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德蕾莎修女一個被媒體神化的惡魔
2020/07/27 10:15:41瀏覽111|回應0|推薦0

德蕾莎修女一個被媒體神化的惡魔

作者David W.Cloud是《人生之路》的創辦人這是一個將近30年的基礎浸信會宣教士出版部。眾所周知,他是不同於專業的基督教團體和人物的大膽批評家。


一,一個被鬼魔附身的修女

德蕾莎修女於1997年9月5日逝世。逝世後,天主教迫不及待追封她為聖人,但其是聖是魔,早已引來各方議論,如美國有線新聞網絡(CNN)去年一次廣播中,引述印度加爾各答天主教大主教德蘇薩的見證,指出德蕾莎修女晚年時,因心臟病入住在高級醫院治療,而大主教當時也同在該院治病,他探視德蕾莎修女發現她日間很寧靜,但一到夜晚,就會「異常怪異激動」發作,會把連在身體的電源線,和醫療監測儀器扯開,德蘇薩懷疑德蕾莎修女已遭到魔鬼入侵,建議她驅魔,修女本人同意請求天主教會派一名驅魔人為她進行驅魔。德蘇薩聯絡加爾各答一名驅魔神父為之祈禱驅魔。那位神父聽了嚇了大跳,問道:「如果她真的被鬼魔附身,我應該禱告驅鬼嗎?」德蘇薩對他說「你是應該這樣做。」但他再問:「那鬼魔會對我不利嗎?」德蘇薩答道:「我不知道,但你就命令它走開吧!我是以大主教的身份命令你做的。」可見這被鬼附修女,身心並不正常!

二。虐人得福變態神學思想

Dave Hunt的The Berean Call和David Cloud的Foundation雜誌都分別寫過一些文章,指出德蕾莎修女不但不是真正的基督徒,而且還是一個名利纏身罪惡重的人。文章指出:「訪問過「垂死之家」的醫生曾有無數報告,指出她所照顧的病人,並沒有得到適當的醫療和藥物照顧。並排一起的病房內的睡床、傢具和德國集中營死囚所用的簡陋設施幾乎相同,根本不是所傳言的有超級愛心會照顧病患的診所。一位在加爾各達當過的志工的馬利勞頓,形容德蕾莎修女的「垂死之家」,說:『令我印像最深刻的,是如納粹的殘酷集中營…。那裡連一張椅子也沒有,只有摺床…兩間大房間內,分別擠滿了五六十名男人和女人,都是臨終病人。根本沒有基本的醫療服務,最多就只是給阿士匹靈…。』我們不能說德蕾莎修女是故意虐待病人。問題出自她的變態信仰,因為天主教認為人可以藉著受苦來獲取救贖。今天,仍有不少天主教修士和修女穿著獸毛編的內衣褲,把石粒放在鞋內,虐待自己…以便贖罪。因此,德蕾莎修女是為想博取上天的虛妄獎賞,故意自尋自虐,同時也以虐人為樂。

 

再看看以下這個例子:『…他們將一座三層高的修道院大樓,內所有椅子、沙發、地毯、窗簾..拿走,把床褥從窗口丟到樓下通通都不要,然後密密地排滿床位,一切取暖的設備都不用。…其中有七個修女也患上肺結核病,造成嚴冬呼吸困難。』但德蕾莎修女基會會的銀行帳號存款高達數千萬美元,足以建立最好的醫療設備。但是她卻將收來的錢主要用來建傳教所,而不是用於病人身上。毫無疑問,她是想要藉著各樣缺乏和貧苦虐待收容人以賺取她的入天堂門票。想要病人過著如耶穌被釘在十字架上同樣的痛苦為樂,而不給他們應有的治療,在她的收容所的殮房牆壁上寫著:「我今天離開這裡,要到天堂去。」

面對外界懷疑收容所的醫療環境及對待病人方式,德蕾莎修女反擊表示,她開設的是垂死之家不是醫院,「我們不是護士、我們不是醫生、我們不是老師、我們也不是社工」、「我們只是天主教傳教修女」

 

CNN曾報導,一位曾至印度德蕾莎基金會(Mother Teresas Missionaries of Charity)加爾各答分會擔任志工二個月的見證人HemleyGonzalez表示,當時他在「垂死之家」(NirmalHriday)服務,而裡面的衛生、醫療條件之差勁,簡直就像二戰集中營的簡陋,甚至還不如,且大多數志工跟他一樣沒有任何醫療背景,也未受過相關的訓練。修女只會用用自來水沖洗針頭後就重複使用,炊具與沾了糞尿的衣物擺在一起清洗,由於只有一台熱水器,罹患呼吸疾病的病人被迫洗冷水澡;而外界質疑,德蕾莎修女捐款錢收的那麼多,應能備齊最基礎的設備,但卻沒有。

有一早年的志工Lori Bergemann說70年代十幾歲時曾到印度,在德蕾莎修女開設的孤兒院當過志工https://ggle.io/3FLk

他說這修女是他遇見過最卑鄙的人,這些嬰兒營養不良,幾乎沒人照料。年齡大一些的孩子由于營養不良而有智力缺陷。她沒有供給嬰兒喂奶,因為她“不想寵壞他們”。他提出請「美國婦女俱樂部」永久為嬰儿提供母乳,但她拒絕了。「我親眼目睹,親身經歷,她只是熱愛貧窮和苦難——我知道,這是不可原諒的,令人憤怒的」。

 

有一位採訪記者,有以下的報導:『我們知道德蕾莎修女在各地的存款,足以在孟加拉裝備幾所一流的診所。但她沒有這樣做,這裡只有破舊不堪,落後原始的房屋。顯然,這是故意的。這不是誠意為人解除苦難,而是一個邪教藉苦行來賺取救恩的觀念。德蕾莎修女自己患有心臟病,她住進西方設備最先進,收費最昂貴的醫院裡。此外,在一個錄影的訪問中,某個癌症末期病人正忍受著無比痛苦,德蕾莎修女卻仍然微笑,面對鏡頭說,她告訴這個病人,他所忍受的痛苦,正像耶穌基督在十架上所忍受的一樣。所以耶穌必定在親吻著他。』病人答道「那麼請你告訴他,停止親吻我吧!」

 

一位修女(Susan Shields),曾在紐約市、羅馬和三藩市的「仁愛傳教修女會」共服務了九年,她這樣寫道:『我一直想要投訴的良知壓抑下來,但他們警告我,聖靈正在引導德蕾莎修女的工作,若我對她存疑心,就會犯上驕傲的罪。所以我把所有反對的意見全部拋棄,盼望有一天有人會揭開這些看來何等矛盾的事。』

1994年,英國權威醫學期刊《刺胳針》(Lancet)指出,垂死之家裡面仍有救治希望的病患沒有得到應有的基本藥物。有人認為德蕾莎修女追求受苦以接近神的想法,導致其創建機構堪稱悲慘的服務品質。偏偏,崇拜貧苦的德蕾莎修女晚年生病時,卻前往世界一流的美國加州醫院接受高貴治療,這讓她的信仰遭到外界質疑。


有人則認為,其實是德蕾莎修女刻意打造受苦克難的形象以博取外界同情,而獲取巨額捐款,批評者認為德蕾莎基金會的帳目不清,德雷莎基金會收取了全球的數億美元捐款,但基金會的帳目非常不透明,且沒有相關的資訊,甚至根本沒有記帳。有加拿大學者的調查指出,德雷莎修女基金會的資金大多是用於傳教,照顧貧弱者對他們而言只是用於吸金的釣餌並不是目的

 

英國記者希鈞斯(Christopher Hitchens)訪問了,曾訪視「加爾各答垂死之家」的現居在英國的印度裔醫生查特吉Aroup Chatterjee(他是《德蕾莎修女:不為人知的故事Mother Teresa: The Untold Story》(及德蕾莎修女:《最後判決》Mother Teresa: The Final Verdict)的作者,這本書對特蕾莎修女作為象徵慈善和無私的觀點提出了廣泛嚴厲的挑戰,他的書中批判德蕾莎修女在諾貝爾和平獎頒獎時聲稱她已挽救了成千上萬貧困人口的演講;但查特吉在書中估計真實獲濟的人數只是約700人而已,他指責西方,特別是美國在被破壞的次大陸背景下創造了虛假的仁慈的救世主形象),卻提出證言針頭並未經消毒便重複使用,禁用止痛劑、點滴不足等,引發外界關注收容所的環境。國際知名醫學期刊「刺胳針」(The Lancet)1994造訪該機構後,同樣指出其存在的疏漏—未去區分垂死及仍可被醫治的病人,許多人因此而未被及時送醫而喪命。甚至禁用止痛藥,許多病患死前都承受極大的痛苦,且甚多的印度教,伊斯蘭教異教徒臨死前大多在不明不白情況下被迫改教受洗

 

最諷刺的,是德蕾莎修女為了傳教竟接受一些壞蛋大量捐款,並祝福和支持為惡的他們。例如:一九八一年她與海地大獨裁者讓·克洛德·杜瓦利埃Jean-Claude Duvalier的妻子Michele Duvalier合照,同時接受海地政府的Legiond Honneur頒給她的獎項。德蕾莎修女對支持獨裁者解釋是,海地對貧苦大眾十分照顧。但事實卻相反,海地大部份的窮人都活似在人間地獄。不久後海地發生政變,這位貪腐大獨裁,立即亡命海外。1981年,記者問德蕾莎修女:「您是否教導窮人應該忍受自己所受的不幸命運?」她回答:「我認為,窮人應認命並分享耶穌在十字架上的痛苦是件美好的事。窮人受苦對這個世界是非常有益的。」

 

德蕾莎修女又與林肯儲蓄和貸款協會的詐騙犯查爾斯·基廷(Lincoln Savings and LoanSCharles Keating)合照。這個K基廷目前正在監獄裡為訛騙罪服刑。他欺騙了市民33億美元,但他卻是一名虔誠忠心的天主教徒。德蕾莎修女每次到加州都會探訪他。Keating最少捐了數百萬美元給德蕾莎修女。德蕾莎修女甚至為他寫信向法官Lance Ito求情。助理撿察官Paul Turley卻覆信給德蕾莎修女,說:「讓我簡單地向你介紹Keating先生所犯的罪,使你明白他所捐的錢是騙來的。其實基於道義,你應該歸還他所捐出來的金錢。你以為耶穌基督會接受這些偷來的金錢嗎?祂會將這些不義之財歸還原主,妳也應該傚法祂……。」這封信發出已經有四年了,助理撿察官Turley一直收不到她的回信,也沒有接到她退還的那筆捐款。

 

據天主教規定,要被封為聖人須有兩項神蹟,但德蕾莎修女其中一項神蹟 ─治癒罹癌的印度婦女曾被批評為無稽之談。貝斯拉(Monica Besra)說自己每天膜拜德蕾莎修女肖像後,癌症不藥而癒。

 但該名罹癌的女子的丈夫在2002年曾向《時代》雜誌透露她是被

Balurghat 醫院的醫生Dr. Ranjan Mustafi服用9個月的肺結核藥治癒的,不是生癌,也不是德蕾莎修女創造了奇蹟

批評者也說,德雷莎修女對墮胎深惡痛絕,曾說「摧毀和平的就是墮胎」,她也反對離婚,

 

德蕾莎修女的天主教仁愛傳教修女會(Missionaries of Charity),其所經營的未婚媽媽之家日前被爆出長期販嬰之嫌醜聞,該機構的一名女性被控販賣14天大的嬰兒被捕,還有兩名女性員工涉嫌其他罪刑遭到拘留。事情發生在印度東部賈坎德省,賈坎德省兒童保護協會負責人庫朱爾表示,每個被販售的嬰兒收費4萬印度盧比(約合新台幣1萬8000元)至10萬盧比(約合新台幣4萬4000元) 。

 

德蕾莎修女的評論家指出,這些對她的批評主要來自她那古老中古世紀教義(archaic)看待苦難(suffering)的變態不合人性的立場—德蕾莎修女認為受苦是「美麗的」(beautiful),因其讓窮人得以「感受耶穌的苦難」( share in the passion of Christ)而自已可得贖的自私心態!,

 

bohemianwriter15 年前

I went to India 24 years ago, and visited Mother Teresas Home for the Dying.. It was terrible. It was like walking in the infirmary of a concentration camp. Our Irish guide seemed heavily influenced mentally by the conditions, and was living in death.

 

Lori Bergemann

Lori Bergemann

I volunteered in her orphanage as a teenager in India in the early 70s... she was the meanest person i have ever met. The babies were malnourished and uncared for...the older children were mentally deficient from that malnourishment. Babies were not given milk as she "didnt want to spoil them". I offered to have the American Womens Club provide milk for the babies in perpetuity and she refused. She loved poverty and suffering. I saw it, lived it - I know it and it is inexcusable and infuriating.

只顯示部分內容

https://ggle.io/3FLk

( 不分類不分類 )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cewang3005&aid=1449575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