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520
你好,之華。再見,岩井俊二| 高浩容
休閒生活影視戲劇 2018/11/15 22:39:28

 

在我心中,不好看的電影有兩種。

一種是無法給我感動,並且這種無法感動,是作品本身有硬傷。

比如一步推理劇,邏輯有問題,兇手智商感人。

或者一步喜劇,壓根不好笑。

另一種則是期待很高,實際的成品卻讓人失望。

《你好,之華》對我來說,談不上好看。

片名的「你好」,旨在迎接。

可在我看來,卻是在道別,道別岩井俊二在《情書》等電影中帶給我的美好。

 

昨天,百忙之中抽出時間去看了。畢竟《情書》和少年柏原崇的給人的印象太深了。

但這部片,如果《情書》可以給90分,那麼《你好,之華》大概只能勉強拿個60分及格。

講直白一點,這劇本如果是我寫的,我認識的製片十個有九個會把這劇本退回來。剩下一個大概是懶得回應,或是沒看郵件。

整部戲情節堆展得很硬,每個故事都沒有必然存在的意義,為賦新詞強說愁又說得不乾脆,人物的想法不符合中國民情。

中間有幾個致敬《情書》的畫面,比如秦昊的髮型……但真的不值得去電影院看。

唯一的亮點,是片中長得像石原里美的小女生,長得真好看。

不過,從這部岩井俊二自己抄自己,還抄失敗的作品中,透露了幾個人生哲理。

 

為了講這個部份,先簡單概述一下劇情:

之華代替姊姊之南參加初中同學會,和當年喜歡的男孩子,和姊姊同屆的尹川相遇。尹川在初中時拒絕過之華的求愛,在大學曾經跟之南交往,但兩人沒有走到最後。這次相遇,兩人重新開始通信,也想起了許多過往……

 

§人生沒有「強情節」

在劇本寫作中,有個用語叫「強情節」。

強情節的意思,指的是在劇本的情節編排中,給予一個超乎日常邏輯,對劇情產生強力影響的情節。

這個概念其實可以追溯到古希臘悲劇。當人世間的劇情走到僵局,或是人無法改變的地步,需要神或神蹟扭轉時,會出現一個「機械神」(Deus ex machina)從天而降。

許多戲劇都走這個套路,但走得好是神情節,走不好就是生搬硬套。

《你好,之華》中,強情節來的太突兀。

比如一開始之南死了,之華代替姊姊出席同學會。結果因為之南當年是校花,所以大家希望之南上台演講。

之華不好意思說姊姊死了,於是扮演姊姊上去跟大家說話。這是一個強情節,因為超越了日常經驗。

我本來以為之南和之華是雙胞胎,這樣還說得過去,結果竟然不是。

請問這合理嗎?堂堂中學校花,現場上百同學沒人認得出來?

是中學畢業之南就跟所有同學斷絕往來,還是大家都臉盲?

 

尹川發信息給之華,告訴她還愛著她(之南)。

之華的老公以為這信息是發給自己老婆的,很生氣,結果這個生氣實際上也不怎麼劇烈。

然後耍耍小性子,開開玩笑,就過去了,從頭到尾也沒有試著去了解一下這個男人是誰。

請問今天你發現你的另一半收到別人的求愛信息,你不問清楚嗎?就算不問,你不會試著去調查清楚嗎?

這裡就出現了一個多餘的鏡頭,之華的老公在辦公室,好像在寫代碼。但看不出來這一幕的作用是什麼。

 

之華跟尹川通信,尹川拆穿之華假扮姊姊,但兩人通信通得沒有什麼火花,好像不通也沒關係,也沒有人會受影響。

那麼通信的意義是什麼?感覺只是編劇為了讓劇情推進,所以才這樣寫。

更詭異的是尹川回到已經廢棄的初中,遇到之南和之華的女兒,這兩個女孩子很輕易就猜出眼前的大叔是尹川。

 

之南的孩子,遛狗的時候看見死掉的麻雀,喚起對於死亡的情緒,這也是很明顯的強情節,但是一切就發生的那麼突然,沒有前因後果。

電影剛開始,小男生開心的要命,突然就抑鬱了,然後又突然逃家,最後又突然好了。

 

更甭提喝酒就對妻子家暴、連中學都沒讀完,也沒有正經工作的渣男張超。當尹川找上他,他卻可以侃侃而談的講出一堆自省的話。

可以說,《你好,之華》中有太多獨立的小情節,但這些小情節無法連結在一起。

此外,這裡頭的故事,人們說話的感覺,做事的方式,人際之間的交往,感覺根本不是發生在中國,完全是個外國故事。只不過找了中國演員來演,在中國的土地上拍,謹此而已。

 


說完電影脆弱的情節,我想說一個電影以外的道理,就是「人生沒有強情節」。

可能你在困厄中,會幻想有個超人來救自己。就像《大話西遊》的紫霞仙子,她想像有個踩著七彩祥雲的英雄。

但實際上,這樣的人基本不會出現。

我們只能靠自己,唯有當我們自己變好,自己堅強了,我們才有辦法去得到我們想要的一切。

這並不是說我們不需要朋友,而是往往在我們狀態好的時候,我們更容易遇到狀態好的人。

如果一個人成天埋怨,或是成天頹喪,誰願意天天跟一個負能量的人在一起呢?

功利一點的角度講,你努力提昇自己,比如讀知名高校,你就有機會跟思想、家庭背景類似的人交往。你成為一定資本的企業主,你就有機會加入某個標準以上的企業家圈子,向上拓展人脈與事業。

 

同樣地,那些傷害我們的人,比如對妳家暴的丈夫,只吸血不付出的孩子,性侵妳的長輩……他們不可能自己變好,即使變好,傷害也已經造成。

無論妳用什麼樣的方式去美化他們,也無法讓他們從禽獸變回人。

所以我們得保護自己,甚至做好傷害他們,好讓自己不被傷害的心理準備。

有些時候,斬斷一段關係讓人痛苦,於是我們抱著某種期望。其實你內心深處知道那個期望並不實際,但好像不那麼想,我們會更覺得人生無望。

但真的除了捨棄,我們無法真正讓自己自由。

 

§ 我們不需要機械神,而是成為西西弗斯

「機械神」是不存在的,即使有那也是在戲劇中。

許多人試著扮演神,比如有的人試著扮演超人爸,全能媽。結果把自己累死,對孩子也沒有產生多大的幫助,反而使孩子過份依賴。

心理學家羅洛.梅(Rollo May)在《祈望神話》(The Cry For Myth)中談到:「什麼是『美國夢』?」

說來可笑,有時候我看到一些人,看見美國出現一些狗屁倒灶的事情,比如有了弊案,就會譏諷的說,「這就是美國夢啊!不怎麼樣嘛!」

說這種話的人,估計沒搞懂美國夢是怎麼回事。

羅洛梅說:「西西弗斯的神話是對美國夢的最後挑戰。」

西西弗斯被懲罰,他從山腳下推著一塊巨岩,想要把它推到山頂,但每每快到山頂的時候,巨岩就會滾下來,然後他必須重來一遍。

所謂美國夢,從來都不屬於那些生來就是權貴的人,或是不思進取的人。

美國夢是終身勤奮的象徵,是那些想要改變處境,拎著皮箱飄洋過海,面對未知的大陸仍抱持希望的人們。

無論你處在哪個位置,只要你奮鬥向上,只要你努力不懈,美國夢就屬於你。

所以美國夢不是期待機械神,而是讓自己效法西西弗斯的精神。

人生就是如此,我們只能不斷努力。

 

有些人就這麼一路走到黑,不斷變換自己的方向,卻迷失了一開始忠於自我的選擇。

《你好,之華》中,別人問尹川幹麻不幹點別的,他說他只會寫作。

西西弗斯一生要做的,就是推一塊石頭。

我們一生要做的,恐怕也僅僅只是那麼一件事。

就像岩井俊二,他要做的就是好好拍一部電影。

然而,作家可能會有不閃光的時候,導演也可能會有技窮的時候。

但如果這時我們就改變自己,那麼我們可能只是浪費時間。

因為我們正在放下自己擅長的事情,轉而去做我們不擅長的事情。

最後會發現,即使我們遇到困難,如果我們是為了自己的志業在努力,那麼最終我們還是會突破那個困難。

你說這苦嗎?

如果這是我們真心想要的志業,那就不苦,就像加繆說的:「西西弗斯是幸福的。」

 

祝我你成為西西弗斯,幹自己喜歡的事,辛苦卻樂此不疲的過完一生。


最新創作
你好,之華。再見,岩井俊二| 高浩容
2018/11/15 22:39:28 |瀏覽 311 回應 1 推薦 2 引用 0
我只想感覺到真實│ 高浩容
2018/11/09 15:06:06 |瀏覽 944 回應 0 推薦 15 引用 0
想像和現實,總有一個得活著,否則死去的就是我們│ 高浩容
2018/11/07 02:08:49 |瀏覽 1106 回應 0 推薦 15 引用 0
壓力大?快爆炸?你該刪Facebook/LINE好友了│ 高浩容
2018/11/04 08:59:40 |瀏覽 1144 回應 1 推薦 14 引用 0
羅斯50分:永不放棄的人都很死腦筋 │ 高浩容
2018/11/01 22:43:21 |瀏覽 991 回應 1 推薦 13 引用 0

精選創作
「沒有完美的父母」,哲學諮商師的家庭治療啟示
2016/05/04 13:19:40 |瀏覽 21625 回應 0 推薦 19 引用 0
MyPLus加分誌〈心靈馴獸師專欄〉讀者信箱
2015/05/22 19:28:23 |瀏覽 285 回應 0 推薦 12 引用 0
第一本在大陸發行的書
2014/11/17 20:42:11 |瀏覽 706 回應 1 推薦 28 引用 0

最新影像 2907
網站用
網站用
網站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