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錯愛......17
2014/09/08 16:40:15瀏覽557|回應1|推薦11

【內有情慾描寫,本滿十八歲請勿瀏覽】

一個快六十歲的男子,頗為不高興冷問道:「我昨天不在公司,我聽我們的會計說昨天是一個身材很壯的人來訂這個合約,但是你看起來好像不算壯!」

溫文勝聽出這個六十歲左右的男子語氣不悅,趾以客為尊的前提下禮貌道:「董老闆不好意思!昨天的那個人今天有些事不能來,我們的課長叫我來看看有什麼問題。」

「你自己看看!」董老闆把一份合約書直接甩在溫文勝前的桌子上,語氣更加不客氣。

一份合約書放在溫文勝的桌面前,溫文勝和陳昭華對望一眼,不知這份合約書有何不妥之處,溫文勝拿起來一看,第一眼就看到日期寫錯,寫到了明年,也就是這份合約書是明年的,以丁文貴的資歷,應該很難有這個錯誤。

可是其實合約書上的日期寫錯也是很平常的事情,只要傳真一下就可辦妥,若只是為了這件事要他從大老遠的台北趕到這個地方,好像有點小題大作。

溫文勝再看仔細一些,一時之間看不出有其他重大出錯的地方,惶恐問道:「董老闆!這合約書有什麼問題嗎,我看像只有日期錯誤。」

這個董老闆推推他的老花眼鏡,一激動之下,操著台語口音道:「如果只是日期錯誤,我就不會請你們從台北趕來了,你看看那個金額,竟然給我多算了一百多快二百萬元,我這裡只是一個小公司,這快二百萬我實在負擔不起,我昨天也沒有在公司,我交給我的助手處理,我們想說我們合作這麼久,也沒有仔細核對,今天早上我很仔細對之後才發現出這麼大的問題,你說這個問題大不大。」

「這....」溫文勝一時語塞,拿起手機上的計算機功能,把合約書上的帳目,一條一條想要算個清楚。算到最後,果然差了二百萬左右。

以丁文貴的經歷來看,這個錯誤真的離譜至極。溫文勝望了陳昭華一眼,只見她一水汪汪的眼睛,裡面寫滿了無辜。

為了更加確定,溫文勝重新計算一次,第二次也是相同結果,急忙道:「董老闆真不好意思,給我點時間,我打個電話回公司一下,要立即把你們昨天開給我們的支票取消掉!」

.

溫文勝打了電話回待在公司的課長,說明整個交易情況,課長也立即全權授予溫文勝的處理大權,只是溫文勝面有難色道:「不需要讓丁文貴來處理後續情況嗎?」

「現在什麼情況了還說這些!」人在公司的課長義正詞嚴道:「現在不要讓我們公司的合對象失去信心最重要,其他的以後再說!就這樣。」

掛上電話,溫文勝對老闆抱歉道:「對不起,既然如此,我們重新立個合約,價錢也再議過,在可能的範圍下,我盡量會給你們優惠的。」

「就等你這句話!」董老闆像早就預期這種情況,打開抽屜重新拿了一份合書,以及印章和印泥。

溫文勝把丁文貴的那份合約書再拿起來看了一會,「這樣吧,原本是一千二百多萬的金額,那後頭快十萬的零頭就給你優惠好了。」

董老闆看了看,不懷好意笑道:「可以再多一些嗎?」

溫文勝硬著頭皮道:「這已經是我所能給的最大範圍,再多就不行了!」

董老闆勉強點點頭,「好啦,就這樣,下次叫你們那個業務員小心一點,算錯一個零差很大的。」

「是、是!」溫文勝陪笑道:「我知道,我會請他注意的。」

「下次叫他不要來了,你來就好了,不要再出現昨天那麼嚴重的錯誤!來一次我嚇都嚇死了你知道嗎!」董老闆道。

董老闆說的輕鬆,溫文勝可是嚇了一跳,這是丁文貴長期合作的客戶,如此一來,他和丁文貴之間的嫌隙又更加深了。溫文勝笑的很勉強道:「我有這個榮幸和你們公司合作我很高興,可是我還是.......因為去搶別人的客戶是很不道德的行為,我還要再看看!」

「不道德!」董老闆氣憤道:「出了這個差錯,還好及早發現,不然我們公司很可能要倒了你知道嗎?現在我才不管你們業務員之間的問題,反正以後我和你們公司之間的合作代表就是你了。」說完瞄了一直坐在一旁不說話的陳昭華,語氣緩和下來,「不然叫這個小姐也可以!可是我看她應該還是個新人,你再帶她來個幾次好了,等她熟悉再讓她一個人獨立接業務。」

陳昭華臉現喜色,點頭感激笑道:「謝謝董老闆!」

.

溫文勝偕同陳昭華完成了課長交給他們的任務,現在已經過了中午,可是他們兩個人還沒有吃中飯。

「要去哪裡吃?」陳昭華問道。

溫文勝左顧右盼,找不到可以一家可以吃飯的地方,「去便利商店好了,我剛剛看到過去不久有一家。」

在便利商店隨便解決午餐,回公司臨行前陳昭華提醒道:「要不要吃個感冒藥!」

現在下午的天氣艷陽高照,照的溫文勝的頭有點昏昏沈沈,點頭道:「好吧!」又回頭便利商店買瓶礦泉水吃下感冒藥。

.

現在在雪隧的國道上,車輛不多。

原本順暢的道路,溫文勝以為可以很早就回到了公司,並且可以趕在下班前回家。

開了四十公里的道路,前方突然靜止不動,溫文勝只好停了下來。

碰到了最不願碰到的塞車情況,溫文勝大呼倒楣,焦慮道:「前方是怎麼回事啊!」

「大概出了車禍吧!」陳昭華回道。

不管前方道路情況如何,塞車終究是眼前不變的事實。

.

經過了二分錯還是靜止不動,陳昭華又道:「會不會是在隧道內發生事故了。」

「那就慘了!」溫文勝無奈道。

突然溫文勝的眼皮感覺好沈重,閉上眼晴小休一會。

突然感覺有人猛烈搖醒他,溫文勝張開眼晴一看,前方已經沒有車輛,而他還在原地,後方的車輛猛烈按喇叭。

溫文勝嚇了一跳,他只是小休一下,怎麼感覺要睡著了,此時也不作他想,立即開車往前進。

「你是怎麼了!」陳昭華問道。

溫文勝不解道:「我不知道,我突然怎麼感覺好想睡!」

「好想睡!」陳昭華也驚慌起來,「那怎麼辦,怎麼會這樣,現在還想睡嗎?」

溫文勝歉然道:「不好意思,我想抽個煙!」

此時情況下,陳昭華也不得不答應,「好吧!」

幸好此時車速不快,溫文勝在身上東摸西摸,拿起了香煙,但是就是找不到打火機,原來剛剛在客戶公司時抽了一支煙,隨手把打火機放在桌子上,但是忘了帶回來。

「你有打火機嗎!」

 陳昭華搖頭道:「我又沒抽煙!」

溫文勝心想糟了,他的眼皮愈來愈沈重,偏偏此時沒有交流道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下個休息區還有多遠!」溫文勝道。

陳昭華道:「應該還蠻遠的!」

此時車子又停止在國道中完全靜止,溫文勝趁機閉上眼休息一下。

陳昭華突然想到,「是不是吃了感冒藥的關係,有的吃下感冒藥後會很想睡!」

溫文勝閉著眼晴,但陳昭華的聲音卻可以清楚的聽到,嘆道:「應該是吧!」

陳昭華忍不住委屈道:「早知道就不要叫你吃感冒藥了。」

溫文勝嘆口氣,「算了,儘量開慢點吧!」

陳昭華突然道:「你的頭轉過來!」

溫文勝不知她有何用意,轉頭問道:「做什麼?」

陳昭華突然雙手抓住溫文勝的頭,把她的頭伸過去,雙唇重重地印在溫文勝的唇瓣上。

溫文勝吃了一驚,本能性地想躲開,但陳昭華抓得很緊不讓溫文勝躲掉,倆個人就這樣吻了有快一分鐘,陳昭華才放開溫文勝的頭。

「妳、妳....」溫文勝這是第二次和她接吻,驚訝地說不出話來了。

「我怎麼樣,這下你精神有好一點了嗎!」陳昭華像是不在乎,認為這個舉動就像喝白開水那麼般自然。

「不是、這個....有必要如此嗎!」

陳昭華加重她的嗲聲嗲氣笑道:「如果是你就沒關係,你的精神有好一點了嗎!」

經陳昭華這麼一提醒,溫文勝的確精神有回復一些,也不知如何回應,痴痴笑道:「好啦,謝謝妳,下次可以找別的方法好嗎,這太刺激了,而且我們也曾經...一次過,妳知道的。」

陳昭華開心點點頭,「我知道!那天晚上我還有記憶。」

此時前方的車子又開始前進,溫文勝也開始跟著前進,剛剛那一吻的刺激,溫文勝感覺連自己的小弟弟都硬起來了。

.

這一吻的效果沒有很久,才過十分鐘,溫文勝的眼皮又開始沈重起來。且車速不快,從剛剛塞車開始到現在走沒有十公里。

陳昭華隨時注意他的狀況,也看出來溫文勝的睡意又加重了,關心問道:「還要再來一次嗎?」

「不用了!」溫文勝尷尬搖頭道:「應該沒關係的!」話是這麼說,眼皮都快撐不住了。

車子走走停停,溫文勝不停地揉眼晴,沒想到此時面臨人生重大考驗,若一不留神,可能整個人生都走樣了。

「在前面不久坪林那裡有個交流道,先下去休息吧!」陳昭華道。

溫文勝點點頭,看來也只得如此了,可是路的盡頭還很遙遠,不知要撐到交流站還要多久,這一段路對他來說實在是個煎熬。不幸的是,前方的車子又是停止不動,這來這個車禍蠻嚴重的。

陳昭華突然道:「沒辦法了!我來讓你的精神再提高一些。」

溫文勝想她該不會又要吻他吧,雖然那種柔軟的感覺很舒服,老實說他還蠻喜歡的。

陳昭華神秘笑道:「只要不接吻都可以,這是你說的吧!」

溫文勝疑惑點點頭,不知她要如何作,難道去跟別車借打火機?

陳昭華突然伸出手,去把溫文勝褲子的拉鍊拉開。

溫文勝大吃一驚,本能性抓住陳昭華的手,「妳做什麼!」

撥開溫文勝的手,「你安靜!你只管開你的車。」陳昭華竟然把溫文勝的陰莖掏了出來,二話不說含住了溫文勝的陰莖。

溫文勝和沈思慧的行房中,她都不肯替溫文勝做這個服務,沒想到陳昭華此時此刻,就在這塞車時間,為了要提振他的精神,做了在他只有在日本的色情片中才有的口交動作。

溫文勝沒有立即拒絕,這刺激快感前所未有,讓他一下子毫無預警深陷在陳昭華的溫柔中。

一會後,陳昭華抬起頭來,車陣仍靜止不動,她看了看溫文勝,手仍握住他的堅挺的陰莖,看樣子精神已經回復不少,笑道:「要不要繼續?」

天啊!溫文勝再如何君子,也很難抵擋這溫柔攻勢,「這....好......好...好嗎!」他說的小聲,連自己都聽不清楚。

陳昭華又笑了笑低下頭,繼續一口含住溫文勝的小弟弟。

溫文勝閉上眼,溫柔快感和對沈思慧罪惡的刺激下,二分鐘後大叫一聲,濃濃精液射在陳昭華的口中。

陳昭華抬起頭,含著勝利品,似笑非笑看著溫文勝,好像在對他說:「你這下還不落在我的手中了吧!」

這下果然夠刺激又震撼,溫文勝已完全無睡意。他實在尷尬不已,不過的確非常舒服,此時車子又開始移動,。

陳昭華打開車門,把溫文勝的精液吐在車外,拿起衛生紙擦拭嘴唇,若無其事道:「到休息站時我要買瓶水漱口一下。」

溫文勝看她說的輕鬆,好像她常常在做這種事一樣,想要問又覺得說不出口。

「你想問我是不是常常這樣嗎?」陳昭華道。

「呃.......沒有!」

陳昭華聽得出溫文勝口是心非,笑道:「以前我還沒離婚時,我老公很喜歡這樣,我已經有三年沒這樣做了吧!」

溫文勝尷尬「喔!」了一聲,心情實在複雜,因為剛剛他對不起了他的老婆沈思慧。

 

( 創作連載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rt7744&aid=16681045

 回應文章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2016/01/26 13:00
沒後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