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243
美國民主的本質-精緻的奴隸制
創作另類創作 2019/11/17 17:05:44

一、美國社會階層的三元結構:奴隸主、自由人和奴隸

雖然人們會有壹套關於文明社會的共識,認為現代已經不存在奴隸制。事實上奴隸制從未離開過人類社會,只是在不同的文明形態中,奴隸制的表現形態也會有所不同。在農業文明時期,奴隸的形態是農奴。在工業文明時期,奴隸的形態是工奴。在後工業文明時期,奴隸的形態是選票奴。

美國的民主,就是在後工業文明社會中,利用司法,傳媒,國家機器,意識形態塑造,精神控制,來完成的對絕大多數人口的控制和操縱。這是壹種升級了的新型的奴隸制。

大多數人看美國,就如同站在街上,擡頭打量壹幢摩天大樓那樣,只是看到它漂亮整潔的幕墻,那麽的巍峨而偉岸,對這座摩天大樓的內部結構,卻壹無所知。要真正的理解美國,就得進入它的內部,對美國社會進行權力分析,才可以看透美國的本質,而不是只看到它故意呈現給人看的那種幕墻表象。

壹幢摩天大樓,為什麽可以矗立著不倒塌,因為有內部結構在支撐,而不是由幕墻在支撐它。壹個國家,為什麽會興起,以及它為什麽現在還沒有滅亡,以後什麽時候會滅亡,是什麽支撐著這壹切呢,是權力結構。壹個國家的權力結構,對於這個國家的意義,就如同摩天大樓內部的結構支撐壹樣。

民主這種意識形態,就是美國這幢摩天大樓的幕墻表象。實際上支撐著美國社會在運轉的,則是另壹套內部結構:權力。只看意識形態去做政治分析,是很天真的,就如同,壹個建築學專業的學生,只學了外立面裝修的知識,對工程學,力學壹竅不通,就去設計摩天大樓壹樣。 

很多研究美國政治的人,先入為主的從意識形態出發,認為,鑄就美國社會權力結構和體系的,是壹種多元主義決定論。通俗的說,多元主義者認為,美國社會的權力結構,是離散的,去中心化的,去階級化的,由所有的美國人壹起,象布朗運動那樣,互相的碰撞和博弈,最終形成了美國的國家政策和國家意誌,也最終體現著全體美國人的利益和訴求。

多元主義者們所看到的美國,就如同大街上的觀光客,僅僅通過外立面的幕墻去理解摩天大樓那樣。他們所做的,只是關於美國社會的現象分析,而非權力結構分析。所以,他們的認知和結論,分析方法,都是相當膚淺和錯誤的。

下面,我們就通過權力分析,來認識下美國社會到底是如何運轉的,美國的政治統治,又是如何實現的。 

從18世紀開始,到現在,美國社會最富有的1%的人口,所占有的社會總財富的比例,是壹個比較穩定的數值:40%左右。這個比例,壹直圍繞著40%上下浮動,在最低的時期,會到35%左右,在最高的時期,也就是現在,可能已經超過了50%。1%的上流精英階層在統治美國,這是關於美國社會,權力分析的第壹個基本事實。

那麽,這1%的最富有的人,都是由什麽人構成的呢?這個階層,95%是白種男人,3%-4%是黑人,1%左右是亞裔。如果從性別看,女性的比例則只有5%左右。

從這個階層所持有的資產結構上看,他們幾乎全部是美國前1%的大企業的連鎖董事。這個階層,互相交織,形成了企業共同體。大企業共同體,就是美國最高階層,大資本家統治和控制美國經濟與社會的權力心臟。

權力,階層,族裔,企業,財富在這五個維度上,美國社會的那1%部分,他們驚人的疊合在了壹起。這是關於美國社會權力分析的第二個基本事實。這個精英共同體,就是美國社會的奴隸主階級。

美國社會財富分布前20%的人,所占社會總財富的比例,超過85%,現在的數據,已經超過了90%。這個階層,拋去最頂尖的那部分奴隸主,他們構成了美國社會的自由人階層。他們是有產者,但是尚還進入不了奴隸主階層。

剩下的80%低收入人口,他們的財富,所占美國社會總財富的比例,現在可能已經不足10%。他們屬於美國社會的奴隸階級。這就是美國社會全景圖:300萬奴隸主階層,6000萬自由人階層,2.5億奴隸階層,也就是奴隸主眼中的垃圾人口。

很多中國人,如果深入了解美國社會的話,會對美國人普遍的無知,感到很困惑。他們是世界上最發達的國家,按理說,美國人都應該很聰明啊,怎麽他們的國民,很多人連最基本的常識都不具有呢?比如有壹億多的美國人,真誠的相信處女會懷孕,相信天使真的存在。美國是世界上,相信天使存在的人口,最多的國家。

實際上,大多數的美國人,都不聰明,真正驅動著美國這座帝國列車前進的,它的火車頭,僅僅是那最聰明的300萬人。300萬精英,拖著兩億多垃圾人口前進,這就是美國社會權力分析的第三個基本事實。

二、階級,種族,企業,資本,權力圈層的疊合

在奴隸主階層中,也存在分化。這個集團裏,最核心的是英裔和德裔。黑人之所以有少數人可以進入到最高階層,是因為,他們是為這個核心層做總管來管理龐大的黑人人口。南方的奴隸種植園社會,壹直都有這個傳統,由黑人總管來管理黑人奴隸。

從這個核心向外展開,愛爾蘭裔,和意大利裔,則是外圍。為什麽肯迪尼會遇刺呢,因為外圍不可以做正室。想要加入奴隸主核心俱樂部,壹方面愛爾蘭人血統上政治不正確,他們是凱爾特人,不屬於日耳曼系。另壹方面,愛爾蘭人信奉天主教,而美國的英裔清教徒,和天主教是不共戴天之仇。第三,英裔歧視愛爾蘭人,比歧視黑人還厲害,雖然他們是白人,但是他們臟,瘋瘋癲癲的還有暴力傾向,他們以前也都是英國人的農奴。農奴怎麽可以翻身做奴隸主呢。

精英階層裏面,1%左右的亞裔,也屬於外圍。比愛爾蘭裔,意大利裔,更加的外圍。黑人可以當國務卿,可以當國防部長,甚至母系血統根正苗紅的的黑人混血兒奧巴馬,也可以當總統。但是亞裔,想要躋身第壹集團裏的核心層,那幾乎是不可能的。

為什麽美國華人的天花板會那麽低,甚至比黑人還要低。因為華裔在美國的最高權力位置,也就是自由人那壹檔。核心層的白人可以接受讓黑人當總管角色,那是他們的傳統。可以接受愛爾蘭人,躋身到核心層的邊緣,因為愛爾蘭人有龐大的人口基礎。而且他們的種族上是白人。

華人壹方面是人口少,所以在政治上沒分量。二是因為華人的血統和文化,核心層的奴隸主集團,永遠也不會拿華人當成自己人。印度人可以充當大企業高管,但是華人不可以。因為,即便華人比印度人更能幹,更聰明,但是,核心集團不僅不會拿華人當自己人,還會時刻防備華人暗自效忠母國。 

三、胡蜂族與猶太財團

美國的媒體,喜歡宣揚奧巴馬的黑人血統和背景。全世界人民,也都覺得奧巴馬是第壹任黑人總統。實際上,奧巴馬是個不折不扣的胡蜂族。他的母系血統,包含英裔和德裔,愛爾蘭裔。並且和很多白人豪門,都有血統上的親緣關系。

什麽是胡蜂族呢?我們先來了解下背景知識。奴隸主階層,具體又是由哪些群體組成的。

“胡蜂”(Wasp,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財團和自稱“咱們壹夥”(Our crowd)的猶太財團聯合統治著美國,但雙方的百年戰爭也是不死不休。

在美國真正居於統治地位的族群,即所謂的“WASP”(即White Anglo-Saxon Protestant的簡寫,含義是白人、盎格魯撒克遜人、新教徒)。因為英文中黃蜂的拼寫也是wasp,所以有很多人(包括很多WASP)就戲稱WASP為“黃蜂”或者胡蜂。

在近代史上,哪裏有戰爭,哪裏就有猶太人的投機生意。甚至,因為猶太財團的支持和反對,可以左右壹些戰爭的勝負。為什麽美國的奴隸主核心層,會接納了猶太人呢?如果美國是家公司的話,猶太人算是拿錢入股的股東。 

從美國的獨立戰爭,第二次獨立戰爭,和後面的南北戰爭,兩次世界大戰,猶太財團,都對美國人進行了金融投機。戰爭,從來都離不開金融的支持。明末的政府軍,之所以會輸給流民軍,不是軍事力量不敵流民軍,而是政府太窮沒錢打仗。錢去哪裏了呢,都掌握在江南的大地主手裏,這些大地主,他們寧肯亡國也不願意掏錢保衛國家。

猶太人是把國家當成股票,把戰爭當成故事和題材操盤,然後進行投機牟利。兩次世界大戰,與其說美國人發了戰爭財,很大程度上來說,是猶太財團發了戰爭財。

當年國民黨的法幣崩盤,導致中國國民經濟徹底崩潰,也是拜猶太人的白銀投機所賜。

為了包裝美國夢,給人營造很多假象,對社會進行輿論塑形,奴隸主階層,喜歡把他們推出來的壹些明星,描繪成是社會底層人,通過個人奮鬥而成功的。實際上並非如此。 

對蓋茨的包裝,說他是大學肄業生,是白手起家。實際上,蓋茨的家庭背景很富有,他被大企業共同體選中,推上前臺,只是為了把這些大企業所控制的其他企業裏面的壹些技術,從左右騰到右手去變現而已。

巴菲特,也是大企業共同體利益的代言人。首先,他的家庭背景非常富有,根本不是什麽白手起家。其次,他背後的資本,都是來自大企業共同體,他的信息源,他的交易內幕,也都是來自於大企業的連鎖董事俱樂部。

對林肯的包裝,說他是有個很窮苦的出身,壹生都十分的坎坷,在美國夢的感召和激勵下,終於實現了人生的理想。實際上,林肯壹點也不窮,他是壹名業務做的很好的律師,收入相當高。而且,他還娶了個十分有錢的老婆,老婆是豪門背景,吃了軟飯,得到了妻子家族的支持,林肯的政治事業,才最終得以成功。

還有威爾遜,美國人也壹直把他包裝成美國夢的典範。實際上,威爾遜壹點也不窮,他可是在奴隸貿易中,發了大財的人。美國人,顯然不會提這些事,不然政治不正確。

如果從槍桿子,錢袋子,筆桿子三方面來做權力分析的話,槍桿子是由軍工企業共同體來控制,這是胡蜂族的天下。在美國,研究軍工聯合體,是個學術禁區。沒人知道,軍事承包商們,到底是個什麽樣的秘密組織,背後又是怎麽組織和運行的。為什麽說它是個禁區呢,因為誰敢研究這個課題,誰就會秘密的被消失。 

錢袋子,胡蜂族和猶太財團,平分天下。這些大企業共同體,他們組成了各種秘密組織,各種奴隸主俱樂部。比如,骷髏會,共濟會,波西米亞俱樂部,等等等。這些組織的成員,都是高度重疊的。美國並不是由哪壹個家族,哪壹個秘密組織所控制,而是由壹個奴隸主共同體所控制。

再說筆桿子,這壹個領域,全完成了猶太財團的天下,水潑不進,針紮不透。整個美國的娛樂傳媒業,都是鐵板壹塊。他們會按照統壹口徑,出奇的壹致,來對整個美國,整個世界,進行輿論塑形。

在美國歷史上,他們最頂尖的階層裏面的人物,要麽是胡蜂族,要麽是猶太財團。這壹點,幾乎找不到例外。奴隸主階層,利用傳媒控制,對下層的奴隸階級,營造出來了壹種密不透風的信息鐵幕,這比農業文明時期,農奴們的囚室,更像是壹種無法逃離的囚籠。

在農業社會,奴隸是在生命所有權上失去自由,淪為別人的私人財產。信息社會的奴隸,則是思想上失去自由。他們不僅失去了思想自由,還要歌頌猶太人為他們建造的思想監獄:民主。 

四、看不見的高墻:美國特色的種族隔離政策

在奴隸社會中,對於作為統治者的奴隸主來說,階級固化大於天。只有階級固化了,才能保證,自己的下壹代,下下壹代,世世代代都依然還是奴隸主階層。另壹方面,只有階級固化了,奴隸們,才不會越過本階層,向上流動,對既有的奴隸主集團的利益,造成沖擊。

怎麽才能保證並完成這種階級固化呢。他的核心,就在於教育上。美國作為壹個發達的,文明而又先進的現代奴隸社會,奴隸主階級,得以實現階級固化的手段,就是美國特色的種族隔離,和美國特色的教育隔離。

首先,奴隸主的後代,他們讀的都是寄宿制的私立高中,通俗的說,這些學費昂貴的私立高中,就相當於常青藤大學的附中。從私立高中,再到常青藤大學,美國的上壹代奴隸主,就是要主動把新壹代的奴隸主,和美國社會的其他階層隔離開來,時刻讓他們意識到,自己和別人不壹樣。

在這樣的壹路封閉的奴隸主貴族教育生涯結束後,成年後的新壹代奴隸主,無不油然而生壹種“主人的尊嚴”。他們這時候,就會以美國的主人自居。這樣,就確保了,奴隸主階層,不至於向下層流動。 

為了禁止奴隸階級向上流動,除了擡高大學學費,讓奴隸的後代讀不起大學之外,奴隸主集團,還向美國的奴隸們,宣揚反智教育。在美國只有不到30%的人口,具有大學學歷。至於拉丁裔美國人,黑人,他們的奴二代,具有大學學歷的比例,更低的可憐。

在這些奴隸族裔中,奴隸主的輿論塑形機器,告訴他們,暴力犯罪,輟學,少女懷孕,吸毒,打籃球,濫交,酗酒,不務正業,各種墮落,才是正經事。正是在這樣的反智教育中,“素質教育”“快樂教育”的大環境中,奴二代們,個個以好好學習為恥,以變成爛人為榮。

為什麽中國社會,有壹陣子要宣揚素質教育,快樂教育呢,因為這背後,有些力量在推動。試圖向中國,輸出反智教育,搞壞中國年輕人的腦子,降低中國人的平均心智。為什麽上海某個高中考試都考不及格的弱智青年,會被包裝成全國偶像呢,因為美國處心積慮的在向中國輸出反智教育。

向中國輸出反智教育的下壹步,就是要在中國建立思想監獄。使得中國人的下壹代人,永遠不敢質疑美國人對中國的統治地位,永遠也不敢質疑,美國人的價值觀。並終身捍衛那300萬奴隸主的利益。這壹切的目的,都是美國的奴隸主集團,試圖在中國建立跨國奴隸階層。

美國的憲法精神,外面披著法國大革命所帶來的啟蒙思想外衣,骨子裏,則是羅馬奴隸制法典,和天主教神權法典的那壹套。他們自始至終,從來沒有把其他族裔當人看過。所謂的平等,只是美國的開國國父們,為了革命時期的戰爭勝利,讓那些炮灰為自己賣命,不得已才接受了平等。

而實際上,《獨立宣言》裏面,講的那麽美好煽情的話,美國的國父們,並沒有人真的相信。要不然,怎麽建國那麽多年過去了,直到1960年代,黑人才獲得選舉權呢。

所以說,美國憲法,骨子裏就是壹部奴隸制憲法。《獨立宣言》裏面聲明並茂的宣稱,人生而平等。既然人生而平等,為什麽黑人不能有選舉權呢,這是不是自相矛盾了呢?白人奴隸主,會對這種困惑表示難以理解,因為在他們看來,黑人根本不是人,他們會認為,妳的問題都沒問對。

在古羅馬的奴隸制法典中規定,奴隸,婦女,破產者,都不具有選舉權。直接被剝奪了政治權利終身。不僅黑人沒有選舉權,美國的婦女也沒有選舉權,壹直到1920年,美國的婦女,才獲得選舉權,才獲得人的權利。所以說,美國憲法,就是壹部照搬古羅馬奴隸制法典的奴隸制憲法。 

南北戰爭的起因,是因為北方的廢奴主義者,和南方的種植園奴隸主的矛盾,尖銳不可調和。那麽,北方的廢奴主義者,真的是出於對黑人的難以自禁愛與同情,才要解救他們的嗎?顯然不是。

南方種植園的奴隸主,因為種棉花發了大財,到處買地買奴隸,擴大生產,試圖把美國變成壹個初級產品原材料供應國和農業國。他們有錢了之後,大量進口歐洲的商品。這對北方的工業集團,造成了十分巨大的沖擊。

於是,北方的工業集團,提出要提高關稅,來抵制歐洲商品,扶植本國工業。而提高關稅,對於南方的種植園奴隸主來說,就等於他們以後買的東西都要變貴,直接向北方那些工業集團購買類似商品,則北方的工業品,都是山寨貨,垃圾貨,他們又不願意買他們的。這樣矛盾就不可調和了。

北方的工業集團,便組織起來了壹只土匪軍,入侵了南方,到處燒殺搶掠,還實行三光政策,把南方繁華的亞特蘭大城夷為平地,變成了壹片廢墟。這就是美國的南北戰爭。根本就沒人在乎黑人奴隸的死活,從頭到尾,都是為了爭奪利益。南方各州的做法,是合乎憲法的。而北方的做法,則是違憲在先,又燒殺搶掠不義在後。從這點看,林肯真的是死不足惜。 

很多鼓吹美國種族大融合的人天真的認為,白人愛黑人,黑人也愛白人。實際上,白人從來沒愛過黑人,黑人也從來不愛白人。幾百年過去了,黑人還是黑人,白人還是白人,美國並沒有發生向墨西哥那樣的全民大混血,全民大雜交現象。

五、NBA,當代版的古羅馬鬥獸場

黑人被阻止向上層階級流動,被固化在奴隸階級中。奴隸主被封閉隔離在上層教化中,也因為固化,很難向下流動。奴隸主,和奴隸,這種典型的二元制的奴隸社會,就會帶來典型的奴隸制社會的生活趣味。

在古羅馬,有圓形劇場,觀看人獸表演。在美國,也有各種原形劇場,觀看奴隸表演。表演的運動項目,有籃球,有拳擊,有橄欖球,有冰球。這些運動早期的運動員,幾乎全是黑人。這些圓形劇場,都是以古羅馬鬥獸場為原型而建成的。

美國憲法的原型,取材自古羅馬的奴隸制法典。所以,美國人在生活趣味方面的原型,也取材自古羅馬的娛樂產業。

在美國奴隸主的眼裏,黑人不是人,建造原型劇場,觀看黑人之間互相赤膊相拼,在那壹刻,形同古羅馬鬥獸場裏面的人獸大戰被復原了。那種奴隸主精神,那種奴隸主生活趣味,那種野蠻人以折磨人為樂的獸性,都被點燃起來了。

壹直都有人感到奇怪,為什麽這些強調身體對抗的運動,在美國,都是黑人在參與呢。因為這是美國人沿襲了古羅馬的古制。奴隸主,貴族,自由人,只是觀看者,而不是人獸大戰中的博鬥者。在古羅馬,自由人,貴族,奴隸主參加人獸博鬥,是違法的行為。 

在中國,上至皇帝,下至平民百姓,娛樂消遣,都不是以觀看折磨人為樂,也不是觀看暴力對抗為樂,因為我們是文明人,美國人是野蠻人。中國收視率最高的節目是春晚,美國收視率最高的節目是超級碗。這體現的就是文化上的根本區別。

中國人以和為樂,以樂為養。美國人則不然,他們以殺為樂,以樂助殺。所以,美國人喜歡的運動項目,都是充滿暴力和獸性對抗的。而黑人作為奴隸,則成了他們新版本的圓形劇場裏面的人獸博殺者,文明社會裏的升級版的鬥獸場。很多人問,NBA是壹項黑人運動嗎?並不是,它是壹項奴隸運動。

六、南方各州票倉的本質:種植奴向選票奴的演化

美國的憲法精神,承襲之古羅馬的奴隸制法典。美國人的選舉制度,則承襲制天主教的紅衣教團制度。美國的奴隸主自我標榜,美國精神就是法國大革命的那套,什麽平等自由民主博愛,其實他們自己都不信這些話。歐洲啟蒙思想於他們來說,不過就是壹件皇帝的新衣。

主宰美國的權力體系的最高組織,是壹些秘密結盟的大企業共同體。他們所實行的法律,在憲法上,是古羅馬奴隸制的那壹套。在民主選舉上,則是天主教法典的那壹套。這簡直就是對法國大革命精神和啟蒙思想的諷刺。

從歷史上看,英國法律人壹直是秩序的友人和改革的敵人。而法國的法律人由於不能在政界獲得地位,就成為革命的急先鋒,1789年領導人民推翻了法國的君主政體的就是這幫法律人。在美國,因為本來不存在貴族,律師、法官這些法律人就乘虛而入成為美國的貴族階層。 

這就造成了,在美國幾百年的歷史上,法律人當選總統的比例高達60%,這個比例算是高的出奇,其他國家,都沒有出現這樣的情況。在美國,法律人的服務對象,就是那壹小撮奴隸主集團。

這壹小撮奴隸主,和法律人們,在建國之初,制定聯邦憲法,他們足足花了五年時間。奴隸主階層和奴隸階層之間,重視的是雙向的階級封閉。而在奴隸主與奴隸主之間,他們看重的則是利益和權力之爭,甚至是錙銖必較分文必爭。

在奴隸主集團之間,為了爭取而更多的利益,對權力的互相制衡,就變得尤為重要。這也導致,法律人在美國社會的地位極為重要。這些法律人,為了維護他們的主顧,奴隸主集團的利益,便把美國的選舉制度,設計的十分巧妙,直接把奴隸階層,屏蔽在選舉體系之外。

和人們所聯想的不壹樣,美國的民主選舉,並不是人們都去投票站投票,普選總統。而是由選舉人團投票產生總統。選舉人團的產生,是由政黨指派的鐵桿黨員擔任,說白了,就是政黨的水軍。

美國的總統候選人的產生,則是有大財團遴選出來的。首先,出身要是胡蜂族血統。其次,價值觀要得和大財團保持壹致。實際上,美國的總統,並沒有實權。各大財團,除了培植總統候選人之外,還要花大量的資金,來培植自己在國會中的議員來制衡總統,以防止總統在執行行政權的時候失控。

美國的立法,和國家政策的制定,都是在政府之外秘密完成的。首先是很多服務於奴隸主集團的智庫和基金會,發起學術研究,制定出來壹些思想和建議。然後交由奴隸主集團直接控制的政策研制機構,負責制定出來可執行的政策。政策研制出來了,再交由國會等機構,進行廣泛的討論。為了推行這個政策,再啟動媒體的輿情塑造機器,引導和操縱民意。給大家造成壹種人心所向的假象。最後看都差不多了,總統再裝模作樣的簽個字。

如果總統不聽話,就可以啟動彈劾程序,用司法的力量把他趕下去換掉。說白了,在真正的幕後權力體系中,站到臺前的總統,大概相當於壹個電視臺的主持人那樣,只是負責站在白宮這個演播大廳中,把奴隸主集團的政策演播壹遍,表演壹遍。 

每個州根據人口數量,來產生相應數量的選舉人。壹個州,又要劃分出來很多的選區,在州級別和聯邦級別的選舉制度中,並不是按獲投選票比例分配議員名額,美國奉行贏家通吃的遊戲規則。比如說,只要某個州的選舉人投票數超過對手壹票,那麽這個州,就算是這個黨的天下。

在南方各州,黑人和拉丁裔雖然作為奴隸階層,沒有權力,但是他們因為有龐大的人口,就可以影響很多州的投票人的選投結果。於是,兩個政黨,都拼命的拉攏討好黑人和拉丁裔。他們的價值,就在於充當選票奴,為兩黨背後站著的奴隸主集團的利益鬥爭,奉獻手動點贊的功能。

在美國奴隸主集團中,選舉系統,壹定要和奴隸階層隔離。不然就會直面洶湧的民意,他們把真正的民意叫做“多數人的暴政”。而這壹切,從憲法到選舉,從頭到尾,都從未體現過民意。

通過種族隔離,教育隔離,階層隔離,政治隔離,美國的奴隸主集團,終於把古羅馬的奴隸制,發揮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而那些奴隸們呢,則陷入猶太人為他們精心打造好的思想監獄和輿論監獄中,這種無期徒刑,很難有刑滿釋放的那壹天。

古羅馬的奴隸尚且不會為奴隸主的選舉結果感到欣喜若狂,但是美國現代版的選票奴們,他們則會為了奴隸主們操縱出來的總統,高興或者憤怒的痛哭流涕。

七、蓄奴自重的掘墓之策

人口多,就可以獲得更多的選舉人名額,就可以贏得更多的州,直至最後贏得聯邦大選。那麽人口從哪裏來呢?奴隸主階層,想生出來海量的人口,肯定不現實。而白人因為生育率下降,也無法獲得可觀的人口增量。

如此壹來,生育率非常高的兩個族裔,黑人和拉丁裔,就成了政治選票奴中的香餑餑。現在黑人加上拉丁裔,他們的總人口,已經超過了壹億人。這還不算那壹千多萬的非法移民。

為什麽民主黨要給非法移民綠卡呢,因為這些人,都是很好的選票奴,選票奴多了,選舉人票就多,贏面就大,贏了大選,所有利益通吃。至於這壹千萬非法移民給社會帶來的沖擊力,誰在乎呢,誰關心呢。

川普為什麽要驅逐非法移民,為什麽要在墨西哥邊境建長城呢,因為他意識到了這個問題的可怕性。現在白種人在人口比例上的優勢,只體現在44歲以上的人口中。也就是說,年輕人中的有色人種,在人口總數中,已經超過了白人。等上壹代白人都死了,下壹代白人的人口占比,可能會下降的40%,甚至更低。

這意味著什麽,這意味著,美國將徹底失去稱之為美國的根基。西班牙語,會成為美國的官方語言,純種黑人或者墨西哥人,會成為美國的總統,他們會修改憲法,把白人奴隸主的利益都砸爛,他們還會殘暴的對白人進行種族屠殺。並且會舉國歧視白人,把白人變成奴隸階層。也就是把南非革命後,黑人驅逐白人歧視白人屠殺白人的那壹套,重新上演壹遍。

從這點來看,川普可謂是白人種族的良心。而希拉裏和他背後所代表的奴隸主小集團,他們是十分的短視的。他們為了攫取短期的利益,不惜斷送整個國家。南非革命之後,很多白人背井離鄉,逃離了南非。沒跑的,則過著悲慘的生活,被壓迫,被歧視,甚至被種族屠殺。

隨著美國人口結構的大變化,美國變成南非,已經很近了。劇本都寫好了,演就按照南非的樣演。現在白人的人口占比是60%多點,十年後,白人人口占比,可能會下降到50%。20年後,白人的人口占比,會下降到更低,可能要下降到40%。

民主黨為了自身的私利,蓄奴自重,對黑人和拉丁裔,奉行兩少壹寬政策,這就是在自掘墳墓。當年蘇聯亡國,也跟在民族政策上奉行兩少壹寬政策,脫不開關系。

川普看到了這種可怕的未來,所以他坐不住了,要挺身而出挽救白人的命運和前途,順便再挽救下美國。但是美國在這條路上,已經積重難返,國內的分裂太嚴重,無論是從族裔上,還是意識形態上,還是利益集團上,都分裂的太嚴重。即便川普和他背後的極右翼奴隸主集團,贏得了大選,要矯枉過正的對黑人和拉丁裔搞兩多壹嚴,那美國就要打內戰了,劇本就是南北戰爭。

反對川普,成了大多數美國人的共識。通過前面對美國社會權力分析的結果看,川普的出現,是對這種權力遊戲既有規則的挑戰。壹個大廈,如果內部結構突然變了,它就會轟然倒塌。美國這個國家也是如此,如果川普用另壹套權力遊戲規則,很不懂規矩的,挑戰並打贏了目前這套奴隸主們的權力遊戲規則,很可能就會造成,因為權力體系的改弦易轍,造成國家的解體。

為什麽索羅斯那些人怕川普,就是因為這個。大家以前想的只是心照不宣的給美國這個大廈換塊幕墻,而川普想的,則是給這座大廈直接換支撐結構。搞裝修的都知道,支撐墻不能砸,會要命的。而川普幹的,可能比砸支撐墻的事更危險。

八、奴隸暴動:憤怒的火山就要噴發

為什麽美國的警察,這麽喜歡擊斃黑人,黑人又這麽喜歡殺警察呢。這都是有歷史傳統的。就好比問,為什麽貓喜歡抓老鼠呢,人為什麽會怕蛇呢,這都是歷史記憶所造成的。有的記憶在了文化裏,有的甚至記憶到了基因裏。

1850年頒布的《逃亡奴隸法案》裏第壹次明確要求了,北方的警力有責任抓捕逃走的奴隸,否則要被重罰。這就是美國警察壹看到黑人就激動的先天歷史性根源。就跟貓看到老鼠就想抓壹樣,控制不住的。

隨著奴隸主集團的橫征暴斂,巧取豪奪,美國社會的階級分化,空前嚴重。社會矛盾,也空前的激化,已經到了,只差兩個人的地步了。

特朗普的出現,讓美國之外的人,第壹次見識到了民意的力量。在這之前,美國選舉系統,都是和奴隸階層隔絕的,他們的政治只體現奴隸主的意誌和利益,從不體現民意。黑人的民意是民意,拉丁裔的民意是民意,落魄白人紅脖子們的民意,也是民意。奴隸主精巧控制奴隸的那壹套,忽然有了被沖破的可能。

打碎猶太人操縱的政治正確,打碎白左們的意識形態禁錮,打碎奴役美國人的思想監獄,這無異於,是把選票奴們,從奴隸主集團手裏,解放出來。讓他們真正的獲得政治權力,讓憲法真正的體現人民的利益。這簡直就是又壹場廢奴運動。

在選票奴這個問題上,現在蓄奴的是民主黨,要求廢奴的壹方是修正主義共和黨。特朗普,不算是真正的共和黨人。共和黨人,他們不會背叛奴隸主這個階級,他們和民主黨所代表的那壹派奴隸主集團之間,只是階級內部矛盾。還沒激化到分裂的地步。

但是特朗普的出現,加速了這個分裂進程。特朗普說,美國正面臨著分裂和內戰的危險。他這麽說,並不是危言聳聽。放任民主黨的那壹套兩少壹寬政策,蓄奴自重,很快白人就會變成少數民族。到了那壹天,美國也就沒有存在的基礎了。

對於黑人和拉丁裔他們來說呢,民主黨的驕縱,只起到了恩生害的效果。整個社會,籠罩在逆向種族主義的氛圍中,大家都心知肚明,心照不宣。不同種族之間的隔閡越來越大,矛盾越積越深。當民主黨那些蓄奴派,還有錢養著他們的時候,他們只是鬧鬧就算了。

壹當美國經濟進壹步衰退,民主黨也養不起這些選票奴了,那麽,這座火山,就真的要爆發了。像古羅馬歷史上的斯巴達克起義那樣,把整個美國變成壹座火海。人人都有槍,這要是全民暴動起來,跟好萊塢派的末日題材的大片,估計差不多。

說到底,美國只是壹個披著文明外衣的奴隸制國家。雖然統治體系設計的更加精致和巧妙了,但是它的本質依然還是奴隸制那壹套。表面上,他們已經頒布了廢奴法案,但是奴隸制,從未離開過美國。因為奴隸制才是美國的靈魂。

他們嘴上說著民主,表面上供奉著象征法國大革命精神的自由女神,而在統治階層的那群奴隸主和紅衣主教心裏,他們從未承認過平等,從未施行過真正的民主。在他們眼裏,沒有人類,只有金錢。他們不僅對本國人民施行奴隸制,還妄圖在全世界推行奴隸制秩序。

美國照搬的是古羅馬的那壹套,包括它最後的滅亡,也將會照搬古羅馬的那個劇本。統治民族,生育率下降,人口占比減少,社會分化加劇,經濟衰落,政治動蕩,矛盾激化,搶劫別國財富受阻;奴隸主、自由人、奴隸,權力體系的三大圈層,都在分裂。黑暗勇士,發起奴隸暴動。然後就亡了。歷史是多麽的相似。

這是危言聳聽嗎,當然不是。請看下面的這張圖片,圖片裏寫的是去年黑人遊行時的標語。看了這些標語,再聯系下前幾天發生的達拉斯槍擊案,黑人狙殺警察的事,不難想象,這座火山,離爆發不遠了。

注:此文是我的收藏集之一,原作者是,留園網的「愛吃烤肉」,已經獲得原創作者授權轉載。

最新創作
美國民主的本質-精緻的奴隸制
2019/11/17 17:05:44 |瀏覽 511 回應 5 推薦 10 引用 0
解放軍裡的日本兵 (轉載結)
2019/07/29 08:59:58 |瀏覽 578 回應 0 推薦 10 引用 0
解放軍裡的日本兵 (轉載完)
2019/07/29 08:06:31 |瀏覽 387 回應 0 推薦 3 引用 0
解放軍裡的日本兵 (轉載九)
2019/07/27 17:35:56 |瀏覽 299 回應 0 推薦 1 引用 0
解放軍裡的日本兵 (轉載八)
2019/07/26 17:17:31 |瀏覽 325 回應 0 推薦 4 引用 0

最新影像 9248
tebit_riot
paul singer
Cpu time co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