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愚公移山黃彰健
2010/12/26 03:26:32瀏覽2387|回應35|推薦22

  愚公移山,精衛填海      紀念黃彰建去世一週年
  「彰健銜石投臺海,春蠶絲盡化春泥。」
  我因為228研究而認識黃彰健,他寫了「228事件真相考證稿」,初稿影本交我校對,一大疊,我一個字沒看,後來出書,一大本,六百頁,我只看了幾頁,我記得的只有一句話:「彭孟緝在高雄事件處理上,是沒犯什麼錯誤的。」
  我沒看,是因為「真相」早在事件後幾個月裡就弄清楚了,這句話早是我的常識。我認為一切記錄,包括死亡人數,都清清楚楚,那時候也不必要造假。後來,四十年不談,不是「我錯了」,是不好說「你錯了」,大家都是同胞,何必要那樣子說穿,那樣子扯破傷口,大家難堪。
  問題就出在,有人不認為我們是同胞了,那我國的真相就與貴國的不一樣了,對錯也不一樣,要倒過來了。但是,又因為真相,常識的真相,太清楚了,要否定,要逆反,不太容易,為著「新國家」的認同,有這種感情,可以不顧事實的去否定真相,但這就像那種打冒頭的遊戲機一樣,這槌敲下去了,那頭又冒出來了,只有一直打,打得很吵,這就是這20年來的真相。
  「228研究增補小組」,就是那個頭,一個一再冒出、各點冒出的頭,叫著「真相、真相、事實、事實」。這裡被打,那裡又會冒出的頭。黃彰健,就是這個頭,一個頭髮稀疏,垂垂老矣的老頭。他聲音微弱,但氣很長,因為,他以歷史考證的耐心,一件事一件事的查,一個電報一個電報的分析,一句口述一句口述的比對。為了見林,他一棵樹一棵樹的去摸,去看,去測量。有時,太細了,會見樹不見林;有時,我會想,你煩不煩?寫那樣本大書。我認為,這些「真相」並不是不對,不是不為人知,並不是像「明實錄」一樣,很少人去研究,研究了有什麼目的。為那種歷史,可以皓首窮經,如你黃彰健般的去研究,但228距現今很近,40年、60年,史實俱在,當事人還在,比如葉明勳,才剛去世,那還有什麼好研究的呢?黃彰健的研究,包括「228研究增補小組」的努力、我們聚在一起三、四年了的「讀書會」、混個簡單便當吃的研究,其實不是在找尋真相,而是在保護真相;不是在扒糞,是在擋糞。是在溫故,乃可知新。
  我們做的,不是歷史研究,是排擋政治對歷史研究的扭曲、捏造。這是林,這是林相。我覺得不必在樹,在枝葉上打轉,因為228研究不是歷史,是政治,否則哪有一個過去不久的、人事地物俱在的、所有說要隱瞞的檔案都已開放的歷史,舉全國之力,研究個20多年還得不出個結論的呢?是臺灣的歷史學者水準太差,差到白癡的地步?怎麼每年都說要找真相,每年都要紀念真相,年年都有發現真相,還要給大錢,十幾億的給,一直找下去,找不到不停,愈找愈大呢?
  曹操墓都找到了,228的真相怎麼還在找呢?
  還是,說要找真相的,就是踩著真相的,就如那說是來探病的,正是踩著病人輸氣管的。
  我、我們每次來開「讀書會」的,只是說,請把腳移開,而黃彰健,則是一棵樹一棵樹的搬出來,一棵樹一棵樹的考證。他去抱著那隻腳,試圖搬開它。苦口婆心,摩頂放踵。
  因為他實在老,實在誠懇,實在是歷史研究的一個典範。學界譽美,允推獨步,他才沒有被踹一腳,而那些不夠老成的,不夠謙卑的,就被痛扁。眾矢之的,千夫所指。所有踩著真相的,都恨死這個「讀書會」。其實,他們更恨的是黃彰健,因為他以老軀保護真相,他一步一步的檢視真相,詳贍精審,窮理盡微。他像一個老母抱著幼子,你打不下手。
  他比228時的中國人幸運,那時,一些婦孺被打死了,很慘,而我們這些最要遭殃的人,跑得快,被臺灣人在家的閣樓上保護躲藏起來,這些殘酷和感人的真相,由於與所謂的與主流真相不合,與「學界的認知差距過大」,現在避之不談,被掩蓋起來。真相,也要被保護躲藏起來。過去幾年,這個「讀書會」,就是228時臺灣人家裡的閣樓。
  黃彰健,就是閣樓裡的那個老者,在幽微的燭光下,他一雙帶著血絲的眼睛看著我們,看著我們義憤填膺,聽著我們激越高論,他有時會噓噓的叫我們小聲,容他娓娓道來。他或不那麼激昂,他的血管已堵塞了,一點點血衝過都會血壓升高,最後,他在那個角落閉上了眼。春蠶至死絲方盡,蠟炬成灰淚始乾。
  這時候,樓下那個人,這個屋子的主人,走上來,給黃彰健蓋上了白布,說他:「襟度軒朗,謹厚淹貫。志道游藝,燦然有聲。恢弘學術思想史乘,盡瘁文籍考訂校勘。晚歲潛心二二八事件研究,疇咨博采,饒富新見。」
  這個人,被視為要掩飾真相的,又被視為要保護真相的;我們認為他是腳踩在輸氣管上的,他又說他是給真相輸氧的。我們說,為什麼不能打開窗,讓真相大白於天下?他說不行,他們會燒我的房子,就像當年國大代表謝娥說長官公署上沒開機關槍一樣。
  Over my dead body,就像當年林獻堂對暴民所說的:「你們要殺中國人嚴家淦,自我屍體上走過去。」現在,黃彰健死了,追殺真相的人要踏過他的遺體。
  他們說,這個房子的主人褒揚他,是想要「奪取臺灣史的詮釋權」。他們說:「這個史賊早該死了。」
  這就正是228的真相,一切真相就在這幾句話裡。不是說要大家發掘真相嗎?為什麼只能你們可以發掘,別人,黃彰健、讀書會、躲在閣樓上的這批人不行呢?你們有大量的公費可供發掘,也發掘了好久,我們,為什麼不能自己掏腰包,也來野人獻曝,發掘一點就是一點呢?
  真相?難道只有進攻長官公署、搶奪衛兵槍枝的人才可以講,講的才是真相;躲在公署內,要走上公署陽臺,想講出真相的人,就不准呢?講的就是錯誤不實的呢?真相,難道不在當時的政府記錄、歷史文件裡,而在燒完了煙酒公賣局,轉到長官公署沖擊的鑼鼓陣裡?
  什麼叫主流民意?這怎麼形成的?形成多久了?根據什麼真相?眾口鑠金,主流就一定對嗎?主流就不會改嗎?有主流,就不准有支流嗎?萬山不許一溪奔?
  有主體意見,就不能有異議嗎?黃彰健是明清上古史的主流分子,他不能做一段現代史的異議分子嗎?還是,他是中國人,所以不能談這個外國的歷史呢?不是他說的真相不真,是他不能說我國的真相,這不是歷史研究問題,是國家立場問題。
  什麼叫「詮釋權」?為什麼不容「搶奪」?你的詮釋權是自誰搶來的?中國人?你不是反對一言堂,反對白色恐怖嗎?為什麼只有你有詮釋權,人家不能有,不能提問呢?憲法不是保障言論自由嗎?為什麼連中央研究院的院士都不能做點詮釋呢?因為那是中國的?為什麼臺灣只有不認為是中國的人有話語權,中國人,湖南人,黃彰健,還有那屋子的主人,就沒有呢?
  228的詮釋權,是掌握在初期街頭的武士刀裡,還是後來登陸的槍桿子裡?難道,它是可以以武力來搶,不是由筆來寫的嗎?為什麼你可以講,我不准講呢?為什麼你是萬山,我是一溪,我不能說死了673人?為什麼我有真相考證,你不需要有呢?為什麼你說你死了很多人,我不能說我也死了人呢?你死的都是烈士,那我死的都是什麼人呢?我說你死的數字不對,說少了,那你說我死了多少人,你好歹也給個數字吧?
  我殺你的人,被窩藏起來,升官發財了,如彭孟緝,有的在大陸被共匪給消滅了,那你殺我的人,到哪裡去了呢?
  那些228中被殺的全是無辜,那殺人的去哪裡了?怎麼被殺的全是好人,壞人全沒了呢?
  如果外省人全是壞人,那為什麼這麼多本省人保護壞人呢?
  官逼民反?如果那些走上街頭,反抗暴政,爭取民主自由的是好人,那為什麼臺灣人不保護自己的勇士,不呼羣保義,反而檢舉出賣這些人呢?
  如果彭孟緝是「高雄屠夫」,那為什麼他下山平亂後第二天,高雄報紙就向他致敬致謝,以後慰問感謝不斷呢?
  如果彭孟緝部隊是壞人,怎麼一個兵拿了金店兩個戒子,就被就地正法呢?
  228事件最不可思議的是,只有好人,沒有壞人。說是貪官污吏,但在哪兒?做了哪些事?不見記載,是嚴家淦、任顯群、孫運璿?查緝私煙是執行公務,能謂貪污?毆殺外省人,遭殃的都是公教人員,那個是貪官污吏?打人殺人的暴徒也不見了,所有被殺處刑的都是好人?都受冤補償。事件中前死的外省人無辜,後死的本省人也無辜,前者無償,後者有。那壞人到哪裡去了?
  3月26日暴亂已平,軍隊已入,還有上萬外省人在基隆等船返福建,驚恐莫名,他們怕什麼?怕貪官污吏嗎?
  再誣陳儀,最多說他剛愎自用,疏忽無智,仍不能否定他是清廉正直,勤政愛民的好官。
  228的領袖之一的簡吉是共產黨,屋主說自己是忠貞的國民黨員,但他要向這位共產黨員致敬。以前的詮釋是,228是共產黨煽動的,2000年,說要追求228真相最熱心的陳水扁當選,共產黨立刻發來賀電,說:「一九四五年以來,我們始終不渝地支持臺灣同胞反對國民黨專制統治的鬥爭;一九四七年發生『二二八』事件時,中國共產黨公開聲明反對國民黨反動派鎮壓臺灣同胞。」那紀念228,為什麼不推崇中國共產黨?為什麼不趕快統一,反要趕快獨立?做不到還要做?
  那為什麼不向中國解放軍致敬?「中天電視」有紀錄片,說解放軍消滅了鎮228亂的國軍二十一師,替臺灣人報了仇。那解放軍還打敗了228的「元兇」蔣介石,不是更功高隆崇?
  蔣介石又因陳儀投共而殺了他,那臺獨又該向蔣介石致謝?
  二十一師的「報應」的故事是,來臺負責接收的七十軍與六十二軍,徵收了一群臺灣兵。後因國府戰況吃緊,所以違背承諾,把含有臺籍軍人的這兩軍調離臺灣,去打共軍(實在是陳儀認為臺灣安定,不需駐兵,應蔣介石之議,把軍調回大陸備戰)。此兩軍潰敗、被俘之後,一些臺兵成了解放軍。這些解放軍,最後殲滅了鎮壓二二八、從臺灣調回上海的二十一師,連俘虜都殺,以洩該師在臺屠殺良民之恨。故是「臺灣人滅了二十一師,為老家人報了仇。老天藉著解放軍的手,了卻了亂世中的一段恩仇。」「二十一師與臺灣人的再次相遇,或許就是要將恩怨留在上海灘頭,留在上個世紀。」這個紀錄片所考證的真相就是,臺灣人就沒必要再恨了,族群就可以和解了,臺獨也不要鬧了。
  臺獨報紙說:「這實是可笑的歷史詮釋,一粒蜆仔九碗湯,實有轉移焦點、混淆視聽之虞。」
  這幾個臺灣兵後來又去打韓戰,應也殺了美國人,那是不是也報了臺灣人在太平洋戰爭中被美國人殺了之仇呢?
  如果不是韓戰,美國介入臺海,這批解放軍(及臺灣兵?),打過臺灣,消滅蔣介石,國家統一,那臺獨哪有立足之地?
  228被誣的起因,就是軍紀不好,那就是62、70兩個軍混蛋,怎麼228之「因」,又滅了228之「果」?這不是馮京打馬涼,牛頭打馬嘴嗎?
  中國時報:「楊三郎被誣陷,勇妻闖關救夫,連乾2桌威士忌。」(2010-01-31)說「軍隊三番兩次到淡水家中抓人。那天淡水河裡滿布屍體,河水染成了紅色。」這又是每年新發現的真相。如果黃彰健在,他會問,這些浮屍有多少?怎麼數的?還有誰看到?什麼時候看到的?這些人的家人有沒有領賠償?是在這673人之內,還是之外?是怎麼根據領補償?還是這都是如主流史家說的:「更多亡者是隻身一人,沒有家屬為其申請賠償,」死了就死了,沖走了,誰也不知道?
  最後,有一個真相要考證的是,為什麼黃彰健要與主流歷史看法作對?為什麼他要標新立異,「屢發令人駭異且有違常識的高論」?為什麼屋主和他要「奪取臺灣史的詮釋權」?是因為上古史資料放得太裡面,他老了,懶得進去查,因此找個近代的?是他與彭孟緝、陳儀有親戚故舊關係,他必要尊者諱?是他有親人在228中被義民殺害,他要報仇?是他想出風頭,也來湊228的熱鬧?還是,他僅是想在他的褒揚狀上加一條?
  從現有的考證來看,實在看不出黃彰健是因為上述原因或是出於私利考慮而研究228,或許比較可能的原因,是他有次說:「一部中國近代史,從清末到抗戰,就是中國老百姓,那些純愚的農民,抵抗外侮侵略的歷史。」他說著說著,為之哽咽。這種心情,或許就是他想要在228歷史上,保護真相的原因和動力。精衛銜石,青史不灰。
  今天,我們參加了這個研討會,就是給黃彰健抬棺起靈,我們抬的是個愚公,我們敬佩他的移山。
( 時事評論人物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gocrane&aid=4733170

 回應文章 頁/共 4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shouri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民進黨要的就是屠殺外省人
2010/12/27 17:08
鼓動群眾, 把228的悲劇再現, 把現在居住在台灣的外省族群及其後代全部殺光, 這樣民進黨就能執政萬萬年了.
一切都是為了權力啊! 你以為他們真的對獨立自主有著什麼理想?

盧安達的歷史, 就是台灣的現在!!!!!!
消滅台灣的納粹黨-民進黨!
通過族群平等法,強制解散民進黨!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0/12/26 14:44
嘻!嘻!我不是「洗版」,這應該叫做「提版」「推版」或是「升版」。

有觀眾網友贊同嗎?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0/12/26 14:37
二二八固然有令人傷痛之處,但是台獨為了政治目的,惡毒地誇大這個傷痛、利用這個傷痛,以煽激民族仇恨。

在台獨媒體和教育對「二二八大屠殺」的操弄下,台灣民眾偏向綠營意識形態的傾向將愈來愈深固,藍營前途現在已經岌岌可危,如不釐清二二八真相,往後更加堪慮矣!

藍營的人如果看不出台獨到現在仍然在利用二二八作為思想意識的宣傳戰,盲目跟著綠營表面上所宣稱的「止痛療傷、記取教訓」的調子唱和,不僅只是空費真情善意,而且有如虎狼屯於階陛,猶在堂上高談因果,糊塗矇懂了。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0/12/26 14:34
綠營對二二八有一套大眾耳熟能詳的完整論述,藍營對二二八的論述卻仍未定調。

至今還有許多藍營的人和稀泥地說二二八已經道歉補償過,是不必再提的的陳年舊事,大家應該向前看。

還有許多藍營的人麻木不仁地以中國悠長歷史上發生過太多比二二八還恐怖慘絕的事件,認為中國的政治就是樣,國民黨在大陸是如此,所以在台灣當然也是如此,言下之意,台灣人理當概括承受。

馬英九廉價的道歉賠罪,又不能一筆勾銷台獨對二二八仇恨情結。

綠營無所不用其極地在搶佔思想陣地,「二二八大屠殺」就是台獨改造台灣人國民意識,最根本主要的政治資本。

藍營卻全然不知二二八是台灣政治亂源的根由,不知打蛇打七寸,認真應戰。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0/12/26 14:17
藍營說:「二二八是不必再提的陳年舊事」,這也就是說二二八這筆「血債」已成過去,沒有再提的必要。

這豈不是有如向人借錢欠下債務,事隔五、六十年後,說:這是「陳年舊事」,不必再提了。

作為二二八這筆「血債」受害人的台獨,就是認為藍營不提二二八這筆「血債」,是不肯面對歷史創傷,不願正視造成這個創傷的根源,是在逃避推諉中國所加諸台灣的罪孽。

還是和台獨爭論清楚二二八的真相,向黃彰建先生學習和效法吧!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獨是全靠「說謊、抹黑、栽贓」的本事和功夫
2010/12/26 14:06
扁家弊案連連,民進黨難以重返執政,綠營大喊台灣人的危機,呼籲台灣人的團結,操弄【台灣人的意識】以喚起台灣人繼續支持台獨的熱情。

探討綠營所訴諸的【台灣人的意識】緣何而生?正是所謂的二二八【大屠殺】!

釜底抽薪,斬草除根,揭穿二二八【大屠殺】的騙局,才是針對台獨的命門要害。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獨是全靠「說謊、抹黑、栽贓」的本事和功夫
2010/12/26 14:02
台獨對二二八年年講,逢選舉就講,有機會就講,還把綠營版本的二二八列入教科書以教育子子孫孫,意圖改造國民的國家認同。

二二八是台獨政治鬥爭的思想武器,在當今統獨尖銳對立的台灣政局,藍營只有糊塗蛋才避談二二八,避談二二八的原因,避談二二八的死亡人數。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獨是全靠「說謊、抹黑、栽贓」的本事和功夫
2010/12/26 14:00
皇民餘孽李登輝,宣稱政治謀害的慣犯陳水扁,都搖身變成了台灣意識的代表人,結果,在代表台灣人意識的護身符下,已經是刀槍不入了,攻擊批評他們絲毫動搖不了綠營對他們的支持,只是升高藍綠的對立。

皇民餘孽,以及這些餘孽的孝子賢孫,已經崇日反華成性,別指望他們迷途知返猛回頭了。

還是從台獨賴以立足,虛誇不實的「台獨史觀」和「二二八大屠殺」著手吧!勿使這些皇民台獨扭曲史實,以欺惑民眾的鬼蜮伎倆得逞。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台獨是全靠「說謊、抹黑、栽贓」的本事和功夫
2010/12/26 13:54
民進黨執政的政績乏善可陳,但是得票率還是一路上漲,為什麼?看來還是綠營改造國民意識的思想戰收到成效,使得投向綠營的選民繼續成長。

與綠營進行意識形態的思想戰,反制綠營的民粹路線,揭穿綠營【二二八大屠殺】的虛假和不實,是刻不容緩了!



徐百川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亂國之俗,至多流言而不顧其實
2010/12/26 13:49
呂秀蓮說:「其實228哪是和平日,228是我們的國殤,是很大的傷害」「我們不是要去掀歷史的傷痕,但是要追究歷史真相」。

她希望能針對過去錯誤而殘暴的時代進行徹底的反省,更深入、更誠實、更嚴謹地讓歷史真相大白。

哪位網友能夠幫忙,讓呂秀蓮看看黃彰建的二二八真相一書。

她接不接受,相不相信,是另一回事。


頁/共 4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