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美國病毒扯下了西方的面紗
2020/12/05 22:02:27瀏覽140|回應0|推薦0
美國病毒扯下了西方的面紗

於中寧 2020.12.02

顯然,根據美國政府的正式調查和報告,新冠肺炎病毒可以非正式地命名為美國病毒或西方病毒了。盡管不會有任何政府或國際組織真的這樣去命名,但是事實已經擺在那里了,它叫或不叫美國病毒或西方病毒已經不重要了。

根據美國國家疾控中心的報告,美國疾控中心在去年12月美國紅十字會送檢的7000多份血液樣本中,已經檢出100多例新冠病毒,美國疾控中心據此推測,新冠病毒早就在美國存在了,並且其規模比現在已知的大得多。這就和我們在今年4月10號寫的,並在網上廣泛流傳的文章“新冠病毒到底來自何方?美國或多元,但不是武漢”中的分析對上號了。

美國疾控中心很可能早就知道這個結果了,但為了配合特朗普的抹黑戰略,故意隱瞞了事實。現在特朗普即將下台,整個美國政府都將大換班,真相已經無法再隱瞞下去了,於是真相總算見了天日。

再想想剛剛辭職的特朗普醫學顧問阿特拉斯,這位斯坦福醫學教授,為了迎合特朗普,竟然滿口胡說,連自己的醫學聲譽都不顧了。科學已經無法阻擋大規模的病患,一些醫學專家頃刻之間變成了滿口雌黃之徒,美國的悲哀或西方的悲哀絕不僅止於此。

一場新冠肺炎大流行打得曾經是那麽強大富足似乎是戰無不勝的西方毫無招架之功,更重要的是一把扯下了西方文化的理性、優雅和紳士風度的面紗,讓我們看到了一個猙獰醜陋的西方,它是那樣傲慢、野蠻、貪婪、好戰,而且說謊成性,毫無廉恥。

之所以這樣說,是因為不僅僅只有特朗普、彭佩奧、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等等這樣的政客,也不僅僅只有福布斯、CNN、紐約時報、BBC這樣無恥的媒體記者和編輯,還不僅僅只有美國精英成群的那些所謂智庫。在他們後面,僅在美國就至少有7,400萬選民,加上他們的家人就將近2億人,占了美國人口的一大半,而這些人主要是白人以及各類知識精英。正是他們在支撐著美國的特朗普流氓政府。特朗普正是他們的流氓精神領袖。

但是,如果你真的感到奇怪或不解,那只能說明你的無知。

現代基因考古學已經基本搞清楚了西方人的脈絡。所謂印歐語系的白人,他們的父系基因幾乎全部來自5000年前東歐大草原的顏那亞人。這些顏那亞人很可能就是傳說中的雅利安人。他們向南消滅了兩河文明,古埃及文明和克里特文明,以及現在已經找不到證據的,9000年前曾產生小麥農業的安納托利亞文明。向東消滅了印度文明。向西則消滅了5萬年前進入歐洲的采獵人類後代,以及9000年前進入歐洲的安納托利亞農民。他們所到之處,殺掉幾乎所有男性,留下部分女性作為他們的繁殖工具。

以後他們的後代之一,最野蠻最原始的蠻族日耳曼人又消滅了他們的堂兄弟凱爾特人,羅馬人和希臘人,將他們的另一只堂兄弟斯拉夫人掠為奴隸。

以後,日耳曼人親兄弟之間又打了一千年。以後,他們跨海消滅了印第安人,將非洲黑人掠為奴隸,殖民了印度和東南亞,在20世紀初,他們占領殖民了全世界。

然後他們親兄弟之間又发動了兩次世界大戰,幾乎消滅了歐洲的猶太人。他們企圖再次欺負他們的堂兄弟斯拉夫人,結果被斯拉夫人打得落花流水,以至於有著蒙古血統的東斯拉夫人,俄羅斯國防部長紹伊古,嘲笑純種的日耳曼人,德國國防部長說,去問問你的爺爺,用實力和俄羅斯說話是一個什麽結果。

最後,日耳曼人中最野蠻最無恥的盎格魯薩克遜人,也就是英國裔的美國白人把世界上所有他們的親兄弟都變成了自己的仆人,甚至把他們的親爹都變成了自己的仆人,對內壓迫少數族裔,對外又发動了許許多多的侵略戰爭和顛覆戰爭,和自己的堂兄弟俄羅斯人和伊朗人成了世仇。

5000年來顏那亞人的後代,沒有一天停止過屠殺和掠奪,沒有一天停止過說謊和吹牛,沒有一天停止過他們的傲慢和歧視。這樣的人類你能指望他們什麽呢?

西方5000年的歷史有兩點非常值得探究。一個是他們的文明外表到底是從哪里來的?另一個是他們創造的工業文明是從哪里來的?

第1個問題相對簡單。這些不斷遷徙的野蠻人類從被他們打敗和消滅的定居人類不斷學到一些文明的皮毛。第2個問題相對覆雜,因為它和西方野蠻的文化內核緊密相關。

西方文明繼承了埃及文明、克里特文明、兩河文明和猶太文明的一些外殼。300年來西方創造的工業文明的內部裂變,也為世界提供了新的養分。因此,西方有太多值得我們學習的東西。但是我們在學習時,需要認清他們的文化內核,認清他們的傲慢、野蠻、貪婪是建立在怎樣的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基礎上的,是建立在怎樣的歷史傳承基礎上的。我們很難對這樣的生產方式、生活方式和歷史傳承進行價值判斷,這不是好與壞的問題,而是地理和歷史的自然產物。

我們需要認識到他們和我們是完全不同的人類,他們和我們的文化內核是完全不同的地理和歷史的自然產物。他們的文化不可能具有普適性,正像我們的文化不可能有普適性一樣。

沒有新冠疫情,中美貿易戰,中國已經打贏了,這場貿易戰對中國來說,比當初所有預測中最好的結果都好得多。這一點我另外再說。而新冠疫情給西方帶來的麻煩,顯然不是短期內能解決的。如果有一半人都不願意戴口罩,也不願意打疫苗,那麽科學對於這樣的人類可以說是毫無用處,更何況他們已經陷入一種對意識形態的宗教瘋狂之中。

如果說上帝選民或應許之地的話,上帝顯然在中國一邊。當小布什想要搞中國的時候,上帝安排了一次911,讓中國獲得了10年機遇期,並讓美國白白扔掉了60,000億美元。當奧巴馬猶猶豫豫地想搞中國時,上帝給中國派了一個豬對手特朗普,讓中國覺醒到高科技必須自力更生。現在上帝又給世界派发了一個美國病毒,想看看到底誰才是真玩家,結果中國一騎絕塵,西方露出了皇帝的新衣。

上帝有句老話說,要讓誰滅亡必先讓誰瘋狂。上帝已經看出來了誰在瘋狂。

川普已然落敗,拜登又能奈何?
美國病毒扯下了西方的面紗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mlink&aid=1543648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