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創作是永不止息──序小說集《去吧!我的愛》◎司徒衛
2020/03/05 09:08:43瀏覽1069|回應0|推薦34

﹝歐宗智 著,臺北:皇冠,民國762月初版

大約十年前,在一本校內刊物上,注意到一篇出色的小說;作者是歐宗智。平日和宗智晤面,除了談些課業上的問題外,還討論文藝創作方面的種種;有時話題也涉及生活和愛情之類。他沒有提到他正在小說寫作上努力下功夫;我也只知道宗智是個研究很踏實的文藝青年。有一次跟他談起他發表在校刊上的那篇作品,我說了些讀後的意見,並表示感到高興。他有些不好意思似的,只簡單地說了:學著寫的,談不上好同時露出歐宗智式的笑容,誠懇、溫厚而又帶幾分靦腆。以後,他發表的作品漸漸多起來,而且常常見報;他不單是大學校園裏的名家,同時成為文壇上成績突出的新人。這是他辛勤耕耘的收穫。這段時期,如有人向他提到他的近作,或真心地加以讚揚,而他仍然是露出特有的笑容,一面溫文地說:學著寫的,您多批評

有一次,有個公家機構邀請文藝界人士赴東部訪問;我介紹宗智參加。同行的人中有資深作家和副刊主編,有的知道歐宗智這個名字,有的對他完全陌生。但經過幾天的旅途相處,同行者對他都產生好感,而且相當器重。大家欣賞歐宗智的言談舉止與溫文親切,尤其是他有深度的內涵。訪問歸來後,他寫了幾篇有關的報導,但是並沒有因此在文壇增進多少人事關係。

在皇冠出版社表示要和他簽約的那一天,他來告訴這件事。這是對他很大的鼓勵;我向他道賀,宗智顯得有些激動;除了感謝平先生對他的識拔外,說得較多的是他今後著力寫小說的計畫。宗智面對他創作路途上的一個新里程,所表現的依然是一貫的平實作風。這是我所見到的第二次。第一次在他辭掉一家出版社的工作改任教職的時候;他表示教書更適合他的個性,同時說了許多此後在課餘從事寫作的打算。

宗智畢業後,雖然和我時通音訊,但見面的機會畢竟少了。近幾年,他教書的績效卓著,為學生所崇敬;又見重於學校當局,擔任了行政工作。此外,他成了家,有了妻兒,家庭生活美滿。而與這些同時進展的,是他時有作品發表,陸續有單行本問世,而且越來越顯現創作技巧和作品境界方面的提升。每次閱讀他的一篇新作,或收到他寄贈的一本新著,我總有比以往更多的歡喜。我為他在文學旅程上不辭艱辛地持久跋涉,走得更遠更好,而產生難以言傳的欣忭。

宗智就是這樣一個人:溫和、謙虛、踏實、笑容可掬地擇文學而固執之;他與文學是緣訂三生。假如我們首肯文如其人這句名言,則認識其人正是了解其文之所必需。因此,我寫出我所認識的歐宗智,對於他的讀者,應不無貢獻。

歐宗智的小說多以愛情為題材;這也是他在創作上所表現的一種忠實。三十出頭的年紀,又成長在一個相當安定的環境;他在生活經驗裏植根較深的,便可能是愛情的層面。他寫他所熟知的與體驗過的;不尚矯揉造作;這和他做人的踏實態度一致。還有值得注意的是:在每篇愛情小說中,宗智都企圖體現一個正確的主題,耐人尋味。例如:「愛是恆久忍耐……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這段經文裏所昭示的愛,不單指涉男女的情愛,而有其更廣大的涵蓋面。但是兩性之間的真情實愛,自然也應奉為圭臬。宗智以之做為一篇小說的主題,固然顯現他對戀愛的一種高尚的觀點,同時也相當透露出一種訊息:他未來的小說世界將和更寬廣的現實人生相密切結合。證之於宗智在文學創作上的耐力與永不止息的精神,他開創這種作品的新境,是可以確信和預期的。

閱讀這本小說集,應是經歷一種文學的饗宴。我寫這篇短文,只為打開去吧!我的愛的讀者們,提供一個序幕。

──民國7510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ccpou&aid=1319296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