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879
2020大選 韓國瑜敗在一個亂字
時事評論政治 2020/02/16 15:09:07

 


2020年1月11日大選結果如同大家所預期,蔡英文以817萬票大贏韓國瑜的552萬票,不僅贏得連任,還創下台灣總統民選以來的最高票。為何在2018年台灣九合一地方選舉中,由韓國瑜帶領國民黨狂勝15席縣市長寶座的「韓流」,今年會突然消失不見,不僅台灣人好奇,相信全世界也都在關注這次選舉所創造的新模式,本文也從幾個面向來探討韓流消失之因。
 
選戰節奏之亂
 
2018年韓流的崛起是有節奏性,不是突然爆發出來的怪現象。台灣在蔡英文執政3年後,由於負面的改革政策比正面造福百姓的政策多,以致於台灣內部早就累積一股民怨,正急於找尋一個發洩口,所以台灣社會在聚積超大的負能量之後,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韓國這時以「一碗滷肉飯、一瓶礦泉水」的素樸形象,讓廣大的台灣人民相信他是一位能苦民所苦的救贖者,所以韓國瑜輕輕撩撥,那把民怨之火就輕易的被點燃了起來。
   
而韓國瑜2018年選戰的操作手法,是採取先空戰(網路戰),後陸戰(群眾造勢大會)的模式,有節奏的推出自己的想法和政策,逐步的打動民心,進而認同他的訴求與作法。其中尤以「三山造勢」中的第一場鳳山造勢大會,吸引了幾十萬名群眾參與,開始積聚選民支持的能量,第二場在偏遠的旗山舉辦的選戰造勢大會高唱「夜襲」,激勵藍營群眾的戰鬥意志。最後一場在岡山所舉行的大型造勢晚會,更是喚起高雄選民對他支持的熱情,也一舉創造了國民黨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選舉造勢大會,這就成功的把全台的眼球凝聚在韓國瑜的身上,這是韓流崛起的重大因素。
   
但是,2019年國民黨從總統初選以來,初選之亂,加上參選人的惡意人身攻擊,讓人看到那個內鬥內行、外鬥外行的國民黨的幽靈又重新出現,去年好不容易凝聚的民心又被瓦解,國民黨「老賊不死」的舊惡,又讓人回想到從威權走到民主化的國民黨過程,由於政客的自私自利,黨內不是內鬥,就是分裂,以至於那個曾經被「討厭的國民黨」,又取代了2018年九合一選舉時那個「討厭的民進黨」。所以,2018年是「討厭的民進黨」救了「討厭的國民黨」,2019年卻完全逆反,這就是國民黨內鬥所造成的宿命。
   
在這種不利的政治環境下,韓國瑜也遲遲整合不了國民黨高層離亂的心,一直到選前步道一個月的時間,包括朱立倫、侯友宜才歸心到韓國瑜的團隊,但正如朱立倫在接下韓國瑜競選總部主委時,厲聲疾呼全黨只能有勝選方程式,不能作任何敗選思維與自私自利打算。這既顯示國民黨整合有成,但也表明問題依然嚴重。所以,太晚完成的整合,已埋下國民黨的敗局,而在缺兵、缺糧的情況下,國民黨不知從何戰起,尤其是面對民進黨早已一邊大撒幣進行政策買票,一邊大打「抗中牌」恐嚇台灣的選民,一個步驟接一個步驟的向前推進,國民黨根本無招架之力,如何去搶人、搶票、搶地盤呢?
   
特別是在選戰中,韓國瑜空軍沒有,以致面對民進黨撲天蓋地的抹黑、抹黃、抹紅,都只能親自出面澄清,根本無暇去說明他的訴求與政策,因此,被負面選舉纏住的韓國瑜,敗在沒有空軍,但民進黨卻能傾全黨與國家機器之力,發動網軍強攻韓國瑜的弱點。

至於陸軍分面,在沒有足夠的選舉經費之下,韓國瑜的造勢大會只能依附在各地黨籍區域立委身上,等於是只能幫黨籍區域立委站台,使得原本應該發揮母雞帶小雞功能的總統候選人,卻反而淪為配角,這如何營造出主帥的氣勢?雖然到選前不到一個月內勉強辦了高雄、台中、台北以及選前回防高雄的4場造勢大會,但以台灣的幅員根本難以全面涵蓋,這就讓廣大群眾無法接觸到韓國瑜,想透過網路或媒體接觸,也都是黑韓的信息,韓國瑜也只能處於挨打的份。

所以,韓國瑜陣營沒有進攻性,就沒有攻擊力,沒有攻擊力,如何在戰場上與敵人較量。而選戰跟戰場是一樣的,在贏者全拿的總統大選中,誰都有輸不得的壓力,更何況韓國瑜在沒錢、沒資源的情況下,相對於民進黨的執政優勢,原本就處於弱勢,這就更使得韓國瑜難以起死回生。
   
尤其是弱勢者沒有作戰的節奏,也沒有打大會戰的能力,更缺乏打游擊戰的經驗,在民進黨全力動員黨政軍情等國家機器的搶攻下,國民黨與韓國瑜2020的大選輸得不冤枉。
 
菁英階層之亂
 
2018年九合一選舉大勝以後,原本在2016年總統大選中怯戰的國民黨菁英大老,在2019年初就紛紛表態要爭取參加總統大選,其中尤以前立法院長王金平最為積極,其他的朱立倫也不落人後的加入初選行列。而人選還在混沌之際,馬英九和郝龍斌卻暗中鼓動鴻海集團老闆郭台銘出來競逐總統寶座,國民黨也頒給郭榮譽黨員的身份,為他參選總統之路解套。。
   
而在國民黨主席吳敦義決定放棄參與總統角逐之列以後,他也鼓勵剛當上高雄市長的韓國瑜出來參加初選,並一再的為他參加初選鋪路,使得國民黨的初選一開始就熱鬧非凡,但原本應該很有看頭的喜劇,最後卻演變成鬧劇。
   
這主要是因為王金平放棄參加初選,卻宣稱競選到底,王認定他是扶韓國瑜當上高雄市長的最大主力,所以韓國瑜應該還他一份人情,可是權力並非是讓出來的,韓國瑜最後選擇當仁不讓,造成王金平的不滿,他依然按照自己的步驟,到處找尋參選的機會。
   
另外,郭台銘在加入初選行列之後,他並非採取君子之爭的方式,而是大力批評旺中媒體集團是「紅色媒體」,還批評大陸國台辦在後面下指導棋,讓一場原本應該是國民黨有史以來最具民主的初選,卻演變成紅色滲透疑雲,讓民進黨抓住把柄,大打「紅色恐慌」之戰,國民黨一開始就處於不利的局面。尤其是在總統初選結束以後,郭台銘還不肯認輸,王金平也一直放話參選到底,從7月中初選結束一直到9月中連署登記前,郭台銘才宣佈放棄參選總統,兩個月的「郭王之亂」,國民黨的氣數已盡。
   
事實上,國民黨的黨機器權力結構,向來就是中央菁英、地方派系的雙層結構,地方派系是否支持國民黨,完全是權力與利益交換,中央的決策,地方也只有侍從的份,所以中央菁英結構穩定,地方派系自然就穩穩的跟上中央的腳步。反之,中央若亂,地方派系在隨人顧生命的私利考量之下,原先穩定的派系結構也會鬆動。
   
所以,在「郭王之亂」期間,雖然韓國瑜已經被宣布為國民黨提名的總統候選人,但因有「郭王之亂」,使得地方縣市長諸侯仍在觀風向。包括台中市長盧秀燕一直不願意幫韓國瑜站台,新北市長侯友宜也是到選前在朱立倫的力勸之下,才勉強的與韓國瑜合體。中央與地方的不同心,也是重新製造「討厭的國民黨」氛圍最大的主因,要把它歸類是韓國瑜敗選之因,絕對可以列為第一名。
   
國民黨會產生「郭王之亂」與中央、地方不同心有關,主要還是在國民黨菁英的鬥爭,都是以爭奪權力為主,在權力之爭下就容易衍生成你死我活的鬥爭型式。反觀,民進黨的鬥爭是一種派系之爭,派系著重在利益,所以先有利益的考量,才相信會也權力的獲取。因此,在蔡英文和賴清德初選結束後,民進黨能快速整合,就是大家都看到利益,只要蔡英文授意會給予派系某種利益,就能很快把分裂的派系重新聚合在一起。
   
但是國民黨卻不是這麼回事,他們先看到權力,以為沒有權力,就不可能爭取到利益,所以以權力為中心的鬥爭思考,自然讓大家不到最後關頭,絕不輕易放手。特別是中央的菁英階層,由於家世背景普遍良好,所以往往會以出身論英雄,不僅自己放不下身段,也瞧不起非菁英出身的韓國瑜。當自己人都瞧不起自己人,選民又如何瞧得起國民黨,國民黨之敗,也是敗在黨內歧視非菁英的惡質風氣。
 
政策論述之亂
 
韓國瑜在被國民黨提名為總統候選人之後,一開始是困於黨內的菁英之亂,另一方面又受制高雄市議會的質詢,讓他一直處於挨打的份。這是因為台北市是台灣的媒體中心,主流媒體的總部都集中在台北市,因此台北市的動向一直是全民最關注的新聞。而這時的「郭王之亂」因為發生地點大多在台北市,所以自然容易被媒體放大報導,這就使得國民黨亂局一直展現在全民的眼前,讓人產生不放心國民黨重新執政的排斥心理。
   
而在高雄已被媒體邊緣化的地區,媒體為了爭取曝光韓國瑜的鏡頭,往往是報導一些他在議會被羞辱,或是一些負面的花邊新聞,韓國瑜即使想努力做好市政,但那是屬高雄的地方新聞,通常只會放在地方版上,無法讓他的施政放到全國性版面,這就讓人以為韓國瑜自從當上市長以後,每天只想著選總統,而不管市政,於是民進黨封他一個「草包」,他就變成草包,封他一個「落跑市長」,他就變成落跑市長,全面負面化韓國瑜,使得原本把他當成「劉邦再世」的選民,也跟著被負面情緒渲染,而逐步棄他而去,所以除了少數鋼鐵「韓粉」之外,2018年的韓流也跟著氣數已盡。
   
在整個選戰氛圍已經不利於韓國瑜的情況下,韓國瑜決定在10月份開始請假參選,但就像前述,在缺糧的情況下,沒有空軍,也沒有陸軍,結果韓國瑜也只能依靠媒體去闡述個人的政策主張。可惜的是,在台灣媒體大多數被民進黨以置入性行銷收買之後,願意充分或肯定報導韓國瑜政策者少,大家還是環繞在韓國瑜的私生活,以及投資置產方面,以毀滅他訴求「庶民總統」的形象。

除此之外,由於民進黨高舉「抗中保台」的旗幟,大打「反紅色滲透」與製造「紅色恐慌」的策略下,原本是國民黨強項的兩岸政策,韓國瑜也跟著啞口,除了重申主張「一中各表的九二共識」之外,其他卻都是負面表列。例如,大剌剌的宣稱反對一國兩制,表述中共若不放棄對台使用武力,就不簽訂和平協議,甚至也不譴責香港的反送中動亂。

可以說,韓國瑜的兩岸政策已經被民進黨的「紅色恐慌」完全封鎖,以致無法推出強項的政策,尤其是在總統職權所屬的兩岸、外交、國防等三個範疇都提不出比民進黨更積極有利於台灣的作為,人民為何要選韓國瑜。許多人在選前就質疑,若選韓國瑜,在看不到政見之下,會變成是一個未知的選擇,但選擇蔡英文,起碼已經知道她已經多壞,相信再給她4年執政,也不會更壞。

所以,沒有政見就沒有政策,沒有政策就沒有未來,這是國家治理為何都要先前提出幾年計畫之因,韓國瑜背後雖然有組成一個國政顧問團,但是再好的國政團,也要有一個好的領導者,最起碼就是要做好領導者該論述的功課,但是這些都是因為韓國瑜起步太晚,在選前無法充分發揮,使得韓國瑜表面上雖然得民心,但是在投票時,選民卻又猶豫對他不放心,以致於票根本投不下去。所以,韓國瑜之敗,也是國民黨之亂難以擺脫的一種必敗的宿命!

(本文刊登於祖國雜誌,2020年2月號)

最新創作
台版國安法 逼著蔡英文低頭?
2020/10/23 04:48:51 |瀏覽 135 回應 0 推薦 2 引用 0
是誰引來了「狼群」?
2020/10/23 03:28:43 |瀏覽 124 回應 0 推薦 1 引用 0
綠營憑什麼拿歐陽娜娜的「認同」開刀?
2020/10/04 23:59:31 |瀏覽 274 回應 1 推薦 5 引用 0
領導者可別自我催化成一頭「獅子」
2020/10/04 23:42:53 |瀏覽 121 回應 0 推薦 3 引用 0
美軍駐台 會「千萬人頭落地」?
2020/09/24 20:45:42 |瀏覽 208 回應 0 推薦 8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