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源氏物語》中的陰翳禮讚
2016/07/14 00:38:00瀏覽1114|回應1|推薦17

圖:源氏物語繪卷(東屋)現藏於德川美術館


什麼樣的女性最迷人?《源氏物語》有一段「雨夜品評」這麼寫道:「女人啊,既要風韻誘人,也不能太愛炫耀學識,最好是曖曖內含光才好。

 

日前楊照老師在日本現代文學講堂上剛好提到了《源氏物語》,日本平安時代的皇朝貴族,男人對於女人自有其獨特的審美觀。從女人說話的聲調、走路的姿態、書寫的字跡、筆墨的濃淡,以及雙方贈予彼此的和歌,藉此想像女人的容顏、涵養與性格。

 

不過,你當真以為日本古時候的男人,重視女人的內在美勝於外在美嗎?其實都是「陰翳」惹的禍。當時的女人白天無法拋頭露面,平常都躲在深閨簾帷內,夜晚只有燭光,想一窺廬山真面目得突發奇想才能達陣,連超級美男子光源氏都不只一次踢到鐵板,在昏暗的室內,他始終搞不清楚同床共枕的情人究竟美醜如何。

 

阿桑對《源氏物語》了解不多,但有些經典橋段略知一二。谷崎潤一郎在他的美學評論集《陰翳禮讚》也有提及,其中第六帖<末摘花>頗為神妙。一位為光源氏戀情穿針引線的婦人,提到了已故常陸宮的女兒末摘花(名字取的好風雅),孤苦伶仃生活著,於是這位性好女色的美男子,在一個朦朧月夜時前往窺看。他站在屋外,聽到一陣悠揚的琴聲,心神為之蕩漾。後來兩人相見,中間隔著一只屏風,末摘花始終不發一語。雖未見女子長相,但覺「屏風對面,衣香悄然襲來」,光源氏的想像力直升2.0版,眼看大頭快要hold不住小頭,於是當下寫了一首和歌擄獲佳人芳心。

 

躲在屏風後面、文采斐然的末摘花也非省油的燈,立馬三步成詩以和歌酬答了光源氏,兩人終於衝破屏幕、共度良宵。妙的是兩人長期私通,但光源氏始終看不清楚末摘花長相,後來在一個大雪的清晨,光源氏打開窗戶,皚皚雪光映照在末摘花的大臉上,原來原來……她長相鄙醜,而且有一顆大大的紅鼻子,還真的是見光死!

 

這位成天周旋在女人堆中的光源氏,後來學聰明了。在第二十五帖<>,登門拜訪絕色之姬玉鬘,就在天色漸暗後,原本躲在一旁窺聽的光源氏,忽然放出了一堆螢火蟲,藉點點螢光,從簾幕縫隙裡瞧見了這位清新脫俗的女子,一整個被玉鬘深深迷住,這下眼見為憑不再霧裡看花瞎子摸象了。

 

谷崎潤一郎說得好:「古代的夜,以神秘的黑暗為帳,將原本便閉居深閨的女性姿容籠罩其中。」和泉式部亦歌云:「春宵恍如夢,不妨取肱為枕。」也許在這恍如夢的枕邊細語,曖曖內含光中撫觸軟玉溫香的雪肌,才是古人對情愛的陰翳禮讚吧!



( 心情隨筆愛戀物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didi0896&aid=65168190

 回應文章

Sir Norton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7/14 16:22
當下皮相的重要,眾所皆知不可以貌取人,但太少人能夠自外,男女皆然古今中外。只有希望自己的造型,符合此年代的大抵潮勢,莫太趨近飛燕,切忌過於貴妃!
夏蒂蒂(didi0896) 於 2016-08-13 20:33 回覆:
哈哈 您說的極是  希望自己的外表能"與時俱進"  看起來不要像兒子的阿嬤就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