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公視時代劇《牛車來去》1:打臉徐世榮,並談佃農與地主的「良好」關係及地主必然對國民黨仇恨的原因
2023/01/21 01:34:56瀏覽3960|回應0|推薦10

公視《牛車來去》第一集開紅盤,其主題據官網宣稱係「日治時期貧苦的佃農與地主相互依存關係」,剛好多年前我就研究過佃農地主關係,近年也常談台灣志願兵,劇中地主楊烈、江國賓表面上是兩種性格的地主,但透過經濟力量宰制的本質無異,我就引述我以前著作並談談我的看法。

圖片說明:地主楊烈的妹婿要求佃農游安順提供豬肉,而當時豬不能任意私宰,以下照片皆翻攝自公視時代劇《牛車來去》。

先講劇情:公視《牛車來去》第一段演出地主陳進丁到佃農蔡土水家中的橋段,地主陳進丁由楊烈飾演,佃農蔡土水由游安順演出,楊烈發現游安順娶了媳婦,把原本要收的佃租改用紅紙包成賀禮,側面表現了地主楊烈的寬厚,佃農妻子也拿出雞與蛋餽贈,但接下來這段就有趣了。


地主楊烈的妹婿問游安順,因為年關將近但豬肉管制,不曉得有無門路弄到,游安順面有難色,此時楊烈發話,他說「有沒有危險?危險就算了!」,游安順卻一口答應,所有在場其他人都傻了。




這或許是因為地主對佃農好,所以佃農游安順甘為地主楊烈冒險犯難,但要不是因為這是「地主」的要求,誰願冒這個險?

從人性來思考,地主已經先給佃農「賀禮」了,佃農面對地主的「小小要求」,當然不該拒絕,但當時連殺豬都不允許自由屠宰,警察還要去計算檢查豬隻數量,可知佃農游安順的風險多大。

但是,現在他面對的是兩難抉擇,但在這dilemma處境中,佃農游安順並沒有第三種選擇,事實上處於不自由的狀況,如果他拒絕地主要求,他能不恐懼往後沒有生計出路、繼續當佃農?

從這角度來看,這種人情及階級壓迫,甚至猛於日本警察!





事實上,表面上是地主楊烈的妹婿開口要豬肉的,當佃農游安順還來不及答上話,地主楊烈就「體貼」的說「不行就算了」,但才剛拿賀禮的佃農,基於人情及佃租關係,唯一正解只有「使命必達」。

到了後面,另一種型態的地主邱慶壽登場,邱慶壽由江國賓飾演,他一出場就嗆沒付清佃租就要把田收回,據說網友熱烈討論,直呼「反派登場」,並讓播出收視衝高。


我以前提過,有許多學者對國民黨來台實施的農地土地政策極為反感,例如三七五減租實施後,社會風氣因此變化,多項研究主要指出佃農除三七五繳租外,已少贈送禮物,地主亦少關心佃農家庭生活與其子女,相關分析可見,陳璦莉,台灣地主對戰後土地改革之回應與社會地位變動-個案與類型的分析,台大碩士論文,1999年,30頁。

另一段是戴寶村的訪談:「以前佃農對地主很客氣。雖然不一定正式簽約,但也會擔心頭家起佃。以前農家養牛,養豬,養鴨,種菜。過年時往往送肉送菜,至少要送雞鴨給頭家」,見 徐世榮,戰後初期台灣業佃關係之探討,台灣史研究第10卷第2期,2001年10月,43頁。

我們可以看到公視《牛車來去》也有個送雞送蛋的橋段,在那物質匱乏的年代,「頭家起佃」比雞鴨蛋,孰輕孰重,沒有佃農不明白。


從我前面的分析可知,這些研究者「歌頌」的人情,如「過年時往往送肉送菜,至少要送雞鴨給頭家」,其實建築在某種「不得不的兩難」,舉個例子,就像包工程除了給標金外,還要給「回扣」,往後才能繼續得到標案,這難道可以說成開標者與得標廠商間有「深厚感情」嗎?

附帶說明,所謂三七五減租,始於1946年土地法修正,耕地地租不得超過地價8%。1947年,國防最高委員會決議地租依正產物375/1000計算,但因地價不穩,缺乏相當配套而難以實施。1948年省政府擬定「台灣省私有耕地租用辦法」,全省於1949年第一期農作物收割後實施。至1951年6月「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公布施行後,台灣開始正式進行了全面的佃租變革。

孫文當時針對中國地主與佃農間的關係,曾經指出中國與俄國的差異是中國地主持有土地小,反而不如俄國地主寬大,他說「從前俄國大地主所有的土地,都是幾百萬方里,甚至於幾千萬方里,那些大地主對於許多農奴,自然不能精神貫注,待遇農奴自然也很寬大;我們這些小地主,總是孳孳為利,收起租來,一升一勺,一文一毫,總是要計算,隨時隨地,都是要刻薄」(見 孫文原著,蕭錚編著,平均地權本義,中國地政出版社,1966年11月,249頁。)

公視《牛車來去》的地主邱慶壽看起來不像小地主,但小地主其實未必比較寬大。

我當時根據徐世榮,戰後初期台灣業佃關係之探討,台灣史研究第10卷第2期,2001年10月,第50~54頁的資料來計算,一個佃農可能需負擔3.82位以上地主的小型耕地,其實當時土地改革有其必要。

我們再看對農業有相當研究的李登輝編著的「台灣農地改革對鄉村社會之貢獻」(李登輝編著,台灣農地改革對鄉村社會之貢獻,自版,1985年3月,11頁以下。),他早逝的兒子李憲文有一篇論文「農地改革夠地主佃農之經濟狀況」提到,在土地改革之後,地主與佃農的農業非農業收入依次為純地主、地主兼自耕農、佃農兼自耕農、純佃農等。所以,在公視FB談到「佃農與地主生活水準落差頗大;地主楊烈、江國賓等人出門有人力車可搭,而佃農卻只能在每年祭祀後,食用雞肉」,在現在認為當年地主因為國民黨「土地改革」受盡委屈、破壞佃農地主關係,以及佃農當年因為耕者有其田取得土地「也很辛苦」云云,我就指出:

現在這些老農也耕不了田,為何不再一次「耕者有其田」?你們的田原本是「國民黨迫害的老地主」的呢?

我在「2020停灌休耕,新地主壓榨代耕農民:民進黨轉型正義為何不檢討蔣介石耕者有其田政策?」、「台灣土地改革60年來的失敗:農民賣土地,對不起誰的歷代祖先?」一文曾經指出「轉型正義」並非全面檢討過去國民黨的施政,既然當年國民黨三七五減租、土地放領、耕者有其田也被批判,為何民進黨不敢撥亂反正?

崑濱伯生前在紀錄片無米樂時痛批陳誠、肥料換穀,其實更恨國民黨到極點的當然就是那些地主,因為地主的土地被國民黨強迫分給崑濱伯這些佃農們了。所以我在前述文章指出,現在這些佃農分來的土地,如果自己也不耕種了,為何不再一次「耕者有其田」分給青農?你們的土地不也是這樣來的嗎?然後再比照當年國民黨跟那些地主交換的利益啊!你們願意嗎?

說穿了,因為國民黨政策而取得土地翻身的佃農們,絕對不願意被「耕者有其田」然後被「奪走土地」,但他們又怨恨當時的國民黨的政策,張炎憲寫的「衝擊的年代」239頁對楊彩男訪談說:

「土地放領對佃農有好處,現在三芝的有錢人都是佃農。賣土地賺錢,和以前相反。但實際上,田佃對地主,對政府都沒有感謝心理。政府這麼做何苦呢」

事實上,如果日本統治台灣時代的佃農制度繼續維繫,這些佃農「永遠」絕無可能得到土地,對地主而言他們世代的土地被剝奪,當然對國民黨有著永遠的仇恨。

就像我一再引述許玉秀大法官在釋字第580號大法官解釋一部協同暨一部不同意見書中,對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的釋憲案的開宗明義第一段:

“大地孕育生命,有土斯有財,有土斯有命。十六世紀法國人道主義公法學者Jean Bodin嘗謂:人民或許會忘記殺父之仇,對剝奪財產之恨,則終生不忘。這句話道盡財產權與生存的關係。剝奪財產之恨所以較殺父之仇更難忘記,因為剝奪財產即是剝奪自己甚至是幾個世代的生存基礎,毀滅自己或幾個世代之仇,當然可能比殺父之仇更難忘記!

就本號解釋的解釋客體—耕地三七五減租條例(以下簡稱減租條例)—而言,Jean Bodin的話不僅耕地出租人會引用,耕地承租人也會引用。…”

佃農們如崑濱伯雖然拿到土地,但因為肥料換穀等政策對國民黨不滿,但地主們在二二八之後,「不得不」把土地所有權變更到佃農那裏,儘管能拿回「一些」替代品,但任何地主其實根本不是心甘情願的。

換句話說,地主們因為國民黨的土地政策從此對國民黨有「比殺父之仇更難忘記」的痛恨,拿到土地的佃農既不會因為政府政策感謝地主,又因肥料換穀仇恨國民黨,我再引用一次楊彩男訪談的言論作為本文結論:

「土地放領對佃農有好處,現在三芝的有錢人都是佃農。賣土地賺錢,和以前相反。但實際上,田佃對地主,對政府都沒有感謝心理。政府這麼做何苦呢」

最後補充一點,所謂佃農與地主間的「美好關係」被部分研究美化,以及佃農與地主對國民黨的仇恨,其實背景都不簡單,這應該是本劇之外,存在於台灣歷史的部分。

Blackjack 2023/1/19

《牛車來去》首播收視開紅盤!導演:真正好戲還沒上場

華視

2023年1月16日 週一 下午1:50

台北市 / 林彥廷 綜合報導

公視時代生活劇《牛車來去》由公共電視、中華電信共同出品,金鐘導演李岳峰執導,蘇義雄監製,安心亞、蔡昌憲、楊烈、游安順、米可白、楊子儀主演,上周六、1月14日首播收視開紅盤,公視收視最高衝到1.20,總觸達人數57.54萬人;而中華電信MOD影劇館+、Hami Video影劇館也締造點閱冠軍。導演李岳峰說「好酒沉甕底,真正的好戲還沒上場,值得大家繼續準時收看」。

還原1943年台灣網讚嘆!《牛車》首播總觸達57萬人

《牛車來去》的故事背景發生在1943年,安心亞飾演的貧農「阿春」為了豐收農作、改善家人生活,答應地主以換取一頭牛的代價借腹生子,為他們傳宗接代,也希望藉此翻轉命運。阿春與牛相依為命,不畏艱難地打拼30個年頭,這段牛車走過的歲月,見證了台灣經濟奇蹟的發展。劇情充滿對土地、小人物的愛與關懷,展現台灣特有的人情味。

該劇上周六於公視首播第1、2集,當中第2集最高達1.20,出現在演員們在農村的「灶跤(廚房)」灌香腸、燻香腸的橋段;網友看了忍不住讚嘆「這齣戲演出超多沒看過的古早時期的生活技巧」。

《牛車來去》呈現日治時期貧苦的佃農與地主相互依存關係,但佃農與地主生活水準落差頗大;地主楊烈、江國賓等人出門有人力車可搭,而佃農卻只能在每年祭祀後,食用雞肉。也因此飾演現實地主「邱慶壽」的江國賓一出場,威脅佃農「佃租要是沒全部付清,我就把田收回」,立刻引起觀眾熱烈討論,直呼「反派登場」,同樣讓播出收視衝高。

首播當日演員線上吸粉 安心亞為戲動容:教會我勇敢

首播當日,安心亞、米可白、蕭景鴻、高欣欣、廖錦德與葛丞在《牛車》臉書上線吸粉、直播催票,安心亞忍不住為戲動容,紅了眼眶說「我在面對很多事情時,這齣戲教會我『勇敢』,待人的時候要懂得先付出、不要先求回報」。

米可白也說「拍完李導的戲讓我覺得拍戲是一件這麼棒的事,每次看片段都還是會想落淚」;蕭景鴻說「在這齣戲裡可以看見人跟人之間的真情不會變的」;高欣欣則認為「拍完讓我想念我的奶奶,也更了解我的爸媽,清楚他們在那個年代過得什麼樣的生活」,還呼籲大家「不看可惜,看了會珍惜!」。

每周六公視首播 中華電信MOD、Hami Video同步上架

而《牛車來去》在網路首播同樣超人氣,首播後同日上架中華電信MOD與Hami VIdeo,首周上架收視表現超越同期跟播日韓、陸劇強檔,以最強台劇之姿,勇奪MOD影劇館+以及Hami Video影劇館戲劇類點閱冠軍。中華電信表示,感謝觀眾支持,即日起Hami Video影劇館《牛車來去》第一、二集開放免費觀賞,讓更多觀眾不要錯過好戲。

公視時代生活劇《牛車來去》於每周六晚間9時,公視13台首播;當晚10時,中華電信MOD、Hami Video同步上架。延續高人氣,過年期間1月21、28日,兩個周六晚間都會播出新集數。

( 時事評論媒體出版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