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2014/05/03 21:37:58瀏覽478|回應0|推薦13

 

 

五月自驟至的涼意裡甦醒

夏日如峰的積雨雲還枕在南方海域的夢裡

夏天還年輕

而垂垂老去的春天

還彌留在案前拿鐵

緩緩爆裂的泡泡裡

泡沫勃發的瞬間

拿鐵在掌心漸漸消逝的溫度

就是我心底巨大的整個王國

 

我總愛靜默地

在這季節的交界

(那是詩的藏匿之所)

釣捕那若有似無的

流過味蕾與食道

那乍暖還寒時喚醒末稍神經

那種種關於存有的悸動

 

彼時,那沉睡在心底巨大王國的巨人

以抑制不住的熱情

自存在的深淵朝我吟唱:

 

我存在我存在我存在

 

 

 

(有時候雙手捧著一杯溫度漸消逝的拿鐵,或一球緩緩融化的霜淇淋,都會讓人不由自主的感動莫名,在那時間移動的瞬間,我聽見生命對我歌唱:我在我在/

我在這裡/此時此刻/我存在。)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hongkiath&aid=130325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