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你是持續巨大的。難過。
2010/09/04 21:34:13瀏覽758|回應3|推薦60



難過

分裂眼睛,像根尖。


像數不完的憂鬱似顯微鏡下黴菌盛產胞子又像比看完安妮霍爾還要難的難過,停滯的速度是恐佈份子焦躁越過一個又一個情緒臃腫突觸以電子碰撞的火光尋找超越當下難過更意志堅定的難過,像看露天電影穿過衣領來到髮際頸子的晚風找不到出口,又像好不容易鼓起勇氣的表白幾乎就是手肘到肩胛骨長度的唯美情意卻憂慮等號另一端被歸零的那種難過,索性賴在夜裡,引爆
….

凌晨三點,重播四度空間的

那個夢,

像肥皂劇吹的泡泡泛濫整世紀阿爾卑斯山溶雪淹沒大洋洲所有小島的汪洋的你和我,因情節起伏的落差而無法被歸類於任何人類族群所能想像的美好,凌晨三點,連續翻了翻幾次身也沒能碾碎的,於是我與那夢裡美好像誰都不肯認輸地持續

四目相對
….


當地球自轉將夜色漸漸拋起散落之際,夢境懸掛的秒針尖端滴答聲也緩緩掀開我的醒


而你,亮晃晃的




你是持續巨大的。難過。



PS. painting by Rene Magritte


Love In December ~ club 8
so this is love
這就是愛
in the end of december
在十二月底
quiet nights
安靜的夜晚
quiet stars
安靜的星辰閃爍
and i'm here
而我一直在
monday to sunday
週一到週日
cause you're fragile
因為你很脆弱
and i'm weak
我也一樣弱

so you fall
所以你墜落
when the nights grow longer
當夜晚益發漫長
into sleep
而沉睡
and won't wake up
且不會醒來

and i'm here
而我一直在
i'm sitting beside you
就在你身旁
and i'll wait until the spring
且我安靜等待春天到來

don't you worry
請不要擔憂
i'll be there for you
我會一直在
don't worry about me
不要擔心我
you know me better than that
你比我更清楚這點
don't you worry
請不要擔憂
i'll be there for you
我一直在
i'll catch you if you would fall
就算你墜落我也會拉住你

so you drift
所以你漂泊
when the days grow colder
當日子漸漸變冷
away from me
你漂離我
and won't look back
且不再回頭
far away
漸行漸遠
and i can't guide you
我不能引導你
but i'm here
但我一直在這
til the spring
直到春天到來

don't you worry
請不要擔憂
i'll be there for you
我會一直在
don't worry about me
不要擔心我
you know me better than that
你比我更清楚這點
don't you worry
請不要擔憂
i'll be there for you
我一直在
i'll catch you if you would fall
就算你墜落我也會拉住你

don't you worry
請不要擔憂
i'll be there for you
我會一直在
don't worry about me
不要擔心我
you know me better than that
你比我更清楚這點
don't you worry
請不要擔憂
i'll be there for you
我一直在
i'll catch you if you would fall
就算你墜落我也會拉住你

i'll catch you if you would fall
就算你墜落我也會拉住你

( 創作詩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980710&aid=4383072

 回應文章

溫竹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相對
2010/09/06 17:29

難過像

三點那個夢
相對
亮晃晃的
你是持續巨大的。難過。


閒適入席。
鳶尾(980710) 於 2010-09-13 16:43 回覆:

說得真好

讓我想到

天山童姥的冰魄銀針

啊啊我沒救...

來一起喝杯茶

問好


Sir Norton 黑幫哪裡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賭的必要, 但降低你的賭注
2010/09/05 12:40
少壯時, 年重看一次越戰獵鹿人、惡魔島, 每一景幕字句記得清楚, 在潛意識裡和現世情境爭較。 俄羅斯轉輪, 與鼠同窖水深齊肩, 荒島暗室裡麻瘋症患的餐盤共食, 單囚的黑獄和斷頭台。 這是生命實況的究竟, 我常這麼想。 恐懼是相對的, 身心的痛楚逐步有等級。 痛苦是深刻的, 而歡樂比那種痛苦來得深刻。
鳶尾(980710) 於 2010-09-13 16:48 回覆:

越戰獵鹿人惡魔島...每一幕字句都記得歐

您...好厲害

連回應都這樣意象生動

目不暇給啊

我這篇是不是寫得"太難過"

讓您連想到這麼精彩的畫面

對我來說痛苦是深刻的

但總會走出那樣深淵

歡樂的回憶卻是永駐心田

撫慰心靈的良藥哩

我想阿Sir應該可以放心

因為我漸漸演化成堅持正義的

鋼鐵人:P


葉莎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给妳鋸子
2010/09/05 10:41
把他從心裡鋸掉好了

我這人是禁不起感情折磨的
那折磨一來 詩活了 心卻碎了...


一旦落入紅塵 
不管成為精靈或是塵土 
這肉身終究沒參悟 
鳶尾(980710) 於 2010-09-13 16:50 回覆:

一場夢到是寫得您好驚嚇

可見妳那顆詩人的心

善感得多麼楚楚動人

問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