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外婆
2007/11/24 14:22:42瀏覽694|回應1|推薦37

晚風穿透窗紗,夜裡風鈴叮噹作響,我從夢魘醒來,外婆正坐一旁守護,起身投以懷抱,卻是落空孤坐一人,原來依然是夢。

   

  記得為外婆奔喪的那天晚上我選擇從火車站走了一個多鐘頭的路回到那個兒時的樂園過程中歷歷在目是二十多年來回到老家過暑、過節的景況。

  哥哥帶著我在水田裡赤腳捉泥鰍、青蛙,硬是沾染一身泥氣、污髒身子方休。鄰近舅舅家年齡相近的表姐弟是老家的玩伴,家家酒、捉迷藏到橡皮筋、跳房子,幾乎當年時興的童戲都成了記憶拼圖。

  每每吃飯時間一到,外婆總得祭出招牌高亢的呼嚷,食飯囉!我們才掂手掂腳,不甘不願入門。外婆看著這幾個賴皮小鬼,只能一邊叨唸,還一邊攙拉我們快快洗面擦手。  

  過年過節是外婆大展廚藝的日子,家鄉味是標準的客家菜,經常上桌的是經過細火慢燉的大鍋滷味,那股深刻是一絶薑絲大腸和客家小炒則是我最愛的客家小品,該嗆該辣,勁道毫不含糊:至於我一直抗拒的三層肉,和外婆每次必推薦甘美的白斬土雞也從未缺席:經典的自製桔醬和大蒜醬油是必備佐料,另外還少不了兩道湯品,是紮實高湯作底的福菜湯和竹筍湯。

  在家人言語往來,大大圓桌圈繞出世代間的生生長流。

  午後小憩是老家的習慣,人一多時,外婆總要上上下下,依著時令為大伙兒張羅棉被風扇,深怕晚輩汗流浹背或著引了涼。幾次在半睡之際我瞥見外婆為我覆蓋踢去的棉被,那轉身離去的背影卻到今才逐漸清晰。

  外公中風之後,家族共同經歷顛簸,母親也經常往返分擔照顧的責任。這段期間我外地求學,偶而再回老家,空間裡氛圍顯得極不自然。外婆是一個不藏隠情緒的人,不時會面顯愁容,也不忘指責子女們這兒疏忽、那兒大意,但大家都清楚她是那個扛起最重擔的人,全家的指揮調度全由她一手招呼,家族重心也靠著她穩固下來。

  幾年後外公過世,外婆一人獨居,還好身體健朗,經濟狀況也算優渥,而且有舅舅的照應,生活種種仍如往常。卸下重擔的她依然忙碌,每天下菜園、按時例上廟堂,閒暇四處串串門子,還有子孫晚輩年節或不定期的探望。

  外公過世轉眼又過了十多年,我一度以為外婆是無敵鐵金剛,沒想到在那個夜裡的一個岔氣,她就這樣走了。當我在辦公室接到這個惡耗,驚嚇許久,直到和主管請假那刻,眼淚才不自覺潰堤。

  奔喪的那天晚上我選擇從火車站走路回家,選擇讓過去的景況沈澱歷目,是害怕遺漏片段漸漸散去?是害怕外婆過世後再沒機會回到這個從小每年必然來到的樂園?而我竟未真正熟悉這個小鎮?是不自覺的懷念?是什麼道理?

  一個夢,讓我重新想起了一些事。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I99&aid=1398550

 回應文章

約定(十三月)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微笑的點點頭
2008/01/22 01:58

心中有一種落寞的情緒加深了訴不盡的想念

每當那情景和兒時記憶的相重疊時

外婆疼愛的慈祥身影

彷彿正在自己的眼前

告訴著~綠箱子  ...   阿婆過得很好   ...   你三餐可要正常的食飯喔   ...   

落下淚的面孔  

該是微笑的點點頭      ...    我會的  

我的心中留了一扇窗等阿婆有空時要回來看看我喔   ......

      

綠箱子(JI99) 於 2008-01-26 00:03 回覆:

心中留了一扇窗給我愛的人

和愛我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