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 當代蔬食名人堂 》保育學者──珍古德
2008/07/18 09:45:23瀏覽1953|回應3|推薦20

她的人生天旋地轉似的變化了。這變化是,她決定投身動物保育工作,因光是做田野調查,並不能挽救動物們悲慘的命運──人類強加在牠們身上的悲慘命運。

    一段潛藏在深層記憶的小插曲,直到六十年後突然清晰了起來,珍古德這才明白,原來,上蒼對她的計劃,早在她還是一歲娃兒時,就捎來了信息。

    那時,她坐在雜貨鋪外的娃娃車裡,雙眼好奇張望著形形色色的世界;一隻蜻蜓朝她翩然而至,調皮的繞著她飛旋。她受到了驚嚇,咿咿呀呀的叫了起來。然後,一個路人揚起報紙,「啪、啪」幾下,那快樂的蜻蜓瞬間淪為身首異處;透明的翅膀在太陽照耀下閃著藍光,在半空中飄盪。於是小小的珍古德不停的尖叫。大家都以為她是受到了驚嚇才持續尖叫,只有她自己知覺,讓她發狂的,是憤怒與罪惡感。她無法接受,眼前活潑的小生命,竟因她而死,且死的如此悽慘又痛苦

    此後,即使是不自覺的,她都朝著為動物請命的道路勇往直前,始終如一。

大地的女兒 

    珍古德是英國倫敦人,出生於一九三四年的 四月三日 ,在溫馨的基督教家庭中成長。不過,她的父母不曾對她做教條式的灌輸;他們注重的是善性的培養,諸如勇敢、慈悲、寬大、誠實、信任。雖然物質生活不充裕,每一分錢都得花在刀口上,但全家充滿歡笑;一次難得的火車之旅或一場電影,都成為回味無窮的記憶。

    動物成為珍古德不可或缺的玩伴,她天生就對動物著迷。但倫敦市區尋常可見的貓咪、狗狗、鴿子、麻雀似乎還不能滿足小女娃探索的欲望。一歲半的她,從倫敦公園帶回一把蚯蚓放到床上,認真觀察牠們扭來扭去的姿態。

    「珍呀,牠們需要泥土喔。如果留下牠們,牠們都會死翹翹的。」母親這麼提醒她。

    她一聽,火速滿抓著蚯蚓,搖搖擺擺走回倫敦公園將牠們放生。她從海邊抓了一桶子黃蝸牛回家,任牠們爬滿臥室地板、牆面、衣櫃。

    「珍呀,牠們需要海水哩。如果留下牠們,牠們都會死翹翹!」母親又提醒她。

    她深怕傷害小生命,歇斯底里了起來,於是在場所有的人都得停下手邊的事,幫她撿拾黃蝸牛,然後衝回海邊。

    諸如此類因小動物而忙翻天的故事填充了整個幼兒時期,幸運的是,她的家人沒表現出任何不耐,聰慧的母親更鼓勵她透過觀察動物來學習愛與自然知識。珍古德常慶幸自己不是生長在一個刻板的家庭,否則,她旺盛的好奇心可能會被迫枯竭。

    兩歲生日時,父親送給珍古德一個猩猩玩偶,名字叫做朱比利(Jubilee)。許多人都認為送這樣一個醜怪的禮物給小孩,恐怕會讓小孩做惡夢,但珍古德卻與朱比利情定終生,直到今天,毛快掉光的朱比利仍端坐在她英國的家中。

    英國對德國宣戰時,珍古德的父親從軍去了;她與妹妹隨著母親搬到人口眾多的外婆家──位於英格蘭南方海岸的樺樹莊。那裡有大院子大草坪大叢林,有鳥兒築巢、蜘蛛下蛋、松鼠追逐,有想像中的妖怪幽靈在月光下手舞足蹈。然而,儘管已在郊野度過逍遙豐富的童年,少女時期的珍古德還是不滿足;她透過書本的描述,遙想著叢林、嚮往著泰山的生活。總是有一股神秘力量蟄伏在她的內心,告訴她,非洲,所謂的「黑暗大陸」,將是她理想依止的地方。

    一九四五年五月,歐戰結束了,關於納粹死亡集中營的種種傳聞甚囂塵上,她從報紙上看到大屠殺的恐怖照片,無法置信人世間竟有如此邪惡、矛盾、殘忍的問題,也無法理解全能的神怎會任由殺戮橫行?她對基督的信仰起了動搖,去教堂的次數也減少了。

熱騰騰的愛,獻給黑猩猩

    十二歲那年,珍古德的父母離異了。看盡漫長戰爭造成的悲歡離合,這個遺憾對她而言其實衝擊不大。她只顧沉醉於外公典藏的哲學書籍;也開始嘗試寫故事、寫詩,內容多半是大自然帶給她的觀想和喜悅。她原以為自己可以如此享用孤獨直到老去,但當教堂來了一位名為崔佛‧戴維斯(Trevor Davies)的牧師時,她才知道自己擁有熱騰騰的、不甘於獨享的愛。

    崔佛是位神學博士,佈道時所使用的辭藻簡潔有力,常是一語中的發人深省。珍古德發現自己可以聽他百遍不厭倦,像是聽音樂般的陶醉。她是瘋狂愛上崔佛了,一種柏拉圖式的深愛。她自動自發上教堂、在夜晚刻意經過映有崔佛身影的窗;甚至在做完禮拜之後,捨不得清洗被崔佛握過的手。

    然後,她漸漸明白,她愛上的,其實是崔佛佈道時所呈現的耶穌精神、信仰的火燄。崔佛的出現,對她一生的影響至鉅──她從此想要成為一個奉獻者。

    一九五六年,珍古德收到中學好友捎來的信件,問她是否願意前往肯亞一遊父親剛買下的農場。珍古德一點兒也不敢遲疑,因為非洲,早就喚她千百回了。

    在肯亞的農場待上幾個星期後,珍古德有機會為古生物學家路易士‧李基工作;挖了三個月的化石後,她終於親近了年幼時的夢想──著手研究黑猩猩族群。她的任務跌碎了一干「學者」的眼鏡,誰會相信,一個年僅二十六歲、非專業出身的「女性」可以完成危險指數如此高的田野調查?但路易士獨具慧眼,他不把文憑和性別限制看做是必要,更認為專業訓練反而會造成學術上的偏見;他需要的人,必須具備「開放的心靈、對求知的熱忱、對動物友愛、耐心十足且能久離文明」,綜上所述,適合的人選,除了珍古德,再無其他了。就這樣,珍古德一路披荊斬棘的前往黑猩猩的故鄉──岡貝(位於坦尚尼亞境內),一段漫長卻迷人的研究之旅就此開展。 

    隨著歲月的流轉,珍古德不斷發現黑猩猩與人類的相似之處,牠們不僅會以握手、拍背、搖擺、踢、捏、哈癢、擁抱、親吻等等肢體語言來表情達意,也能就地取材製作簡易工具以便利生活所需;牠們甚至也會對未來做推理及計畫。種種發現證明,人類獨為「萬物之靈」的說法其實只是傲慢的自我標榜。

    珍古德永遠記得,當她撿起果實送給老友黑猩猩「大衞」時,「大衞」是如何誠懇的握住她的手!牠輕柔的指觸傳遞了善意、無邪的眼神表達了感激。他們,人類與黑猩猩,用一種古老的語言──或可稱之為意念,深深的溝通了。然而,珍古德同時也發現,黑猩猩性格中的黑暗面常令人瞠目結舌,牠們也會「擄人勒贖」、「社群互戰」、「同族殘殺相食」。

    當珍古德的研究心得逐一發表後,得到排山倒海般的回響,正反面都有。令她擔心的事發生了;有些所謂的學者專家,果然以她的研究報告合理化人性的黑暗面,他們宣稱,由於「人類的暴力基因根植於遠古靈長類祖先」,所以「人類乃嗜血之動物,罪行與戰爭無可避免」。如此以偏蓋全的結論令珍古德感到痛心無奈。她不願以駝鳥心態看待人類或動物本質中存有的黑暗面,但她更願意相信,透過成熟的教育,諸如誠實、自律、勇敢、謙和、慈愛、寬容等良善的質地,都將成為人類或動物的豐富資產。

    而在為動物的生存空間到處奔走請命的漫漫歲月中,珍古德也發現自己對飲食的態度改變了,尤其是在參觀過「動物實驗」後,她便再也無法停止思考──關於尊重生命的問題….

淨化的旅程

    與黑猩猩建立了二十五年的深厚情誼,珍古德的著作《岡貝的黑猩猩》問世了;這本著作團結了所有研究黑猩猩的專家學者,他們舉辦一場空前盛大的研討會,以及一連串的「動物實驗」參訪。

    她這才瞭解,世界上其他地區的黑猩猩,命運竟是如此的悲慘!千百隻黑猩猩幼兒沒有媽媽,牠們的媽媽被人類射殺了,只因人類難耐口腹之欲或想搶走幼兒拿去販賣。而在歐美地區的動物實驗室,許多黑猩猩被拘禁在微波爐大小的「隔離室」裡;施打在牠們身上的實驗藥劑早已令牠們徹底絕望。牠們個個像破碎的布娃娃,眼神空洞、了無生氣。面對斯情斯景,珍古德呆怔了。

    然後,一九八八年,她首次看到被關在「實驗籠」裡十年以上的老猩猩「啾啾」時,淚水就再也不可抑止的潤濕了口罩。但「啾啾」竟溫柔伸手撫摸她的臉頰,像是安慰她:「親愛的,請別為我哭泣」。

    她的人生天旋地轉似的變化了。這變化是,她決定投身動物保育工作,因光是做田野調查,並不能挽救動物們悲慘的命運──人類強加在牠們身上的悲慘命運。

    同時,看著盤中肉時,她也自然而然觀想到動物被殺害時的恐懼、痛苦與死亡;肉類已引動不了她的食慾了。所以,她從此不再吃肉。

    不過她清楚強調,她無意譴責肉食者。她譴責的是集約式的飼養行為;因這其中牽涉的,除了道德良知,還有環境破壞的相關問題。就拿亞馬遜河流域為例,為了改種能供作動物飼料的牧草或穀類,成千成萬英畝的雨林被砍伐了;生態失衡的後果,卻得由全人類來埋單。

    殘忍,其實是人類最大的罪惡啊!珍古德認為,設若我們虛心承認人類不是唯一具有個性、不是唯一能體驗喜悅悲傷痛苦絕望的動物,那麼我們就不會如此高傲的將剝奪動物生命視為理所當然。

    走在改革的道路上,珍古德難免受到一些人的批判。在一次旅行途中,一個美國婦人繃緊臉對她嗆聲:「妳知道嗎?若非是用狗兒來做醫療實驗,我的女兒恐怕早就死掉了!」

    「像妳這種只知維護動物的人,令我覺得心!」

    面對連番惡毒炮轟,現場氣氛頓時尷尬起來,周遭人都不知該如何替珍古德解圍。只見珍古德耐心等婦人發洩完畢,溫柔的說:「我母親的心臟也裝了一片豬的活瓣啊,可碰巧我又喜歡豬這種『比狗還聰明的動物』。」

    「因此,我打心底感謝救了母親性命的豬,以及所有為了使手術成功而遭遇痛苦的豬。我心存感激,願意盡所能改善豬的生活──無論是實驗室裡或農場上的。相同的,也請您心存感激的看待救您女兒一命的狗兒吧.。」

    這一番話澆熄了婦人的氣燄,她若有所思的離去了。而類似的場面,珍古德隨時都得面對,但她早已準備好要接受任何挑戰;她相信,以目前的科學水準,絕對可以找到代替「活體動物醫學實驗」的方法。

    只要,只要人類能突破傲慢自大的思想形態! 

從失樂園飛昇

    珍古德的故事令人感動,但也令人心疼;她的人生中其實有層層的沉痛,只是顯少流露在她看似平靜的淺笑中。第一任丈夫的難以相契、第二任丈夫的深情相許卻倏然死去,以及因公忙而與孩子別離….在在造成她的孤寂。

    是的,即使黑猩猩仰望著、鎂光燈追逐著,都無法替代親情的慰藉。這個清瘦優雅的女子,幾度掉入了失樂園。

    但她的眉宇間,卻一直寫著濃濃的希望。那希望,應該是六十多年前,當那隻無厘頭蜻蜓捎來上蒼之旨意時,就深深種下的吧。

    尤其,在成為素食者後,珍古德發現自己的健康明顯改善了;她感到更自在更輕盈,通身充滿了潔淨的能量!回想來時路,疼痛的也好喜悅的也好,都讓她的心靈步步飛昇呢。直到現在,儘管還是得馬不停蹄、匆匆來去,一股深深的寧靜,卻無時無刻幽住於她的心房。

    噢,真的,看見珍古德,就彷彿親近了整座叢林風光!

東非風味餐

    珍古德把青春奉獻給東非,在此為她安排具有東非風情的飲食──火熱火熱的!

菲利霹靂湯(Pilipili)

材料: 

青椒.........一顆

洋蔥.........一顆

素肉塊.......一碗

吐司麵包(切丁).......適量

素高湯..........500c.c.

紅椒、黃椒數顆(依飲食人數而定)

調味: 

辣椒粉........適量

蕃茄醬........適量

...........2小匙

橄欖油...........1大匙

做法:

1.青椒洗淨去籽切成小塊、洋蔥洗淨去皮切成小塊。紅椒、黃椒洗淨,小心的切除頂部,使其呈現廣口(要做為裝湯的容器)

2.炒鍋中加入橄欖油,待油熱,放入青椒、洋蔥和素肉塊一同翻炒至香味撲鼻,然後加入辣椒粉、蕃茄醬、鹽,翻炒約兩分鐘,最後加入素高湯一同熬煮。 

2.湯熬好後,盛入甜椒中,然後將甜椒倒扣在深盤中,並在甜椒的四周撒上麵包丁。 

3.喝湯時,將甜椒提起,其中的湯品就會流出來。

小秘訣:您或許也有過這樣的經驗──買了一條吐司,一家人吃了好些天卻仍有被遺忘的「庫存」。那麼,不妨趁吐司還未染上綠色時將它們切成小丁,動手做這道湯給家人嘗嘗。祝福您家的吐司變身成功! 

小檔案:Pilipili是東部非洲語中「辣椒」的意思。和其他熱帶地區一樣,非洲居民以辣味飲食來驅散體內的熱氣。若您怕辣或對辣過敏,其實把辣椒從食譜裡拿掉,這道湯品依然可口,被燙軟的甜椒真的好吃。雖然,辣是「菲利霹靂湯」的主要靈魂....

東非炸角

材料:

洋蔥細丁........1

素肉丁........1

紅蘿蔔細丁.......1

馬蹄細丁........1

春捲皮........15

.........2(打散成均勻的蛋液)

調味料:

橄欖油.......適量

咖哩粉......1大匙

.....

作法: 

1.熱油鍋,放入洋蔥丁、素肉丁、紅蘿蔔細丁、馬蹄細丁,炒香後加入咖哩粉、鹽,再翻炒均勻。盛起,放涼備用。 

2.用春捲皮將炒熟的餡包起卷成三角錐狀。表層塗上一層蛋液。 

3.熱油鍋(油量要蓋過角狀物),以溫火將包好的角狀物炸至表皮呈金黃。

4.趁熱享用,沾上芒果醬或蕃茄醬,都很好吃。 

小檔案:炸角是非洲坦尚尼亞的小吃,很像中國的炸春卷,多以蔬菜為餡料。您也可依自己的偏好而變化餡料內的蔬菜種類。


 

The Way Home(返本歸真之路)


( 創作另類創作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selai38&aid=2050888

 回應文章

湖映~ 一盞忘塵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再分享
2008/08/27 11:21

湖映~ 一盞忘塵茶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也分享
2008/08/27 11:11
看她寫的自傳~那又是好多年前的事...也看過拍攝她與非洲黑猩猩的日夜相處影片...Jean Goodall 一直帶領我們..透過猩猩的生活作息..思考..從他們的眼裏來認識大自然世界...去年她還到我們小鎮來演講過呢!!
Jane Goodall: What separates us from the apes?

小帥哥~女人可以這樣過日子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看過她的電影
2008/07/20 22:32
也在HBO的頻道看過,那影片拍的真感人…。這音樂真好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