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童年的記憶-饒河街
2012/05/25 07:21:58瀏覽2432|回應44|推薦218

 

要怎麼描寫當年的饒河街呢?我幾年前去過饒河街夜市,鬧哄哄的,跟我記憶中的童年不一樣。記憶中的饒河街可比近十年來的南京東路五段,但是街面縮小,沒有大樓,沒有汽車進出。兩旁的住家百分之九十五是店面。單號這一邊的房子後面就是基隆河,雙號這一邊的後面就是中正路,後來改稱為八德路。

 

我家的住址是饒河街107號,位置幾乎是街的中段。饒河街是東西方向,往東出了街口就是松山媽祖宮及松山國小,我們稱街頭(也說頂街,上街的意思);往西可以走到南松山,我們稱街尾(也說欸街,下街的意思)。這是我的出生地,父親是臺南人。 父親跟母親結婚之前可能已經住在這裡,多久我就不清楚了。

 

記得中學時候開始,就聽說南京東路開始建公寓房子。我那時好希望能住公寓房子,好像很有隱私的感覺。不過現在回味起來,我們住的房子是租的,又老又舊,但是住戶成員的鄰里關係是很有意思的。

 

這個房子應該可以說是大宅,大宅的後面是往下傾斜靠近基隆河岸。我們稱河岸‘港墘’,在住家與港墘的落差之間,有一個菜園子。我們平常都是到大宅的後進,走過庭院,庭院兩邊有圍牆與隔鄰相接,兩邊各有側門,門口是樓梯下連到菜園子。

 

所謂菜園子其實只有三分之一靠近房子的地方種菜,好像是大宅後進住戶種的。三分之二的地方是孩子們玩耍的樂園,角落有一棵大樹,我們在大樹底下玩辦公貨仔,或爬樹,或捉迷藏,這麼一大塊地方中間有防空洞,是非常理想的捉迷藏的場所。難怪左鄰右舍的孩子都要到這裡來玩。

 

夏天退潮的時候,我們也到沙灘上抓蛤蜊,及毛蟹、魚、蝦。男孩子會釣魚或游泳。河邊游泳總有意外,有一次好像是小學四年級的時候,大宅三樓的客家人鄰居的一個小兄弟溺水而死了。

 

還有一次下午,哥哥被一群男孩子前呼後擁浩浩蕩蕩的回來,好像有一個孩子還拿著釣魚竿,魚竿線的尾端勾著的是哥哥的嘴唇,這是釣魚的意外。我猜大人們當時看了一定感覺好笑,那時的我大概不覺得好笑。

 

大宅對面是米店,米店家姓李。李家好像有三兄弟,老三未婚,愛吹喇叭。常看到他在送葬的鼓樂隊伍中吹喇叭。大宅靠街有兩個店面,一邊是我家的牙科診所,另一邊是美容院。美容院裏雇了很多外地來的女師傅,管吃管住。這些女人天天唧唧喳喳非常熱鬧。

 

李家老三不太說話,常常在黃昏的時候到港墘吹喇叭。美容院裏有一個小胖後來嫁給李家老三。

 

我們家診所前面的亭仔腳跟隔壁教堂的前院有牆隔著,租給附近一個單身的老芋仔擺麵攤,從黃昏開始到半夜。我記得最常吃的是陽春麵加鹵蛋。老芋仔看起來跟我父親年齡差不多,應該有四、五十歲,後來有人做媒娶了鄰居的一個女人。這個女人的臉好像有灼傷的痕跡,他們結婚後,就夫唱婦隨在麵攤幹活,也是美事。

 

印象中,我父親是一個與人為善的人,鄰里都用日語稱呼他‘先生’。父親說話不多,我每天聽到都是我母親跟鄰居、患者的說話。鄰里及患者進出頻繁,父母沒有教我們該如何稱呼人。反正我也是不吭聲的,只是在看報紙的時候會有觸角自動的眼觀四面耳聽八方,

 

患者中有一個空軍軍官,總是一身軍裝來看牙病,搞不清楚是上尉還是少將之類的。有一次這位軍官夫妻來了,我的父母都不在,軍官留話要我說,張伯伯來過了。我才知道這位軍官姓張,外省人好像比較會把小孩子當一回事的,有禮貌的說話,所以我對一身軍裝的軍官很有好感。

 

一般鄰居包括教堂的老牧師,他們只跟我父母說話,提到我們子女都是用第三人稱的說法,所以我現在的回憶也都是第三人稱的回憶。

 

暫且回憶到這裡。

 

可惜我没有任何照片,只有下面這兩張是松山教會的網站找到的舊照片。當時的教會外觀就是如此。左邊照片教會圍牆裏邊的樹後顯示的像是與隔壁107好相鄰的牆及窗戶。如果沒有錯,那個窗戶就是我們家診療室與教會相通的窗戶。

 

( 心情隨筆心情日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回應文章 頁/共 5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海朗平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曾經鄰居
2012/06/03 14:41

這樣說來我們也算是鄰居吧 大笑

民國62年我搬到松山路最靠山的松石園

永吉路五分埔的成衣市場經常去逛

先有虎林街夜市,後有饒河街夜市,都是夜裡我常去逛的地方

如今還真懷念過往的歲月!烏雲飄過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6-03 14:50 回覆:

我們是民國60年就搬走的,所以我們是時空相隔。不過民國62年(忘記確實的年份)曾經在永吉路住過一年,只有一年,所以幾乎沒有什麼特殊印象。

五分埔成衣市場,虎林街夜市,饒河街夜市都是我6年前開始比較常回台灣才聽說的。

海大夫還是沒有趕上我的年代 - 我知道要找我的年代的鄰居不容易了,所以我才敢明白寫出當時的門牌地址。我記得小時候有我家門口的照片,不知道還在不在台灣家裡。

青少年的回憶跟現代的環境真是有一大段距離,更值得懷念。


天涯孤鴻 ·· 橙子黃了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童年
2012/06/01 20:42

從在部落格寫文章開始,跟珍珠一樣,都是記錄自己的生活和思想

在寫文的時候,其實是在和自己對話,多了許多思考和回憶的整理

小時候的記憶現在不留下來,恐怕將來就消失了

我也要把一些珍貴的記憶理出來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6-03 14:53 回覆:

現在才注意到孤鴻的大頭照換了,我還以為是別人吶!

是啊!童年的記憶,現在不寫,以後記憶力就更減退了。

期待孤鴻的記憶分享。


Gioia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記得
2012/06/01 14:02

民國62年時曾在基隆路一段/永吉路口住過好幾年,離饒河街不遠.那地區真的發展的很快.我是去年才去參觀著名的慈佑宮及後來開發的夜市.晚上特別熱鬧!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6-01 20:30 回覆:
民國62年左右我們也在永吉路住了一年。用現代話說,從前的饒河街生活機能特好,街上什麼都有,沒有觀光夜市那麼吵雜,感覺就像是本地人的家一樣。

笑笑-綠洲 明湖 故鄉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記憶超強!
2012/05/30 10:51

童年往事妳述說得如此詳盡,

讀起來又令人覺得非常親切,

有人說超強有記憶的人會長命百歲!

珍珠不僅好命也是長命,是標準地

福慧雙修的人!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31 10:00 回覆:

謝謝笑笑先生,旅遊歸來帶回這麼重的禮品。價值高昂真是受之無名,在笑笑先生面前,珍珠還是年輕人啦!記憶也不能跟任何人相比,我希望能像笑笑先生一樣勇健到80,然後90,如果可以再向100前進。

笑笑先生才是福慧雙修,長命百歲。我們都要跟著你走喔!


泥土‧‧‧郭譽孚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釣魚的意外‧‧‧
2012/05/29 23:00

釣魚的意外,是釣魚的小男孩永遠不會忘記的教訓

是最好的人生經驗

那麼美麗的河流與可愛的魚蝦

那隨季節升降的溪床與讓人沁心的水面

有一次,我的鉤子勾到了一個女孩的裙襬‧怎麼辦,.‧最後,只好痛心地先把線弄斷,再找鉗子剪斷鉤子‧‧.‧

哈,謝謝您的分享,讓泥人想起‧.‧.‧

泥土有感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30 10:03 回覆:

泥土釣魚釣到女孩的裙擺,哈哈!如果是青春年少的時候,這可是一段有趣的佳話。(泥土給我的感覺是道貌岸然的頑固性格,想不到也有輕鬆的回憶?應該多回憶回憶.....)

謝謝泥土的回應。


文達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青少年的回憶~~
2012/05/28 14:00

原來珍珠的童年是在饒河街成長的.......

說起來真巧 在我青少年時期 曾經~ ~

在饒河夜市 做過一陣子 小生意的呢^!^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30 10:05 回覆:
謝謝文達的回應,沒來得及答復,已經看到你的新回應答復我想問的,原來你做的是唱片生意。我猜你的青少年也比我晚了幾年了。呵呵!

悅己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旧梦
2012/05/28 10:41
时间过得真快,我对饶河街不熟,我家刚搬来台北时,住在南门市场附近,每次回台,都会去那儿转一圈,重温旧梦。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28 11:46 回覆:

悅己怎麼使用簡體字的,是別人的電腦嗎?

南門市場很有名,好像所有的會烹飪手藝的人都愛去南門市場。我認識的外省人都喜歡南門市場,南門市場好像靠近中正紀念堂,靠近植物園,值得重溫舊夢。

當年的饒河街算是鄉下了,我猜。假日出門,我母親都說去城內,我們小孩子都說去台北。呵呵!想起這些真是有趣。


客旅貞吟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鄉親
2012/05/28 10:38

和珍珠算是鄉親了﹐ 我父親也是台南人耶﹗

 我有次去探訪花蓮童時住過的地方﹐ 已是陌生之地﹐ 有作呂伯之夢的感覺。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28 11:41 回覆:

小時候父親曾經帶我去過台南一次還是兩次,好像是安平一帶。最喜歡吃台南的花生粽子。

可惜父親過世後,我們跟父親那一邊的親屬就沒有連線了。我們的身份證籍貫都是台北人,所以我都忘記我們有台南的淵源。

我的母親小時候聽說也在嘉義住過,我現在想起來,難怪她老了之後自己一個人常跑南部。我們還以為她亂跑。

想到這些地緣關係,真讓人唏噓。


blue phoenixe我的兩個寶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是牙醫
2012/05/28 09:32
我家老爺是牙醫啊
blue phoenix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28 11:29 回覆:

原來藍鳳凰是牙醫的先生娘,那麼一家四個女人的牙齒都可以好好照顧了。

現代的牙醫比較舒服,我父親那時候的牙醫診療的時候是站的。從早站到晚上,非常辛苦。我記得我父親常常要抽空去上廁所,印象深刻。


不能正經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小時住虎林街
2012/05/27 16:11

那離饒河街有段距離,但常是一群孩子騎著腳踏車就到處晃去,饒河街那一帶,以及在當時仍是大片果園爛泥的信義區,都是我們玩的地方.

現在的饒河街,變了很多,尤其是松山火車站週邊開發起來,再加上鐡路地下化後,那的人潮感覺都被帶去過五分埔了.


Ask not what the beer can do for you, ask what you can do for the beer.
pearlz (民進黨抹黑霸凌WHO )(pearlz01) 於 2012-05-27 16:54 回覆:
原來大不也是松山幫的,不過沒有趕上我住在饒河街的時候。大不騎腳踏車到饒河街的時候,已經是不同時代了。當年來我家看牙病的患者有很多是虎林街來的,但是我很少去虎林街。
頁/共 5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