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龍城傳說(三)龍蹤
2017/08/14 17:34:53瀏覽351|回應5|推薦0
      如果你有在追這部小說,請告訴我。



  這是很久之前就構思的小說,一直沒有勇氣寫出來,

  現在,我放下一切虛榮,純粹的把它寫出。


  我知道有些人不看文,光是按個推薦,所以我關閉這個功能。

  如果您有看文,不知要留什麼話給我,想往下看,就留個"想"字即可。


第三章 龍蹤

  是夜,聶戰雲一身輕便的外出服,悄悄的到城南的計府拜訪。


  「戰雲,怎麼樣?世傑有消息嗎?」計無秋在自家的書房中和聶戰雲密談。


  聶戰雲從懷裡拿出了一封密信,「這封信是今晚有人放在我桌上,沒有署名。事關大將軍,我不得不馬上送過來給你。」


  計無秋忙把信打開,訝道:「世傑在西川?這怎麼可能?西川離京城有千里之遙,何況世傑離家時,除了身上的喆服外,什麼都沒有,他是怎麼到西川去的?」


  「我也在懷疑這封信的真實性。可是,今晚皇上忽然召見我,和我談起大將軍的事,皇上也說大將軍在西川。」聶戰雲眉頭深鎖,顯然事態嚴重。


  「什麼?!」計無秋失聲道:「皇上他……難道是走漏了風聲了?」


  「差不多是這樣的。」聶戰雲嘆了口氣說:「護國公這些日子來,幾乎都沒有上朝,我也不知皇上是怎麼知道的。皇上沒有怪罪大將軍的意思,皇上也很自責,他不想讓武思思進宮,只好順武朝恩的意,讓大將軍娶武思思。如今滿朝文武幾乎全是武朝恩的人,皇上也是出於無奈才賜婚。現在出了這種事,皇上最擔心的是大將軍在大婚之夜出走,惹惱了護國公,萬一他暗下殺手,大將軍一人在外,恐要吃虧,要我多派幾個幹練的手下,趕在武朝恩前,把大將軍接回京城來。」


  計無秋鬆了口氣,「皇上自幼是由我大哥和世傑陪伴長大,對他們兩人的感情不一般我也知道。可他畢竟是皇帝,世傑和他感情再好,像這樣奉旨成婚又出走,皇上再寬容也受不了。護國公若是堅持,皇上也必定會治世傑的罪。現在看來,是我多慮了。」


「現在的朝廷,皇上是有力難伸,身邊能夠倚仗的人不多,只剩下大將軍和我們了。若是這封信的消息無誤,計二公子,你打算怎麼辦?」


「唉!戰雲,這些日子還好有你,不然我真不知該怎麼辦?西川麼……,我先去向姑母說一聲,讓她放心,明早和你的人一起出發去西川找世傑。」


聶戰雲想了想,「不妥。你若是就這麼離開京城,說不定會被護國公的人追殺。」


計無秋道:「我不過是個蘭臺令,護國公應該對我沒有興趣。」


「但願如此。」聶戰雲憂心忡忡的說:「我不能在這裡待太久。總之,你一切小心。」伸手和計無秋握手道別,起身沒入夜色之中。


目送聶戰雲離去後,計無秋馬上把蕭世傑在西川的事稟告了父親,計少翎皺起眉頭道:「又是西川。」


「又是西川?爹,您為什麼這麼說呢?」


計少翎嘆了一口氣,道:「這件事我本不願再提,可是冥冥之中似有天意啊。罷了,你也長大了,這件事也該讓你知道。」


「到底是什麼事?」計無秋忍不住追問。


「二十年前,你姑丈蕭玄武領軍到西川原是奉旨掃平一直擾亂邊關的裕固族。裕固族在沙漠神出鬼沒,十分難纏。你姑丈他帶兵進入沙漠後,成功的驅趕了裕固族,正要班師回朝的前一晚,忽然失蹤。同行的副將把西川翻了個底朝天,你姑丈好像蒸發似的就此沒有消息。據最後一個見到他的軍官說他是去訪友,至於去那裡訪友,沒人知道。一年後,在距西川府東方五十里的龍首山下發現一具屍體,身上所穿的衣服就是你姑丈那晚出去時穿的衣袍,身上的玉珮也證實是他隨身所佩帶的,由此判定是你姑丈無誤。這件事當時在朝廷喧囂一時,你姑母雖然傷心,但世傑年幼,她忍痛含悲的把他扶養長大。原以為他會留在京城,沒想到他竟跑到西川去了。」


計少翎感嘆一會兒,續道:「西川真是蕭家的傷心地。無秋,你知道嗎?蕭家世代守護著一本傳家的手札,也是來自西川。」


計無秋道:「是亢龍劍譜嗎?」


計少翎道:「亢龍劍譜只是其中的一部分。寫這本手札的人叫沈復,是個醫生,他曾經以醫者的身份進到龍城為龍族的人治病。」


「真有龍城嗎?它在那裡?也在西川嗎?」計無秋不肯相信龍城真的存在,皺著眉頭,滿腹狐疑的看著父親。


「我不知道。手札中記載的事,什麼龍城龍族的,我也不知是真是假。我只知道護國公對這本手札志在必得,你還記不記得你們還小的時候,家中常常遭小偷,不然就是火災什麼的。」


計無秋點點頭,「記得。」


計少翎道:「我們兩家為了這本手札,罪沒少受,好不容易能平穩點過日子了,世傑又不知為何跑到西川去。這些年,護國公獨攬大權,享盡榮華富貴,卻對這本手札念念不忘。他把郡主嫁給世傑,恐怕還是在打這本手札的主意。」計少翎皺著眉道。


計無秋想了一下,說:「護國公如此大費心思,為什麼不用權勢逼蕭家交出手札?這樣不是最快又有效率的方法。」


「你以為他沒這麼做過嗎?蕭家和我們關係密切,我年幼時,我們兩家不知被抄過幾次家,你姑丈索性把手札交了出去,護國公卻說那本不是真的手札。我在蕭家見過那本手札,裡面只有兩行有關作者的記載和亢龍劍法的內容,其他的內頁,早就不知那裡去了。我問過你姑丈,他說手札一開始,就只有這點內容。現在那本手札,還放在蕭家的祖宗牌位下。」


計無秋道:「爹,方才您提到龍城我總覺得耳熟,現在我才想起來,大哥失蹤的前一晚,曾和我聊到龍城的事。」


計少翎頓足道:「你怎不早說?」


「我本以為是大哥喝醉了酒,胡言亂語,我也沒放在心上。」計無秋無奈的說:「當時大哥說龍城確實存在。龍城的統治者是龍族。此族之人有異能,可以控制水。如果能找到龍城,請龍族的人把水引來灌溉,西陲就不會變得越來越荒旱,百姓就不必年年旱災所苦了。我那時以為他醉昏了頭,也沒在意。現在您提起龍城,我在想大哥是不是有什麼發現,才會離家出走。」


計少翎不語,沉思片刻,道:「所有問題的答案肯定在西川。無秋,明春出走不管和龍城有沒有關係,此次去西川肯定凶險無比,你千萬要小心。」



******************************

  太陽緩緩從沙丘後升起,金色的光芒灑在蕭世傑身上。他的手中還握著亢龍寶劍,胸前的玉珮閃耀溫潤的光澤。他無意識的朝著太陽升起的方向前進,不遠處如海巿蜃樓的巨大城堡,在陽光下是那麼不真實,可是它確實在那裡。


  蕭世傑的理智告訴自己,不管他怎麼追趕那座城堡永遠在那裡,怎麼也到不了,可他卻不斷的往前走去。


  沙漠的太陽是死亡的使者,它無情的照在蕭世傑沒有任何遮蔽的身體,不到一個時辰,蕭世傑的速度開始變慢,他下意識的吞了吞口水,嘴裡已感不到任何津液只有黏膩發乾的舌頭,在口腔裡打轉。風沙來時,他不得不撕下衣袖把口鼻包起來,直射頭頂的烈焰,正燒灼著他的肌膚,連汗毛都開始捲曲。他脫下外袍,遮在頭上,焚身的熱風沙,使身體的水份蒸發得更快。蕭世傑鐵了心,往著城堡的方向前進,不為什麼,他對那書生有著幾近盲目的信心,他深信書生絕不會指條死路給他。


  又一個時辰過去,蕭世傑體力在燠熱下快速的減弱,他深吸一口氣把所有的妄念從腦中排空,繼續往前跨出一步,腦中頓時警覺,說時遲那時快,他急急的把跨出的那步硬生生的凝住。


  「是流沙。」蕭世傑鬆了一口氣,卻發現另一隻腳正不住的往下沉,他還來不及反應,半個身子已在沙內。他以劍為柱,想借力拔出身子。這股流沙有著強大的吸力,把他的身子往下直拉。四邊的沙子有如漩渦般,瞬間把蕭世傑吞沒。


  一望無際的沙漠,好似從沒改變。呼呼的風沙,是惡魔的使者,逡巡著落單的旅人,攫取靈魂。飛沙如細浪翻滾間,轉眼掩蓋了多少不為人知的真相。



*****************************

  「王兄,蕭世傑怎麼不見了?」米絲莉一早起床,找不到蕭世傑,急得跑去問阿思罕。


  阿思罕在八位美麗妖嬈的姬妾服侍下,正享用著早餐,心情顯然十分好,隨口回道:「他不在自己的帳篷裡嗎?」


  「不在。」米絲莉氣急敗壞的說。


  「王妹啊!妳太喜歡和漢人在一起了。漢人狡猾又無情,妳還是不要太在意他們。聽王兄勸,不要對他們太好,以免日後傷心。」阿思罕耐著性子勸米絲莉。


  米絲莉急得眼淚都快流出來了,「王兄,蕭世傑才不是你說的那種壞人。他一定是喝醉了,不小心跑到沙漠裡去了,你快點派人去找他。他不熟悉這裡,肯定會在沙漠迷路的。」


  阿思罕內心暗笑:就算妳幸運找得到,恐怕也是變成人乾的蕭世傑。何況沙漠這麼大,那可能找到。假裝嘆了口氣,雙手拍了一下,布里馬上自帳外進來,「王子,召我有什麼事?」


  「那個漢人失蹤了,你們有看到他嗎?」


  布里搖頭,「昨晚酒醒時還有看到,今早就沒看到了。」


  米絲莉拉著布里,「昨晚還在,那他定是離我們不遠。布里,我們快召集人手去找他啊!」


  布里頭搖得更利害了,「公主,今天是交易的日子。沒有人手去找那個漢人,說不定他會自己跑回來。」


  米絲莉當然知道交易日就是他們族裡的大事,她也知道蕭世傑若沒有他們的帶領,根本不能活著從沙漠回來。一咬牙,說道:「算了,我自己去找。」說著就直奔帳外,去拿了兩袋水和乾糧,跳上駱駝,就要出發。


  阿思罕沒想到米絲莉會這麼堅持,丟下姬妾,直追出來,拉住韁繩,「米絲莉,妳瘋了,妳這樣跑進沙漠裡,簡直是送死。」


  「王兄,你既然知道,怎麼忍心見死不救?」米絲莉紅著眼睛,淚水在眼眶打轉。


  阿思罕那肯讓米絲莉獨自冒險,「米絲莉,妳要是出了什麼事,我怎麼向死去的母后交代?聽王兄的話,快下來吧!」


  米絲莉不依,兩人就這堅持著。布里等人也十分著急,深怕錯過了交易的時間。


  「王子,讓老奴隨公主去吧!」阿西諾牽著駱駝來到阿思罕的跟前。


  阿西諾雖是個廚子,也是個好嚮導,他對沙漠十分的熟悉。


阿思罕對布里使了個眼色,道:「布里,你去叫幾個人和公主還有阿西諾一起去。」


「是。王子。」



*****************************

  蕭世傑以為自己死了。恍惚間,他彷彿聞到鮮草的芬芳,聽到淙淙的水聲,臉頰感到有絲絲涼風拂來。


  「這是什麼地方?是天堂?還是地獄?」蕭世傑拄著寶劍,緩緩站起。「這…這不正是我看到的那座城。」


遠遠的看它時,就已十分壯觀巍峨。現在他就在牆城下,更覺得這城的宏偉巨大,連京城都比不上。高聳不見頂端的城牆上,刻著無數的龍,這些龍的形態不一,或飛或潛或盤旋或隱在雲中,栩栩如生,有如真龍被鑲進牆裡,牠們靈動的模樣,好像要脫離牆面騰飛而去。


蕭世傑伸手撫觸牆上的龍,溫潤冰涼的手感,是上好的白玉。這麼大的城堡,全是用這種白玉雕砌而成,而牆上那些像人頭大小的龍,身邊有著怪異的圖騰,像方塊似的,一個方塊就有一到數條的龍,龍旁必有像圖畫般的圖騰,每塊都不相同。


  「這……不是夢……」蕭世傑探了自己的鼻息,「我沒死!」蕭世傑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往後退了幾十步,想看清這座城的全貌。那城似乎沒有盡頭,當他後退至百步,忽然想起家中祖宗牌位下的那本手札的封面,也有一個龍形圖像,和牆上的圖很像,計明春曾說那是種很古老的文字,早已失傳,現在恐怕沒有人能看得懂。


  「難道這就是沈復說的龍城?天啊!是真的,竟然是真的。」蕭世傑失聲叫道。為了家傳的手札,蕭家沒少遭罪,蕭世傑和計家兄弟做過無數的假設,求證後全都沒有任何有力的證據證明有龍城的存在。現在看到龍城,才明白護國公使盡手段也要奪取的手札,原來有這麼大的秘密。


有段時間,蕭世傑和計無秋都認為龍城只是個傳說,根本不存在。可是計明春卻很堅持,他為此在蘭臺中查遍了所有的秘典書籍,就是要找到線索,證明龍城的存在。


「明春若是看到這城,不知會怎麼歡喜?!」蕭世傑仰天嘆息起來,當他的目光定格在天空的某一處,訝然的發現,他身處地底。


「這…這是怎麼回事?」


龍城的上空是無盡的黃沙,離奇的是在龍城的方圓數里沒有一粒沙從上面落下。 蕭世傑之所以不覺得黑暗,全是因為這座城堡所散發的光芒,宛如白晝,才給他在地面的錯覺。


  「是了,我掉進流沙裡,就來這裡了。太不可思議了。」蕭世傑自言自語的說道:「這些沙好像被什麼透明看不見的東西隔著。這麼高的城牆,城裡的人必定不少吧?城門在那裡呢?」


  蕭世傑沿著城牆不知走了多久,來到了一處像城門的所在,兩片厚重高大的青銅大門緊鎖。蕭世傑試著推了推,巨大的銅門十分厚重,紋風不動。蕭世傑放棄推門,往後退了幾步,提氣大喊道:「有人嗎?有人在嗎?」


  呼呼的風聲瞬間把他的聲音蓋過,他豎起耳朵仔細傾聽,城內只有轟隆隆的水聲,再沒有其他聲響。蕭世傑覺得怪異,這四周不見水池或是小河之類,而城中卻一直有水聲,這不是幻覺,他也聞到潮濕的水味,是從城內傳過來的。


  忽然間,一陣細微的腳步聲傳來,蕭世傑興起希望,再一次高叫:「有人嗎?有人嗎?」


  等待許久,仍是沒有任何回應。蕭世傑貼近銅門,發現門上在他肩膀的高度有著一個凹槽,他研究了許久,還是找不出什麼可以打開大門的線索,不禁頹然坐下。


  「噹」聲脆響,似有什麼東西敲擊到他手中的劍。蕭世傑低頭一看,正是昨夜書生贈他的玉珮。直到現在蕭世傑才發現這方玉珮的材質,和城牆是同一種玉石所雕成。四條螭龍互銜其尾,交結成一個方形的式樣,四條龍的神態各異,分別代表東西南北四方。


  「好精緻的玉珮。」蕭世傑隨口讚,隨即又嘆了口氣,「明明這門後就有水,我卻進不了門,難道真要渴死在這裡?」他拿起玉珮,「要是玉珮能吃就好了……」


蕭世傑的目光透過玉珮,竟然銅門上的凹槽相符。他大喜之下跳將起來,叫道:「這是把鑰匙!」


  蕭世傑試著把玉珮壓進槽內,只聽「得」的一聲,玉珮牢牢的嵌合到槽內,而銅門還是一點動靜也沒有。正當蕭世傑等得心焦,要把玉珮取出來時,玉珮忽然彈起兩寸。門後排山倒海的水聲響起,宛若海嘯即將席捲而來。


  蕭玉傑急忙取下玉珮,往後退了數十步。銅門終於開始動了,他原以為會有大量的水自門後湧出,隨著銅門一點一點的開啓,水聲也越來越小,直到城門大開後,水聲就再也聽不見了。


  城門後,樹木林立,足足有數里,都是一片幽綠,沁人心脾。蕭世傑訝然不已,紅黃相雜的花朵遍滿地面,他緩緩走進城中,踏在青玉做成的寬廣步道上,這裡好像在佛經中所說的極樂世界,金磚為界,護城河中遍開紅黃白青綠如車輪大的各色蓮花,河底是閃亮的金沙。往內走了約五六里路,又一道厚重的城門,蕭世傑用玉珮塞進凹槽中,銅門完全沒有反應。


蕭世傑取下玉珮,才發現門上的龍和玉珮下方的螭龍相同,他換了另一邊再試,果然又聽到隆隆水聲。這次他沒有退後,門才一開,門後湧出了千軍萬馬的巨浪,蕭世傑猝不及防,被大水沖進護城河裏,連喝了好幾口水,才狼狽的爬上來。


「咳……咳…這龍城坑人的古怪……咳咳……」蕭世傑心中暗罵。


這內城門後,更是令人炫目美景,無數的小河、水池、魚塘等縱橫交錯,在河畔是無數青磚白牆的房舍,整齊清潔,不染一塵。


蕭世傑忍不住讚美,「簡直是人間仙境。太美了。」


四邊街道雜著各種琉璃、夜明珠、寶石、七彩玻璃。家家戶戶門前,刻著像城牆上的龍形圖騰。


「有人嗎?」蕭世傑叩著其中一間的大門。


叩門聲在空蕩的城道中迴響,沒有任何回應。


蕭世傑不禁納悶,他進城這麼久,不要說是人,連個活物都沒見到,這龍城內竟是空城嗎?


他推開一戶人家走進去,屋裡的家俱擺設沒有紊亂,不像被人劫掠,廚房內的米缸,還有半缸的白米。蕭世傑更是不解,城裡的人都到那裡去了?重重的疑問加快了他的腳步,他衝到街道上,大聲叫喚,「有人嗎?有人在嗎?有誰在的出個聲。」


回音不住的傳回來,好像在回答蕭世傑的疑問。


蕭世傑沿著街道,往內奔跑,一座閃耀著七彩的宮殿,矗立在前方約百步之處。蕭世傑衝到宮門前,把玉珮如前的壓進凹槽內,宮門從半空垂降而下,城門前飄來一葉蘭舟。


「龍武大將軍蕭世傑求見城主。」蕭世傑鼓足真勁,把這句話遠遠送到宮殿內苑,是不見有人回應。


蕭世傑跳上蘭舟,河道兩側,無數亭台樓閣,池湖水榭,四處花草樹木圍繞,宛如原始森林,河道兩側盛放著無數水晶般透明的花朵,無數宮闕闕闕相連,屋瓦是琉璃做成,各種姿態的龍,停在屋脊上像在守衛又像在休憩,窗格上,金珠、銀珠、赤珠、瑪瑙、車磲等裝飾,富麗之極,絕對是世間僅有。


  蕭世傑下了蘭舟,步上金階,在階道的盡處,是一個巨大的神殿。九條龍柱頂著屋頂,龍柱下設有王座。


  「還是沒人?」蕭世傑好生失望,龍城竟是個空城,龍族的人都到那裡去了,他迫切的想知道。


  警兆忽生,蕭世傑本能的拔劍,「鏘」一聲,刀劍交擊,金光四併。


來人說著他聽不懂的話,兩人迅速的交換了三招,身形交錯間,蕭世傑聽到對方說了句清晰的漢語。他急急轉身,回視那人。


  他不是昨夜的書生。他給蕭世傑的第一印象是強大而值得信賴的風範,極有個性臉龐,薄而緊抿的雙唇,渾身散發著領袖魅力的男人。蕭世傑在同輩中算得上高大,他比蕭世傑還高上兩寸,他最讓人一見難忘的是他的眼眸。那雙冰紫的眼眸,流露出神秘又高貴的神色。眼波流轉間,紫眸還會變成清冷的綠色。他在看你的時候,絲毫不會給人任何不愉快,讓人一見就產生好感。


  「你是誰?」那人又重複說了一次。


  蕭世傑還劍入鞘,「我叫蕭世傑。不小心陷進流沙裡,等我醒來就在這裡了。你是住在這裡的人?這裡是龍城嗎?為什麼城裡沒有半個人?城裡的人都去那裡了?」


  蕭世傑一口氣的連問了幾個問題,那人也不以為忤,想了想,清了嗓子回答道:「我叫龍霆,是龍神的嫡裔,自小就住在這裡。我的其他的族人全都死於瘟疫,現在只剩我和小雨還存活。對了,你怎麼會有這方玉珮?」


  「病死了……全都病死……」蕭世傑悵然若失,「怪不得這裡一個人也沒有。」蕭世傑看到龍霆,嘆了一口氣,「這個……我也不知從何說起?昨夜我喝醉酒醒來就在沙漠裡了……」說到這裡蕭世傑腦中陡然雪亮,心忖:是阿思罕。


  「你不方便說嗎?」


  「不是。」蕭世傑慘然一笑,道:「忽然想起別的事。這方玉珮是昨夜在沙漠中巧遇一個書生,是他給我的,並囑咐我去救一個人。沒想到我失足陷入流沙,就到這裡了。」


  龍霆點點頭道:「我該謝謝你。若不是你,我恐怕要被困在這裡十年。」


  「十年?為什麼?」


  龍霆示意蕭世傑跟著他到神殿內部更深處的宮殿,「龍城每十二年會打開一次,若沒有開啓的鑰匙,大門將在半年內封閉,直等到下一個十二年,才會再打開。即使我是龍神嫡裔,沒有鑰匙,也無法自內開門出去。」


  蕭世傑點頭,「原來如此。那你就一個人住在這裡。」


  「等我把夢雪迎回來,就不是一個人了。還有小雨,他現在應該在裕固族裡,沈寶融會照顧他的。」


  「裕固族?!」蕭世傑往後疾退一步,道:「你是裕固族的人?」


  龍霆不料蕭世傑對裕固族的反應這麼大,「我是龍族的族長。沈寶融做了什麼事,讓你這麼氣憤?」


  「裕固族為禍西彊,殺害往來的客商,甚至派人去刺殺皇帝。」蕭世傑氣憤難平的指責。


  龍霆那雙冰紫眼眸盯視著蕭世傑片刻後道:「你沒有說謊。我可以證明沈寶融守護西彊和龍城,從沒做過你說的事。我可以向龍神發誓,沒有說謊。」


  「前不久,我還抓到一個裕固族人,他差點就刺殺皇帝得手了。」蕭世傑見龍霆不信,提出證據。


  「裕固族堅守在沙漠深處,從不離開,何來刺殺皇帝之舉?」龍霆領著蕭世傑到殿後的一個池塘,抽出腰際的寶刀。蕭世傑馬上拔劍,怒道:「你想動手?」


  龍霆不語,以刀尖點在池面。池水深綠如鏡,剎那浮現一處綠洲,內中來往的人們,都穿著灰白的深衣,外罩著褐色裌衣,袖子細窄,頭臉上蒙著白色頭罩,正忙著搬運糧食。


「叫沈寶融來。」龍霆對池水說道。


那些人聽到龍霆的聲音,立即放下手邊的工作,奔跑著去叫人。不一會,一個面貌白淨的中年漢子來到池畔,對龍霆行禮,道:「龍主有什麼吩咐?」


龍霆指著蕭世傑,「他叫蕭世傑。指稱你們殺害沙漠的客商,還派人去行刺皇帝,是真的嗎?」


沈寶融正要回答,忽然全身劇震,跪了下來,伏地痛哭,哽咽的叫道:「侯爺,您終於回來了。」沈寶融身後所有的人,也和沈寶融一樣,全都脫下面罩,跪伏在地,失聲痛哭。


蕭世傑莫名其妙,「你們這是做什麼?什麼侯爺?」


「你身佩沈氏的亢龍寶劍,又戴著交結四方的龍形玉珮,是侯爺預言的命定之人。你現在在龍城內,就是證明。」沈寶融淚流滿面的說。


「胡說什麼?這劍是我在沙漠中撿到的。玉珮是昨夜遇到的一個的書生所贈。」


「書生?」沈寶融立即追問道:「那書生是不是丰神飄灑,文質彬彬,讓你一見就生起永世追隨的念頭?」


蕭世傑登時語塞。


沈寶融又說:「亢龍寶劍除了命定之人,任誰也無法讓它出鞘。不信你可以請龍主試試。」


蕭世傑遲疑著要不要這麼做,龍霆已把劍接了過去,果然用盡氣力也無法拔出來。


沈寶融低頭和身邊的人說了幾句話,那人立即離開,不一會兒,拿了一幅畫來。沈寶融展開畫軸,畫中人的神態是那麼瀟灑文雅,正是蕭世傑苦思不得其名的書生。


蕭世傑再也忍不住出聲道:「是他!他是誰?告訴我,他是誰?」


沈寶融流著眼淚,「他是裕固族的恩人,定遠侯沈康。」


「沈康…」蕭世傑的腦中彷如幾十噸的火炮同時炸開,喃喃的重覆道:「沈康……沈康……」淚水再不受控的流下來。


沈寶融抹去眼淚,道:「龍主,請帶蕭公子過來。我會證明我們從沒做過殺害客商行刺皇帝的事。」


龍霆點頭,「走吧!我們去裕固族,把真相弄清楚。」

( 創作連載小說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ausapphire&aid=108371627

 回應文章

ruby 靜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1/04 01:58

想+1  很少看小說的我  深深對您的文筆感到敬佩  

能夠完成一部小說實屬不易 謝謝您的分享 

期盼新作   三太子笑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11-04 07:19 回覆:

謝謝靜心來訪,好開心呀~~~灑花開心

龍城傳說要等紅塵劫寫完才會更新,因為龍城傳說是紅塵劫衍生的故事。

沒有紅塵劫的舖陳,很多章節是交代不清的。

紅塵劫每週三會更新一篇,敬請期待。啾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9/01 20:04

常看章回小說

除了開卷詩

一定在卷後加上

欲知後情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又小說一回,文字約萬字左右

在報章上連載時一定分為十次

一次約千字左右

你說可行乎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09-04 15:55 回覆:

謝謝景寔的提議,我最近工作較多,忙著工作去了!

寫小說,我都是分為幾個章回,慢慢的寫完,我的一回大約六七千字,沒有去考慮

報章雜誌的篇幅格式,我是為了自己開心寫的,也就沒什麼多想開心

出場詩呀,現在按章回話本的格式寫,雖有古意,可是我想還是這樣就好,

我本就愛自由自在的寫,想什麼就說什麼!呵呵呵


馮紀游陸游:盛夏冬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8/16 11:38
謝謝 Sapphire!開知見了!.....抱歉,匆促間誤用「歷史武俠」,本意為:以古代宮廷、民間、神話作背景的武俠小說....真的喜歡、欣賞您的文字功力及想像力!微笑崇拜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08-16 13:47 回覆:

我用了大量的歷史官稱以及官制,看起的確很像是歷史武俠

您來看文,我已經很開心了感謝支持!

本來我只打算把這部小說丟在筆記本裡,受到朋友鼓勵,我試著寫出來

每天幾百字或幾千字,總有一天把它完成


景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8/15 21:30
謝謝您的分享
也佩服你能寫一部宏大的武俠歷史小說
裕固族是唐朝的回紇嗎?
龍城或是在西北甘肅一帶?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08-16 08:43 回覆:

龍城傳說是一部魔幻武俠小說,與中國的歷史無關,它不是那個朝代,


裕固族確是沙漠中的少數民族,行蹤神秘,被我借來用而已


景寔每日一詩,令我十分敬佩讚啦


馮紀游陸游:盛夏冬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08/15 10:20

哈哈哈,想!想!想!這樣的「歷史武俠」傑作,今日已難得一見!請問:「灰白的深衣」是什麼?另有口乾舌燥的毛病,深知其苦,請看:口水計執 https://blog.udn.com/jfeng13x/79691678

雪霏兒_Sapphire(gausapphire) 於 2017-08-15 11:42 回覆:

深衣是古代的一種家常服,對象多是諸侯、大夫、士人在穿,一般庶人做為常用禮服。

故事中,裕固族人穿深衣工作,主要是說明他們不是販夫走卒,是有士人的身份。悏衣就是像背心一樣的衣服,外罩在深衣外。

深衣都是寬袍大袖,故事中為了工作方便改為細窄。

如圖:

有關口水,我記得之前為我看病的老中醫,要我起床刷牙時,把舌頭伸出來,越長越好,他說這樣可以刺激唾液的分泌。

後來我練瑜伽,有個體位法叫獅子式,也是把舌頭往外用力伸,其功效也是增加唾液。給你參考。

口水少,是脾臟功能減弱,他開過六味逍遙散給我調理。西醫有時也有死角,像青光眼,在中醫的角度,是眼風的一種,

是可以經由針炙或是中藥來控制,不讓眼睛惡化太快。西醫則是等到症狀很明顯,再施以雷射治療,且到那時,大多有失明的可能,

我家鄰居即是一例。

我所知就是這些,班門弄斧,見笑!見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