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毛澤東的大饑荒 ──1958-1962年的中國浩劫史(之二)
2012/08/19 17:11:24瀏覽455|回應0|推薦2

毛澤東的大饑荒 ──1958-1962年的中國浩劫史(之二)

摘要: 觥籌交錯,杯盤狼藉,歡聲笑語迴響在長江之上。而長江周圍令人震歎的美麗山水,卻正經受大饑荒的折磨。幹部還有公費旅遊。1960年2月,約有250名幹部登上豪華客輪遊覽長江,在品嚐美 ...

觥籌交錯,杯盤狼藉,歡聲笑語迴響在長江之上。而長江周圍令人震歎的美麗山水,卻正經受大饑荒的折磨。

幹部還有公費旅遊。1960年2月,約有250名幹部登上豪華客輪遊覽長江,在品嚐美味佳餚的同時,欣賞懸崖,巖溶地貌和峽谷,他們偶爾也會離開舒適的包廂,參觀沿途的文化景點。他們拍攝了上百卷膠卷。擺放在客輪各部位的芳香油和熏香,發出的香味飄蕩在空中。穿著華麗的女服務員們,送上絡繹不絕的美味佳餚。樂隊演奏著背景音樂。此行不惜耗費巨資,25天裡僅燃料和工作人員的費用就達3.6萬元,此外還要加上5噸魚肉,和不計其數的煙酒。客輪發出彩虹般五顏六色的光芒,在月光下構成了一道迷人的風景,觥籌交錯,杯盤狼藉,歡聲笑語迴響在長江之上。而長江周圍令人震歎的美麗山水,卻正經受大饑荒的折磨。

幹部明搶社員暗偷

在大饑荒的同時,幹部們卻在會議上的大吃大喝,是當時社會上普遍存在的不滿的一個根源。貪婪的幹部往往被稱為豬八戒,豬八戒是著名的明代小說「西遊記」中的人物,以他的懶惰,貪吃和好色著稱。即使黨外的一些老百姓,也有多吃多占的機會。在集體食堂工作的人,會利用職務之便小偷小摸。河南省會鄭州的一家棉紡廠,食堂管事的人經常出入倉庫,把它作為自己的食品櫃。有一次,一名廚師一天內吃了20個鹹蛋,其他人則吃了幾公斤肉罐頭。麵條和烙餅也許能留到晚上,而食堂專用的魚肉和蔬菜,白天就被食堂工作人員瓜分了。至於普通工人,是每天3碗稀飯,偶爾有些米飯或饅頭補充。許多人幹活時體力不支。

對於各種巧取豪奪,農民並不總是袖手旁觀。廣東一個公社三分之二的豬,被當地幹部在慶祝節日來臨的宴會中吃掉了,農民警告說:「你們幹部明搶,我們社員就會暗偷」。無節制的屠宰盛行於1958年的農村,農民用殺掉自己的家禽和牲畜的方式抵抗人民公社。在恐懼,謠言和榜樣的作用下,他們選擇吃掉自己的勞動果實,把肉類儲存起來,或是在黑市出售,而不是把它們拱手送人。就像我們在廣東省東北丘陵一個村子裡所看到的胡永明,他按部就班地吃掉了他的牲畜:宰了4隻雞,3隻鴨,狗,狗仔和一隻貓。他的家人用這些肉類大快朵頤。但是,即使在激動人心的1958年後的日子裡,村民還是能找到偶爾大吃一頓的方法,當然有時需要當地領導的縱容。在羅定,一個鐵血制下的縣城,為了慶祝共產黨生日,1959年7月1日,每個家庭吃掉4隻鴨子。1961年的農曆新年,不滿的農民在湛江地區屠宰了數千頭耕牛。這種抗議方式,在廣東省其他地區也出現了,原因是農民在傳統的農曆年沒有不可或缺的豬肉包餃子。

換個食堂吃完再吃

另一個不時大吃大喝的原因是:人們不再需要節儉,對個人財產的徵用和通貨膨脹,已經迅速奪走了個人的積蓄。陳六姑,一位住在番禺的節儉老太太,設法攢了300元,到1959年初夏也開始揮霍,她請10個人進餐廳大喝魚湯。「現在存錢無用處留下百多給母親做棺材就行了」。在北京的外國居民注意到,以往通常安靜的餐廳,1959年人滿為患,即將成立城市公社的傳言,使居民紛紛把自己的傢俱出售給國營傢俱店,所得款項則用於進飯店吃大餐。

有時,老百姓能吃得好,是因為他們有幸能有一位好領導,他可以利用一切政治技巧,把自己的單位變成饑餓沙漠中的一片綠洲。上海的徐匯區,有一些食堂有比較奢華的玻璃門,並全部安裝螢光燈。還有些食堂安裝了收音機,普陀區的一個食堂還建了金魚池。另一方面,城市裡的某些單位,食品供應監管不力,使工人有時能超量用餐。在河北省的調查表明,工人有時從一個食堂吃完飯,又換個食堂再吃。餐廳的桌子上,經常堆滿剩飯剩菜,不少落在地上糟蹋了。餐後的剩飯剩菜,能裝三四個容量為5公斤洗臉盆。更令人臉紅的浪費是,一些工人把食物帶回他們的宿舍,但是並不吃。人們踩過丟棄在地上的饅頭,使地上覆蓋著一層黃色的黏稠物。

在北京郊區石景山,供應好到工人可以專挑棗饅頭裡的棗吃,而把饅頭扔掉。在宏大的上海機床廠的食堂裡,淘米的過程非常粗糙,每天都有成公斤的大米流入汙水渠,結果被用來餵豬。鬆懈的夜班監管制度,使工人能盡情大吃,有的甚至進行吃飯競賽:有個冠軍一次能吃兩公斤米飯。

幾乎每一個人,無論他的社會地位如何,從上到下,都在顛覆現行的分配制度,變相地發揮著共產黨所力圖消滅的物質利益的作用。在饑荒發展的過程中,一般人的生存越來越多地依賴於欺騙,誘惑,藏匿,行詐,偷竊,掠奪,走私,怠工,作假,以及其他糊弄國家的方式。

但沒有人能以一己之力玩得轉這經濟制度。在一個門檻林立,處處設防的國家,從脾氣古怪的傳達員,到臉色陰沉的火車站售票員,人人都可以給別人製造麻煩。社會系統中的清規戒律如此繁瑣複雜,以至最低級的工作人員也有自作主張獨斷專行的權力。雞毛蒜皮的小事──諸如買票,換證,進門等等,只要碰上個死板拘泥的人,就足以使你叫苦不迭。小權力腐蝕小人物,小人物遍布於計畫經濟的底層,有權對他們碰巧有權管轄的短缺商品做出任性的決定。至於在計畫經濟系統內等級越高的人,權力越大,濫用權力的危險也就越大。(待續)



Read more: http://www.want-daily.com/portal.php?mod=view&aid=38128#ixzz23yudXnw3

( 時事評論兩岸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taiwanese38&aid=67332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