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陶土犀牛
2013/05/16 04:06:40瀏覽341|回應0|推薦6
07 年到中國出差時,抽了點時間帶洋老板到當地的茶行閒逛,順手買了個陶捏的犀牛,準備養在茶盤裡玩兒。沒想到這個「準備工作」一準備就是六年,一直到今年才有閒情喝喝茶,把玩把玩一些小玩意兒。

陶捏犀牛就這麼地被我在喝茶時沒事摀在茶盤裡,想藉由茶水的薫染, 慢慢地養出個層層疊疊的彩色新裝來。


說來有趣,每當熱水沖在牛背上,牛肚子裡的空氣遇熱膨脹後就會從尾部排出來。每次看到這典型的物理反應,我在忍不住發笑之餘,也為捏陶人的巧思擊掌。如果水淹得高過牛尾,還可以看到從尾部排出來的一連串的小氣泡,氣泡更有時會聚在茶水裡的茶葉兒四周,托著茶葉片循著熱水流在茶盤裡打轉轉,給我這喝下午茶的老人添加了不少新閒情。


星期日下午,老婆也發現了這頭犀牛的搞怪情事。從茶盤裡抓出犀牛翻看了半天,指著尾部告訴我說那兒有一個很小很小的洞。我告訴她說,這在英文裡叫 ass hole 老婆嘻笑之餘驚詫地說,牛肚子裡有東西,會跟著手的搖動而晃盪。


「一定是你泡茶的廢水」老婆信誓旦旦地說。

「這不是什麼新聞嘛,何必故意裝出大驚小怪的樣子」我沒精打彩地漫應著。

「既然是廢水就會變成餿水,久了就會產生臭味.....」老婆的想像力有了著力點以後,開始大肆開展,說著說著就開始用力甩,並且得意的說

「你看,有水吧,而且還是有顏色的水呢,再過些日子它就會發臭 .... 我幫你把它甩出來。」


看老婆拿著我那陶土犀牛又敲又甩的,我的心臟也跟著上上下下。這一會兒,我的閒情也沒了逸趣也跑了,忍著心痛顫抖地接過老婆手上正在幹著的活兒,說

「我來,我來把水導引出來」。


老婆饒有興致地杵在旁邊,不住地問我除了用力甩還有什麼更好的方法把牛肚裡的水趕出來。為了避免因不必要的「意外」,我開始窮索心思以絕對專業的學理來折服她的「熱心」。我告訴老婆,運用離心力不是唯一的方法,更不是最好的方法。既然牛肚裡的水是因為熱空氣膨脹造成假真空後,被外界以較高的大氣壓力從孔洞裡「擠」進去的。我們也可以用同樣的原理把肚子裡的水「擠」出來。

說著我就把陶土犀牛的尾部朝下,以手掌緊握住牛肚子,讓掌心的溫度傳導到牛身上,只見水珠子從尾部一滴一滴的流了出來。


老婆才用敬佩的眼光閃了我一眼,一把又把犀牛搶了回去

「我也來試試」她說。

「怎麼沒有水滴出來呢」她一面問一面又開始甩我的小陶牛了。

「你的體溫比我的低,緊接著我後面給犀牛加溫怎麼可能產生作用呢」我一面小心翼翼地迎回小陶牛,一面回答。


「你要拿衛生紙接,不要尿得到處都是」老婆又有新指令了。


這個世代真是讓人無語,在她手上就是茶水,到我手上就成牛尿了。我心理正在埋怨的當兒電話鈴響了,老婆接起電話,發現是兒子打來祝賀母親節快樂的,吱吱喳喳地和兒子扯了兩句,突聽她問兒子說

「你知道爹地在做什麼?」


....


「正在給他的小犀牛把尿」老婆用高了八度的音調得意洋洋的說。


rhinocero.JPG


------------

本文在《七事堆》同步發表。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ousband&aid=762806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