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開門
2018/06/07 23:15:27瀏覽753|回應0|推薦8

愛犬福寶離開已經半年了,但詩詩依然維持著傍晚散步的習慣。

福寶年紀大了,怕熱,白天總是慢吞吞地走路,喘個不停。從外頭回到家之後,就會喝掉一大碗的水。有時賴在電風扇前,怎麼勸說就是不肯起身出去活動活動。因此,詩詩總是等到天黑之後才帶著福寶出門。

福寶雖然行動遲緩,一旦走到社區附近那座供俸中壇元帥的小宮廟,就會以異常飛快的速度,跑到宮廟裡,趴在神壇前的地面上,仰頭看著三太子。

左鄰右舍都說;「福寶很有靈性,說不定是太子爺身上的兵器變成的。」

「可是福寶是狗耶。」詩詩總是笑著這麼說。她才不相信冷冰冰的器物會變成生物,就算有神明加持也一樣。

然而,在福寶彌留的時候,詩詩還是流著淚祈求三太子能夠早點帶走福寶,不要讓福寶痛苦太久。

福寶離去之後,詩詩一如往常的,總是在同樣的時段出門,走著相同的路線,還會到三太子面前,問問福寶現在是否安好?說自己很想念牠。

「如果福寶還可以投胎轉世,我很願意再當牠的主人。我會親手為牠做狗窩,讓牠比從前更加舒服。」

「我不要福寶投胎轉世了。我希望牠好好地待在三太子身邊,不要再承受病痛。」

每天,詩詩許下的心願都不一樣,有時第二天的想法會推翻前一天的想法,但總是脫離不了她對福寶的愛。

有一天,詩詩站著站著竟然就睡著了,還夢見三太子顯形對她說了一段話:

「妳的福寶並不是我身上的法器變成的,她和你們一樣都是同一個世界的生命,只是說不一樣的語言。妳們的感情是因為生活在一起培養出來的。現在福寶要我告訴妳,妳一直失魂落魄的,很容易出事。福寶希望妳以後天黑不要出門,這樣會很危險。牠會擔心。」

詩詩清醒之後,離開了小宮廟,第二天告訴了她的同事小惠。

「一定是妳運勢太低,又常常失神,所以妖魔鬼怪都在注意妳,妳再不小心,真的會被附身還是被帶走。」

為了不讓詩詩撞邪,小惠送了一條用楊柳編織成的軟鞭,上面還綁了一條紅線。還寫著小惠在網路上抄來的符咒。

「妳記得走在路上要邊走邊揮著柳鞭,這樣妖魔鬼怪就不能接近妳了。」

小惠號稱天生就有超自然感應力,還可以直接和神佛對話,可以替人祈求神佛替人解厄。

因為小惠總能說出許多勵志的大道理,也會講解宗教經典,所以公司裡很多人都把小惠當成心靈導師。這讓詩詩不得不相信小惠。

但更重要的原因是,詩詩不想停止天黑散步的習慣,否則這會讓她想念福寶的情緒緊繃到像要把她的身軀炸裂。

於是,詩詩每天晚上都帶著柳鞭出門,一邊走路,一邊狠狠地甩著鞭子。

才沒幾天,詩詩就感覺到詭異的氣氛。她常常在某個黑暗的角落看見兩團幽異的白綠光,還會聽見爪子耙地的聲音。一種莫名恐怖的壓迫感,往往從她背後逼近而又遠去,伴隨著沉悶的低鳴。

「妳真的劫數到了,柳鞭發揮不了作用。妳惹上的是很可怕的妖魅,牠非要帶走妳不可。」小惠的表情一天比一天更凝重。「妳的福報不夠,所以求神也化解不了。」

小惠蒐集了很多護身符和幸運物,通通堆給詩詩,要詩詩隨身攜帶。

然而那種無形的跟隨卻越來越緊迫,甚至經常圍繞著詩詩,看不見的形體卻逐漸清晰的聲息,帶著越發狂亂急躁的意味,讓詩詩聽了很害怕。

詩詩再也不敢在晚上出門,在家也門窗緊閉,窗簾也都放下來。但那東西似乎已經知道她住在哪,而且每天天黑之後就在門外徘徊,甚至是要試圖穿牆而入。

詩詩只好徹夜用電腦撥放佛經,整夜醒醒睡睡。而屋外的聲響卻更加急躁。

「我真的受不了了,祂是不是真的要把我帶走?」詩詩幾近崩潰.

她去求三太子替她化解這個災厄,但竟然沒有得到允筊。

「三太子也沒有辦法幫妳,妳求菩薩好了。」小惠用油漆在詩詩家外的牆壁和窗玻璃寫上滿滿的經文。

那一夜,詩詩無法闔眼,只能坐在客廳的沙發上,念著小惠給她的經文。

屋外傳來激烈的哭嚎,門窗撼動,甚至連牆壁都像是要傾倒一般。

似乎沒有甚麼抵擋得了外面那個兇悍的東西。詩詩理智全無地大喊﹔「夠了,你再騷擾我,我就讓小惠來把你打到魂飛魄散,永遠無法超生。」

小惠說過的,小惠具有超越常人的能力,只是上天有好生之德,那怕對方來自妖界,也不能輕易剝奪人家生存的權利。

角落裡,像是有個人形要凸顯出來,詩詩嚇得蜷伏在沙發上。

走出來的,是一個小娃娃的人影,慢慢地顯示出華麗的盔甲。

「啊!祢是?」

詩詩難以置信地睜大了眼,同時間也聽見熟悉的犬吠聲。

「妳這個傻瓜。」對方稚氣卻又成熟地說著。「為什麼要相信那些假神通說的話呢?她連靈體的好壞都分辦不出來。我說妳會有危險,是因為妳太想念福寶,晚上一個人渾渾噩噩的走在外面很容易發生意外。我不幫妳解厄,是因為根本沒有鬼魅想對妳不利。」

詩詩的眼眶濕潤了。她想起過去外出的時候,有時候她會想事情想得太入神,福寶就會吠叫,提醒她注意周周狀況。

「一直跟著妳的是福寶啊。祂就是知道妳太想念祂,卻沒有好好照顧自己,所以才跟在妳身邊想要像以前那樣叫醒妳。而妳卻誤信半桶水所講的話,身上帶著一堆符咒,讓福寶沒有辦法靠近妳。福寶明明知道自己會受害,卻還是要想辦法突破那些封鎖顯形在妳面前。」

聽了三太子的訓斥,詩詩慚愧夾雜著心痛,沒想到福寶不惜自我犧牲還是要保護主人,而她卻把福寶當成妖魔鬼怪在提防。

「本來我不想管的,但是福寶實在太擔心妳,所以,我讓妳們再見一次面。然後我就會把福寶帶走,讓妳們永遠分離。以後妳自己走在路上,沒有福寶保護,自己要小心。不能因為妳而讓福寶一直留在這裡當孤魂野鬼。」

於是,一面牆開啟了一道門。

「福寶。」詩詩焦急地喊著。

福寶從那道門探近半個身子,像活著的時候那樣,用舌頭親暱地舔著詩詩的下巴和脖子。

詩詩的淚水流淌在福寶憨厚溫柔的毛臉上。

「我不會在走路的時候分心,我會注意自己的安全。祢不要擔心我。」

詩詩閉上眼,因為她知道,福寶馬上就會消失,而她不想再ㄧ次見到福寶離她而去。

三太子把福寶帶走了。

靈異,並不代表邪祟。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zpin&aid=1123229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