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5343
小小說 – 奚大瘤〈六〉(完)
休閒生活雜記 2019/12/12 00:02:48


目送道士離去的奚大瘤,就拄著木杖離開了這處洞府,重新回到了人間。遇到了從前在一起的朋友,大家對於失蹤多日的奚大瘤能安然無恙的回來都很驚訝,見他頸子上那一圈紅線,以為他遭遇到了什麼凶徒惡人,紛紛詢問著:

 

「你頸子上那一圈紅線是怎麼回事?」

 

奚大瘤自己摸了摸,也感覺不出甚麼痕跡,也就顧左右而言他的呼嚨過去了。

 

此後,奚大瘤不再從事塑造神像的工作,而成了一位能以神奇的方法為人治病的奇人。凡是遇到患者受了刀斧創傷、傷口血肉狼藉,奚大瘤就摸下些頸子上的汙垢,然後像傳說中宮廷御用的「生肌玉紅膏」一樣,將這汙垢往傷口上敷了上去,不但能立即止血,而且也能立即止痛,同時患處的皮膚開始重新生長癒合。患者家屬要致贈酬金給奚大瘤,他卻一概推辭不接受,只是仍舊如從前一樣喜歡吃喝一頓即可。

 

有一天,奚大瘤在酒店中喝酒,呼喚店家上酒菜時,酒保回應得稍微慢了些,奚大瘤就生起氣來,自己將腦袋摘了下來放在桌上,下得鄰座酒客們連滾爬得四散而逃。酒保顫抖著上前又是鞠躬又是道歉,奚大瘤才將腦袋放回頸子上。

 

此後,因為奚大瘤經常用這個方式嚇跑了其他客人,讓損失慘重的店家非常的厭惡。有一天,奚大瘤喝醉,自己將腦袋拿下來放在桌上,然後將酒杯中的酒從頸子處直接倒入身體中。忍無可忍的酒保突然將奚大瘤的頭搶了過來,朝外一扔就扔進了店後的豬圈中。

 

奚大瘤摸不著自己的腦袋,憤怒德揮舞雙手,又是扔杯子又是拍桌子,那模樣看似非常緊張,體內的鮮血似乎就要從頸子處噴湧而出。突然,大家見到一位道士從雲端直直落下,守中捧著一個容貌俊美的男子人頭,將之按合在奚大瘤的頸子上,大聲的喝斥著奚大瘤,説:

 

生、生,你的頭顱已經髒了,不能再裝回去。剛才在一處富貴人家中尋得一顆適合的人頭,特地將它拿來救你。你以後應該要隱藏才能,不要再炫耀外露!」

 

說完後,轉過身來罵酒保:

 

「狗奴才!為何突然殺害我的弟子?你試著轉頭看看你身後!」

 

酒保已為身後出現了什麼東西,便突然轉頭去看,沒想到就此頭頸僵直轉不回來了。酒保掙扎許久,頭頸僵直處好不容易逐漸恢復了,再回頭查看時,道士與奚大瘤已經不見蹤影了。

 

到了明朝明世宗朱厚熜嘉靖某年,奚大瘤仍在山西境內出沒,自由自在的唱歌長嘯。

 

有一次,奚大瘤忽然於中途遇見一名模樣俊美的僕人,騎乘著一匹健壯的駿馬迎面而來。那名僕人見到了奚大瘤,立刻從馬背上跳了下來並謙卑的跪伏在路旁,悲傷的說:

 

「公子您竟然在此啊?」

 

奚大瘤聽了之後似乎有所頓悟,直接跳入一旁的江水之中。過了約半個時辰左右,奚大瘤乘著龍破江而出直上霄漢,不知到他到哪裡去了。

 

懊儂氏對此評論說:

 

佛家以「眼、耳、鼻、舌、身、意」為「六賊」。這所謂的「賊」,也就是「本性(或天性)。能夠適時的忍耐抑制,這就稱為「性」;但恣意放縱的話,就稱為「賊」了。

 

然而天有陽就有陰,地有人就有鬼,人有形體就有天性。如果全都如佛家所說的要「滅性歸寂」,那麼這個形體有又有什麼能夠寄託的呢?女媧娘娘當時摶土為人時,又何必制定給人以眼耳鼻舌身意這六樣東西呢?彼世(冥間)的那些不能辨性的人,則會有刑天氏之類的前輩,可以讓這些不能辨性的人追隨著當弟子吧!

 

再說個不能辨性者的小故事:

 

從前有個昔有不明事理的無知小子,喜歡收集醫療偏方。有一次他到了市場中,正巧遇見了官府要公開處決死刑犯。那個死刑犯身上某處有個「大氣泡(這是啥種病徵俺目前還查不到)」,儈子手舉刀一揮,犯人的人頭落地,而身上那個大氣泡頓時縮小。這小子見狀,趕緊提筆記錄著:

 

「凡患大氣泡者,將頭割下即愈。」

 

見到這條記錄的人莫不捧腹大笑。

 

----- 偶素分隔線 之 備註 -----

 

:「刑天氏,見《山海經》.海經.海外西經.刑天:

刑天與帝爭神,帝斷其首,葬之常羊之山,乃以乳為目,以臍為口,操干戚以舞。

 

改編自 《夜雨秋燈錄》

 

原文:

 

《夜雨秋燈錄》.卷一.奚大瘤

 

奚大瘤者,晉人也。

……

奚依法趺坐,甫三日,聞外間有婦女喧笑聲,車馬紛馳聲,開目無所見。

……

七日,聞瘤內一女曰:

「三妹向後園摘素馨鳳仙,大為姊姊助妝,好出見居停。」

……

次日,奚又側耳聽,忽耳中習習癢,一美人躍出,如秋水行徑,而貌不同,載拜曰:

「妾雙珠也,請獻拙技,博主人歡。」

……

年餘,六女均生子女,果聞瘤內嬰奼啼笑聲,索乳聲,抓梨覓棗聲。

……

奚遂策杖出洞,再至人間。遇向日同儕,爭訝問頸上何來此一圍紅線。奚捫之,亦無跡。此後不事肖像,能以奇術醫病者。刀斧創傷,血肉狼藉,奚摸頸上垢,如玉紅膏,敷之,血立止,而痛立定,膚立生。病家授以金,卻之,惟仍好飲啖。

一日,飲酒家,酒保答應稍遲,奚怒,自捋頭落置案上,座客驚竄四散。酒保謝,自仍舉置頸上如故。由是時以之恐怖人,酒家惡之。適醉後,又捋落,甫置案上,自仍傾杯酒灌腔中。酒保驀地奪頭,棄屋後圂中。奚摸頭不得,兩手怒搏,擲杯拍案,意甚惶迫,腔血將湧流。突有道者自雲中墮,手捧一美男子頭,與奚按合,呼曰:

「奚生奚生,爾頭已污,不能再合。頃於富貴家尋得一顆,持(或「特」)來救汝。汝嗣後宜韜晦,勿再炫露!」

言已,詈酒保曰:

「狗彘奴!何遽殺我弟子,爾試回首看身後!」

酒保驀回首,即強項不能回止矣。再轉身視,道者與奚已杳。

 

至嘉靖某甲子,奚猶往來於晉,歌嘯自如。忽中途遇一俊僕,乘怒馬來,見之,遽躍馬伏道左,悲曰:

「公子乃在此耶?」

奚聞之,逕跳入水。炊許,乘龍入霄漢,不知所之。

 

懊儂氏曰:佛以眼耳鼻舌身意,為六賊。其賊也,即其性也。忍制之,則曰性;縱恣之,則曰賊。然天有陽即有陰,地有人即有鬼,人有形即有性。使盡如佛氏所云「滅性歸寂」,則此形又何所寄乎?媧皇當時摶土為人時,又何必定與以眼耳鼻舌身意乎?彼世之不能辨性者,則有刑天氏之一教,當北面稱弟子以事之可耳!

 

昔有豎子,好集醫方,偶之市,見決囚,囚患大氣泡,儈子舉刀一揮,頭落地,而泡頓縮小。渠見之,即茫茫然歸,舉筆大書曰:「凡患大氣泡者,將頭割下即愈。」見者莫不捧腹。

 

 

最新創作
小小說 – 奚大瘤〈六〉(完)
2019/12/12 00:02:48 |瀏覽 230 回應 2 推薦 30 引用 0
小小說 – 奚大瘤〈五〉
2019/12/11 00:02:09 |瀏覽 359 回應 1 推薦 35 引用 0
平平辱警,立委遠遜主委。同樣尊嚴,制服不及便衣。民主真進步!
2019/12/10 17:01:10 |瀏覽 308 回應 0 推薦 23 引用 0
小小說 – 奚大瘤〈四〉
2019/12/10 04:44:27 |瀏覽 355 回應 0 推薦 33 引用 0
小小說 – 奚大瘤〈三〉
2019/12/09 03:13:44 |瀏覽 447 回應 0 推薦 36 引用 0

精選創作
阿器汪汪也走了......
2016/01/26 07:43:52 |瀏覽 3118 回應 7 推薦 80 引用 1
俺的臭咪喵喵,要說再見了.....
2013/11/03 17:41:50 |瀏覽 4174 回應 15 推薦 69 引用 2
我的臭寶汪汪..... 往生了.... T_Tbb
2008/11/23 18:42:27 |瀏覽 5160 回應 13 推薦 73 引用 0
下海啦...... @_@
2007/11/15 08:24:14 |瀏覽 4992 回應 5 推薦 76 引用 0
臭咪寶座保衛戰-極短篇 - 2004-05-17
2007/05/26 07:39:56 |瀏覽 4965 回應 2 推薦 32 引用 0

最新影像 291298
捕獲野生?
機殼內變壓器的空間
通電測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