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家園淪陷 庭園失守
2014/02/17 13:41:38瀏覽1465|回應17|推薦71

 一直以來我的房子就只住我一個人,鄰居家的房子格局和我一模一樣,至少都住四,五個人以上。很多人勸我可以把房間分租,增加收入而且有人作伴。

這件事我一直沒有列入考慮,最大的原因是我孤僻成性,不管和誰都格格不入,更何況找個人住進來。

一想到有陌生人在家進進出出,家豈不成了沒有設防的城堡。如果招進一個不自律的人,那更是引狼入室,後患無窮了。

種種顧慮讓我裹足不前,然而形勢顯示必須有個室友較好,外出旅行時有人看家,而且不會讓鄰居認為我永遠孤家寡人,經常佔用我的客人停車位。

一番心理建設之後,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情,如此這般的,麗莎來到我家。

   

第一次看到麗莎,印象還不錯,此人穿著時尚,體態均勻,快人快語,沒有矯作,表明自己是個針灸醫生,在附近的診所開業,因為家裏的舊房子要翻修,所以她必須暫時在外面租房子。

她看了房間之後認為我的家相當乾淨,符合她的要求,她很滿意,當場付了定金,表明她兩個星期後才能搬進來,但這期間她會陸陸續續的先把東西搬進來。

麗莎說話的口氣和眉宇之間強烈的透露著“精明”兩字。

給了她家裏的鑰匙,在她正式搬進來之前,沒有再見到麗莎,彼此也沒有電話聯絡。

              

自此,每天下班回家就會看到一箱箱的塑膠盒搬進那房間,那些東西都裝得非常紮實整齊,放在塑膠袋的衣服也都是真空壓縮過的。她的東西不少,有電視,電腦,梳妝台,茶几,一張桌子,食物乾糧,藥品,電鍋,鍋碗瓢盆,個人衣物棉被等,一應俱全。不知道她要如何將這麼多東西塞在一個小房間裏。

麗莎搬東西都是我不在的時候,在這兩個星期之中也完全沒有聯繫,我感覺家裏不時有不明人士進出,每天都有不同的東西陸續搬進來,心裏甚是不安。

但,房間要出租不就是這樣嗎?不喜歡也要學習忍耐和接受。有一點必須肯定的是麗莎的東西都擺得非常整齊不礙眼,就算她有東西要堆放在車庫,她也擺放得紮實利落,讓人無法挑剔。

麗莎的診所開到晚上7:30,住進來的第一天晚上,她十點多才回來,我好奇的問﹕妳好忙哦,這麼晚才下班呀!

她說,今天還好,我們的工作是忙起來要人命,閑起來是整天沒事做,下班後去游泳,舒緩一下筋骨!

原來麗莎參加一個24小時的健身俱樂部,她幾乎每兩天去游泳一次,難怪身材那麼勻稱。游泳完畢她就在那邊順便洗澡洗頭,還沒說上兩句話就匆匆忙忙的把塑膠袋內的濕衣服拿去車庫晾起來。

   

看了一下麗莎放在櫃上的食物,全是健康食品,最顯眼的是一大包大約5磅重的燕麥,看來她只吃燕麥不吃白米飯。

所有的廚房用具小至筷子調羹,抹布,開罐器,大至切菜板,菜刀,湯鍋飯鍋,麗莎全用自己的,壁壘分明,我看在眼裏也覺得她的東西樣樣比自己的乾淨,新穎,適用。

就算醬油和一些調味品我也覺得她選擇的品牌比自己的高明。而這麼多繁瑣雜碎的廚房用品在她的巧手下擺得整整齊齊的,一點也沒佔用到我的料理空間。

麗莎很懂得收納,所有的東西都擺得乾淨利落,小小的房間經她擺設之後居然顯得寬敞舒適。

她的生活習慣也令人佩服,尤其注重環保和節能,只要稍微有亮光她就不開燈,有時候看她在廚房摸黑做事,順手替她開燈,她說,不必呀,我看得見!

那天站在樓梯間和她說話,她隨手就把燈關了,說是講個話不必那麼亮。

關於洗衣,她說她的衣服大部份必須手洗。平常換洗的內衣褲她習慣換下來就順手洗了,所以大約一個月才會用一次洗衣機。至於洗澡,只要她去健身房的日子,她就在那邊洗澡洗頭後才回來。

洗菜做飯時,她會拿一個大水桶在水槽邊,把洗菜,洗水果的水倒進水桶,說是積少成多,一下子就積滿一桶,可以拿去院子澆水,她並不嫌麻煩,我做主人的反倒沒有這麼勤快。

看來似乎是個完美的房客。

    

我一向以為自己生活很有規律,獨立自強,做事有條不紊,加上身體健康,行動敏捷,在這個年齡層也算是個佼佼者。

自從遇到了麗莎,我突然覺得自己樣樣不如人,所謂人上有人,天外有天,強中自有強中手,不得不承認她才是高手,才是值得學習的好榜樣。

我誇獎她,這麼好身材,漂亮又能幹,一定很多人追求吧,她說,已經不想再找對象了,她很滿意目前的生活,謂﹕

“一個人生活多好,自由自在,妳看,我的小日子過得挺滋潤的!”

這種大陸腔聽了怪肉麻的,我知道她的意思是說她的日子過得很豐富。

    

今年的院子還沒有開始播種或開墾,到處長滿了雜草,不知從何下手,正想任它荒蕪。

自從麗莎住進來,我發現院子常有一些變動﹕

原來麗莎會從外面拿一些菜苗回來種,說是她的病人給她的。我最討厭在院子種葉菜類的蔬菜,沒有美感,但麗莎要種,我也不便說什麼。

麗莎在院子動什麼手腳從來不和主人商量。經常下班回來看到院子有很多變化:

譬如,本來種在院子右邊的玫瑰花被移植到左邊了。

枇杷樹下的一大片劍蘭羊齒全被剷除了,說是它們把枇杷的養分吸走了;

生長在角落,正要欣欣向榮的一片日日春,也被當野草剷平;

剷除的雜草樹枝全部鋪在地上,說是可以做堆肥,卻讓地面看起來像垃圾場;

我最害怕的貓屎,在麗莎眼中竟是好東西,她說這是天然的好肥料,於是用鏟子鏟起放一堆;還說貓來富,我說,沒聽過貓來富,倒聽說是狗來富,不過,不管是貓是狗,最好都不要來我家。

我真痛恨她收集貓糞,我說很臭,她卻堅持己見。

那天,麗莎正好在家,我特地打電話去請教園藝專家關於“貓糞”可否做肥料之事。

專家告訴我“貓糞鹼性太強,會破壞土壤的酸鹼度,所以最好不要用貓糞施肥,但可以去買牛糞。

正打算上樓去告訴麗莎有關園藝專家的建議,我才說﹕

“麗莎....”,

在房間的麗莎馬上接下去:

“聽到了,知道了!”(原來她聽到了我們的對白,耳朵這麼尖,又不讓人開口,個性也太要強了!)

此後院子常常出現綠綠的東西,這裡一坨,那裡一堆的,種得非常隨性,也不知道是什麼菜,完全不像以前我採取的精耕政策。

由於最近懶得種東西了,心想,她要種就隨她去搞吧!過去,這片園地是我的禁臠,一草一木,一個踏墊一根支架都是精心設計的,豈可任人如此胡搞。

    

有一次開玩笑的問麗莎﹕

“院子的雜草除去了很多,枇杷樹下好大一片劍蘭和羊齒也被剷除了,是妳一個人做的嗎?還是請了長工來幫忙的?”

麗莎拉高嗓門說:

“請長工?到哪裡請長工?當然是我自己做的,這有什麼?”

我很吃驚的說,這很吃力耶,怎麼沒什麼?看妳長得秀秀氣氣的,我以為是妳的兒子來幫忙的,她聽了更嗤之以鼻:

“我兒子才不會幫我做這種事。”

“.  .  .  .告訴妳,過去我在大陸曾經下放農村兩年,在鄉下幹了兩年活兒,什麼旱田,水田都幹過,妳這一丁點兒院子在我眼裏算什麼?根本不是個事兒!慢慢的,我會把院子的雜草全部整除。”

她說話就是這麼吭鏗有力,聽得我啞口無言!

我拔草是一棵一棵的,左手抓住雜草,右手拿著鏟子往根部挖,這樣連根拔起才算數。一棵棵的拉拔,速度當然很慢,難怪拔草在我眼中是個大工程。

麗莎除草是拿著圓揪,往地面砍挖,挖下的雜草就鏟成一堆,說是要做堆肥。

麗莎看我除草的方法,竟以嘲笑的口吻說﹕

“看妳,多累呀!”

其實也不只拔草一事,幾乎任何事情她都是又快又好,而且不著痕跡,她冷眼旁觀我做的事,又丟來一句﹕

“看妳活得多累!”

我聽了哭笑不得!

對於我的院子,她很有主張,而且也自作主張,從來不徵求我的意見就隨便挖,隨便種,隨便移植,隨便修剪樹木。

我種的花花草草在她眼中都是“破玩意兒”。

她說,種那些破玩意兒幹什麼?要種就種可以吃的菜,想吃就摘一些,又新鮮又方便,不是很好嗎?

做主人的想發表一下意見,才開口說了一句,她就回話了﹕

“這個妳不用告訴我,我知道該怎麼做!”

看來我的院子已經失守了,她表現得非常強勢,完全沒有要徵詢主人的意思,人家是農耕隊出來的,她的方法都有道理,我已無能為力,那就換個主人做做看吧!

        

然而最令我受不了的是她傲慢的語氣和一副毫不相干的態度,有一次外出度假一星期竟然沒有和我打聲招呼,害我以為她失踪了。

我以為同在一個屋簷下應該有告知的義務,反之,如果是我知會她,她會說:

“....這和我沒關係....”或“....這妳不用告訴我....”

她說話完全不顧別人的感受,我像被潑了一盆冷水,覺得她太不禮貌,太冷漠了。

我不習慣她說話的語氣,曾委婉的表態:

“我們台灣人說話口氣比較婉轉,都不會這樣直接刺傷別人..”

“那多累呀,我們北方人個性直爽,該說什麼就說什麼。”她依然自以為是。

我們的時間是錯開的,踫面的機會很少。大家各過各的,倒也相安無事。想知道她做了什麼,只要看看院子的變化就知道了。

面對如此強勢傲慢的室友我的忍耐也只有幾個月,後來還是開口請她搬家了。

遇到這樣的奇女子,更見證了我的美好生活!

每天都看到大片修剪樹木的痕跡

雜草被鏟得清潔溜溜,樹幹周圍還給我鋪上石頭做點綴!

就是愛種菜

她種的菜被鳥啄,竟然就地取材,拿一張塑膠網隨便蓋住,這能看嗎?她就是這麼隨性的人!

 榮景不再

 

 

( 在地生活北美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jtsailu&aid=7617802

 回應文章 頁/共 2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大牛爸爸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6/28 02:42
Lisa 的針灸執照是考中文通過的。 看看你以前的花草,覺得你也是太好說話了。

Ree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好人難做
2014/06/26 06:58

四口之家還蠻宅的,不太與外人往來,還算安靜;

但孩子們偷溜進二樓我臥室,開電腦,下載遊戲,電腦中毒,外殼也受損!

因為房子空著也是空著,沒想到人心難測,導致家園淪陷 庭園失守!

她嚇老太太那棵十幾萬元的桂花樹壓頂不吉利,她可以免費找人挖走,

哪知將整個花圃挖盜一空!

家母去報警,但她老公正是警員~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

Reed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6/25 06:57

在台北信義區挹翠山莊的家,曾經請UDN格友一家四口免費入住整個三樓外加花園大陽台,

連押金也無一分,只求和高齡父母親作伴,多個照應。

豈料她找開民宿朋友,黑夜中將三樓花圃中幾十年的花草樹木整個清空,遷移到花蓮去。

而老人家不舒服上醫院,仍然自己叫車;人的劣根性,由此可見一般!

忍耐了18個月,老太太只好下逐客令,留下了滿屋狼藉和花園中一個個坑洞!


敬請人道支援 我卓越不群的母親

八旬阿嬤
【台灣司法◎人間煉獄】部落格
花露露 ~愛吃月餅的人(jtsailu) 於 2014-06-25 07:23 回覆:

妳這麼好心的對待朋友卻遭來“以怨報德”的結果,令人對人性大感失望。

挖人家的花草也是偷竊,可以對他們提告。

你的父母需要有人作伴也不需要找一個“四口之家”呀!

太嘈雜了,反而影響日常生活的安寧。


Flying Eagle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6/19 14:53
描述得很生動卻不繁瑣,讓人好像親眼見識到這位室友一般。
花露露 ~愛吃月餅的人(jtsailu) 於 2014-06-20 01:16 回覆:

這樣的評論是作者最喜歡的回應。

我喜歡別人針對我的文章回應而不是針對故事的來龍去脈。


蒂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花園
2014/02/26 20:36

今天台灣好熱,讓我突然想起你的白玉苦瓜!

讓我很能體會你的花園失守的痛苦了!

現在正在"復原"中嗎?加州那裏的春天來了嗎?


花露露 ~愛吃月餅的人(jtsailu) 於 2014-02-27 14:30 回覆:
南加州四季如春,根本沒有冬天。
東西岸的氣候相差太遠了,東岸冰天雪地,西岸則天天太陽高照;
已經快三月了,但感覺冬天還沒有來。
就是很久不下雨,恐怕要節制用水了。

應該可以開始種苦瓜了,

小新(心)~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有點傻眼
2014/02/22 22:48

這房客...不管個性怎麼樣...

感覺生活習慣的方式喧賓奪主,不太好呢...天啊

還是以前的花園漂亮!

花露露 ~愛吃月餅的人(jtsailu) 於 2014-02-27 14:26 回覆:
很強悍的一個人,
據說她現在還會打兒子呢?兒子已經三十多歲了,
我很佩服她的權威。

蒂兒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2/19 16:58

我覺得自家人都可能處不來有摩擦了,何況是外人的價值觀!

我絕不會分租房間找室友!

即使是好朋友也不要住在一起!這和大學住宿舍的感覺不一樣。

這個房客除了她搞失蹤還一副無所謂的樣子,讓人無法忍受,其他的我行我素我還能忍!因為住在一起,就該有感情,她搞失蹤或是我們報備自己的去向,她都不在意,證明她是冷血動物,我無法跟冷血動物相處。其他的價值觀念不同,我都能尊重與忍耐/讓!

花露露 ~愛吃月餅的人(jtsailu) 於 2014-02-27 14:24 回覆:
真的很冷血,這才是我要她搬家的主要原因;
竟然會說出:

“這與我無關”或“這妳不用告訴我”,“妳種的這些破玩意兒”之類的話,不像溫血動物。

自然簡單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2/19 16:56
我還是喜歡你家原來的院子,欣欣向榮
花露露 ~愛吃月餅的人(jtsailu) 於 2014-02-27 14:20 回覆:
謝謝你的欣賞,正在慢慢復原中(療傷中)

Valley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2/19 07:04
哈哈哈﹐不是在找長工嗎﹖找到一個短工也不錯啦﹐ 至少一趕就走﹐ 長工沒那麼
好趕的啦

開玩笑的啦﹐我也很痛恨地盤被侵略 :(
花露露 ~愛吃月餅的人(jtsailu) 於 2014-02-19 16:24 回覆:
咦,妳怎麼知道我在找長工?
雖已大聲張揚了,不過還是沒人應徵!
好難哦!

不管是長工還是短工,只要不滿意都可以趕的,

放心,我很會趕人!*__^

冠慧~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2014/02/18 20:36

房客 怎麼 都不愛惜 別人 房子

以後誰敢在出租 給別人

 

花露露 ~愛吃月餅的人(jtsailu) 於 2014-02-19 16:19 回覆:
人的劣根性,自己的東西就懂得愛惜,別人的東西不僅無動於衷,還會搞破壞呢?

房間出租是有很大的風險,碰運氣了!
頁/共 2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