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用江湖的方式來討論政治那就叫——搗漿糊
=======================================
希望大家多多支持洛杉基先生的部落格,並且點擊廣告位。讓台灣家境不好的小朋友有營養午餐吃,謝謝
地址:https://blog.udn.com/rocky8080

文章數:155
陳水扁與任我行之《葵花寶典》(上)
時事評論國際 2009/08/06 18:05:49

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台北縣土城牢底之內,一個瘦弱的男子身上背負這枷鎖。兩根琵琶骨被鐵環扣住使其無法運使內力。在這暗無天日的牢底,只能通過一絲縫隙看到外面的世界。這男子在並不寬敞的牢內來回踱步,身上的鐐銬跟著他的腳步發出刺耳的聲響。

 

「嗨,今晚的夜如此的黑,為何我心神不寧眼皮直跳呢?難道真是天要亡我嗎?」當男子獨自籲歎時,一股風勁從其側面掠過。「誰……」。那男子雖身披鐐銬,行動不便但身手依是極快,一眨眼便來到風勁所在之處,果然有一人在潛入進來。一招「鎖喉功」立馬將那人制服。

 

「義父,是我,別……」一個中年男子發出腳踩鴨脖的聲音。

「是志鵬嗎?」那男子依然牢牢抓。

「是我,義父,快放手。」

男子終於放手,轉而伸手去摸那潛入者的臉龐,摸了一陣確認無誤。忽然張開雙臂將其擁入懷內嚎啕大哭。邊哭嘴裏還念念有詞「志鵬吾兒,你終於來了。」說完又是一陣大哭。

 

這潛入者不是別人正是陳水扁的義子高志鵬。而著牢底的囚犯就是號稱江湖政壇任我行,無法無天的陳水扁。陳水扁做了八年武林盟主荼毒眾生,外不思保家衛國,內不圖民生幸福。反而搜刮民脂民膏,每每借己之權勢欺壓良善禍害無窮。八年所作所為天怒人怨,後民怨沸騰,藍軍統帥馬英九率領國民黨之眾終將陳水扁制服,將其押解在土城牢底,擇日公審。約定九月十一日要讓他認罪伏法。那高志鵬本是基隆一小毛孩,後幸遇陳水扁。陳水扁見此子大有可為,納到身邊細心栽培,方得二十餘年果然大成。後認作義子與親子陳致中同輩。今番高志鵬聽聞陳水扁不日便將服罪,深感父子一場所以甘冒風險潛入土城為見義父最後一面。

 

陳水扁哭聲越發淒慘,高志鵬恐驚動看守,連忙催促義父不可再哭。陳水扁久居地低不問世事,今義子前來怎能不老淚縱橫。邊哭邊安慰高志鵬:「放心,此乃死牢,我一人居住。泛藍的人都不敢前來。志鵬啊,義父好幾月未見親人,你就讓義父好好發洩一下吧。」說完又如傾盆雨下。陳水扁忽覺全身骨骼疼痛,想必悲從心生動了元氣,但他七經八脈盡皆被封,元氣不暢難免有所梗阻。但情意猶然豈是人力所能控制,依然抱頭痛哭也不顧傷不傷身。

 

高志鵬見父如此潦倒,不免心中酸楚。想自己在外吃香喝辣卻讓義父在這死牢受苦心中慚愧盡也哭了起來,父子二人抱作一團哭成兩個淚人。就這般二人一直哭到深夜體力耗盡方才停止。哭聲雖聽但抽搐聲不斷,歇了一陣才見好轉。

 

陳水扁抹去臉上淚痕一本正緊的問到高志鵬是如何來到此處,高志鵬只說自己這一路威逼利誘方能老到土城牢底見義父最後一面。陳水扁見義子如此孝道比親子還親不免感動,但聽到說來看自己最後一面又不免心有戚戚焉。話鋒一轉問高志鵬。

 

「志鵬吾兒,你難道也認為義父要死在國民黨之手嗎?」

高志鵬不置可否也不知如何回應只是默默不語。陳水扁又說到:「哼,我堂堂一代民進党宗師焉能被國民黨如此玩弄,他們以為將我關在這土城牢底就能讓我坐以待斃嗎?做夢。」

 

高志鵬聽義父講話擲地有聲,眼前一亮:「莫非義父已經想好逃出生天的辦法了?」陳水扁歎了口氣說道:「此番我落得如此下場也算是報應,但事已至此追究前因也無意義了,好再我還留有一手,若能成功還需要天時地利人和面面俱到缺一不可。若有缺失只怕…..只怕……

 

陳水扁說到此處自己也不敢說下去只能不住搖頭。高志鵬聽聞義父尚有脫困之法,心中歡喜,剛才還生離死別一下撥雲見日忙問陳水扁要如何才能脫困。

 

陳水扁似乎沒有聽到高志鵬的話只是一人獨自望著那並不明亮的縫隙。高志鵬又問一遍陳水扁這才娓娓道來:「志鵬吾兒,你可曾聽聞過《台獨寶典》一書?」

 

高志鵬聽到「台獨寶典」四字身體猶如翻江倒海火山爆發,當年江湖曾流傳有一門絕世武功,獨步武林。若有人能練得此功便是天下無敵,但只聞其名不見其功。待到後來才知此功名為《台獨寶典》是有一位台獨派先人廖文毅所創,書中記載了寶島臺灣九九八十一項絕頂武功,可謂武林至寶。但不知是此書所記載的武功太高,江湖之中居然無一人練成此功,即便是台獨派內弟子也無人能練成。又聽聞此功並非什麼至寶乃是害人之物。後《台獨寶典》流失,江湖後輩為尋奪此書相互廝殺,武林中不免又是腥風血雨。台獨派更是被武林幾大門派圍攻,逼其交書,後臺獨派被滅,眾弟子落草。到後來此書再也不知身在何處但卻依然有大批俠客義士趨之若鶩四方尋找此書。

 

《台獨寶典》到底是何物,無人知道,但卻和泛綠民進黨淵源頗深,只因當時台獨派被滅,眾多弟子都聚集到美麗島,而美麗島之眾便是民進黨的前身。所以有傳聞寶典就藏在民進黨內只是民進党藏寶不言,但民進党矢口否認生怕當年台獨派的悲劇重演自身。縱觀十多載民進党除陳水扁一人外無人再有超高戰力,若非民進黨撒謊就是《台獨寶典》徒有虛名。總之關於此書的種種猜測和謠傳不絕於耳。

 

高志鵬少時就聽聞此書的故事,待到進入民進黨內關於此書的議論就更多,起初他還不信,但沒想到今日陳水扁突然從口中說出「台獨寶典」心中登時五味雜陳不知是喜是憂。心道:「難道《台獨寶典》一直藏匿在義父身邊,他今日要傳給我,」但轉念一想又不對「若義父已得此書又怎能被馬英九所擊敗。」高志鵬心中猶豫嘴裏卻不答話靜待陳水扁解惑。

 

陳水扁打亮一顆火石,將牢底內的一盞油燈點亮又繼續言道:「當年江湖中多少英雄豪傑為爭奪《台獨寶典》大打出手。為的就是一窺此書的堂奧。有的更是舉門舉派慘遭滅口之後卻都是不了了之。說《台獨寶典》是害人之物也非言過其實,然而天助我也,江湖中為之爭奪幾十年的寶書居然被我得到。」

聽到《台獨寶典》果真在陳水扁手中,高志鵬一顆心幾乎躍躍欲出。連忙問到:「那書在何處?義父可有練神功?」

 

看高志鵬一副猴急之像陳水扁冷冷一笑:「此事說來話長,那還是20年前,我剛加入民進党之時,黨內派系爭鬥激烈,義父我無依無靠只能寄人籬下當時就抱定決心一定要創出一番轟轟烈烈的偉業,我義憤難填獨自一人來到陽明山練功練得是精疲力竭。我怨歎上天不公為何讓我出生卑賤,當時你師母又遭遇不幸,我失去心志在陽明山盡然走火入魔昏死過去。待到醒來發現自己身處一豪華宮闕之內。」

聽到義父的年少的奇遇,高志鵬不免好奇繼續追問。陳水扁接著說「你可知我當時身在何處?是誰救的我?」

「誰?難道是媽祖。」高志鵬回到。

「蠢,什麼媽祖,是李登輝前盟主。」

高志鵬張大嘴巴,萬萬沒想到救人的居然是民進党的死敵國民黨掌門兼武林盟主李登輝。

「李前盟主不但救了我的性命還對我百般招待大獻殷勤,待我傷勢初愈他還親自傳授我武功,國民黨的那些招數正是李前盟主教我的。」

高志鵬聽到此處想義父奇遇不但死裏逃生,還得到李登輝的親自傳授,難怪日後義父的戰力如此之強,心中妒意大生,又問到:「後來呢?」

陳水扁道:「後來,李前盟主非但沒有把我當外人還待我如親人一般,就好似當初我和你一樣。我與他也結拜成義父子,此時我才知道原來李前盟主明為國民黨掌門,實則是台獨派的嫡系傳人。而那本讓武林不得安寧的《台獨寶典》就藏在李前盟主身邊。李盟主隱忍十幾年為的就是混進國民黨內探聽國民黨內虛實,知己知彼為將來我民進党霸佔武林做準備。一片良苦用心誰人知。」說到此處陳水扁也思念義父難免真情流露。

 

「我在盟主殿住了半月,傷勢痊癒聽的寶書就在此處不免心生好奇,倒也不是為了偷竊只是想一窺這傳說中的至寶,幾翻尋找都不得。有一日,我獨自一人在盟主大殿內遊玩,旁人奴僕到也不認識我,只知我是盟主義子到對我也相敬如賓。我一人來到盟主的藏書閣翻閱典籍,忽然見一書架上有一本破書,我拿來一看只見上面印有四字。」

「台獨寶典。」高志鵬破口而出。

陳水扁又是一冷笑:「哼哼,不對。是《花花公子》。」高志鵬聽完頓時倒地大汗。

「我起初也是你這般,驚訝不屑。想那李前總統已是年過半百之人還有這嗜好,不過也沒在意,我將此書放回原處時忽然感覺大大的不對。此書比其他版的要厚許多,而且我翻前兩頁居然一張圖片都無,都是些不知所云的文字,不像是花花公子的風格。

高志鵬瞪大雙眼:「義父為何知道如此清楚,莫非……。」

「放肆」陳水扁大吼一聲,「我又重拿起此書不停翻閱,翻到最後亦未發現什麼不對難免失望,氣惱之時便對此書發洩。誰料我用力揉搓此書居然將書頁搓爛,我定睛一看裏面別有洞天,原來書頁之中還有頁,好奇心促使我將書頁小心翼翼撕開,果然裏面記載的全部都武功招數,吐納心法,我被上面所記載的精妙招式和高深的心法而深深吸引,興奮不已。當我將封面撕破時果然這就是傳說中的《台獨寶典》。

 

此時高志鵬才恍然大悟,原來武林中人人夢寐以求的寶書果然在義父這裏,又想到義父待自己如己出將來此書必定是自己的,想到這裏心中頓時無限歡天喜地。連忙催問後事。

 

「眼見寶書到手,當時我不加思索。一不做二不休將書藏好出門買了一本真《花花公子》放回原處,留下離別信一封便離開了盟主大殿。」

「那,那李前盟主沒有發現,追查嗎?」

「恩,當時我也如你這般想,我在離別信中並未提到竊書一事,我直道他是不願讓世人知道《台獨寶典》重見天日的消息走漏,否則他永無寧日。誰料想,咳……

剛才還欣喜若狂又見陳水扁唉聲歎氣,高志鵬撓頭不解。

「我將書盜回後,不敢張揚,要等到家人全部不在時方可拆看。終於有一日你家師母和兄弟姐妹都不在家,我一人關在衛生間內翻閱寶典,我將外面的扉頁撕乾淨一本蠟黃色的古書在我面前,這就是讓無數英雄折腰的《台獨寶典》啊,我要是能練成寶典裏的神功,以後民進黨內誰還敢看不起我,想到此處我無法扼制心中的喜悅之情,恨不得一朝一夕就將寶典裏的神功全部練就。我滿懷欣喜,樂不可支的翻開寶典,誰知寶典第一頁就。」說著,陳水扁口吐一腔鮮血,「啊」了一聲,應聲倒地。高志鵬見情況突然絲毫沒有準備,沖上前去抱起陳水扁。

 

只見陳水扁的臉在火光的照耀下更顯蒼老和駭人,陳水扁不停的喘氣。高志鵬伸手探聽陳水扁的脈搏,原來是氣急攻心可他身上大穴被鎖無法順暢才致噴血倒地,再探一陣,發現陳水扁血脈倒流,精氣紊亂若不停止運功恐有性命之危。高志鵬心想「到底是何事令義父如此動氣,以至血氣倒流。」眼見陳水扁愈發痛苦,高志鵬將其扶起運功將真氣打入陳水扁體內,並不停囑咐道:「義父快快放棄雜念,不可再想。」

 

運功約莫一頓飯功夫陳水扁這才轉危為安。高志鵬將陳水扁扶到一塊大石之下助其躺下,本想欲問事情緣由但又怕義父再發病,便也不敢再問。那知陳水扁自己慢慢睜開雙眼,意識已然恢復。見高志鵬臉有難色,知子莫若父。陳水扁開口就道:「你是要問我為何如此動氣是嗎?」

 

高志鵬被說破心事,好不尷尬但又擔心陳水扁安危只是連連搖頭。

「不妨,不妨」陳水扁心平氣和的說到,「志鵬,你知那《台獨寶典》開明宗義第一句是什麼?」

「什麼?」高志鵬本不想問,但下意識卻將「什麼」二字說了出來。

陳水扁勉強站起,在高志鵬的攙扶下來到那層縫隙之前,依稀能見到一些月光。

 

「上面寫到:欲練此功,必先自宮。」

 

陳水扁本以為高志鵬會大吃一驚,那知他八字脫口,高志鵬不為所動,呆呆的看著他,這到大出陳水扁意料之外,想著義子毅力竟如此堅強。

 

不一會兒高志鵬一臉不解的說到:「義父,什麼叫自宮?」

陳水扁聽到此處兩眼冒火,火冒三丈。一股軒轅血直沖天靈蓋。掄起臂膀朝高志鵬左臉扇去,只聽得「啪」一聲清脆明亮,再看高志鵬已不知被扇到何處去了。

 

欲知《台獨寶典》後事,陳水扁命運如何,且看下回。

最新創作
感動人心的人物
2009/12/22 11:27:44 |瀏覽 2662 回應 6 推薦 23 引用 0
理智的選舉
2009/11/30 11:19:32 |瀏覽 1654 回應 3 推薦 9 引用 0
杜鵑不鳴之二謝長廷與德川家康
2009/11/25 14:45:02 |瀏覽 3063 回應 11 推薦 10 引用 0
要要要死大遊行,看看韓國的牛肉遊行如何
2009/11/12 15:54:25 |瀏覽 2511 回應 7 推薦 17 引用 0
民進黨要如何改革?
2009/11/03 14:05:49 |瀏覽 2343 回應 5 推薦 16 引用 2

精選創作
杜鵑不鳴之二謝長廷與德川家康
2009/11/25 14:45:02 |瀏覽 3063 回應 11 推薦 10 引用 0
牛肉政治VS風雨政治
2009/10/29 15:21:10 |瀏覽 2370 回應 7 推薦 19 引用 1
陳水扁與任我行之《葵花寶典》(上)
2009/08/06 18:05:49 |瀏覽 1946 回應 5 推薦 12 引用 1
陳水扁與任我行
2009/07/15 14:28:07 |瀏覽 9436 回應 16 推薦 14 引用 0
謝長廷與岳不群大結局:孤峰不與眾人儔,奸巧劍是如何練成的
2009/06/22 12:27:03 |瀏覽 3563 回應 2 推薦 12 引用 0

最新影像 342
lj
游戏 - 1
游戏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