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長恨歌」─ 中國近代的音樂大師黃自(轉載)
2006/01/31 13:13:10瀏覽810|回應1|推薦11

「浩浩江水,靄靄白雲」,那苦難一代的音樂家,也是燦爛的一代,黃自先生當年一曲「天倫歌」,撫慰了多少落泊、哀傷、悲痛的中國人,「小鳥歸去已無巢,兒欲歸去已無舟」,令多少因戰火而流落江湖的尋常百姓重新受到豉舞,能抬頭面對、忍受種種現實的殘酷,重拾對明天的希望!

生活於今日繁華盛世的我輩,當然難於想像那一代人的悲痛,偶而透過那些喧鬧有餘、認知不足的戰爭電影,對那一代人的命運遭遇的詮譯,有時甚至令人覺得荒謬!幸好透過那個時代的偉大音樂家、歌者,把那個時代悲憤的心聲與血淚,原樣的保存下來,成為我們今日豐厚文化低層的一部份!聽那個時代的歌,要用心聽,同時要有深厚的歷史認識,才能感同身受。

以一個短短三十餘歲的生命,像一夥流星閃逝一般劃過中國現代音樂黑黯的長空,由於他的諄諄教誨及努力不懈,為中國現代音樂開啟了生生不息的希望!他的一曲「長恨歌」留下了三個未完成樂章,恍惚那是他的綿綿長恨,但卻於第八章「山在虛無縹緲間」指向了中國現代音槳的另一扇門,也使他擺脫了西方音樂的窒窖。



長恨歌 ~ 黃自 (1904-1938) 曲 韋翰章詞 林聲翕補遺

(一)仙樂飄飄處處聞

驪宮高處入青雲。
歌一曲,月府法音,霓裳仙 音勻,
舞一番,羽衣迴雪,紅袖翻雲。

宛似菡萏迎風,楊枝招展。
飄飄,飄飄,欲去卻回身。

更玉管冰絃嘹亮,
問人間,那得幾回聞?

(二)七月七日長生殿

風入梧桐葉有聲,銀漢秋光淨,
年年天上留嘉會,羨煞雙星,

祇限人間恩愛總難憑,如今專寵多榮幸,
怕紅顏老去,卻似秋風團扇冷。

仙偶縱長生,那似塵緣勝?
問他一年一度一相逢,爭似朝朝暮暮我和卿?

舉首對雙星,海誓山盟,
在天願作比翼鳥,在地願為連理枝。
兩家恰似形和影,世世生生。

(三)漁陽鼙鼓動地來

漁陽鼓,起邊關,西望長安犯,
六宮粉黛,舞袖正翩翩,
怎料到邊臣反,那管他社稷殘。

祇愛美人醇酒,不愛江山。
兵威驚震哥舒翰,舉手破潼關,
遙望滿城烽火,指日下長安。

(四)驚破霓裳羽衣曲

醉金樽,敲檀板,夜夜笙歌,玉樓天半,
輕歌曼舞深宮院,海內昇平且宴安。

猛不防,變生肘腋,邊廷造反!
祇可恨!坐誤戎機的哥舒翰,稱兵犯上的安祿山。
咚嚨嚨,鼙鼓聲喧,破了潼關。
諕得人神昏意亂,膽顫心寒!

沒奈何,帶領百官,棄了長安。
最可憐,溫馨軟玉嬌慵慣,
祇如今,怎樣驅馳蜀道難!

(五)六軍不發無奈何

僕僕征途苦,遙遙蜀道長,
可恨的楊貴妃,可殺的楊丞相。

怨君王沒個主張,寵信著楊丞相,
怨君王沒個主張,墮落了溫柔鄉,
好生生把山河讓,把錦鏽河山讓,
亂紛紛家散人亡。

(六)宛轉娥眉馬前死

從來好事易摧殘,祇怨緣慳!
迴腸欲斷情難斷,珠淚雖乾血未乾,
勸君王,淒涼莫為紅顏嘆,珍重江山!
兩情長久終相見,天上人間。

(七)夜雨聞鈴斷腸聲

山一程,水一程,崎嶇蜀道最難行;
高一層,低一層,恰似胸中恨不平!
回首馬嵬驛,但見萬山橫。

日漸暝,暮雲山,猿啼雁唳添悲哽!
亂旗旌,風搖影,冷雨淒淒撲面迎。
慌忙登劍閣,雕鞍且暫停。

夜已深,人已靜,瀟瀟雨,淅零零,
灑向幽窗,滴響銅鈴,
一行行是傷心淚,一滴滴是斷腸聲。

風一更,雨一更,孤衾如水夢難成;
哭一聲,嘆一聲,有誰了解此時情?
心似轆轆轉,嗚咽待天明!

(八)山在虛無縹緲間

香霧迷濛,祥雲掩擁,
蓬萊仙島清虛洞,瓊花玉樹露華濃,

卻笑他,紅塵碧海,幾許恩愛苗,多少癡情種?
離,合,悲,歡,枉作相思夢,
參不透,鏡花水月,畢竟夢成空。

(九)西宮南內多秋草

地轉天旋,幾番寒暑,歷劫歸來,依稀院宇。
但見那:花萼樓高芙蓉苑小,
一般的畫棟雕梁,珠簾 糸秀 柱;
西宮南內秋草生,黃花滿徑牽愁緒。

怕見那:梨園子弟,阿監青娥,
斑斑兩鬢霜如許,
只不見:曲奏霓裳,羽衣迴舞,唉!
問玉人何處呀?玉人何處?

如今啊!夕殿飛螢,孤燈獨對,
舊情新恨共誰語?
數更漏,淚如雨!

(十)此恨綿綿無絕期

淒淒秋雨灑梧桐,寂莫驪宮,
荒涼南內玉階空,慘綠愁紅。

悠悠生死別經年,魂魄不曾來入夢,
如今怕聽淋鈴曲,只一聲,愁萬種。

思重重,念重重,舊愛新恨如潮湧,
碧落黃泉無消息,料人間天上,再也難逢。



參考資料:
長恨歌補遺 -- 黃友棣數位音樂博物館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duo&aid=164620

 回應文章

mate : 鬧事圍事臺灣行 !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午安
2018/06/23 17: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