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877
推薦線上小說 黑暗王者 節錄 5 作者 古羲----敬呈謝忱
休閒生活藝文活動 2022/11/26 22:58:23

“但愿少爺能夠想通,生離死別雖是人間最大悲痛,但人人都會經歷,人生難免會有缺憾,有無可奈何的事,但生活不會就此停止,希望他不會就此頹廢下去。”諾伊斯目光憂郁,低聲說道。

卡奇點頭,“監獄里那么痛的折磨,都沒能將他擊垮,他應該不會被這打敗。”

諾伊斯苦澀地道:“對意志薄弱的人來說,容易被外界壓力擊垮,但像少爺這樣意志堅定的人,殺不死他的只會讓他更強大,但能毀掉他的,也只有他自己。”

卡奇微微沉默,望著緊閉的門,沒有言語。

房間里,海利莎靜靜地坐在椅子上,在她腳前的地毯上,坐著一個頭發散亂的邋遢身影,正是杜迪安,短短七日,他的嘴邊卻有胡渣長出,顯得有些滄桑,他的目光中帶著幾分憂傷,抬著頭,望著面前的海利莎,他將手撫在她的膝蓋上,感受著那光滑卻冰涼的膝蓋,心中有一絲絲抽痛。

雖然他沒有抱太大希望,能夠從魔物研究所的實驗中找到治療行尸的方法,畢竟如果這樣的方法存在的話,魔物研究所早就使用了,這絕對是對人類百利而無一害的好事,但魔物研究所并沒有使用,所以他早就心中有底。但是,他依然懷揣著一份希望,認為即便沒有成型的治療方法,也至少能從中找到一些發展的方向和眉目,或是能激發自己去探索的方法。

但是,這些都沒有。 所有的實驗,全部以失敗告終。 而且這些實驗很完整,即便是讓他來做,也很難做到更好的地步。

真的毫無希望嗎? 他望著她,心中反復地問著自己。

盡管他不愿去想,不愿承認,但他心中殘存的一絲理智卻告訴他,生與死的界限,是多么的遙遠,是多么的不可逆!即便是舊時代的全球首富,也不能向死神買到自己的生命!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海利莎的情況,但他不愿去想,不愿相信,可是他心中卻一直都知道,他甚至痛恨自己知道的太多,如果能夠像這個時代的人一樣,愚昧一點,迷信一點,或許還能繼續懷抱希望。

如果能讓她活過來,他寧愿相信有神。 甚至愿意祈神。

魔物研究所的這些實驗資料,讓他承認了現實。 真的回不來了。

他想到初次跟她見面時,這個女孩俏皮淺笑的模樣,想到后來再相見時,她貴為圣女時尊貴冷艷的模樣,還有在荒區冰窟中,相互依偎扶持的柔弱模樣,如果時光能夠逆流,他多么希望,能夠再回到那個冰塊砌造的壁壘中,那是他記憶中最溫暖的地方!

然而,時光不會逆流,就如同人死不能復生。 這都是不可逆,只能靠自己適應。 可是要適應失去,是一件多麼痛苦的事? 在這適應的過程中,時間卻不會加速,依然緩慢地流著,似乎一切與它無關。

杜迪安仰望著她的容顏,那美麗的,像冰凍過永不褪色的芳容,讓他感覺很想哭,但卻哭不出來,似乎所有的淚水,都早已流光。 他的目光慢慢變得空洞,湊近到她的膝蓋處,將腦袋枕在她的腿上。

也不知過去多久,他感覺到頭發上有一只輕柔的手掌在溫柔的撫摸,頭發被慢慢撥弄,這舒服的感覺,讓他沉醉,不愿睜開眼,然后他聽到了一陣溫柔的聲音,在他頭頂輕柔傳來,“地上涼,起來吧。”

這熟悉的聲音,熟悉的口氣,他心中顫抖,慢慢地睜開了眼睛,抬頭望著她,卻看見海利莎依然保持著先前的模樣,再一看她的手,也依然是先前垂落在兩旁的姿勢,似乎一切都是錯覺。

然后他便看見眼前有些模糊,抬手一抹,臉上濕濕的,全是淚水。 他看得笑了,笑著笑著,忽然抱住她的腿,嚎啕大哭,像孩子一樣痛哭出聲。

他哭得是如此傷心,聲嘶力竭,他哭著哭著,不禁想到,她會不會看見自己這般傷心的模樣,像在夢里那樣來安慰自己?

這想法讓他淚如泉涌,他抬頭看著海利莎,看見的依然是那張始終不變的冷漠表情,沒有一絲變化,再也不能回到從前。

許久,許久。

杜迪安慢慢地平靜下來,他從地上慢慢爬起,坐到海利莎身邊,環顧著整個空蕩蕩的房間,這里面裝飾得極其奢華,他看著看著,忽然想到,這個世界人類可以進化到拓荒者這樣的程度,完全打破了舊時代人類的認知觀,那為什么自己還要理會舊時代那些所謂的“理智世界觀”呢?

什么又是理智? 不情感用事就是理智嗎? 還是說遵從世界觀的基本認知來判斷,才是理智?

如果是這樣,既然行尸這樣的東西都存在,那些天外入侵者都出現,自己為什么還要遵從地球上人類的世界觀來判斷?

想到這里,他黯然的眼中漸漸煥發出光彩,他想到自己以前對黎塞留說過的話,誰也不能證明神的存在,因此,誰也不能否認神的存在。

既然如此,誰都不能證明靈魂的存在,那么,誰也不能否認靈魂的存在!

在這個世界,如果告訴他們有飛機,沒人會相信,科技總會打破原有的世界觀,既然如此,當科技繁衍到更高層次時,為什么不能讓死人復生?

他越想越覺得有理,同時感覺到一股蓬勃的動力在體內煥發,想要馬上大干一場的沖動,他向身邊的海利莎用力地說道:“就算所有人的實驗都是失敗,我也一定會成功!我一定會將你救回來!”

海利莎默默無言。

杜迪安深深凝視了她一會兒,站起身,將書桌上撕碎的實驗資料撥開,目光一掃,看到門外的諾伊斯和卡奇二人,此刻二人正在小聲交流,但聲音雖小,他卻能聽得很清楚,他說道:“你們兩個,進來吧。”

聽到房間里忽然傳來的聲音,諾伊斯和卡奇嚇得一跳,隨即驚喜無比,立刻上前推開房門,頓時看見房間里一片狼藉,地面散落著雜亂的書籍,諾伊斯看了一眼,抬腳從這些書籍的空隙處落下,瞅了一眼旁邊椅子上坐著的海利莎,然后看向杜迪安,卻發現短短七天不見,幾乎有些認不出面前的杜迪安了。

卡奇也有同樣的感覺,雖然以人體的生長速度,七天的變化極小,但他們卻覺得,杜迪安跟以前完全不同了,雖然外表變化不但,但氣質似乎換了個人一樣,如果非要形容的話,以前的杜迪安給他們一種運籌帷幄的智謀少年的感覺,但這一刻的杜迪安,卻像一個俯視天下的王者,似乎再無任何懼意。

“少爺?”諾伊斯小心翼翼叫了聲。

杜迪安看了他一眼,態度溫和,道:“怎么,先前吼你一下子,現在怕我了?”

諾伊斯微微愕然,沒想到杜迪安會跟他開玩笑,他反應過來,忙道:“沒有沒有,我怎么會生少爺的氣呢,是我不懂事,冒然打擾了少爺。”

“讓你們擔心了,我沒事。”杜迪安平靜地道:“你們在外面不是說給我準備了大餐么,剛好我現在餓了,哦,叫人過來把這里整理一下,那些壞掉的書別扔了,我還有用。”

諾伊斯和卡奇面面相覷,忙點頭應諾。

杜迪安踏出房間,跟著諾伊斯來到餐廳去用餐,七天沒吃,他的確早已餓壞了。

在吃的同時,他想到上次中毒的事情,邊吃邊問道:“上次那個工人的遠方親戚抓到沒?”

諾伊斯垂手站在一旁,聞言立刻回答道:“少爺,那人的遠方親戚找是找到了,但找到時人已經死了,似乎是自刎。”

杜迪安哦了一聲,并不意外,道:“那這件事的后續有沒有什么線索?”

諾伊斯臉色尷尬,道:“目前還沒有,我派人插了這人近幾個月來接觸過的人,但都沒有留下什么線索。”

“這么說,這件事到這一步就斷了?”

“……是,是的。”諾伊斯回答得有些難以啟齒。

杜迪安大口喝下一勺湯,含糊著道:“這件事暫時先放下,敵暗我明,要揪出他們很難,還好這些人不夠聰明,沒有借此機會,故意留下線索誤導我們,否則我們還會成為他們手里的武器。”

諾伊斯見杜迪安似乎渾然沒將這件事放在心上,跟先前的態度截然不同,不禁怔道:“少爺,那這件事就這么不了了之了?”

“也只能這樣了。”

諾伊斯愣住,心中有些不忿,“這些人差點害得少爺您出大事,咱們就吃了這個啞巴虧?”

“我們已經坐到這個位置上了,吃點啞巴虧不也正常?”杜迪安安慰他道:“得到什么就該付出什么,以后自己小心點就是,他們這次沒得逞,估計下次還會繼續,只要小心提防,遲早他們會主動送上門來的。”

諾伊斯微微咬牙,心中感到愧疚和自責,道:“少爺,下次我一定會更加小心的,絕不會再讓他們得逞!”

“嗯。”杜迪安點頭,態度認真了許多,拍著他的肩膀,道:“為了懲罰你,從今天開始,你得跟著我學喝白酒,我可不會因為這些小人而戒酒的!”

諾伊斯微微張嘴,卻無力反駁。

在杜迪安繼位后的半個月,瘟疫頻發的黑死季來臨,隨之而來的是一大堆的繁忙事情,例如安排修道院準備在各個城市舉辦祈福大會,此外還要監督軍部及時清理各個城市的垃圾和意外死亡的尸體,只要稍不留神,有些流浪漢死亡,或是被貴族打死的家仆尸體,就會成為瘟疫的萌發點。

杜迪安深刻體會到了一個“王”的滋味,凌駕于所有人之上,也同時要為所有人服務。 不過,好在他沒打算當一個兢兢業業稱職的壁主,將這些瑣事全都丟給了索爾去辦,由諾伊斯陪著他,既能學習,也順便監督。

“老師,這個是?”書房中,愛德華滿臉驚奇地看著面前這個像喇叭一樣的儀器。

“這叫留聲機。”杜迪安看著自己剛制造出不久的這個原始留聲機,眼中有一絲傷感和遺憾,如果此物能夠再早幾年制造出來就好了。

愛德華奇道:“留聲機?”

“就是能夠留住你的聲音。”杜迪安將唱針挪到黑色唱盤上,道:“你有沒有什么話想要留下,對未來的自己說?”

“未來的自己?”愛德華微微睜大眼睛,未來,這對他來說是很遙遠的一個詞,他想了想,道:“我希望未來的我,能夠永遠陪伴在老師身邊,然后像老師一樣,做出很多很多偉大的實驗,就像老師的這個留聲機一樣,還有,我還想要將氣系神術,發揚光大!”

杜迪安微微點頭,“不錯,但要完成這些,你需要比別人付出更多的勤奮,知道么?”

“我知道了,老師。”愛德華重重點頭。

杜迪安將復刻下的聲音用留聲機播放出來,很快,愛德華便聽見自己剛才說的話,從留聲機的喇叭里傳出,同時還有杜迪安的教導,聲音跟杜迪安本人毫無差別,看得愛德華張大了嘴巴,目瞪口呆,滿臉不可思議。

杜迪安將唱針抬起,將黑色唱盤取下,遞給他,道:“等以后你能自己按照我的圖紙造出一臺留聲機,就能用這個播放你自己的話了,回去好好加油吧。”

愛德華愣愣地看著手里的黑色唱盤,呆了片刻,才緩過神來,他壓抑住心中的激動和好奇的欲望,抱著唱盤向杜迪安告退了。

杜迪安望著他離開,然后慢慢走到旁邊的桌子上,再取出一張新的黑色唱盤,放到留聲機上,他的目光慢慢轉到旁邊的海利莎身上,眼中有一絲溫柔,“我每天都有話想對你說,太多了,以后你恢復過來了,我擔心一口氣跟你說不了那么多,所以我會把這些話都錄下來,等以后你恢復了,就能聽到這段時間我想要對你說的所有話了。”

海利莎默然,沒有表情。

“再過幾天,我會把相機也制作出來,然后把卡奇,吉妮絲,諾伊斯,還有我以前的朋友梅肯,我的學生愛德華,他們都拍下來,留著以后給你看,當然了,還有我們的合照,我以后會用相機,每天記錄我和你的生活,一天一張,一年就是三百六十五張。”

“也許我需要一年,甚至幾年以后,才找到讓你恢復的方法,但你別擔心,那時候你可以通過這些照片,看到我這幾年的變化,這樣的話,你就不會對我感到陌生了。”

杜迪安目光極盡溫柔,說完后,凝望了她片刻,才想到依舊在轉的唱盤,他將唱針抬起,將這張唱盤取下,小心地收藏到旁邊的書柜里。

數日后。 外壁區傳來消息,找到了希爾維亞女戰神的神棺和神骸。

杜迪安聞訊大喜,立刻派卡奇和諾伊斯,以及歐若拉等人駕馭他的拓荒戰車出動,秘密接應神棺。這戰車上的一眾拓荒者依然被鐵鏈拴著,每天熏陶在毒pin和美色中,意志力早已不復曾經,就連戰意也大為消退,以歐若拉和卡奇等高級界限者的實力,配合戰車上的電擊機關,足以控制住戰車。

半日不到,眾人便將神棺接回到王宮中。

當神棺回宮,常伴在杜迪安身邊的索爾才知道消息,望著擺放在王宮大殿中的巨大神棺,他目瞪口呆,沒想到這急壞了整個內壁區所有人的神尸,居然落在了杜迪安手里。

“少爺,這是找到神尸的搜查小隊隊長。”卡奇給杜迪安指向一個身材矮小的黑衣青年,這黑衣青年樣貌丑陋,嘴角還有一顆黑痣,看上去有些猥瑣,此刻跪在臺階前,滿臉緊張地看著杜迪安,大氣都不敢喘,戰戰兢兢。

杜迪安心情高興,但表面依然平靜,道:“叫什么名字?”

矮個青年喉嚨滾動了一下,忙道:“屬下名叫特隆。”

“說說看,怎么找到的。”杜迪安饒有興趣,他來到內壁區的這段時間,并沒有停止派人在外壁區搜尋神尸的下落,但是找了這么久,直到今日才找到,他有些好奇,當初那幾個入侵者將這神尸藏在了什麼地方。

特隆低著頭,聲音有些緊張,“回稟少爺,小的按照少爺的吩咐,率人在外壁區四處搜尋,在商業區和平民區各個地方都找了,但都沒有找到,后來我們就去了貧民區,那里早已沒有什麼人居住了,我們在一個非常邋遢的廢棄的工廠下面找到了這個神棺,當時有很多老鼠聚集在神棺周圍,才讓我……找到的。”說到“我”時,他略微停頓了一下,似乎哽住,當說完以后,頭埋得更低了。

杜迪安聽到他加快的心跳,心中淡然一笑,已經了然,估計當時看見這異象的是他的手下,不過他並沒有提起,應該是知道這是天大功勞,想要分得頭羹。

“為什么會有老鼠聚集在神棺周圍?”杜迪安沒有在意這貪功的小事,問道:“神棺當時有什么異象么?”

特隆低頭道:“回稟少爺,這個,屬下也不清楚,我們順著老鼠群找了過去,看到神棺后,就驅散了老鼠,然后就將神棺從那工廠下面搬運了出來,當時神棺看上去有點髒,我們通知了鷹眼大人后,將神棺擦拭了一遍,然后就是這幾位大人來接我們了。”

最新創作
推薦線上小說 黑暗王者 節錄 5 作者 古羲----敬呈謝忱
2022/11/26 22:58:23 |瀏覽 250 回應 0 推薦 4 引用 0
推薦線上小說 黑暗王者 節錄 4 作者 古羲----敬呈謝忱
2022/11/26 15:59:09 |瀏覽 276 回應 0 推薦 3 引用 0
推薦線上小說 黑暗王者 節錄3 作者 古羲----敬呈謝忱
2022/11/25 21:40:52 |瀏覽 317 回應 0 推薦 4 引用 0
推薦線上小說 黑暗王者 節錄 2 作者 古羲----敬呈謝忱
2022/11/25 17:48:53 |瀏覽 217 回應 0 推薦 3 引用 0
推薦線上小說 黑暗王者 節錄 1 作者 古羲----敬呈謝忱
2022/11/24 12:55:23 |瀏覽 219 回應 0 推薦 3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