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花《園》《悄》語—3之3
2010/02/23 13:29:00瀏覽607|回應2|推薦90

阿權的同學蔣儒軒在形象商圈內有一座花園,他的園藝專長以盆栽
聞名業界。

有一次阿權和婷婷在蔣儒軒的花園內泡茶聊天時,蔣儒軒對著婷婷
述說阿權是一個好男人,言下之意好像表示誰能夠當阿權的女朋友
便是她的福氣。  
 
當下婷婷覺得有一點錯愕,從來她就把阿權當作很好的同事和朋友,
是那種可以一起談心的「哥兒們」,並沒有其他情愫摻雜在其中啊!  
 
蔣儒軒的真正意思究竟要表達什麼呢?還是客套的哈拉幾句而已?  
 
不過阿權聽到蔣儒軒的褒獎和推薦時,並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反
而看起來還蠻欣慰的樣子。婷婷從院子裡的水池倒影看到阿權偷偷
的瞄了她一眼,婷婷的心裡有一點複雜的感覺,因為她不願意和阿
權當不成情人又做不了朋友。  
 
那一夜婷婷仔細分析阿權的舉止,甩甩頭之後還是理不清究竟其中
有沒有愛情存在?是自己神經大條而沒有發覺呢?還是阿權知道孟
東元的事而不好意思表達?  
 
「難道是看不見身邊最關心的愛情嗎?」婷婷很少會失眠,可是那
天晚上卻睡得不好,隔天早上覺得頭痛不已,於是她發了一則簡訊
給阿權,要他幫忙向老闆請假,然後泡一壺早春翠玉之後,隔著細
雨拍打著院子裡的櫻桃樹,靜靜的想一些很難解釋清楚的問題。  
 
     第六章: 孟東元究竟在想什麼?  
 
婷婷和孟東元在一起那段日子裡,心裡頭總是把他當作是好不容易
遇到的真命天子,豈有隨便讓他從生命中消失的道理?不過她懷疑
孟東元究竟是不是命中注定的 Mr. Right?  果答案是肯定的話,為何
最後還讓她罹患這種難以醫治的愛情流行性感冒?  
 
那種心痛的感覺真的很不舒服,而她要到哪裡才可以找尋到愛情的
免疫疫苗呢?是不是學著割捨愛情的那一刻便可以免疫?真想問問
瑪雅是否有過這樣的煩惱嗎?不過她還是沒有打擾向天湖的樂觀佳
侶,在單純山城過著無欲則剛的日子應該很寫意吧?  
 
沒有把自己的心情完全和瑪雅分享的原因之一,會不會是她不太想
讓瑪雅覺得自己事情場徹底失敗的人?還是時空距離會改變友情的
濃度?抑或是瑪雅不太贊成自作自受的愛情模式?  
 
阿權這幾天沒有刻意找她聊天,也不再有事沒事發個簡訊和她分享
心情。她不知道阿權的內心真正在想些什麼?此刻她卻有點想念阿
權的笑容和靜靜聽她訴苦的樣子。  
 
有一天晚上她獨自在公路花園「船塢」咖啡雅座喝著最喜愛的曼特
寧,船塢餐廳老闆是一個帥帥的年輕人,在鄉農會工作一段時間之
後,趁著公路花園名氣逐漸響亮之際,在自個兒農地上經營這家餐
廳,由於親近鄉土氣息和返璞歸真的經營模式,吸引許多觀光客前
來消費,甚至有網友在網站上特別稱讚氣氛不錯而推薦給其他網友。  
 
獨自喝咖啡的感覺有點奇怪,還好年輕老闆是多年好友,她總稱他
為「財哥」,其實財哥的年齡和她差不多,財哥在招呼其他客人之
餘,也專程坐下來陪她談天。  
 
看到財哥年輕捨棄固定工作轉業成功的經驗和勇氣,心中不禁為他
寄予更多的祝福。

其實每個人都不太敢改變既定事實,如果財哥沒有辭掉農會工作而
投入餐廳經營,雖然可以在安定和舒適的環境中度過,可是卻也一
輩子都沒有辦法享受創業成功的喜悅。  
 
財哥經營船塢餐廳成功的經驗,是否可以給婷婷一些啟示?當她把
孟東元的感情割捨之後,卻又不太想嘗試其他人的追求,那樣的心
態是不是害怕遭受到另外一次傷害?還是心灰意冷的感情讓她不再
激起熱烈的心?  
 
濃郁香純的味覺讓她想起多年來的點點滴滴,彷彿走馬燈一般循序
湧現的回憶,伴著電照菊花夜景而逐漸擴散,遠方辛勤工作農夫的
身影,在夜色中似乎化作糾葛不清的圖騰。  
 
當美麗夜景進入心靈那一刻,驀然感受到孟東元的氣息依舊存在,
只是在飄邈不定的形象背後,好像和阿權的容顏相重疊,雖然那種
感覺有點挫敗和罪惡,不過在心中興起一陣疑惑:想念孟東元和阿
權的心情,是不是證明愛情免疫疫苗尚未出現?  
 
「是我,妳在哪裡?我們可以見面嗎?」婷婷把財哥特別招待的甜
點用完想離去之際,卻接到孟東元的電話。  
 
孟東元的聲音很沮喪,他說小慧想到英國去念書,問他願不願意和
她一起走?他又說小慧這次還是很堅定,縱使沒有孟東元的陪伴還
是要走。  
 
「也許我錯了,你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嗎?」孟東元幾近哀求的語
氣聽來很諷刺,婷婷沉思一陣子不語。  
 
「妳還在線上嗎?」孟東元看不到婷婷的臉,只是聽得到她的鼻息
聲音,因此還是忍不住確定究竟婷婷還有沒有在聽他說話。  
 
     第七章:婷婷找得到愛情免疫疫苗嗎?   
 
婷婷真的很恨自己,因為第二天她讓孟東元再度走進她的家。  
 
「婷婷啊,妳到底有什麼樣的想法?」她自己問了自己好幾次,為
什麼在這個節骨眼表現得讓女人很丟臉?她也不敢告訴馬雅重新接
納孟東元的事,因為無法自圓其說之外更覺得很心虛。  
 
「我不但願意為妳墮落,也情願與妳共享青春。」記得當初相遇決
定接納孟東元時,孟東元的輕聲細語仍然清晰宛如在耳邊迴盪。  
 
雖然再度重逢時,那些肉麻話語沒有被嚴謹批判和質疑,不過男人
終究還是會有另外的說法。「我終於發現小慧不是我的終身伴侶,
請妳相信我的最愛還是妳!」這竟然是讓孟東元再次找上她時所說
的話。  
 
「劉婷婷,妳到底是在想些什麼?」瑪雅後來知道這件事之後真的
很氣、很氣,要不是真的好朋友,她絕對要和婷婷絕交,就當作不
認識她!  
 
在婷婷心中對於瑪雅的氣話無法辯駁,也許沉溺在愛情海都是缺乏
理智的呆子吧?難道自己也是普羅大眾認知中的愛情白痴?此刻她
還是真的找不到答案呀!  
 
那幾天阿權在辦公室看起來好像更忙碌,孟東元回來找婷婷的事他
也知道了,一個星期之後他向上級要求請調到別的鄉鎮服務。  
 
「每個人都有權選擇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吧!」阿權在同事為他舉
辦的惜別會上表現得很尷尬也無可奈何,不過他還是給孟東元和婷
婷最誠摯的祝福。  
 
孟東元把這段愛情用這樣豬頭的方式處理,是不是間接證明某國際
影星所說「每個男人都會犯同樣錯誤」的話呢?而婷婷的理性跟感
性究竟何者佔上風?孟東元和婷婷兩人誰是錯誤的一方?或是兩人
都沒有做對呢?還是感情世界裡根本沒有誰對誰錯的問題?  
 
婷婷大部分朋友都覺得很不以為然,認為她應該要更有格調而選擇
放手,甚至以激將法挖苦她是不是找不到更好的男人,所以抓住這
種難以掌握的愛情而不放?  
 
不知道哪一位愛情專家曾經說過:愛情存在著許多悲哀和傷痕。那
樣的說法其實太濫情,如果愛情的本質非得要挾雜著折磨和背叛的
話,那麼還值得這麼多人用一生的青春守護愛情嗎?  
 
婷婷不是不知道好朋友的想法,只是聽到小慧到英國不再回來的消
息,總覺得孟東元應該還是屬於她。  
 
在激情與戀愛的空間當中,究竟有沒有一方屬於另外一方的道理?
而感情世界的「先來後到」有沒有決定誰是優勢和弱勢的絕對因素?  
 
在這一場愛情遊戲裡,她已經分不清究竟誰是第三者?是小慧呢?
是婷婷自己呢?每個人心中都有一個夢想,希望自己的愛情結局是
幸福和美滿的,而那樣的願望是不是很難達成?  
 
那天晚上婷婷作了一個夢,夢見小慧沒有搭機到英國去念書,而是
特地前來參加她和孟東元的婚禮。當神父問來賓這樁婚姻有沒有意
見的時候,但見小慧拿著剪刀一步一步走到婷婷前面,快速的將新
娘禮服剪得破破爛爛………  
 
這樣的夢境讓她嚇得驚醒過來,轉身發現孟東元還是熟睡當中。她
望著窗外皎潔的明月不禁掉下眼淚,此刻她才驚醒原來愛情是這麼
殘酷與現實,當一個人全心全力為情人付出的時候,其所得到的回
報不見得能夠符合「公平原則」,有時候一廂情願的感情只會把人
逼到只剩下「陪襯品」的尷尬境界。  
 
她不知道是否已經淪為陪襯品?在愛情的國度裡要容納三個人的確
太擁擠,女人曾經在愛情世界裡扮演不可或缺的主角,卻也常常在
粉墨登場之後而洗盡鉛華,讓自己承受不能相信的結果和事實,這
是女人的宿命或不可遁逃的悲哀?  
 
有人說:故事總會有個結局。此刻孟東元雖然在婷婷身邊,但是能
夠保證日後永遠會在一起嗎?他會不會「宿疾復發」而再度劈腿?
婷婷有把握一定會始終愛著身邊這個男人嗎?  
 
在寂靜的月夜裡,婷婷雖然可以擁著孟東元而感受到均勻的呼吸氣
息,可是此刻她真的不知道,這樣的愛情是不是她所要的?究竟這
只是一種迷思?或者是愛情爭奪戰中勝利者的虛榮心?抑或從一開
始便是一場令人迷糊的愛情遊戲?  
 
人們可以知道自己的愛情故事結局會怎麼樣嗎?婷婷在可以預見的
未來,是否能夠找到可以免疫的愛情?而誰才能夠釋放出愛情的免
疫疫苗呢?婷婷的心情好像今年冬天特別寒冷,在纏綿不斷和矛盾
不已的思緒裡,看到未來的路似乎益加茫茫然。
 

(金門日報副刊95.06.25)

全文完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ngrolin&aid=3759566

 回應文章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細膩
2010/02/23 16:08

第一次看好友的小説作品,很新鮮。對女孩子的描寫需要很有耐心的作者!

祝福虎年,再上層樓!

林清陽(曼荼羅)(yangrolin) 於 2010-02-23 16:12 回覆:

新嘗試

多指導...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啊!
2010/02/23 15:29
是的
大大筆下的愛情故事
正是真實世界的版本
主角望不到結局
因為仍在迷霧之中
又,普羅大眾誰人不是呢
堅信自己真正尋到永恆的怕是少數
而夜深人靜又不免會再三詢問自己
這真是我要的嗎?

再說一次
真是值得深省的好文
感謝大大


林清陽(曼荼羅)(yangrolin) 於 2010-02-23 15:41 回覆:

謝謝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