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喬新生》休想透過大法官實現台獨- 中時電子報
2016/10/27 12:42:25瀏覽227|回應0|推薦6

搜尋結果

喬新生》休想透過大法官實現台獨- 中時電子報

喬新生》休想透過大法官實現台獨

喬新生

將在北京舉行的和平發展論壇,被稱為大陸方面爭取和平統一的最新努力。(示意圖/達志影像 shutterstock)

實現國家統一是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基礎和前提,也是全體愛國同胞矢志不移追求的目標。但是,如何實現國家統一,學術界卻有完全不同的兩種認識。部分學者認為,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已經不復存在,只有採取武力的方式解決台灣問題,才能實現國家統一。不過,也有一些學者認為,和平統一尚未死亡,通過和平談判實現和平統一的可能性仍然存在,只要有一絲一毫的希望,那麼就應該做100%的努力。不到最後一刻,不能放棄和平統一的希望。

將在北京舉行的和平發展論壇,被稱為大陸方面爭取和平統一的最新努力。只要支持海峽兩岸實現和平統一,都可以通過和平發展論壇發表自己的意見。和平統一的方式有千百種,但是,歸根到底只有一條,那就是尊重海峽兩岸人民的共同選擇。

筆者認為,大陸方面從來沒有放棄和平統一的希望,但同時也沒有放棄採用非和平手段實現國家統一的決心。在海峽兩岸關係發展過程中,特別要注意克服兩個錯誤思維趨勢,一種是認為中國國民黨是和平統一的有生力量,還有一種認為台灣已經進入多黨政治,不同黨派在和平統一的問題上會有不同的立場和堅持,只有團結那些贊成和平統一的黨派,才能爭取實現國家和平統一。

首先,國民黨已經發生了深刻的變化,國民黨內的主流力量在和平統一的問題上已經缺乏共識,贊成和平統一的國民黨黨員,在國民黨內部已經被徹底的變化。國民黨主要領袖堅持「維持現狀」,實際上就是要堅持海峽兩岸長期分治狀態,為台灣獨立生存爭取時間和空間。在和平統一的問題上,不能對國民黨寄予厚望。國民黨一些政治領袖在處理海峽兩岸關係方面採取非常明顯的機會主義策略,在台灣島內處於政治劣勢的時候,他們會向大陸伸出橄欖枝,希望通過促進海峽兩岸經貿關係發展,在台灣島內爭取更多機會。

在這些國民黨政治領袖的內心深處,和平統一早已不是他們追求目標,他們希望長期維持現狀,偏安一隅,維護自己的既得利益。對國民黨一些政治領袖的政治態度缺乏正確的認識,可能會讓大陸在處理海峽兩岸關係方面出現非常嚴重的偏差。海峽兩岸關係發展是大勢所趨,但是,國民黨在處理海峽兩岸關係方面採取的不負責任態度,是海峽兩岸漸行漸遠的重要原因。

大陸方面以最大的誠意,希望國民黨能在促進海峽兩岸統一方面扮演中流砥柱的角色,但是,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國民黨內充斥著投機分子,在處理海峽兩岸關係問題上始終不敢越雷池半步,國民黨不是海峽兩岸和平統一可以依靠的物件。國民黨所提出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實際上是為台灣爭取更多的國際空間。

從國民黨主要政治領袖的表態來看,他們更強調各自表述,企圖以此國際社會製造兩個中國,或者一個中國一個台灣的假象。對國民黨的政策主張進行深刻批判,是海峽兩岸和平統一的前提條件,如果對國民黨抱有幻想,對國民黨一些政治領袖提出的維持現狀或者各自表述政治主張缺乏警惕性,那麼,在處理海峽兩岸關係過程中很可能會腹背受敵,很可能會遭遇國民黨政治領袖的暗算。

當前國民黨內派系林立,矛盾重重。為了爭奪國民黨的領導權,國民黨內一些政治領袖公然在海峽兩岸問題上大做文章。他們不是堅持一個中國的原則,而是在「各自表述」方面不斷發揮。國民黨一些政治領袖的所作所為實際上與民進黨政治領袖的政治主張已經別無二致。如果對國民黨政治領袖的「一個中國,各自表述」主張抱有幻想,那麼,在推動海峽兩岸和平統一的問題上很可能會遇到絆腳石。

大陸部分學者直言不諱地指出,大陸方面應當堅持一個中國的主張,應當進一步壓縮各自表述的空間,因為只有這樣才能讓國民黨內的投機分子原形畢露,也只有這樣,才能讓海內外華人充分意識到,一個中國是不可逾越的紅線。假如在一個中國的問題上不斷淡化自己的立場,尊重或者默許國民黨一些政治領袖在各自表述上大做文章,那麼,海峽兩岸關係的發展將會面臨非常嚴峻的局面。

其次,從台灣的政治生態來看,台灣的確進入了政黨政治時代。但是,台灣政黨結構非常複雜,台灣政黨在制定各項方針政策的時候,已經失去了發展型政黨的特點,逐步變成資源分配政黨。民進黨上台執政之後,熱衷於進行政治分贓。台灣領導人不僅在民進黨內部進行政治權力的分配,而且對台灣的社會保障福利制度、稅收制度、工資制度,勞動保護制度進行大刀闊斧的改革,目的是為了不斷鞏固民進黨的政治基礎。

台灣領導人的所作所為,實際上是揮霍台灣幾十年積累的財富,把台灣社會財富變成少數政黨和集團的財富。更令人感到擔憂的是,民進黨對國民黨趕盡殺絕,通過制定法律規則,清算國民黨的財產。國民黨一定會奮力反撲,阻撓立法機構通過民進黨提出的政府預算。台灣的黨同伐異,有可能會讓台灣經濟和社會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在這樣的大背景下,如果不放棄傳統的依靠經濟來維繫海峽兩岸關係的思維定勢,那麼,有可能會被拖入台灣的政治動亂之中。

大陸在處理海峽兩岸關係方面,必須對台灣的政治市場進行嚴格細分,必須拋棄傳統的黨派觀念,必須從台灣人民的具體訴求和海峽兩岸關係發展的終極目標出發尋找可以團結的物件,建立最廣泛的統一戰線。

簡單地說,就是要徹底拋棄傳統的以政黨為標準建立統一戰線的思維定勢,根據台灣島內政治形勢變化情況,具體情況具體分析,尋找實現國家統一可依靠的物件。從目前的情況來看,台灣絕大多數居民希望安居樂業,盼望過上安穩的日子,他們不希望海峽兩岸兵戎相見,當然也不希望台灣各個政黨在處理海峽兩岸關係問題上鋌而走險。

大陸方面應當充分意識到台灣島內政治變化的大趨勢,深入瞭解台灣民眾在處理海峽兩岸關係方面的內心想法,一方面不能急於求成,另一方面也不能消極應對,而應當在著力發展大陸經濟縮小海峽兩岸差距的前提下,根據台灣島內居民的政治訴求,調整海峽兩岸關係發展的方針政策。

第一,必須拋棄傳統的黨派觀念,不管是民進黨還是國民黨,只要能為海峽兩岸的和平發展貢獻自己的力量,那麼,大陸就應該伸開雙臂熱烈歡迎,因為只有這樣才能團結一切可以團結的力量,為海峽兩岸和平統一奠定基礎。

第二,對於那些為了商業利益或者為了政治利益而改變政治立場的台灣政黨領袖,大陸方面應當熱烈歡迎,這些政治領袖在特定歷史時期可能會發表過不利於海峽兩岸和平統一的觀點,但是,只要他們幡然悔悟,贊成國家統一,那麼,就應該捐棄前嫌,歡迎他們為海峽兩岸和平統一貢獻力量。

第三,對民進黨內部在特定歷史時期反對獨裁主張台灣獨立的政治領袖,應當盡最大可能爭取他們從國家發展的大局出發,以自己的實際行動教育台灣青年人,只有團結起來,才能實現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

第四,對於民進黨掌握行政資源的政治領袖,應當發出嚴厲的警告,禁止他們巧言令色,蠱惑人心,禁止他們在國際社會製造假像,為台灣獨立爭取時間。

第五,對國民黨內的一些投機分子,大陸方面應當認清真相,絕對不能讓他們在海峽兩岸沽名釣譽,更不能讓他們在國際社會製造事端,為國家統一設置障礙。

部分學者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分裂國家法》過於簡陋,在處理海峽兩岸關係方面面臨許多法律難題。制定「中華人民共和國統一法」或許是解決台灣問題的最好方式。筆者認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分裂國家法》之所以在反對國家分裂實現國家統一的問題上只是作出原則性規定。是為了保留解釋的彈性空間,是為大陸方面靈活處理海峽兩岸關係提供明確的法律依據。

從《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分裂國家法》的立法宗旨來看,採用非和平的方式實現國家統一解釋權在大陸。根據這部法律,如果大陸認為必須通過非和平的方式解決台灣問題,那麼,不需要經過大陸最高權力機關批准或者審議,國家軍隊和中央政府可以立即實施非和平統一台灣的行動。這樣的規定對於台獨分子具有更大的震懾力。反過來,如果事無巨細作出明確的限制性規定,那麼,大陸在處理海峽兩岸關係方面將會自縛手腳,在解決台灣問題方面可能會受制於法律的約束,在採用非和平方式實現國家統一過程中可能會延誤時機,從而付出更大的代價。

筆者始終認為,通過非和平的方式解決台灣問題時機尚未到來。台灣領導人在台灣獨立問題上可能採取的策略是,通過解釋憲法或者法律,把中華民國管轄的領土限制在台灣、金門、馬祖、澎湖以及其管轄的其他島嶼。這是一種法律上的台灣獨立,比制定台灣獨立憲法或者修改《中華民國憲法》具有更大的迷惑性。

可以肯定的是,如果台灣的大法官採用解釋《中華民國憲法》或者法律的方式,把中華民國的管轄範圍限制在台灣、金門、馬祖、澎湖列島以及其管轄的其他島嶼,那麼,就已經構成《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分裂國家法》所列明採用非和平方式實現國家統一的情形,到那個時候,大陸方面可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分裂國家法》採用非和平的方式實現國家統一。

筆者早就指出,民進黨上台執政比國民黨上台執政對於實現海峽兩岸統一更為有利。說到底,無論是通過制定修改憲法的方式實現台灣獨立,還是通過解釋憲法的方式實現台灣獨立,其目的都是為了實現台灣獨立。只要台灣執政當局走到這一步,那麼,海峽兩岸和平統一的可能性就不復存在。正因為如此,與其漫長的等待,不如快刀斬亂麻。只要民進黨執政當局通過解釋憲法的方式實現台灣獨立,那麼,海峽兩岸和平統一的機會就會徹底失去,採用非和平方式實現國家統一的時機就會到來。

從這個角度來說,民進黨在處理海峽兩岸關係問題上表現得更加赤裸裸。大陸方面不希望兄弟鬩牆,而寄希望於海峽兩岸求同存異,在維持現狀基礎上尋求和平統一的可能性。但從目前情況來看,民進黨執政當局多少有些急不可耐,在處理海峽兩岸關係方面,民進黨始終沒有放棄台灣獨立的立場,這就使得民進黨把自己暴露在槍口之下,只要民進黨在實現台灣獨立黨章的道路上往前邁一步,那麼,大陸方面就可以依法辦事,採用非和平的方式解決台灣問題。

部分學者擔心,海峽兩岸統一之後,如何解決國家內部的問題呢?這是一種悲天憫人的情懷,也是一種高瞻遠矚的政治思慮。海峽兩岸和平統一之後,台灣島內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不會發生變化。海峽兩岸非和平統一之後,台灣島內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不會發生根本性的變化。

換句話說,台灣島內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繼續保留下來,台灣仍然實行資本主義,台灣居民仍然擁有自己的財產。採用非和平方式實現國家統一之後,除了台灣不得擁有軍隊之外,台灣任何政黨都不得鼓吹台灣獨立,贊成台灣獨立的政黨和個人必須被繩之以法。大陸方面會徹底接管台灣管理機構,接管台灣的軍事部門,徹底取締台灣的對外事務部門,但是,大陸方面不會改變台灣的社區自治結構,台灣各個政黨仍然可以通過民主選舉掌握政治資源。如果民進黨不改弦更張,徹底改變台灣獨立的政治綱領,那麼,民進黨在台灣島內沒有生存的空間。

具體而言,中國人民解放軍會全面接管台灣地區的防務,中央政府會全面接管台灣地區的政治事務,但是,台灣人民仍然可以通過民主選舉的方式,選出自己的領導人。台灣地區的法律制度中,必然會增加反對台灣獨立的條款,任何支持台灣獨立的政黨領袖,都不得參與台灣的政治事務,任何鼓吹台灣獨立的個人都必須接受法律的審判。

可以這樣說,除了軍事國防和外交事務之外,大陸方面不會干涉台灣人民的政治社會文化經濟發展,不會干涉台灣居民的生活方式和生產方式。民進黨在台灣島內不可能合法存在,任何支援台灣獨立的企業或者個人必須付出沉重的代價。

國家的統一並不像一些學者所想像的那樣,會讓台灣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大陸方面從來都沒有把槍口對準無辜的台灣人民,只要贊成國家統一或者不支持台灣獨立,那麼,大陸不會干涉他們的正常生活和工作。但是,如果製造國家分裂,或者繼續宣傳台灣獨立的政治主張,那麼,要麼被投進監獄,要麼遠走高飛。在國家統一的問題上,不能患得患失,優柔寡斷。只要《中華人民共和國反分裂國家法》規定的採用非和平方式實現國家統一的情形出現,那麼,中國人民解放軍就會以雷霆萬鈞之勢,立即接管台灣政權。

部分學者認為,中國人民解放軍將會以排山倒海之勢,舉行大規模的登陸作戰。這可能低估了現代戰爭的科學性,也可能低估了台灣人民的自覺性。中國人民解放軍將會以特種部隊,控制台灣的中樞神經,切斷台灣與外界的聯繫,並且全面接管台灣的軍事防務,迅速逮捕台獨分子,然後發佈通告,在特殊地區實行戒嚴,如果違反中國人民解放軍通告規定,那麼,將會被追究法律責任。大兵團作戰的時代不會到來,即使在台灣島內出現負隅頑抗的台獨分子,中國人民解放軍也會採用非對稱武器及時給予迎頭痛擊。

為了最大限度地保護台灣島內無辜平民的財產和人身安全,大陸方面必然會對台灣發出警告,如果台灣執政當局一意孤行,台灣領導人不收回成命,公然宣佈台灣獨立,那麼,大陸精確制導武器隨時可以將台灣的總統府化為灰燼。台灣領導人獨立的夢想永遠無法實現。

總而言之,國家統一的方式非常簡單,要麼談判實現國家和平統一,要麼武力統一國家。中國人民解放軍隨時做好準備,如果台灣領導人敢於以身試法,公然宣佈台灣獨立,那麼,國家統一指日可待。(作者為海峽兩岸關係法學研究會理事、教授)

關鍵字: 大法官  國民黨  反分裂國家法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iwanese38&aid=7938147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