之尊親自表態反對周小川的倡議,接著是國會議員鄭重其事地對財長蓋特納和聯邦儲備局主席伯南克提出質詢,兩人同樣表示反對這一倡議。

  有趣的是,在此後另一個場合,蓋特納卻表示,美國對周小川的倡議“持開放態度”。此語一出,美元市場再受震撼。蓋特納上任之前在國會接受質詢時,因指責中國政府操縱人民幣匯率而招致中方的強烈不滿。這一次,他也是在國會斷然拒絕周小川的倡議,但此後卻自相矛盾地說“持開放態度”。給人的感覺是,蓋特納心有余悸,擔心再次開罪北京。

  就眼前來看,周小川關於創立新貨幣來結束“美元時代”的倡議,目的似乎是要在倫敦峰會之前,為胡錦濤主席行使話語權創造語境優勢和地位優勢,從而為中國的其他主張鳴鑼開道。

  但是,這一非同小可的倡議,不會只是出於戰術目的,其背後應該會有更長遠的戰略思考。美國今天之所以有今天的超強地位和影響力,最關鍵的原因之一,就是美元有“普世價值”。可以說,美元的強勢地位就是美國的“命根子”,在中國的政治詞匯中就是“核心利益”。因此,美元的衰落乃至被取代,自然就意味著美國的衰落和被取代。

  中國過去從來沒有公開挑戰過美元的地位,一是因為沒有能力,不敢;二是因為需要美元,不必。那麽,周小川此次對美元作出威脅狀,是否就說明現在有了這樣的能力和必要性?實事求是地說,中國的能力遠不足夠,必要性也不迫切。問題在於,中國是美國最大的債主。債主有話要說,負債方不能不聽。

  美國非常清楚的是,中國在短期內不可能拋棄美元,但它畢竟持有全球30%的美元儲備,因此出自中國之口的“取代美元”,就顯得十分敏感。就如臺灣問題,華盛頓與臺北之間的一舉一動都會使北京十分在意;同樣,在攸關美國“核心利益”的美元問題上,中國的一言一行也會牽動白宮的敏感神經。對北京而言,既然美國可以經常把玩一下臺灣問題,中國為何就不可以時常拿捏一下美元問題?

  強弱易位的趨勢

  其三是建立“世界金融中心”的雄心。就在美元話題延燒之時,中國國務院前天通過一項政策“建議”,決定在2020年之前把上海打造成世界金融中心和海運中心。從本質上來說,上海的這種戰略定位,其實就是中國全球戰略定位的一部分。

  中國媒體在報道這一決定時,不忘再次指責美國引發國際金融危機,繼而對全球經濟造成了嚴重沖擊,“對我國經濟平穩較快發展構成了嚴峻挑戰”。很顯然,中國短期的戰略意圖,在於減少和規避美國金融體系的破壞性影響;其長遠戰略目標,是要建立獨立可控的世界金融中心,為中國參與主導世界金融事務提供杠桿。

  從英美兩國的發展歷程來看,要成為世界強國,就必須具備幾大重要條件,一是擁有強大的海軍力量;二是在國際金融事務中占據中心地位。第一次世界大戰之後,美國從最大的債務國變成最大的債權國,美元取代了英鎊,紐約取代了倫敦,華爾街取代了倫巴街(Lombard Street),使全球金融體系開始環繞新的重心運轉。美國的強國地位,就是在此基礎上確立。

  相比之下,中國現在的弱勢一覽而盡:其海軍力量與美國不可相提幷論,而上海要取代紐約的地位又談何容易。但是,美國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是過去的產物,不是未來的結局。而世界歷史已多次證明,強弱易位的最關鍵因素,不在於現在擁有的財富有多少,而在於創造財富的能力有多大。中國現在不再回避建造航母問題,敢於對美元的地位說不,幷且決心把上海建成世界金融中心,這些大動作無疑都能反映出其創造財富的潛力。

  從目前來看,全球金融危機之後的國際環境,對中國而言變得較為有利。在整頓國際金融秩序問題上,歐洲和美國已經發生了重大爭執和分歧,而主要新興經濟體與中國保持基本一致,可見美國的單極世界已陷入空前危機。“美元時代”不可能很快結束,但美國已經變得力不從心卻是有目共睹的事實。

最新創作
韜光養晦重大轉折 中國轉守為攻不再深藏內斂
2009/03/27 18:30:07 |瀏覽 803 回應 0 推薦 4 引用 0
魏國安:大陸撤導關鍵在臺灣當局
2009/03/20 08:28:04 |瀏覽 660 回應 0 推薦 3 引用 0
南中国海的得失与中国国家生存的战略意义
2009/03/13 10:09:47 |瀏覽 1211 回應 0 推薦 2 引用 0
简化字“有碍国家统一”说法蛊惑人心
2009/03/05 22:00:25 |瀏覽 749 回應 1 推薦 3 引用 0
来看望大家啦
2009/03/03 23:39:06 |瀏覽 737 回應 0 推薦 5 引用 0

最新影像 8586
南中国海 - 4
南中国海 - 3
南中国海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