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46.白居易〈琵琶行并序〉析譯
2010/01/10 04:14:10瀏覽25858|回應1|推薦8

    白居易〈琵琶行并序〉析譯  2010/1/10

西湖北岸黃龍洞代衣服演奏琵琶女子

原詩:潯陽江頭夜送客,楓葉荻花秋瑟瑟。主人下馬客在船,舉酒欲飲無管絃;

醉不成歡慘將別,別時茫茫江浸月。

忽聞水上琵琶聲,主人忘歸客不發。尋聲闇問彈者誰?琵琶聲停欲語遲。

移船相近邀相見,添酒迴燈重開宴。

千呼萬喚始出來,猶抱琵琶半遮面。轉軸撥絃三兩聲,未成曲調先有情。

絃絃掩抑聲聲思,似訴平生不得志。低眉信手續續彈,說盡心中無限事。

輕攏慢撚抹復挑,初為霓裳後綠腰。大絃嘈嘈如急雨,小絃切切如私語;

嘈嘈切切錯雜彈,大珠小珠落玉盤。間關鶯語花底滑,幽咽泉流水下灘。

水泉冷澀絃凝絕,凝絕不通聲暫歇。別有幽愁闇恨生,此時無聲勝有聲。

銀瓶乍破水漿迸,鐵騎突出刀槍鳴。曲終收撥當心畫,四絃一聲如裂帛。

東船西舫悄無言,唯見江心秋月白。

沈吟放撥插絃中,整頓衣裳起斂容。自言本是京城女,家在蝦蟆陵下住。

十三學得琵琶成,名屬教坊第一部。曲罷曾教善才伏,妝成每被秋娘妒。

五陵年少爭纏頭,一曲紅綃不知數。鈿頭銀篦擊節碎,血色羅裙翻酒汙。

今年歡笑復明年,秋月春風等閒度。弟走從軍阿姨死,暮去朝來顏色故;

門前冷落車馬稀,老大嫁作商人婦。商人重利輕別離,前月浮梁買茶去,

去來江口守空船,繞船月明江水寒。夜深忽夢少年事,夢啼妝淚紅闌干。

我聞琵琶已嘆息,又聞此語重唧唧。同是天涯淪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識?

我從去年辭帝京,謫居臥病潯陽城。潯陽地僻無音樂,終歲不聞絲竹聲。

住近湓江地低濕,黃蘆苦竹繞宅生。其間旦暮聞何物?杜鵑啼血猿哀鳴。

春江花朝秋月夜,往往取酒還獨傾。豈無山歌與村笛?嘔啞嘲哳難為聽。

今夜君琵琶語,如聽仙樂耳暫明。

莫辭更坐彈一曲,為君翻作琵琶行。感我此言良久立,卻坐促絃絃轉急。

淒淒不似向前聲,滿座重聞皆掩泣。座中泣下誰最多,江州司馬青衫濕。

 

吟唱:王更生教授 http://cls.hs.yzu.edu.tw/shenhg/w49.htm

主旨:通過虛構的長安倡女之身世遭遇描寫,抒發作者「天涯淪落之恨」。通過描寫這位飄零憔悴、孤單淒楚的故娼,表現了遭讒被貶、謫居江州的詩人,抒發了自己無罪被貶的憤懣。

作者:白居易。

結構分析:這首詩敘事完整,結構縝密、層次清晰,照應緊密,詳略得當,虛實相間,並寓抒情於敘事之中,表現了作者高超的敘事技巧。獨到的音樂描寫,更是此詩最大的藝術成就。另外,成功的氣氛渲染、鮮明的人物形象、曉暢的詩歌語言,也是這首詩的重要藝術特點。

分段大意:

序文:說明〈琵琶行〉詩之寫作緣起。

首段:敘江頭送客,琵琶感人。

二段:主人尋聲,敘伊人露面。

三段:精密刻畫琵琶彈奏的藝術高境。

四段:通過自言,詳述琵琶女的身世遭遇。

五段:敘作者白居易的感應,也是琵琶行寫作緣起。

六段:敘最後一曲的彈奏,亦明示琵琶行之曲的音樂內涵。

析譯:憲宗元和十年,我被貶謫降職,九江郡當司馬(記貶官之時、職),次年秋天,在湓浦口江邊送客人回京城(記送客之時、地)。夜裡聽到船上有人在彈奏琵琶,仔細聆聽,那鏗鏘清脆的聲調聲音略剛,對自己的手藝有自信,此時尚未與白居易相見,自娛也,很有京都音樂的風味京都一帶發展出來特有的「演奏風格」。問出彈奏的人,她原本是長安的樂妓,曾跟隨、曹兩位琵琶樂師學習琵琶彈奏。後來年紀大了,容貌姿色衰老,委託終身嫁,含委屈之意給一位商人居貨待賣者當媳婦。我於是叫僕人擺下酒席,請她暢快盡情彈奏隨意地彈奏幾支曲子。曲子彈完,她很傷地談起她年輕時歡樂得意的往事;但是現在卻漂泊淪落,身心虛弱,在江湖間(社會上)到處遷徙流離(聞彈琵琶而命酒、賞音、識其身世)。我由京都外放到此做官兩年期間,心情一向恬適舒坦,隨遇而安恬然用以修飾自安,語法習慣如同「豁然開朗」」「勃然大怒」,聽到她的這一番話,直到這天夜晚,才覺得有被貶官遠放的失意落魄感覺,於是了這首七言長詩送給她。共有六百一十六個字,取名為「琵琶行」。

今天夜晚,我到潯陽江邊給客人送行,楓葉、荻花被秋風吹得瑟瑟作響。主人客人下了馬,上了船(「當句互文」修辭,「下馬」與「在船」互補見義),想要舉杯暢飲餞行酒,卻苦於沒有音樂助興;因此雖然喝醉了酒,也不感到快樂,心中籠罩著行將分別的惆悵,離別時月光映在茫茫的江面上。這時忽然從水面上傳來一陣美妙的琵琶聲,使得主人忘了要回去,客人也不想啟程。

尋著那那琵琶聲的來處,輕聲地問是誰在彈奏。這時候琵琶的聲音停忽然停了下來,彈琵琶的女子似乎想要答話,卻又遲遲沒作聲。我們把船靠過去,並且請她出來見個面,斟上酒,剔亮燈,又重新擺上筵席(真誠熱切邀請)。經過再三呼喚催請(少婦身份,禮上不方便),她才姍姍地走出船艙,懷抱著琵琶半遮著臉孔。

她轉動絃軸調音,同時彈了幾聲,雖然還沒有奏出曲調,卻已經先流露了情感(無意識的弦聲,立即展現強烈人性)。她在那一根根的琴絃上彈出了低沈幽怨的的樂音,聲聲都充滿了情意,彷彿在傾訴著一生平的坎坷不如意(世路崎嶇)。她低著頭緊鎖雙眉,隨手不斷地彈,說盡了心中無限的往事。她用那靈巧的手輕輕地扣絃按捺、慢慢地揉弄,時而順手下撥、時而反手上挑(技藝自然熟練):首先彈出〈霓裳羽衣曲〉又彈出〈綠腰曲〉(層面廣、境界高)。大絃的繁急聲音有如驟雨,小絃的輕細聲像低聲小語(敘技藝的變化和功力);嘈雜繁急和微細的聲音交錯地彈著,好像大大小小的珍珠滾落在玉盤上面一般,聲音是那樣的清脆圓潤(精湛、凸出)。一會兒絃音像清脆婉轉的鶯啼聲,從花下輕滑而過(婉轉抑揚),一會兒又如低沈微弱的泉水聲,嗚咽地流下灘頭(嗚咽頓挫)。接著絃聲又如遇到寒冷凝固不能流通的泉水,漸漸凝滯斷絕,暫時停歇。這時另有一種深藏在內心的愁緒、哀怨正在生成(餘音迴盪,幽愁蘊結,暗恨萌生),這時的靜寂無聲反而勝過有聲的樂曲。靜默了一段時間後,忽然絃聲乍起,劃破沈寂,好像銀瓶落地突然破裂,水漿同時濺射而出一般;又好像身穿鐵甲的千軍萬馬奔騰驟然衝出,兵刃相接刀槍相砍擊的聲音。曲子終了時,她收起撥子,在琵琶的中心用力畫過去,四根絃同時發出了如撕裂縑帛般的淒清恐怖聲。此刻四周船隻都靜無人聲,只見江中映著一輪皎潔的明月。

她沈思不語地把撥子插入琵琶絃縫之中,整理衣裳,端莊嚴肅地站起來,開始述說他的人生故事,她說:「我本來是生長在京城的女子,家住在(產名妓和美酒的)蝦蟆陵(帝王之鄉,名勝之居)。十三歲就學會了彈琵琶(天賦樂藝),名字隸屬於教坊的第一隊(列冠諸部)。每當彈完曲子後,總會贏得琵琶師歎服(青出於藍);妝扮過後,常常引起美女們的忌妒(儀冠於眾)。京城附近的富家子弟爭相贈送彩錦之類的財物(豪門慕名爭邀),每當唱完一首曲子,得到的彩綢總是多得數不完。興起時,襄著金花寶飾的梳子,往往因為打拍子而被敲碎;鮮紅色的羅裙,也常因酒杯的翻覆而被污損了(敘其成名、榮華)。歡笑人生如此年復一年地渡過,大好的青春歲月就在不經意中隨意地任其溜走。弟弟當兵去了,阿姨(或指姐姐)也去世了(骨肉生離,親人死別);日子一天天地過去,容色漸衰。門前漸趨於冷清清,過訪的車馬漸漸稀少(恩客漸少),年歲大了,商人不嫌乃委身為婦(有了可以依靠的對象)。商人只顧賺錢,不在乎別離,上個月就到浮梁買茶去了(歡樂瞬逝,歸宿淒涼)。當他走了以後我一個人在江口守著空船,每天晚上,繞著船的只有那皎潔的明月和寒冷的江水,覺得格外淒冷。在更深人靜的夜裡,忽然夢見年輕時歡樂得意的往事,夢醒時忍不住悲傷啼哭,淚水縱橫滿面。」(人生如夢,夢入人生)

聽了她彈奏的琵琶,已足夠讓我嘆息不已,又聽了她這一番感人的心語,就不免更加嘆息了。彼此都是遭人遺棄而流落天涯的人,萍水相逢已足以成為知音,又何必一定要曾經相識呢?(透過精通音樂的白氏之體會,琵琶樂音成為人生遭際的心聲)我從去年離開京城,被貶到潯陽以後,便一直臥病在床;潯陽地處偏遠,沒有音樂,一整年都聽不到好聽的音樂。我居處的地方靠近湓江,地勢低窪,溼氣也重,住宅的四周長滿了蘆葦和苦竹,一片荒蕪蒼涼。在這兒早晚所能聽到的是些什麼呢?只有杜鵑鳥不住的悲啼和猿猴令人酸楚的鳴叫聲。每當春花盛開、秋月當空的良辰美景,常常一個人自酌自飲(更是生活的無奈)。難道是這裡連山歌和村笛都沒有嗎?當然不是,只是這些聲音嘈雜不和諧,難以入耳罷了。今晚聽到了你所彈奏的琵琶,就好像聽到絕妙的仙樂一般,使我的聽覺一時明朗起來。希望你不要推辭,坐下來再彈一曲,讓我為你製作一首依舊曲改填新詞的〈琵琶行〉。

她被我這這番話感動得站立了好一陣子,然後退後坐下,調緊了琴絃(音位提高),絃聲格外急促,音調十分淒涼,和先前所彈的大不相同,所有在座的人再聽到這曲子以後,都感動得掩面流淚。在座的人中,誰的眼淚流得最多?不是別人,是我這位江州司馬,因為我的衣衫都被淚水沾溼了。

 

( 創作文學賞析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m100227459&aid=3671920

 回應文章

甜蜜花仙子(願世界平安)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文字美
2010/01/15 10:48

文字之美可傳達意境   讓人歌頌

中國文字有無可替代的美感

感謝您獨特風格之用心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