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波特萊爾,幸福的賣淫作家(一)
2006/04/27 22:04:42瀏覽12449|回應0|推薦15

波特萊爾,幸福的賣淫作家(一)

波特萊爾(Charles Baudelaire)有一句名言:「愛情就是賣淫的慾望,藝術就是賣淫。」

在波特萊爾的眼中,人的存在非常難以忍受,因此他無法對生命產生寬容的想法,在他的文章之中,種種醜惡的景象和嘲諷人性造就了《惡之華》這本好書,不難明白波特萊爾何以歌誦愛倫坡(Edgar Allen Poe),這兩個人的生命,簡直就是痛苦的集合體,而波特萊爾也接替了愛倫坡寫作時的陰慘氣氛,看他的散文和詩,常常拿屍體作為主體,那些描述骯髒腐爛的程度,連愛倫坡都不忍作為題材吧。

在波特萊爾的筆下,除了寫屍體,就是常寫賣淫者,他寫猶太妓女莎拉(Sarah),那句「邪惡的女人!無聊使妳心腸殘忍」是多麼強烈,在他眼中似乎賣淫顯然也是一種表演藝術,而他看待自己喜愛的女人,更是有種變態性慾和兇殺的味道,像他當時追求一位叫做Rosine Stoltz的女演員,當波特萊爾到這位女演員家中的時候,當場寫了首詩,內容就是在描述如何謀殺她。

波特萊爾寫道:
離開那嘲笑的世界,獵奇的法官
 離開那些污濁的群眾,
 安睡吧,安睡吧,妳這奇怪的女人,
 在妳這座神秘的墓中;
 妳丈夫逃到天涯,妳不朽的形駭
 總會在他的夢中出現;
 他也像妳一樣永遠忠實於妳,
 一直到死都不改變。

波特萊爾對婚姻的描述,就像他愛抽鴉片一樣,充滿了詭魅的吸引力,卻又無法避免嘲弄男女關係。

在《殷勤有禮的射手》這篇作品中,他寫一個男人想槍斃時間(tuerle temps,意同消磨時光),結果一直無法準確拿槍射中目標;直到男人把妻子當作想像中的標靶,立刻就變成神射手,還能夠百發百中,最後那男人對著妻子說:「啊!我親愛的天使,為了這熟練的技巧,我多麼感謝您!

波特萊爾喜歡寫諷刺性的文章,當然他的生命也充滿了諷刺;他翻譯愛倫坡的作品,然後在閱讀之後嘆息,認為愛倫坡在他面前塑造了一個偉大的形象,如同他在《深淵》中寫的:「唉!一切皆深淵,行動、慾望、幻夢、語言!我曾多次感到恐怖之風吹過我全身豎起的寒毛上面!」然後,波特萊爾又寫道:「我怕睡眠,像人害怕不知道往何處的模糊可怖的大洞一樣;我通過一切窗戶只看到『無限』,因此我的精神常離不開昏眩,它總在羨慕『虛無』的麻木不仁。

倘若愛倫坡知道自己有個如此深入自己作品的讀者,並且藉由小說中的恐怖意境,創造出如此貼近的文章,會不會覺得這個知音體現了自己幻想中的「深淵」?

波特萊爾有句話形容巴爾扎克:"Comment on paye ses dettes quand on a du génie."(天才如何有負於天。)要說他自己,也可以套用。

他的詩像鴉片,讓人一讀上癮,死與性,快感與強烈的醜怪相連,當他迷戀上屍體和惡臭,卻能將種種可怕的腐敗化為想像中的絕美。

當年我去蒙帕那斯墓園找波特萊爾,逢人就問:「Pardon,ou est Baudelaire?」波特萊爾的安眠之處,會不會就是這清潔美麗的墓園一角呢?還是,他喜歡憂鬱的巴黎,所以不願意走馬看花的旅人來騷擾自己的安寧?

後來我纔發現,他的墳墓躲在一個僻靜的角落裡,很少遊客會發現,那時我赫然察覺有個金髮女子放了一束白玫瑰在他的墳上,想想他在墳墓底下若發現被後來的世人崇拜,會不會就像他寫的那句「se parer des plumes du paon(自鳴得意)」起來?

引用波特萊爾最讓我喜歡的一句話作結:「人類也許是不幸的,可是被慾望折磨的藝術家是幸福的!」

躺在墳墓之內的波特萊爾,其實會覺得自己是幸福的啊!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