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波希米亞人
2009/03/27 04:54:36瀏覽1542|回應7|推薦117
引用文章瑪麗亞香膏冥想曲—致Baudelaire



前言

欲讀格友翔任的文章,尤其是他的詩歌,必須要認識一些住在他腦子裡的文學及文學史的資料庫、圖書館,否則很容易錯失他詩歌字句的美麗以及內涵的深意。他2009年3月26日發表的[瑪麗亞香膏冥想曲 - 致Baudelaire]一文,就是一個很好的例子,這篇詩歌之後隱藏了一個關鍵思想:波希米亞。

波希米亞這個字源自15世紀法國人對來自捷克波希米亞地區的吉普賽人之稱呼,直到18世紀後半期受到盧梭思想及藝術界反平民化思潮之影響,使波希米亞這個字升格為藝術從事者對自己的稱呼,進而推廣到文學界。

可以這麼說,波希米亞思潮源自19、20世紀,由於知識份子對工業社會把個人特異性抹滅的現象深覺不滿,遂醞釀一股堅持個體自由空間之潮流,用挑釁方式抗議傳統在日常生活以及道德、政治觀念上的偏見,並反對平民化,亦即認為平民化相等於敵視藝術,愚蠢,貪慾,假道德,狗腿子個性....。雖然波希米亞思潮主要是一個社會性的思潮,但是受這個思潮影響的文學、藝術作品卻無計其數。

生於1821年死於1867年的法國文人Charles Baudelaire在他剛進入大學讀法律系時,就游動於波希米亞文人藝術沙龍圈裡,在當時被人(例如他的繼父)視為頹廢份子。他1857年出版的重要著作[邪惡的花朵](黑月暫且如是翻譯)裡,收集了百首他自1848年斷續寫成的詩,其中六首,因受檢舉並被法庭判以侮辱公共道德之罪名,而被迫刪除了,但是這六首詩後來又重新出現在第二、三版裡。他的詩歌風格基本上混和了絕望、悲觀、憂傷等羅曼蒂克風格以及醜陋、病態、分裂等非羅曼蒂克風格。

格友翔任在[瑪麗亞香膏冥想曲 - 致Baudelaire]文中,在在表達了波希米亞的虛無、放棄、破壞之精神,正如他所說的,寫這首詩的去年,[時值生命的大慌落、大淵陷]。

看待詩人絕不能用任何單面價值觀(譬如個人或大眾的道德觀)來評價他的作品,我們必須容忍一個詩人,有若一株攀繞的豌豆樹,日夜迴轉著朝上升長的希望,希望脫離凡土提昇自我,尋找那隱藏在雲霧之上的他的幻想中的完美天地。
=====================================================

= 黑月對[瑪麗亞香膏冥想曲 - 致Baudelaire]一文所做的文字遊戲 =


一如對祭品賜死的至高無上的權力
讓我們一起把世界搗爛好嗎
巴黎街頭1848的2月革命

當妳親手砸破玉瓶 瑪麗亞
揮霍成一片芳香濃郁的慵懶汪洋
教宗皇帝政客商人兀自忙碌操煩

尚且不如天上的飛鳥和野地的百合花
讓漂流腐朽的棺木也甦醒了
親吻若短命的一日蠅蟲吐死婚姻

是否只剩下愛情和末日
我們的生命才承受得起無端的純粹餽贈
踩破黃金笑容的上帝面具

不懂安息日就是不懂妳的主
而妳也需要我不事生產的美麗狂想
追尋著沒有的足跡遊蕩於印度洋的白日夢

因為我們熱愛的正是世界的毫無用處
整個羅馬帝國最偉大的波希米亞人
終於在巴黎的沙龍?醒來又睡去
( 創作詩詞 )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blackmoon&aid=2786838

 回應文章

己星人
等級:5
留言加入好友
Well written!
2009/04/15 22:32

I like this a lot!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4-22 04:15 回覆:
這是我的榮幸!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gardeni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波特萊爾<>中
2009/03/29 09:26

這然道也是存在的虛無嗎?

我在Les Fleurs du mal中感受的到的
[得以保存神聖愛情的表象,卻
有種賠上靈魂的感受...]
真的有點罪惡

在屬靈的生命裡
我好像也曾那樣的哭過
於是我需要上帝

關於上帝
我確切的相信
祂是偉大,正直,可靠的


永遠都會記得永遠美麗的回憶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3-29 18:11 回覆:
存在的虛無,或是體驗虛無才得以存在.........
波希米亞族人也相信"上帝",只是有異於平民化之"上帝",
他們走過放棄,破壞,死亡,走過世俗的虛無,
只為了相信"上帝"的存在。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等候者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漂浮中~~
2009/03/28 06:38
本來有想要像牛仔媽說的寫一篇波西米亞人的小文,但被"豬豬"問題絆住了就發懶~~還好黑月姐姐的介紹很食用(歹勢~實用,電腦選的我又發懶了~~)。說到推薦數,關於"豬豬"問題果然大家不喜歡討論啊!!哈哈!!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3-28 19:21 回覆:
"豬豬"問題很有考古的味道,
還沒看的人趕快到愛古典的人那兒報到吧。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牛仔3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是風
2009/03/28 02:09

實在插不上嘴又想路過時虎虎有風...像貝媽所說的

堤起波西米亞人會讓我想到Puccini的歌劇La Boheme

這舞台就要換愛古典的人來發揮囉!

hallo! Wo ist 愛古典的人?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3-28 19:12 回覆:
荒野  草叢  河床裏尖銳吹哨的石粒

藍空  老鷹  互道晚安的狐狸與野兔

我的馬蹄踢他想著心事  心事

蒸發在太陽熱情的擁抱  擁抱

我一腦子無邊際的真空  真空

穿過我透明的波希米亞心臟  呵

我原是牛仔  來自不是1或2的似乎第3號

兩個半圓無意間相交的虛無

=  黑月送給牛仔3號的一首波希米亞詩  =









 

翔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超強那~簡直是波特萊爾和瑪麗亞還有耶穌的合體
2009/03/28 00:53
這六句不但簡潔地點出了波特萊爾的經歷與性格,更巧妙地和改造的詩句融為一爐。尤其是「親吻若短命的一日蠅蟲吐死婚姻 」,真是神來之筆。話說回來,波特萊爾對1848年革命的確是玩票性的參與,他自己說:「我在1848年的沈醉。這種沈醉是甚麼性質?對報復的喜好。對毀滅的自然的樂趣。六月的恐怖。人民的瘋狂和資產者的瘋狂。對罪惡的自然喜愛。1848年之所以有趣,僅僅是因為人人都在其中建立有如空中樓閣一般的烏托邦」。聽起來根本就是一種洩怒又反諷的形上學嘛~。還有啊,為什麼黑月這篇文字的推薦數超過翔任的?人氣都流到妳這裡來啦~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blackmoon) 於 2009-03-28 01:55 回覆:
另外我還想一提的是,你把波希米亞精神上溯到希臘羅馬對生命的二分法
[沉思的生命]及[勞動的生命],可以說是很翔任式的獨特見解,一般歐洲人都把
波希米亞思潮歸類於社會學範圍。
你知道為什麼格友們推薦到我這兒嗎?
因為我故意到你那裏放言,說我的廢話回應刊登在我這兒,
因此大家就好奇轉到我這兒來了,大家按的推薦其實都是給你的哪,
請大詩人寬懷大量笑納之!!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blackmoon(永恆的懷念,空行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6個加添句子的原由
2009/03/27 23:46
答覆翔任下面的回應:

第一段:[巴黎街頭1848的2月革命]源自-
               1848年的2月革命時,Baudelaire也跑到馬路上狂熱地參與街頭革命。
第二段:[教宗皇帝政客商人兀自忙碌操煩]源自-
                Baudelaire對政治的熱火在革命之後逐漸被澆熄了,尤其在拿破崙3世
                又攀登皇位成為法國最後一個皇帝之後,Baudelaire極度失望不再過問政治。
第三段:[親吻若短命一日蠅蟲吐死婚姻]]源自Baudelaire的詩句"我的親吻是一日蠅",
                而且波希米亞族人本是鄙視婚姻。
第四段:[踩破黃金笑容的上帝面具]源自-
                波希米亞族人痛恨平民化的假神聖道德。
第五段:[追尋著沒有的足跡遊蕩於印度洋的白日夢]源自-
                20歲那年奉繼父之命搭船前往印度,繼父原本想讓他脫離巴黎藝人圈,
                他卻半途停留印度洋的島嶼,在熱帶人文環境裏大發寫作靈感,因此更本沒
                去成印度又折回巴黎。
第六段:[終於在巴黎的沙龍裏醒來又睡去]是典型的波希米亞虛無精神。

來自遙遠黑月的問候

翔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呵呵黑月煮了好大一鍋迷湯喔~
2009/03/27 22:48
而且真的把Baudelaire的味道織入妳的詩句哩~或許這麼說吧,我把波希米亞理解為「聖世界」對「俗世界」的抵制,這可以上溯到希臘羅馬對於生命的二分:沈思的生命(bios theoretikos, vita contemplativa)與勞動的生命( bios politikos, vita activa)。基本上二者都屬必要。前者是「聖世界」的領域,不單是宗教,包括哲理、詩歌、藝術以及精神操持都屬之,他們無法用世俗的勞動與生產價值去估算和交換。越到了近代,他們越被貶值為沒有用處或利益的精神勞動。尤其到了Baudelaire所處的十九世紀,資本主義發展到一定的高度,當市場機制決定了一切,而科學又成為新的宗教且壟斷了真理,藝術既屈就交換價值而變成商品,又失去了以往史詩智慧的光環,所以某方面說來是「毫無用處」的波希米亞。Baudelaire就是在捍衛這種波希米亞的生存狀態。而我把這種生存狀態上溯到耶穌(不是基督)身上,當他告訴我們「勿慮衣食」時,我強烈感到,他雖然沒有寫下任何文字,但卻是羅馬帝國最波希米亞的詩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