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巧克力蛋糕
2012/09/27 08:41:25瀏覽260|回應0|推薦10
起了一個透早,搭火車到紐約去辦點兒事。

俟上車坐定以後,放眼四望了一下,斜對面拿著一個小圓鏡子正在描眼線的黑女人引起了我的注意。
微張的嘴唇清楚地殘留著發乾的蒼白的皮刺,浮腫的眼睛上方,幾乎看不到眉毛的存在,枯黃色的亂髮,無力地在有點兒腫脹的臉頰兩旁,偶爾隨著化粧的手晃動。

「真像一個泡了水的麵包」我心想。
「呃,像個泡了水的隔夜黑麵包,原來是黑的,但泡了水後有一點發白」我帶著點惡趣地糾正自己的想法。

連看幾個同車廂的乘客,不是滿臉倦容地在那兒打瞌睡,就是低頭對著手上的手機或 ipad 做出高中生背英文單字的姿態。我無趣地專心埋入隨身攜帶的小說裡....

趁車到紐約收起小說書的機會,我再一次地瀏覽四周。眼睛不期然地定格在那曾坐著泡過水的隔夜黑麵包身上。
那、那、那隔夜的泡了水的黑麵包,不知怎地變成了新做的巧克力蛋糕。

我以敬仰的眼神看著飄著淡淡香氣的巧克力蛋糕從身前走過,心中定定地告訴自己:
「今年一定要買些老婆捨不得買的化粧品給老婆做生日禮物」。

(本文在《七事堆》同步貼出)
(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ousband&aid=68957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