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維吉尼亞州亞歷山卓老城酒館傳奇(世界周刊)
2022/06/21 06:03:25瀏覽2353|回應0|推薦83

    酒館(Tavern)是一種早年美洲殖民地或更早英格蘭人們聚集的酒吧,人們可以一起喝酒精飲料,並有烤肉和奶酪等簡單食物的營業場所,後來有些酒館提供宗教會議、貿易站、郵局便利店和旅客住宿,甚至是臨時法庭。而客棧(Inn)也是指有酒館執照的旅館,現在的英文「tavern」和「inn」,已經變成同義字。 
   日前,趁著新冠疫情稍減,我和妻再度來到蓋茲比酒館(Gadsbys Tavern)博物館,不同於前兩次的走馬觀花,這回除了再度仔細地參觀博物館,買了一本介紹蓋茲比酒館的書,還特地留在這間酒館的餐廳吃午餐。
    雖然蓋茲比酒館不是維吉尼亞州亞歷山卓老城(Old Town Alexandria)的第一家家酒館,也不是唯一的酒館,而是幾乎被原汁原味保留下來殖民地時期的酒館。酒館斷斷續續開了兩百多年,有不少名人的足跡,國父喬治華盛頓常來吃飯,也是老城中最神秘的鬼屋,當然會有很多故事。但由於不在最熱鬧的國王大道上,它是老城中常常被遊客忽略的一個景點。
 
殖民時期 美東第8大城

老照片中繁忙的港區停滿了往返歐美的客貨船隻

二戰前大型的海軍魚雷製造工廠佔據老城的市中心

    1608年夏天,英國探險家約翰史密斯(John Smith)第一次航行至波托馬克河,曾來過此地。1779年老城被命名為亞歷山卓,是為了紀念古城最早的大地主菲利普亞歷山大二世(Philip Alexander II),1746年以前,他在此地擁有一個佔地500英畝的大莊園。1791年,喬治華盛頓在建首都時,將維州阿靈頓郡包括亞歷山卓,劃入完美菱形的哥倫比亞特區,到了1846年又歸還給維州,其中鄰近港區的一部分,如今被稱為「亞歷山卓老城」。
    殖民地時期的亞歷山卓老城,曾經名列美東第八大城,繁忙的港區,停滿了往返歐美的客貨船隻,城中擠滿麵粉、煙草、棉花、葡萄酒和糖的各種商店和倉庫林立,也是北美第一條南北馬車「高速」公路-喬治國王大道(King George’s Highway)的中心點,如同北邊的波士頓和南端的南卡的查爾斯頓(Charleston)一樣,市中心都有一條國王大道,它與後來的美國1號國道中段路線大致重疊。

北美第一條南北馬車「高速」公路的喬治國王大道

    當年的港口擠滿各式船隻,陸路南下北上的馬車貨車,也絡繹不絕在此進行交易,所以老城中有不少旅店,提供往來人馬的食宿和休閒育樂的場所。在美國南北戰爭前的數十年間,亞歷山卓港甚至曾經是美國最大的黑奴貿易市場所在地。一戰前後,老城南媏的瓊斯角(註1)有一間八千多員工的大造船場。二戰前後,又有一家大型的海軍魚雷製造工廠,佔據老城的市中心。
    如今走在在發思古幽情的老城區裏,觀光客參觀歷史悠久的聯排屋、藝術畫廊、古董店、博物館和餐館,或是走在風光明媚的河邊鵝卵石步道,或乾淨整齊的老城紅磚人行道時,很難想像早年古城曾經的污煙瘴氣。
 
蓋茲比酒館 曾是高級會所

蓋茲比酒館博物館

蓋茲比酒館博物館展示殖民時期餐廳

殖民時期餐桌上的食物

美國旅館業傳奇人物蓋茲比(Gadsby)

    蓋茲比酒館是位於亞歷山卓老城的 N. Royal 和 Cameron 街拐角處。但它並不是這塊地上的最早酒館。1749年至1752年間,一家名為 Masons Ordinary 的酒館在此地作生意。1782年馬里蘭人約翰懷斯(John Wise)買下這塊地,並建造了現在的喬治亞風格的兩棟紅磚樓,1785年至1792年開了一間城市酒館(City Tavern)兼賣咖啡。
    1796年英國人蓋茲比(Gadsby)租下城市酒館,並將隔壁三層紅磚樓改為有14個房間的城市旅館(City Hotel),並不惜重金打造,強調這裡是舉辦婚禮、派對和宴會的地方,一樓是高級餐廳,二樓是大宴會廳也是舞廳,三樓是高檔酒店,成為當時老城最高級的聚會場所,也是英文俗話說的「水坑」(Watering Hole)。1808年,他搬到馬里蘭州巴爾的摩,但仍在此地經營酒館和旅館,直到南北戰期間。 
    由於喬治華盛頓的維農山莊(Mount Vernon)就在不遠處,歷史紀錄著他曾多次到蓋茲比酒館喝酒用餐。獨立戰爭期間,身為大陸軍統帥,他經常把政客拉到蓋茨比酒館談論政事。1797年和1798年還在這酒館慶祝他的生日。1799年,他站在小酒館的台階上對軍隊進行了最後一次檢閱,並下達了他最後一道命令。1801年,湯馬斯傑弗遜(Thomas Jefferson)在宴會廳舉行他的就職宴會。酒館的其他著名顧客包括約翰亞當斯(John Adams)、詹姆斯麥迪遜(James Madison)和詹姆斯門羅(James Monroe)。1824年,法國拉法葉侯爵(Marquis de Lafayette)訪問美國期間,也曾在城市小酒館參加慶祝活動。
    20世紀之初,這座曾經是老城最好的蓋茲比酒館建築,已年久失修。曾經作為政治晚宴、盛大舞會和精心策劃的大宴會廳被改成為零售商店和出租公寓。1917年,紐約市大都會藝術博物館買走宴會廳中的木製品古物,將它們搬到紐約。1963 年此地被訂為國家歷史地標,經過大規模翻修後,用原始木製品重建了宴會廳,1976年開放成為蓋茲比酒館博物館,以紀念這位美國早期的酒館界傳奇人物。

大宴會廳曾是老城最高級的聚會場所

大宴會廳也是舞廳

城市旅館的房間

 
招牌烤鴨 喬治華盛頓最愛
    蓋茲比酒館的復古餐廳有兩間用餐室,穿著殖民時期服裝的服務生,讓我們在比較小的用餐室坐下,我們坐在古老木製酒吧的旁邊,當時只有我們這一桌,我們吃到一半時才又來了兩桌。
    「以前喬治華盛頓也來這喝酒吃飯。」一位操著羅馬尼亞口音的服務生忙進忙出,很熱心的介紹這家餐廳,還說:「你們也可以到另外一邊的大廳拍照。」
    另一邊比較大的用餐室是保留給有預約的客人,相對比較有一點裝飾,但因為疫情的關係,座位安排比較寛,牆上掛著幾幅歷史故事的油畫,仍然顯得有一點單調。

 蓋茲比酒館的復古餐廳

菜單上的招牌

菜寫著「喬治華盛頓最愛」的烤鴨

    我點了一道菜單上的招牌菜,也是唯一寫著「喬治華盛頓最愛」的烤鴨,配著傳統口味的玉米布丁餅、甜點,服務生還熱心推薦了一瓶古城釀造的「見鬼啦」(Helled)啤酒。
    菜上來之後,我笑著問服務生:「喬治華盛頓牙齒不好(註2),請問你覺得他可以吃這種烤鴨嗎?」
    他點點頭回答:「我知道他的牙齒不好,可能啃不動烤鴨,但這道菜是遵照當時流行的方法烹煮,一定也是他喜歡的口味,還滿好吃的,不過玉米布丁餅和甜點可真是他的最愛」
    由於美東的大西洋海岸一帶,得天獨厚,水草豐美,成群的水鳥、雁鴨及候鳥成群,從原住民到殖民地時期,鳥類都是先民餐桌上最常見的肉食,一直到現在,還有少數餐廳打著野禽料理的招牌。
 
首任總統 口中僅有一顆牙

一幅華盛頓迫不及待等上菜的幽默油畫

喬治華盛頓最愛的烤鴨

    儘管喬治華盛頓身為軍事將領、開國元勳和美國第一任總統,但他自稱是一個品味簡單的人,無論走到哪裡,都只吃類似的飯菜。由於牙齒的問題,當選第一任總統時,他的口中只有一顆牙齒,所以他吃的東西一定有所限制。
    正是這個原因,他日常最喜歡吃一種Hoecakes的煎餅,那是用玉米和印度黃油製成的糕點煎餅,煎餅被切成薄片並塗上黃油和蜂蜜,幾乎不用咬就可以吞下去。夫人瑪莎也常一種叫做大蛋糕(Big cake)的甜點,或是蘋果派、布丁等,也都是鬆軟可口。他也愛奶酪、果凍和冰淇淋,經常喝一些啤酒和進口的葡萄酒。
    中世紀的歐洲,因為清潔的水不易取得,而啤酒經過發酵,細菌都被酒精消滅了,所以歐洲和北美殖民地的貴族,也都有愛喝低酒精度小啤酒(Small beer)的習慣。
    冰淇淋在18世紀是奢侈食品,只有富人才能享用。因為市場沒有人賣牛奶,所以製作冰淇淋需要養一頭牛。鹽和糖又都是進口產品,還要用從冬天河中切割並儲存在冰庫中的冰,更要花費時間和精力製作冰淇淋,又保存不易,所以一般很難能負擔得起。
    維農山莊位於魚產豐富的波托馬克河邊,所以魚也是他最喜歡的食物之一,晚餐桌上常見波托馬克河上釣來的烤鱸魚、水煮鱒魚、或醃鯡魚等等。
    但根據記錄,有一次華盛頓問他的廚子:「今天買了什麼魚?」廚子說:「一條非常好的鰣魚,我知道閣下特別喜歡這種魚,很幸運能在市場上買到這條魚,而且是本季的第一條。」
    華盛頓回答說:「價格……價格,先生?」
    廚子說:「3美元」
    這個價錢激怒了華盛頓,他命令廚子「把它拿走,我永遠不要被人說我的飯桌是豪華和奢侈的典範。」
    所以看完這個小故事後,也不要指望總統先生的餐桌上會有太精緻的美食,我們去這家餐廳吃飯,吃的也是一種對歷史的憧憬和幻想。
 
「見鬼啦」啤酒 舉杯致意女幽靈

「見鬼啦」啤酒

古城特有的鬼故事夜遊

    如果一個老城沒有鬼故事,就缺少了深度,好在西方的鬼比較不會害人,更多的是對古屋的眷戀,尤其是在萬聖節前後,不妨到古城夜遊,讓當地的導遊為您介紹這個鬼故事,一個仍眷戀在蓋茲比酒館博物館不肯離去的女鬼。
    蓋茲比酒館的地主約翰·懷斯於1815年去世後,這兩棟建築落在不同的人手中,仍然分別經營著旅館、律師事務所和拍賣行。
    1816年,一位未曾留下名字的年輕美麗女子,與一位男子一起乘船從加勒比海抵達亞歷山卓。據DCGhosts.com的報導,他們可能是夫妻,住進8號房,但進門時不小心撞到了門框,將數字被撞歪,形成一個無限符號,所以注定了這個令人毛骨悚然的鬼故事將永遠流傳。
    據說他們的穿著上看起來像是有錢人,但當時女子已經病得很重,男子請來醫生替她看病,卻拒絕透露自己和她的姓名。三週後,於1816年10月14日,這位女士去世了。男子借錢買了一塊墓碑,將女子葬在杜克街附近的聖保羅公墓。石碑上刻著「女性陌生人」(Female Stranger) 和一首詩。
    神秘的男人沒有支付葬禮的花費,就偷偷離開了古城,直到今天,都沒有人知道他們到底是誰。許多人認為他們是一對私奔的情侶,也有些人認為她是音樂劇漢密爾頓(Hamilton)中亞倫·伯爾(Aaron Burr)的女兒西奧多西婭·伯爾(Theodosia Burr)。更荒謬的是,有人認為是同時代的拿破崙一世和他的秘密情人,為躲避眾人耳目來到美洲。
    之後,傳說經常有人在派對的舞廳中,看到一個幽靈般的女人身影凝視著的8號房,當有人試圖與她交談,她就消失在空氣中。有時,會從無人的8號房間聽到哭聲,而且8號房經常出現蠟燭的光影四處飄動。
    多年來,幽靈的傳說也成為蓋茲比酒館博物館很好的賣點,在萬聖節幽靈出沒的季節,舉辦各種活動如「城市酒館之死」的鬼屋解說之旅,並與當地的港口釀酒公司合作,釀出一種命名為「見鬼啦」 的啤酒,來呼應女陌生人的幽靈傳說。
    未來,如果你有機會來蓋茲比酒館博物館參觀時,最好留在蓋茲比酒館餐廳吃一頓飯,除了可以發思古之幽情外,不要忘了還要點一瓶「見鬼」啤酒,舉杯向「女性陌生人」的幽靈致意。

註1:〈瓊斯角公園 藏歷史秘密〉 刊登在2021年5月09日美國世界周刊第1938期《城市傳真》專欄。
註2:〈是誰殺了華盛頓?〉 刊登在2018年5月20日美國世界周刊第1783期《時代故事》專欄。 
 
本文刊登在2022年6月19日第1996期的世界周刊

 
 
( 休閒生活旅人手札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ulianCWang&aid=1752483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