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很感人的文章---愛爾蘭咖啡續集ㄓㄧ
2009/06/06 12:40:23瀏覽698|回應0|推薦3

「我煮的愛爾蘭咖啡好喝嗎?」
       
『非常棒,謝謝妳。真的。』
       
「你知道嗎?我最喜歡的咖啡,就是愛爾蘭咖啡。」
       
『喔,這麼巧。』
       
「還有更巧的。我開店三個月來,你是第一位點愛爾蘭咖啡的人哦。」
       
『這家店是妳的?妳是老闆?』
       
「是呀。晚上12點前我有請個工讀生,12點過後就只有我一個。」
       
『那為什麼愛爾蘭咖啡要12點過後才供應呢?』
       
「因為煮愛爾蘭咖啡需要全神貫注呀。12點過後客人較少,我可以專心煮。」


       
『全神貫注?』我很難想像煮咖啡需要全神貫注。
       
以前學弟磨好豆子,加了水,電源一開,就可以翹著二郎腿等了。
       
「嗯。下次你來時,我煮給你看。」
       
『嗯。』
       
我也不知道還有沒有下次,難道再錯過一次末班飛機?


       
『謝謝妳,讓我喝到這麼好的咖啡。』
       
我站起身,看了看錶,該是她打烊的時候了。
       
「你是第一位點愛爾蘭咖啡的客人,所以我堅持請客。」
       
『這……這不好意思吧。』
       
「沒關係。歡迎你再度光臨。」
       
我將一直拿在手中的名片,再看一眼,準備收入皮夾中。
        “Yeats”
是個很特別的店名,老闆也確實是個很特別的女孩。
        Yeats…Yeats………
啊?我不禁低聲驚呼:
       
『葉慈啊!二十世紀最偉大的英文詩人,也是愛爾蘭的文學家和革命家!』
       
「呵呵,你終於知道啦。」


       
左面牆上的中年男子畫像當然是葉慈,右面牆上的詩句應該是葉慈手筆。
       
綠色是愛爾蘭民族的代表顏色,難怪這家店綠意盎然。
       
而三瓣的綠色葉子自然是象徵愛爾蘭的綠色酢醬草。
       
「我對愛爾蘭情有獨鍾,葉慈也是我最喜歡的詩人。」
       
她先凝視左面牆上的畫像,再將目光轉移到右面牆上:
       
「投出冷眼。看生,看死。騎士,向前!」
       
她似乎悠然神往在愛爾蘭這個遍地青綠的翡翠島。


       
我拿起了公事包,拉開了門,準備坐車回台南。
       
「雨停了嗎?」
       
『嗯。應該停了。』
       
「你怎麼回去呢?」
       
『待會坐計程車到承德路,然後搭夜車回台南。』
       
「你喝了愛爾蘭咖啡,在車上會很好睡的。」
       
『希望如此了。』我朝她揮揮手:「Bye-Bye。」
       
Bye-Bye。路上小心。』


       
果真如她所言,微醺的我,一上車就沈沈地睡去。
       
隔天上班時,嘴角似乎還殘留著愛爾蘭咖啡的香味與溫暖。
       
我有點懷疑這種溫暖的感覺是否也來自那個女孩?
       
於是下班後,我到一家在台南頗負盛名的咖啡館,尋找愛爾蘭咖啡。


       
這家咖啡館的擺設氣氛與音樂,透露著高級的味道,當然價格也是。
       
可是當侍者端上愛爾蘭咖啡時,我卻大失所望。
       
這是一般的陶瓷咖啡杯啊!而且還附上攪拌用的小湯匙。
       
即使杯身的雕工和花紋非常細緻,像是一件精美的藝術品。
       
它仍然遠不如古樸簡單的愛爾蘭咖啡杯。


       
我喝了第一口,就更難過了。
       
酒是酒,咖啡是咖啡,混在一起時,酒仍然是酒,咖啡也還是咖啡。
       
酒味太苦,咖啡太淡,奶油上浮著五顏六色的糖絲也讓口感變甜。
       
這不是愛爾蘭咖啡啊!我在心裡吶喊著。
       
這杯咖啡在華麗器皿和優雅氣氛的包裝下,仍然不是愛爾蘭咖啡。
       
算了,把它當作普通的咖啡加美酒也就是了。
       
溫暖嗎?我想我付的錢會讓這家咖啡館的老闆覺得溫暖。


       
之後也找過幾家咖啡館,情況更慘。
       
即使我再怎麼細心謹慎,也無法在Menu中發現愛爾蘭咖啡。
       
我突然很懷念愛爾蘭咖啡和那女孩所帶給我的溫暖。
       
我好像領悟到,咖啡的價值應該來自於咖啡本身和煮咖啡者的細心專注,
       
而不是昂貴精美的咖啡器皿。

 

星期四到了,在台北開完會,才七點不到。
       
在末班飛機起飛前,坐了兩家咖啡館,依然找不到愛爾蘭咖啡。
       
如果真如她所言,我是個細心謹慎的人,那麼我大概不會做瘋狂的事。
       
我有可能會為了愛爾蘭咖啡而故意錯過班機嗎?
       
是的,她說對了。
       
連續兩個禮拜,我都在沒有愛爾蘭咖啡的情況下,搭飛機回台南。


       
第三個禮拜來臨時,已經到了11月,台北的夜晚開始變冷。
       
我在機場準備掏錢買機票時,掉出了“Yeats”的名片。
       
突然想起英國詩人奧登悼念葉慈的詩句:瘋狂的愛爾蘭將你刺傷成詩
       
葉慈,愛爾蘭,愛爾蘭咖啡,煮愛爾蘭咖啡的女孩,都是詩。
       
我決定不再做個細心謹慎的人,今晚留下來尋找愛爾蘭咖啡的溫暖。


       
和上次一樣,先在誠品殺時間。
       
翻完了這陣子很流行的網路小說第一次的親密接觸
       
作者痞子蔡是個白爛,我才不會花錢買書讓他賺版稅。
       
快到12點時,循著名片的地址,來到“Yeats”
       
我推開了店門,頭也不回地直接走到吧檯邊,坐下。
       
女孩一直微笑地注視著我,連歡迎光臨也來不及說。


       
「請問要點茶或咖啡?」
       
『咖啡。』
       
「請問您要哪種咖啡?」
       
『愛爾蘭咖啡。』
       
女孩並沒有拿出Menu,我們很有默契地完成這段對話。


       
「你要注意看哦。」
       
女孩拿出愛爾蘭咖啡專用杯放在桌上,然後選了咖啡豆。
       
「愛爾蘭咖啡並沒有規定要用哪種咖啡豆,我覺得藍山和曼特寧都可以。
         
不過曼特寧最好,而且要濃一點,這是我的經驗。」
       
女孩很仔細地講解,我則像是專心聽課的好學生,只是我不抄筆記。
       
Espresso雖然很濃,但並不適合,這樣會使愛爾蘭咖啡的色澤有點混濁,
         
而且香味也會減低。」
       
她一面煮咖啡,一面拿出威士忌酒瓶,慢慢將威士忌倒入愛爾蘭咖啡杯,
       
剛好切齊靠近杯底的第一條金線。
       
她專注細心的神情,讓我聯想到高中時將濃硫酸倒入燒杯的化學實驗。


       
「威士忌一定要用愛爾蘭威士忌。」
       
『為什麼?』我終於忍不住好奇心。
       
「愛爾蘭咖啡怎麼可以用別種威士忌?這樣就名不符實了。」
       
『只是為了這個原因?』
       
「你果然是個細心謹慎的人哦。嗯,值得拍拍手。」
       
她拍了三下手,接著說:
       
「最重要的原因當然不是這個囉。」


       
「一般的威士忌會有泥煤煙燻味,例如最有名的蘇格蘭威士忌。
         
但這種煙燻味跟咖啡混合時,便會搶了咖啡的芳香。」
       
她停了下來,嘴角似笑非笑地望著我。
       
『怎麼了?妳怎麼突然不說了?』
       
「你是細心謹慎的人呀,應該要接著問為什麼的。」
       
『好。』我覺得很好玩,問道:『為什麼會有煙燻味呢?』
       
Good question。因為威士忌主要以大麥為原料,經過蒸餾二次而成。
         
蒸餾過程中,為使麥芽乾燥,會用泥煤去燻,因此酒中常有一股煙燻味。」


       
「愛爾蘭威士忌就不同了,它只有濃烈的大麥香,沒有煙燻味。」
       
她另外拿了個酒杯,倒些愛爾蘭威士忌,遞給我。
       
「酒味雖較淡,酒香卻更醇厚。與咖啡結合時,香味就越加吸引人。」
       
我喝了一口,味道很溫和,酒勁非常柔順。
       
「事實上“Whisky”這字,也是源自愛爾蘭語,是生命之水的意思。
       &nb
( 心情隨筆雜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ulbul2&aid=3017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