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看完閱兵後對中國未來發展 的一些想法
2009/10/04 09:39:05瀏覽543|回應1|推薦3

中國閱兵慶生讓人振奮,也刺激了我對祖國未來的期待 , 我但願中國的生化武器, 光電武器, 訊息武器一樣很強大, 因為潛在敵人的科技能力是相當先進的,更是無所不用其極的, 不過中國共產黨確實偉大 , 他掌握了大方向 , 艱苦卓絕, 現在的中國因此強大了, 第三世界也跟著抬頭了, 只不過強大的定義是指與過去的 200 年比, 還是與現在的美國比 , 而只憑這些有形武力能保證一切嗎 ?  國際媒體還被西方把持著 , 中國的話語權嚴重不足 ,這使得美國用來破壞中國形象的民主邪說主導了國際視聽, 甚至影響到一部份中國人民對政府的看法, 對中國內部的思想團結造成了一些不好的影響 ,這當然是國力尚未到位 , 中國的媒体尚不足與西方媒体抗衡 , 但也是人民自身思想成熟度不足 ,對西方腔調的適應力不夠而產生的現像, 新中國人民的思想快速的轉變解放中, 胡景濤也說繼續解放思想,不過我感覺解放中的思想最危險的就是沒有同時建立相對的思想武裝,中國在改變, 人的想法也在變, 思想更解放, 開創性就越好, 但這個時候也是敵人滲透有毒思想給我們的大好機會, 這個時候最重要的就是要先學習了解西方用來打擊中國的民主論述充滿了那些矛盾,謊言與陷井,這個時候的中國人要更了解中國這個民族大融爐,面對西方的挑撥分化要具備那些思想應變能力, 我感覺這時候尤其要建立對英美文化的更深一層的了解與解剖能力.   

中國人的思想正繼續解放改變中, 中國因此也不斷的進步中, 社會越來越開放富有, 人際互動變的快速又頻繁,中國也必須要更法治化以為因應, 因為法治會讓這些互動更順暢,更有效率,這跟中國要的四橫四縱的交通建設需求的道理是一模一樣的,法治化就是中國的思想交通建設,思想上的四橫四縱, 而中國更法治化,人民權益就會受到更公平的照顧,這樣中國的民主就會更進步,人民就會更快樂,更有開創力. 但是中國人一定要知道中國根本上就是一個民主國家,從來就是堅持以民為主, 未來要更民主,就要繼續堅持走自己的民主道路, 過程要漸進不能受到西方的惡意宣傳影響而走錯路,更不可像美國那樣搞資本家掌權, 搞民主更不代表事事要投票,也不代表一定要兩黨体制, 個人利益也不能超過團体利益, 中國可以從共產黨內部的更法治化做起, 再慢慢將影響擴大到政府到國家,這樣可以較安全的滿足新中國的需要, 強大的西方正不斷的尋找下手分化的機會來破壞中國政局的穩定, 因此維護中國共產黨對國家的絕對領導權是最重要的 , 一個不穩定的國家, 人民第一個倒霉 , 而以人民為主就是不要人民倒霉.

在美國民主變調已久, 民主被資本家踐踏已是常態,資本家用巨大的財富優勢透過選舉控制國會, 更利用財富優勢控制媒体, 而握有媒体等於能影響人民的想法, 如此一來政府兩面受制於國會與媒体輿論, 等同受制於資本家, 臺面上的國家領導人有時嚴然成了資本家的代言人, 或是事事不得不對資本家妥協,以至美國強大如此國民健保卻非常不建全,財富差距失控, 金融体系失序 ,政府與人民更盲目跟從資本家發動侵略戰爭, 資本家對內透過國防預算斂財, 對外燒殺擄掠,危害到美國自身與世界和平, 中國實力尚弱談不上搞霸權, 但對資本家對國家的潛在影響一定要了解並引以為戒, 中國人解放思想非常重要,而同時建立思想武裝一樣重要, 當年的 6.4 也是受到思想解放的影響, 但那種狀況會不會把國家安全也解放了, 對民主沒有成熟的認知下搞思想解放是極為危險的,反之沒有思想解放就沒有新中國的進步,所以解放思想與武裝思想要緊密的結合在一起才能保證國家的安全.

中國的新生代對西方的了解足夠到對抗西方思想毒素與媒体邪說嗎 ? 如果不足, 如何安全的解放思想呢 ? 而 2010 年的世博可能還要面對西方的陰謀破壞 , 藉時會不會有類似 SARS 的病毒出現給世博澆冷水 ? 西藏,新疆會不會有事,北韓,緬甸,越南,印度,巴基斯坦與中國的互動能不能完全保持在中國所需要的氛圍中,與俄國的默氣能不能保證伊朗的安全,未來歐亞的合作如何面對英美集團的搗亂,我覺得中國共產黨真是任重而道遠 .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arlienature&aid=3375457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感想
2010/02/25 20:57

中國的新生代對西方的了解足夠到對抗西方思想毒素與媒体邪說嗎 ?

>>>>>这是一个动态的过程,一言难尽。随着大批留学人员回国就业(大陆戏称“海龟”“海归”),把他们眼中的西方介绍给身边的同事和学生,小字辈新生代能够更加客观地看待西方世界,更加有自信,不再像以前那样言必称希腊、美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