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233
上海饥民请愿团呼吁习主席二十大连任,中央高度重视
在地生活大台北 2022/04/21 01:04:14

在上海,可以说人人都是美食家。记得多年前去上海,每次在有点名气的饭店吃饭都得排长队,里面人满为患,而且食客中很多是老者。在中国其它城市,食客多以年轻人为主,喜欢吃个排场讲个气氛,食物往往是个摆设,起个仪式感的作用,而上海老者却截然不同,他们安安静静坐在那里细嚼慢咽,慢条斯理,吃得滋滋有味,认认真真,相当专心,特有腔调。走路都要撑拐杖了,他们还费那么大劲颤巍巍排几小时队解馋,可以想象年轻时对吃喝有多讲究和执着,是真食客。而且我还发现,上海电视台的美食节目和上海人的美食自媒体栏目也是办得最多最好的,明显比广东人和四川人还好吃,堪称中国第一。

但从另一个方面看,在这个拥有2500万人口的城市,为了吃好喝好,一天不知要杀掉多少鸡鸭牛羊鱼虾龟鳖,造下的业也是不可思议的,果报肯定也很惨烈。果然,越是讲吃讲喝的地方越先闹饥荒,大多数上海人幼稚地相信市委只封到4月4日的鬼话,没有囤积足够的食物,最后连以前觉得只有“乡下人”才吃的胡萝卜、土豆、西葫芦都吃不上了,仅仅几天就让美食家们沦为嗷嗷叫唤的饥民。现在网上到处都是上海人在黑暗中喊楼的视频,一边敲盆打碗声嘶力竭地叫喊什么“我饿!要物资!要吃饭!”让得让人毛骨悚然。

上海人够糊涂,以为自己饿了,中共会心疼。人家中共只负责统治,又不是你爹妈,你饿死管中共什么事?你撒娇是不是撒错了地方?这些负能量的口号中共最不爱听,你喊破嗓子也没用,喊得越响死得越快。

上海饥民要想让中央高度重视自己的饥饿问题,就应该要开阔眼界,调整思路,有所创意,反其道而行之,当那个喊“皇帝没穿衣服”的小孩,敢为天下先,率先劝进,主动拍马屁迎合习主席的喜好,转而肉麻地振臂高呼充满纯正能量的口号,比如“上海人民强烈要求习主席二十大连任”“上海人民永远忠于领袖习主席”“和一切反对习主席连任的旧势力斗争到底!”声震寰宇,吓得街道居委、区委、市委的领导手脚冰凉,惊恐万状,唯恐被人录下这些高级黑视频翻墙发到youtube上,点燃高层内斗的火药桶,将民生危机、生化危机、防疫危机迅速转化为政治危机,立马就会送来美味来堵你们的嘴,求你们别喊了。大白要强行给你家门上贴封条,你就威胁:“信不信?只要你敢贴,我就去阳台拿扩音器呼喊支持习主席二十大连任的口号,由此造成的一切后果由你负责!”保证把大白吓得抱头鼠窜,比呼喊负能量口号要管用得多。

既然封了上海,就不能草草解封,不把上海人饿得奄奄一息,上海人就不会刻骨铭心,就生不出慈悲心。如果今日解封,保证上海人明日就去“报复性消费”,把少吃的肉都吃回来,把少杀的生全杀回来,一旦喂饱,就会“老嘎”得不得了,一旦灌够了黄酒,就又忘乎所以,又有精神跑到小区门口举红旗、唱红歌、念叨中共的好处来。

不过话又说回来,上海人的确应该发自内心拥护习主席二十大连任,因为这天下本来就应该由有德者居之。前些年网上就有人发帖说,习不知在河北还是福建主政期间,在高人建议下修了很大一座塔,积累了相当大的福报,果然一路高升,很快当上主席。现在,眼见任期将至,又有高人给习主席指点,故意用公权力饿上海人,饿一天,就能从上海人的屠刀下救赎千万只动物,饿十天,就能从上海人的血盆大口里放生亿万条生灵,何况已经饿了二十天?何况还封了其它几十座城市?据说在雷哄稚老师说的“另外空间”,那些被习主席救下来的动物,无论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天上飞的,都在高呼:“习主席万岁!孙副总理万岁!”你自己说说,习主席功德有多大?谁比得了?该不该连任?不管习主席能力够不够,只要德够了就行。不管你中国人愿意不愿意,谁叫你嘴馋业力大?谁叫你杀生不积德?从高层次的角度来看,中国人都活该被习主席统治。

有些人一方面看不起习主席,管习主席叫包子,另一方面又不许我揭露雷哄稚。我就问这些人,你知道雷哄稚是怎么看待习主席的吗?这些人都是些只会低等动物条件反射泄愤的喷子,本来就什么都不懂,一下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我就向它们科普道,人家雷哄稚早就说了:“当大官,发大财,都是用德交换的……德大,来世当大官发大财。”又侮辱打工仔道:“德少,要饭都要不着。”我就问这些喷子,现在十几亿中国人中,谁的官最大,谁的财最多?它们都说:“自然是包子啦。”我就继续问它们,那么按照雷哄稚理论,是不是习主席的德是全中国最大的,道也是最高的,前世做过的好人好事也是最多的呢?哪你们怎么叫人家包子呢?你们又要骂包子,又要为吹捧习主席的雷哄稚站台,算不算神经分裂?

还有人说,习之所以执意要封城,是为了维护亲自领导亲自部署的清零政策,证明自己英明伟大,唯恐一旦连任了愚民会大惊小怪,所以不得不以此做出点政绩来,让倒习派无话可说,让愚民们不会反对。既然如此,何必让习主席脱裤子放屁多此一举,绕这么大的圈子连任呢?你们饥民为什么不主动帮助习主席挑破这层窗户纸,直接呼吁习主席早登大位,让习主席放心,说我们不会反对你连任的,不必再演这出戏了,不要再折腾我们了?饥民给习主席方便,习主席就会给饥民方便。习主席不好意思说的话,我们饥民主动帮你喊出来,让全世界都听到人民要求习主席连任的呼声,将朝廷见不得人的潜规则端上台面让全世界看,这难道不好吗?

中共没法查清黑暗中到底是谁喊的,查出来也不敢迫害。饥民可以无视所谓“足不出户”的封控禁令,高呼支持习总的口号,高举习总的画像,打出支持习总的横幅,甚至抬上巨大的习总石膏像堂而皇之地冲破封锁线,走出小区,走上大街,汇成滚滚洪流,自发形成上海饥民请愿团让国外报道。即使学美国黑命贵冲进商场来个零元购,造成“极其恶劣的政治影响”,看哪个大白狗胆包天敢出来阻挡?

人家大白拎得清,知道你们是“打着红旗反红旗”,绝不敢抓你,抓了你,就有反对习主席的嫌疑,会被说成是江家帮的人,即使现在不被打成现行反革命,以后难保不被打成历史反革命。

大白只能向市委请示,领导也不敢作主,以为是中央有新的政治动向,抓不是,不抓也不是,生怕仓促之下在路线斗争问题上站错了队,毁了前程,急得团团转,如热锅上的蚂蚁。

既然中共可以“挑动群众斗群众”,还屡屡奏效,群众为什么不能“挑动领导斗领导”,把领导逗得团团转呢?消息传到中央,习家军怀疑是江家帮在后面捣的鬼,总后台是美帝,唯恐天下不乱,借机暴露自己的野心,故意把党内高层矛盾公开化,搅黄自己的连任梦。江家帮却认为是习暗地里使的坏,想学老毛发动饥民倒逼中央。互相猜疑,反而促使矛盾公开化,最后打成一团。对付领导,慈悲不得,就是应该阴险恶毒,上海人民就是要让反习派、江家帮、上海帮产生危机感,再也无法企图藏着猫着和习家军私下解决,迫使其浮出水面,与习主席摊牌决战,不得不尽早发动军事政变,让我们吃瓜群众有好戏看。我们吃瓜群众要象武工队一样,朝鬼子和伪军各打一枪,然后躲起来,让鬼子和伪军误以为对方是武工队,而自相残杀。

中共自知之明还是有的,知道自己很脆弱,也知道几句这样的口号都会使自己翻船,因此早就防着“打着红旗反红旗”这招了,向来只允许安排的群众演员喊作秀口号,其它一切口号,哪怕是支持中共的口号,中共都不喜欢,以防被别有用心的人利用,要求全体人民闭嘴,最好都割下声带当哑巴。孙春兰来访,饥民在楼上喊“假的,都是假的”,中共就要抓人,但如果想当马屁精喊“真的,都是真的”,也会被中共抓走;有人要纪念64,警察就要抓人,但要是谁吃饱了当自干五帮中共骂64暴徒,中共还是觉得如坐针毡;你要替轮仔鸣冤,中共肯定不干,但你要帮中共骂轮仔,中共还是不舒服,同样要迫害,最起码删帖封名。中共已经虚弱到这个地步了。

现在只要利用饥荒,把口号落实中共最敏感的神经上,就能使中共抓也不是,不抓也不是。有这么好的机会,那些满嘴反共的独轮运只转载喊饿的视频,却不会善加利用,不去发动上海饥民,搅乱政局。从未见它们号召上海市民:“与其在家活活饿死,何不出来假装挺习主席,逼中共送上米面油菜蛋奶水果呢?”除了它们本来很多人就已经私下与中共和解,是假反共真共特以外,就只能证明独轮运水平低下,思想僵化,混吃等死,没什么能人。

从战狼的行为方式看,中共目前的中间力量其实都是些眼高手低80后官三代,凭祖萌进入各大部委的关系户,“生在宫墙之内,养在妇人之手”“如秀在闺,徒好狂言”,牛逼烘烘,却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屁本事没有,还尽出馊主意,写点东西白字连篇,说出话来滑稽可笑,张狂幼稚连小孩都不如,低俗疯狂如同赵立奸,智商和脑残粉红差不多。按理,要遇上有点实力的对手,中共早就完蛋了。可惜,现在欧美白左当政,昏聩愚昧,软弱无能,暮气难鼓,遇到的独轮运比中共还不如,这才使得中共得以苟延残喘。我不得不承认,中共福德深厚,衰败至今仍有如神助,不知道修什么修来的福气。

中共每次接班人上台都是高层内斗的结果,跟人民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却总以“人民的名义”当道具搞一场选举装点门面,如果人民连谈论选举的权力都没有,连呼喊口号表达支持某位内定候选人的自由都没有,那这选举和人民又有什么关系呢?而且中共借了人民的名义欺世盗名,连一分钱“冠名费”都不肯支付给人民,人民凭什么免费借自己的名义给中共当道具?凭什么要顾全大局,“配合”中共演戏糊弄外国人?何不顺水推舟,因势利导,假戏真做,弄假成真,主动卷入其内部争斗,也学中共拉一派,打一派,搅它个天翻地覆呢?

最新創作
上海饥民请愿团呼吁习主席二十大连任,中央高度重视
2022/04/21 01:04:14 |瀏覽 276 回應 0 推薦 11 引用 0
在上海,可以说人人都是美食家。记得多年前去上海,每次在有点名气的饭店吃饭都得排长队,里面人满为患,而且食客中很多是老者。在中国其它城市,食客多以年轻人为主,喜欢吃个排场讲个气氛,食物往往是个摆设,起个...
习主席受惊吓一夜白头,顽固清零究竟为了谁?
2022/04/03 23:29:41 |瀏覽 280 回應 2 推薦 7 引用 0
就在各国都已经实行与习记伟人病毒共存的政策,逐步解除疫情限制的时候,中国却依然执着地试图达到所谓的动态清零目标。为此不惜让以上海为首的半个中国陷入封城的困境,不顾民生,不顾经济,不顾政治成本,甚至在已...
中共七常委心够大,竟敢跟俄爹签玩火自焚的密约
2022/03/13 01:02:09 |瀏覽 385 回應 5 推薦 10 引用 0
民间传说,法师如果在捉鬼时遇到棘手的困难,可以画符作法请五猖兵马相助。五猖兵马分正五猖、邪五猖、金盔五猖、银盔五猖,等等,脾气暴躁,相当厉害,捉鬼一捉一个准。但五猖兵马是被请来的,和法师不是主仆关系,...
拐卖乌克兰美女不算犯罪,只是中国人的一种风俗
2022/03/03 00:57:51 |瀏覽 201 回應 1 推薦 6 引用 0
  前段时间网络满屏都是徐州那件事,把别的新闻都给淹没了,直到爆发俄乌战争,才被挤下榜首,但我还是看见许多热心人士仍在坚持炒作,不肯让此话题遭到冷落,徒劳地要维持其热度。 我并不反对同情被拐卖的妇女,...
从雷哄稚透露的宇宙千古之谜看中华民族的美好未来
2022/02/10 12:19:53 |瀏覽 599 回應 20 推薦 11 引用 0
  法轮功邪教组织淫威大师雷哄稚福气不错,不管它的邪说如何漏洞百出,轮仔都照单全收,说啥是啥,从没见过有轮仔敢于质疑,更没人敢于反对。尽管如此,哄稚还是担心轮仔亲近佛道两家后,会识破自己的骗局,于是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