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梵樂希語錄(莫渝 輯)
2019/09/08 16:20:47瀏覽667|回應1|推薦26

中國民族是,或曾經是最富於文學天性的民族,唯一從前敢將政事委託文人,而它底主人翁誇耀他們底筆勝於他們底權杖,並且把詩放在他們底寶藏裏的民族。

有了波特萊爾,法國的詩歌終於走出了國境。它使全世界的人都讀它;它使人不得不視之為現代性的詩歌本身;它產生模仿,它使許多心靈豐饒。

一切藝術的創作,是在攫得一剎那間恍然即逝的愉快,並按其本質給以製作,使之時時刻刻能引人入勝,能令人歡悅,並且這種引人入勝的愉快是無止境的,一件藝術品就是用以積聚或滋榮這種愉快的工具。

詩人的藝術達到最高點時,乃是給予讀者人生中最神聖的一刻啟示。當讀者全身的感覺隨節奏的和諧而互為融會平衡時,於是憶集萬事,沉思靜慮,這乃是人生最神聖最偉大的一刻。詩人的目的,是在和讀者作心靈的共鳴,和讀者共享這種最神聖的一刻。

按:傳統中國,很多文學家是官吏,很多官吏是文學家;筆的力量比權杖的力量大。藝術品有神祕的力量,所謂「驚天地,泣鬼神,莫近於詩」。詩歌的影響是跨國界的,所有引人入勝的作品,詩人和他歷代各國的讀者,都能產生心靈的共鳴。這一切讓人愉快。

( 知識學習隨堂筆記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iaomiao105&aid=129229377

 回應文章

雨荷軒主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9/11/05 23:34

這城處處雍容,又處處細思。椅子不只是椅子,是能坐的風光。磚道不只是磚道,是腳邊的詩行。台階有雕刻,雨棚有鑲金,鐵欄杆彎得優雅,垃圾箱夠格收藏進藝廊。

街頭藝人都能不同。別處多半獨自拉琴,唯獨在巴黎,我遇過整隊浩浩蕩蕩的管弦樂團,理直氣壯把地鐵站吹響為音樂廳,纖纖電線顫為琴弦。一角一落是活的,是藝的,是異的,復交融為和諧。這城教懂我,美的偉大。

我在某條街,在華美櫥窗旁,赫見八九塊瓦楞紙板圍作矮牆,牆裡堆滿舊衣家當,器宇軒昂端坐一位白髮黑禮帽的乞丐。剎那間我想起這也是雨果的巴黎,革命的巴黎,猶待下一代雨果與革命。巷角尿味是對這城莫大的背叛,與擁護。

案:很美的文字,像詩一樣的城市。

當然,巴黎不只這些,它還是波特萊爾的巴黎,海明威的巴黎,都市漫遊者的巴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