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族群之外的》
2010/09/18 23:09:27瀏覽682|回應1|推薦79

有時莫名的感傷不知道是天氣太晴朗的關係,或只因為「特殊的」日子?

「節日」總提醒每個人在那天都得朝什麼地方歸去...匯集車站的臉像隨身行李,不管什麼顏色、花樣都歸心似箭或浮現一種異於日常的疲倦,一種不耐煩那因擁擠而激發的憂慮~擔心自己將永遠被困在起站與終站之間...

而終點是當下唯一所想要的,心懸在百米賽跑起點的白色線上,秒針催促中槍聲卻近乎惡意沉默著,如果能夠撥快時鐘或等待的車哪怕早一分鐘到來也能莫大安慰似的被時間漸漸煮開…

不需要站牌寫上「永康」,每一站都是幸福集散,可惜裡邊的人寧願把幸福時光典當成日常心煩瑣碎,皺著眉焦慮用線條僵硬的無聲頂嘴,一點都不想被提醒能擁有「歸去的方向」是多麼實實在在值得用微笑享受的幸福….

節日的我總是困在族群之外,目光所及的風景色彩都被星際食語獸一口又一口吞沒,當無力與負面自我抗爭之際,像極異鄉旅館深夜醒來望著傾瀉而入的月光、蟲聲同步越過皎潔窗子的旅途的孤獨就這樣不由自主地被放大,放大得如此義無反顧,正如昆蟲面對生活史終點般哀傷隨季節喧囂不停滲入深夜棉被裡邊一顆心的某個角落,蛀蝕….

PS寫於20100918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980710&aid=4424816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黑幫哪裡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幸什麼來著?
2010/09/19 00:00
睜眼醒來, 點燃一管新菸, 除了泛白渺矇, 其餘像是雕塑型定, 廿四小時不變的中性的表情, 覺察不出情緒。古希臘前的塑像, 全無表情, 奧林比亞的神祗也如此。及至人們為塑像加上微笑、惆悵、憤怒, 多元的莫名硬被冠上幸福與否, 使眾神紛紛逃逸, 而人淪為次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