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再論侯友宜與柯文哲的危機處理能力--恩恩事件與網軍事件
2022/06/17 15:37:00瀏覽1893|回應0|推薦5

我在幾天前曾寫了一篇:「侯友宜與柯文哲的危機處理能力--恩恩事件與網軍事件」。我認為侯友宜處理恩恩事件,不夠明快。恩恩的父親失去了孩子,想要了解失去孩子的真相,恩恩的父親向新北市政府要資料應該要給,而不是要掩蓋什麼。如果行政人員有疏失,該檢討就檢討,該處分就處分,這是政治家處理政事的態度。即使有涉及國家賠償,該給的証據還是要給,這是當事人的權益。

反之,如果是用一個自己解釋「政府資訊公開法」認為公務員也有聲紋的隱私權,和不同案情的所謂「偵查不公開」,這是政客推諉的做法。也是過去警察辦案黑箱、護短、吃案的事務官風格,這種人當不了國家的決策者。

如今侯友宜的選擇,是做一個護短和吃案、黑廂的警察,而不是做事的政務官。民進黨新北市議會黨團提案要新北市政府做專案報告,也被國民黨占多數的議會否決了。從此恩恩的父親林先生,只能默默地把淚往肚子吞。當然,這個案件可能不了了之,但是侯友宜,就被烙上;護短、黑箱和吃案的印記,一輩子格局,僅止於此。

反之,柯文哲的網軍事件,柯文哲明快行政處理了幾個官員,除非再發現有新的網軍,否則這個案就揭過了。

倒是社民黨的台北市議員苗博雅,在議會把幾個網軍找來一個一個問,並且把他們發文或推文的內容要他們自己唸出來。柯文哲反而操作,這是在侮辱公務員。甚至有親柯的媒體操作說,這就像文革一樣鬥爭、公審。

其實,公務員拿國家的薪水,上班時間就應該做公務,就沒有隱私。上班上PPT,國家和人民都有權利知道,他上PPT發文和推文的內容是什麼。這些公務員如果被移送監察院或司法單位。判決書或懲戒書,也一樣會放在網站上,沒有什麼隱私的問題,也沒有什麼公審的問題。

柯文哲如果不願意公務員受侮辱,就應在議會自己去對應苗博雅,而不是由公務員本人去應對議員。如果一個阿兵哥強暴民女,在立法院決不會把該阿兵哥叫到立法院來問,而是由國防部長或司長來答詢。因為這是主管監督不周的問題,要負政治責任的是主管,而不是公務員本身。議會追究的是政治責任,而不是刑事責任。

結果柯文哲把公務員本人推到前線,然而又罵議員侮辱公務員,這不是柯文哲本身自己讓公務員置於可被侮辱的地位嗎?

這兩個案子,我都感概,為什麼全國首善之區的雙北市市長,都是酷吏。一個是黑廂吃案,對公務員護短。一個是白目、胡作非為,又嘴很賤。

民進黨也該罵,蔡英文完全執政六年多,雙北市竟然沒有積極培養市長的人才。民進黨曾經在台北市執政過四年,2006、2010年的台北市市長侯選人,一個是謝長廷,一個是蘇貞昌,雖然沒有選上,至少整個黨的企圖心很強。換了蔡英文在民進黨當政,2014和2018年,台北市長竟然找不到強棒候選人,真是越活越回頭。柯文哲今天這麼囂張,蔡英文應該負相當的責任。如果台北市民進黨議員過半,柯文哲會這麼囂張,這麼違法亂紀?

新北市也是一樣,民進黨在新北市曾經執政十六年,但是現在竟然沒有一個黨員是侯友宜的對手。如果新北市的議會,民進黨議員過半,侯友宜會掩蓋真相,會吃案嗎?

蔡英文從2008年開始領導民進黨,但是都在做太平官,在乘順風車,完全沒有居安思危,發展黨務,在平時就積極培養人才,替雙北找個好的侯選人,真令人失望,在民主的歷程上,應該負歷史的政治責任。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rotius6033&aid=1752072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