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學而不思則罔.........關你們屁事?
2017/10/16 13:34:35瀏覽581|回應2|推薦9


這個課本封面的「國父」是誰寫的字啊?我不堅持一定要古文了。編課本的人先學會寫字再說吧。




子曰:「學而不思則罔,思而不學則殆」。我越來越覺得有道理。可惜前一句不是說給你們聽的。後一句大概是為了對仗加上去。或許對你們有用。不過對孔子的高徒是浪費時間。

孔子說有教無類。孔子應該不是英才教育。不過遇到宰予晝寢,孔子還是不想教下去。證明孔子的耐心有限,而且那些廢物不過就是陪公子讀書罷了。弟子三千,最後幾隻還算成材,大家心裡有數。

從這裡就可以看出來,論語是寫給誰看的。論語是學生的上課筆記。最後編共筆的時候,是收書卷獎的筆記?還是連我這種廢柴的筆記都收?誰寫的就是給誰看。前2.5%的學長寫的筆記,就是給以後前2.5%的學弟看。別人都只是浪費影印機,製造可回收廢物罷了。

什麼是學而不思則罔?中文沒有時態。但是既然講學而不思,就是說學已經完成了,接著要思。或者說學已經完成的時候,要是還沒思就完了。這裡的條件是學成。沒有學成根本輪不到這個句子。懂嗎?

要學很多東西才夠格思耶。沒有東西就是胡思亂想。只懂一點點就思,那也不過就是半瓶醋叮噹響。

所以我一直說左派超容易量產。以前的中國士人要讀一大堆古文和史地,才勉強有思考的基礎。他們的思考輪不到你們學。你們沒有學的資格。以前的歐洲學者也要從希臘文、拉丁文還有聖經開始學起,不知道讀多少書才勉強不會被人當文盲。iPhone不是你們發明的。會玩手遊不代表就是現代人。他媽的連18世紀的科技都不一定能跟上,99%以上的人口簡直是被中古時代的教會抄寫修士屌打。



只懂幾條學院左派叫獸發明的鳥蛋規則,沒有真實的知識底子也敢「批判思考」?

聰明人理解。

一般人也要死背。

沒有累積足夠的事實當知識,思考個屁啊。

所以說看到「哲學系」什麼的,我就開始打呵欠。其他什麼「法律系」、「社會系」也差不多。




這樣講好了。經濟學其實是兩百年前已經完全發展到底的學術。如果人類完全理性,市場條件完全透明,決策不用花時間,交易沒有成本,大概大學一年級就可以把全部的經濟學重複教三次還有剩。

那經濟學還學什麼?

就是因為過去自由派的經濟學預設全都是錯的,甚至完全相反,現代經濟學全都在翻案。諾貝爾經濟獎大概都是給修正主義者。但是真的說下去也沒啥好驕傲的。如果不想滿足虛幻的學術標準,任何一個有點社會經驗的人,甚至不必很聰明,也該知道人類反理性,市場交易往往聲東擊西,決策、運輸、交易的成本極高。白痴才相信自由經濟。

很不客氣講。送小孩去學經濟學,往往是越學越笨。沒學到可以成為大師的程度,就一定是越學越慘。宰予晝寢還能免於荼毒。萬一真的認真學習,恐怕在學問進入化境之前,就被毒害了。

學校教的經濟學是沒有事實基礎,只有夢想的規則,讓人越學越笨的假學術。對極少數的天才來講,他們知道如何看穿供給需求曲線背後沒講的東西,把閉門造車的套路真的拿來打人。這就像是成千上萬個小孩去學空手道。每個人都只會打套路。真的遇到小流氓就被打呆了。但是幾萬人中,總有一兩個小孩夠聰明。就能看出小流氓的空門在什麼地方,活用同樣的套路把敵人打到滿地找牙。

理論上只要學夠久,99.99%的空手道學生都能成功。

但是在他們成功以前,早就變成DOA啦。

我其實不是說經濟學是假的。我是說複雜行為根本沒辦法教。少數人就算懂,也不能把自己懂的教導給別人。倘使硬要變成條理式的課程,一定會完全偏離事實。真知灼見是滿漢全席。課本是滿漢全席泡麵。吃再多滿漢全席泡麵也沒辦法得到營養。教育根本是詐騙集團。你想學的沒人能教。會當老師的都是沒資格教的人。有資格教的人就算想教也無從教起。能教的科目必然沒用。就像是左派學術一樣。

不信去看看,我前面點名的那些垃圾學科,大概都是從簡單預設出發的,根本不講事實。好比說政治學會講自由平等,當然預設人都有理性,人都會全盤思考,人都有存活的價值,人都會為自己的決定負責。事實呢?

見鬼。

經濟學還知道反省。其他的自由派學術有嗎?理論上少數人在寫論文。事實上他們的論文都寫到登陸火星了,對一般人的愚民教育還在地球是平的。

人生而平等。一人一票,票票等值。人都有理性。這是不是比地球是平的,太陽繞著平面地球轉更反智?

以前有哲學。那是因為只有萬分之一的菁英會去拜師。李小龍去拜葉問。那才有成功的機會。




增列英文為官方語言?

哈哈太好笑了。

我可以很負責說,台灣80%以上的人,連國文的作文考試都寫不出通順的中文句子。口語就更丟人現眼。這種程度的人想學英文?

新加坡那種洋奴國家講Singlish。日本那種美軍統治的國家會說Engrish。香港也差不多。台灣?大概80%的人連中文都說不出口。硬要他們寫作文,一路逗號到底,還是語焉不詳。這種無法用語言溝通的廢物,能學會英語?

我真的很納悶。為什麼學校裡請了那麼多來淘金的白人老師,很多台灣人還是把英文字母G念成「居」?念「雞」都比較正確。我一直主張大多數人不需要教育。他們只是陪公子讀書,用人生的十幾年證明自己不是讀書的料。我說的不是學不會高等數學、理論物理。事實證明他們連造句都不會。他們的語文程度勉強可以在菜市場買菜。但是要傳達更複雜的概念,他們就完全沒轍。主詞、動詞、受詞都分不清楚。這樣的人滿街跑。就算是學英語,也說不出讓人能聽懂的話。如果你覺得能聽懂他們說什麼,很可能是因為他們根本沒有自己的思想,他們講的廢話你早就知道了。

語言有兩種相反的功能:

1. 說大家都懂的廢話表示向團體效忠。
2. 說大家都不懂,但是言之成理的話教育別人。

只會講第一種話的人根本是廢物。大多數台灣人連形容自己吃過的東西都不會,只會學日本鬼子叫「おいしい」。這種人腦袋裡沒有思想,當然不具備傳達思想的能力。他們連中文都學不會,只會重複別人說的謊話。像是「維持現狀」、「軟實力」什麼的。他們聽多了別人講的中文謊話和廢話,就給人他們會說國語的錯覺,甚至可以騙過自己。他們接受的英語謊話和廢話太少,就連重複英文的謊話和廢話都不會。他們才會說自己不懂英文。其實英美的大多數低能人口也只會重複英文的謊話和廢話。

這樣的語言也想學?
( 在地生活其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POOPOOPOOPOO&aid=108794464

 回應文章

驀然回首 (演員治國一場戲)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頗有禪意
2017/10/23 07:27

自由經濟和民主政治 的前提預設,就是「人是理性的」。

前提就是錯的,無怪乎毒樹毒果,結論完全違背常識。

夜郎鬼島 存在的價值,只剩下搞笑娛樂了!

自己的語言都學不好,還想多學一種別人的語言

這種邯鄲學步,不僅關乎頭腦,還牽涉到膝蓋和脊梁骨

一個腦殘,又管不住自己膝蓋 的軟骨動物,全身都是病

就算把英語學到了英美的水準,也只是個二手英語人,能和原裝英語人比嗎?

!#@$%^&*()_+(POOPOOPOOPOO) 於 2017-10-24 16:46 回覆:
有個有頭有臉的教授要大家加強生活英語。

太好笑了。

有幾個人會在歐美長期生活?

生活英語老實講,就是你廢話我廢話,條件反射。生活國語就是這樣。

這種廢話永遠學不完。

我有自己的思想和非常紮實的各種知識底子。我說話別人會聽。我只要說我能講清楚的東西就夠了。別人愛聽不聽都可以。我不會去講隨波逐流的垃圾。我不必浪費時間去追英語會話。

愛因斯坦不必學怎麼跟洛杉磯大學女生一起講閒話。他只要會用英語講相對論,想聽的自己就會來聽。聽不懂還是不想聽的不關他屁事。

沒有思想,沒有個人的廢物去學生活英語,學十年還是圈圈外的社交棄嬰。再多的討好也打不進他們的社交圈圈。

少數人會讀自己的專業英語就夠了。這種英語沒有英文老師會教。因為他們多半缺少其他知識。反正給他們領進門,最後還是要自己學習。能不能學成功,純粹是看自己的DNA和努力。

寫不出通順的中文,就講不出通順的國語。學其他語言也一樣失敗。這種人永遠只能當菜英文。
!#@$%^&*()_+(POOPOOPOOPOO) 於 2017-10-24 16:59 回覆:
教育其實是一種展示。我會吟詩作對。這代表我很聰明。大多數學校科目不能直接用,甚至沒有用處。但是只要學得夠好,至少可以客觀顯示這個人有相當的能力。

這就像是收體育系的學生,跑步就能當成相當準確的術科考試。跑步不能判斷人的協調、平衡、團隊精神。但是跑不動的人其他地方再強,都沒資格進體育系。

死背也是一種顯示智力的方法。教育不能教你真的知識。至少能用背書區分智愚。不會背書的也許不盡然會是笨蛋,會背書的也不一定就聰明。但是沒用的東西多做幾項,false positives和false negatives就會慢慢變少。這才是教育的意義。

寧靜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7/10/17 21:46
罵的有理!
!#@$%^&*()_+(POOPOOPOOPOO) 於 2017-10-18 00:46 回覆:
我講教育無用論,其實是很標準的哲學「認識論」(epistemology)的推理。

認識論有些基礎問題,例如宇宙有沒有真理?如果有真理,人能不能認識這個東西?

我講教育就是類似的邏輯:有些科目有用,有些科目沒用。有用的科目往往難以描述,難以建構理論,或是設計操作方法。有些沒用的科目也很難。但是從經驗得知:

* 有用的科目幾乎不可能教。不是說老師不懂,就算老師真懂,也無法設計成教材。就算可以設計出教材,學生從教材也學不到老師的真傳。要不然就是教材過於簡化(不簡化沒人能懂),不然就是教了學生也無法理解。只有極少數天才兒童,會經由自己的路徑,用自己的方法抵達目標,或是爬到更高的另一個高山上。

* 可以教的都是垃圾。

* 當然有些垃圾也很難教。

為什麼我這樣說?

在烏龜蝸牛的世界裡,跑百米花一個小時就是世界紀錄,就是神。

在狗的世界裡,跑百米花九秒鐘根本不算老幾。

人口過剩的世界上,做得跟別人一樣好就是失業。一定要比別人好很多才能發大財。

所以只有少數幾個人能發大財。

如果他們的知識和技巧別人都會,那他們要騙誰啊?

因此能賺錢的科目必然是無法教育,無法量產的。

就是說現在每個小孩都學Python,除了肥了老師,99%的學生還是啥都得不到。畢業以後該失業的還是失業。只有萬分之一出類拔萃的有挑戰的機會。其他學生都是陪公子讀書。

教育是販賣虛假期望的詐騙集團。

困難的科目都可以賺錢嗎?屁。

英文很難。學到精就能賺錢。

「台語」要學到精也很難。

謝龍介可以靠說「台語」賺錢嗎?笑話。要是他只靠說「台語」賺錢,他最多不過就是在廟口賣肉羹麵。

語言沒有貴賤。

但是使用語言的群眾有貴賤。透過語言得到的知識有高低。還有很多語言是一般平庸下等人怎樣都別想學會的。沒那個環境就別浪費生命。

中文也許還有千分之一的機會。英文?別往自己臉上貼金。

大多數能成功的人有家學淵源。不是DNA好就是家教好。平庸爸爸+平庸媽媽,為什麼有那個臉指望社會給你最好的老師,免費國民義務教育就把你的廢物小孩教成大師?

階級流動根本是病態。懂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