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圖 繭】 〔揣 想 公 元 兩 千 年 的 我 〕
2005/07/24 21:05:41瀏覽1531|回應0|推薦11

我的最大憂鬱仍然是在於能夠生活下去嗎?我能一直這樣只顧心靈而不在意肉体的存在嗎?我敢於寄望我的畫作可以帶給我生活費用甚至財富?也許自信心是足夠的。但是外面世界能讓我被接受而有能糊口嗎?這點希冀遠遠超過自己的期望。太多的失望與不被接納已把我埋在永恆底失望之深谷。

從來不知道揣測將來可能會怎麼演變,時間大把大把地浪擲著地走過好長一段路。終於麻木地忘記去敦促自己來珍惜。一天過了又一天,還能量度。月也可以。甚至年也可以。但是十年一計算,怵然心驚。未免太多吧!然而十年過了又十年,過了又十年。已經不是自己所能計算的了。生命終究只有這麼些,畢竟要看到盡頭了。

過了如許多的歲月,今年看明年,或者看再長的時間,都不覺得有何差異,為何從一九九七望到公元兩千年會是這麼困難。到時我還存在世上嗎?會有天災急難把我抹殺掉了?模樣會急速衰老嗎?平靜無憂的日子還會在嗎?還是孤苦困頓流離於天涯之一角?

圖畫中的我是多麼地憔倅與疲倦,是刻意強調還是自己的隱憂。內心裡會坦然地等待任何可能或者說可怕的遭遇降臨,可是還是免不了憂慮。已經失去期待之心情,好事已盡苦事等著在前頭。然而即使在悲愴難受之頂裡頭的人們仍會寄望最些微底運道。何況我的運道從未來到過。或許這種天性的人不會有好運道的。
好運的來臨;一是要去爭取,二是經歷的過程中要能把握住。否則就是芸芸眾生的失敗者,當然看你採取甚麼角度來看。不立意去出人頭地,不刻意去比較有無。何來失敗之怨尤。人生的衝撞的尖堆裡容納底面還是挺大的。


( 創作繪圖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iyumo&aid=333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