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這篇文章在大陸也被撤了
2020/06/24 06:11:42瀏覽76|回應0|推薦0
金一南:印軍越界挑釁 我懷疑不是印度高層的決定(圖)
新聞來源: 央廣網 於2020-06-23

央廣網6月23日消息(記者周宇婷)近段時間以來, 中印加勒萬河谷沖突事件引起全球媒體關注,那麽,此次沖突事件究竟因何而起,責任在誰?歷史上,加勒萬河谷地區的主權歸屬是如何確定的?這次沖突事件將為今後中印雙方解決邊界問題帶來哪些啟示?這些就是今天《一南軍事論壇》要關注的話題。



主持人:中國外交部发言人趙立堅19日在例行記者會上介紹了加勒萬河谷沖突事件的來龍去脈。他說,今年4月以來,印度邊防部隊單方面在加勒萬河谷地區持續抵邊修建道路、橋梁等設施,中方多次提出交涉和抗議,但印方反而變本加厲越線滋事。5月6日淩晨,印度邊防部隊乘夜色在加勒萬河谷地區越線進入中國領土構工設障,阻攔中方邊防部隊正常巡邏,蓄意挑起事端,試圖單方面改變邊境管控現狀。中方邊防部隊不得不采取必要措施,加強現場應對和邊境地區管控。在中方強烈要求下,印方同意並撤出越線人員,拆除越線設施。6月6日,兩國邊防部隊舉行軍長級會晤,就緩和邊境地區局勢達成共識。印方承諾不越過加勒萬河口巡邏和修建設施,雙方通過現地指揮官會晤商定分批撤軍事宜。但令人震驚的是,6月15日晚,印方一線邊防部隊公然打破共識,在局勢已經趨緩情況下,再次跨越實控線蓄意挑釁,甚至暴力攻擊中方官兵,進而引发激烈肢體沖突,造成人員傷亡。一南教授,您認為這是一場什麽性質的沖突?

金一南:這場沖突的性質實際上非常清楚,明顯的是印方人員越界,而且印方人員第一違規,第二越界,第三挑釁,所以造成邊界的沖突。就連6月19日印度總理莫迪召開大會,向全國通報這個情況,他都講,沒有人侵犯印度的邊界,沒有人在印度的邊界越界了,沒有人占領印方的哨所。印方已經承認,中國軍人沒有越界,而是印度軍人違背了原來達成的協議。6月6日兩國邊防部隊舉行了軍長級的會晤,已經就緩和邊境地區達成了共識。印方的越界行為實際上就直接破壞了6月6日中印雙方就雙方軍長級會晤達成的共識,印方當時承諾不越過加勒萬河谷巡邏和修建設施,後來完全違背了他們的諾言,而且越界進入我方實際控制線以後,挑釁毆打我方人員,造成邊境沖突,形成這樣一種局面。它的性質,就是印度軍人單方面的越界、違規和挑釁造成今天這樣的情況。



印度在有爭議的邊境地區大規模修建公路。(圖源:BBC)

主持人:此次沖突发生在加勒萬河谷地區,那麽歷史上中印雙方在這一地區是如何劃定邊界的?這一地區的主權歸屬是否清晰?

金一南:這個河谷它的位置處於中印邊界阿克賽欽的西部,按照雙方的實際控制線,印方也承認這在中方的實際控制線範圍內。我們為什麽反覆強調實際控制線呢?因為全長將近2000公里的中印邊界線實際上從未正式劃定,到今天也沒有一個條約來約定。印度是1947年才獨立的,印度獨立後他接手了英方的資產,英國人在邊界上劃了一條“麥克馬洪線”。“麥克馬洪線”完全違反了中國的傳統習慣線和實際控制線,中國從未承認“麥克馬洪線”,“麥克馬洪線”引起了中印雙方長期的邊境沖突。英國人在印巴之間還留了塊克什米爾地區,在克什米爾也沒有劃定清晰邊界,又引起了印巴雙方激烈的沖突。我覺得這是英國作為一個老牌殖民者玩弄的手段,就是他走了以後要留下很多沖突,埋下很多地雷,埋下很多樁子,引起你們的不和,他是這樣一種企圖。我軍1950年進入阿克賽欽地區的時候,當地還发現了國民黨軍隊少部分的駐守人員。那個地區長期以來就是我們重要的部分,沒有什麽爭議的,而印度的力量從來沒有達到過這個地區,他歷史上從來沒有控制過這個地區。



主持人:的確,雖然中印這段邊界線沒有正式劃定,但從歷史上,這個地區就是中國的領土。正如同很多網友所言: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神聖不可侵犯,任何時候,若有來犯必全力還擊。我們知道,中印兩國1962年就因邊界問題发生過戰爭,當時中國人民解放軍駐西藏、新疆邊防部隊在中印邊境地區,對侵入中國領土的印度軍隊進行了自衛反擊作戰。一南教授,1962年那場戰爭是怎樣发生的?

金一南:引发1962年邊界沖突的責任非常明顯,印度人甚至越過了“麥克馬洪線”,“麥克馬洪線”本身就是條非法的線段,歷屆中國政府都不承認,包括北洋政府、民國政府、新中國政府,概不承認“麥克馬洪線”。1959年周恩來總理給印度總理尼赫魯寫了封信,信里就寫,中印邊界問題是歷史遺留下來的覆雜問題。1960年,周恩來總理訪問印度,與印度總理尼赫魯會談,雙方達成了六點基本共識。第一點,雙方承認邊界存在爭議;第二點,兩國之間存在一條各自行政管轄的實際控制線;第三點,在確定兩國邊界時,某些分水嶺、河谷、山口等地同樣適於邊界各線;第四點,兩國邊界問題的解決應該照顧到兩國人民對喜馬拉雅山和喀喇昆侖山的民族感情;第五點,邊界問題解決之前雙方應恪守實際控制線不提領土要求作為先決條件;第六點,為保證邊境安寧,便於商談的進行,雙方在邊界各段應繼續停止巡邏。1962年的邊境沖突就是印度方面單方面推翻了六點共識。1961年印度開始單方面執行尼赫魯的“前進政策”,就是直接對這六點共識的摧毀。後來披露“前進政策”的目標:第一,堵住中國向前推進的路線;第二,把中國人趕出西段的阿克賽欽地區;第三,在中國各個據點之間建立印度哨所,派出巡邏隊,切斷中國的供應線,最後迫使中國人撤走。這是尼赫魯“前進政策”的三個要點,直接導致了1962年邊境沖突。我們是一忍再忍、一退再退、一讓再讓,千方百計用和平方法解決兩個人口大國、兩個发展中大國的邊界問題,結果最後是沒有辦法,忍無可忍,退無可退,1962年的邊境沖突就是在這樣的情況下发生的。

1962年的那次我軍對印自衛反擊作戰是新中國成立以後歷次邊境作戰打得最漂亮的一次。關於作戰的戰況和戰果,媒體上有很多資料,感興趣的聽眾讀者可查詢。中國一直堅持睦鄰友好政策,一直堅持維護和平立場,與周邊國家通過對話協商解決分歧,友好相處。我們是在這樣巨大勝利的軍事成果的支撐之下,我們宣布停火,宣布後退,實際上是我們表示了一個極大的善意,就是中國印度之間,我們所有的爭端通過和平方法解決,不要通過武力解決。你的和平是基於實力的和平,而不是乞求。

西藏軍區某邊防團官兵,在海拔4300多米的雪山上巡邏

主持人:看來,無論從歷史上看,還是從現實上看,中方始終力求通過和平的方式處理中印邊界問題,戰爭與沖突都是被迫的選擇。而且,這種態度和立場一直延續到2017年中印洞朗對峙事件,延續至今天的加勒萬河谷沖突事件,始終不曾有過改變。

金一南:對的,是這樣的。2017年從6月18日洞朗沖突開始,印度軍人單方面越界。為什麽印度的媒體幾乎在沖突初期啞然,不发表任何觀點?因為是印度軍隊跨過了雙方的實際控制線,非法進入中國領土之內七八十天,把他們的裝備都拉進來了,最後被迫撤出中國領土。在雙方的交涉之下,我們西藏方面的邊防人員和我們的國家政府表現了極大的容忍。我們兩個全世界人口最大的國家一定不要爆发戰爭,我們在這樣一種以大局為重的驅動之下,我們表現了高度忍耐。印度軍人非法進入中國領土兩個多月的時間,最後一直到了8月底,印度軍隊被迫撤出,保持了洞朗事件和平解決,取得了比較好的結果。


主持人:其實印度最近不光和中國发生了邊界沖突,而且還在與巴基斯坦、尼泊爾的邊界地區頻頻挑起事端。那麽,印度在其國內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各類矛盾嚴重的情況下,為什麽要接連尋釁滋事?

金一南:為什麽他敢於同時與巴基斯坦、與尼泊爾、與中國发生這樣的邊界沖突?他認為在南亞這個地區我是老大,誰拿我都沒有辦法。所以說我覺得,我軍在加勒萬河谷給印度一個教訓,促使印度執政者清醒,這一點非常好,制止對方的冒險。我們經常講沖突中有原則,以小沖突防止大沖突。連續的邊界的這種對抗、小沖突,是為了不发生大沖突。連續的忍耐,忍到最後你忍無可忍就是大沖突。所以通過小沖突不斷展示決心,不斷展示實力,使對方適可而止,使對方不敢鋌而走險,這是沖突學說的一個步驟,就是讓對方清醒。



巴基斯坦斥責印方開火射擊時以平民為目標濫射。(圖源:俄羅斯衛星網)

主持人:中印邊界沖突发生以後,美國一些政客近幾天來表現得非常興奮。《華爾街日報》引述華盛頓傳統基金會南亞問題專家史密斯的話稱:“這將增強印度將美國視為夥伴的決心。”我們知道,美國一直把印度當做制衡亞太地區的一顆棋子,2017年將“印太”概念納入美國國家安全戰略,並把印太方向作為美國首要的戰略方向。這回中印邊界沖突,似乎被美方認為是一個拉攏印度的好機會。對此,您怎麽看?

金一南:原來美國人要摻和中印之間邊界沖突的問題,5月份美國國務院的高級外交官威爾斯還講,中方試圖通過入侵的方式改變中印邊境現狀。她用了“入侵”兩個字。6月16日,美國國務院发言人表示,美國正在密切關注中印兩國軍隊在實際控制線的沿線情況,他沒有用“入侵”了,說印度和中國都表達了緩和局勢的願望,我們支持和平解決目前的局勢。因為美國他也发現了印度沒有被入侵,而是印度入侵了中方。特朗普也講了,我已經告訴印度和中國,美國準備好,也願意而且能夠調解仲裁他們的邊境爭端。中方就不用說了,印度方面也很明確地講了,這個問題能夠與中國商談得到解決,不用別人摻合。所以我們從今天看,美國在中印關系之間一定要插入楔子的,但這回加勒萬河谷的楔子,他不大能楔得住。因為我們的做法有理、有利、有節,符合國際慣例,而且我們沒有越界、沒有違規,是對方越界、對方違規、對方挑起的沖突。這也是我們在國際鬥爭中,在中印邊境沖突中我們經常處於有利狀態的一個很有力的支撐點。

從印度方面看,他是一個地區大國,而且想做一個世界大國,如果自身邊界問題還讓其他大國插手,也有失臉面。同時,如果中印邊界問題國際化了,那麽,印巴邊界、印尼邊界問題怎麽辦,可否說明印度連自主能力都沒有。

主持人:中國外交部发言人趙立堅在例行記者會上已經表明了中方在解決加勒萬河谷沖突事件上的立場,就是希望印方同中方相向而行,通過雙方既有軍事和外交渠道,就妥善處理當前邊境事態加強溝通協調,共同維護兩國邊境地區的和平與安寧,而不是引入外力,使矛盾擴大化。您認為,印度方面會怎麽回應?

金一南:我們特別希望印度總理莫迪真正具有一些戰略的眼光。中國方面對印度抱有良好的願望,這是毫無疑問的。2017年的6月份到8月份,洞朗沖突之後印方撤回了,莫迪到廈門參加了金磚五國的會議,我們給莫迪很高規格的接待。2018年4月份,莫迪又以私人身份到武漢訪問,習主席在武漢與莫迪會見的東湖那條路,今天都被武漢人民稱為“習莫路”。這回在加勒萬河谷印軍的一部分人越界、違規、挑釁,我懷疑到底是不是印度高層的決定,印軍方與政界溝通是否順暢,是否取得一致。印度邊境上少部分軍人的這種鋌而走險,想弄個噱頭,想獲得晉升,想獲得關注,挑起邊境沖突,而且沖突一開始就超出了是非的界限,超出了理性界限,變成民族感情、民族對立、民族對抗。如果印度政府被這種民族對立、民族對抗的浪潮所席卷的話,對印度會造成更大的損害。中印的關系就是合則兩利,鬥則兩傷。中國人,包括我們廣大的群眾也好,包括中國軍人也好,包括中國政治家也好,我們從來沒有準備與印度為敵,我們從來是希望中印恢覆友好。我們都是和平共處五項原則的发起國,我們有充分的歷史的理由、現實的理由和未來的理由相信,中印不應該发生沖突,中印的所有問題都可以通過和平談判的方法獲得解決。我們希望印度方面也秉承著這種理性,你要真正看到印度是與中國對抗的利益大還是與中國合作的利益大。一個清醒的政治家,作為一個戰略人物,應該引導整個國家和民族撥開雲霧,看見晴天,看見我們未來的发展,我們的合作,雙方的利益要遠遠大於對抗所帶來的那種損害。

主權安全是一個國家生存发展的基本前提。中國堅持和平外交政策,但維護國家主權安全和发展利益的決心也是堅定不移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是我們的一貫原則。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mlink&aid=139598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