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謎、迷、糜》故事簡介~

是「平行宇宙」?還是「質量不滅」?亦或二者皆「是」或皆「非」?
謎:謎團──陸光彥突然從人間「蒸發」了!他的父母朋友弟弟全不記得他的存在,也看不見他,只有常珞馨可以看到他這個人,然而,不幸的是,陸光彥卻是常珞馨的「仇人」! 迷:迷路──受不了陸光彥的糾纏,常珞馨決定幫忙找出陸光彥「蒸發」的原因,但是,陸常二人一個不小心,卻是在宇宙時空之間迷路,困身於中古世紀歐洲的一個小國裡。 糜:糜驅碎首──該在歷史上殉身之人,按照歷史殉身了,原本不該死的人,也活下來了!所以,更正歷史之後,一切恢復正常,世界上又有「陸光彥」這個人了!(是嗎???您真的是這樣認為嗎?)

文章數:254
《愛的輓(碗)歌》(警探、懸疑、浪漫喜劇)──尾聲 Epilogue 【全文完】
創作連載小說 2019/09/10 10:14:37

尾聲 Epilogue

 

十年之後,某日,下午三點左右──

王妤琦打開後門,來到她家的後院兼牧場。

她一臉期待的走進鴨圈裡的一個角落,彎下腰,伸手撥開草堆,然後,「啊!怎麼會這樣!」原來,她昨天發現的三顆鴨蛋,現在只剩兩顆,另外一顆被踩破了!

「誰?誰是凶手?」王妤琦瞇起眼來環視以鐵絲網圍起來的鴨圈,決定把「踩蛋大盜」給找出來!

話說,這位在十年前以高分考進警校,卻不幸在體能訓練那關被淘汰的王妤琦,終究未能當上罪犯側寫師。然而,職場上的挫敗,並沒有使她氣餒,也未浪費她查案的才能,因為──

「鐵欄杆很強壯……」她推了推圍著鴨圈的那排鐵欄杆,「鐵絲網也很牢固,沒有破洞。」她彎腰順著鐵欄杆,檢視綁在鐵欄杆上的粗鐵絲網,然後,「啊哈!」在鐵欄杆的盡頭處,她發現有一片鐵絲網鬆落,露出個大缺口!

「嫌犯一定是從這裡進來的!但是,嫌犯是誰呢?」說時遲,那時快,一陣「咩──咩──」的羊叫聲傳進她的耳裡。

王妤琦低頭盯著那隻站在鐵絲網另一側,正打算從缺口處穿進鴨圈的小山羊,忍不住搖頭,責備說:「原來是你這個搗蛋鬼呀!你知不知道,你害我損失了一顆鴨蛋耶!」

「咩──咩──」小山羊一邊叫,一邊抬起頭來看她,一點也沒有感到愧歉的模樣。

「唉!我該拿你怎麼辦呢?雖然你常找我麻煩,也讓我恨得想把你宰來吃,可是我不能這麼做耶!」何故?因為,這是小山羊是她讀小學一年級的兒子的寵物!

「不能宰來吃,但是,我們可以把牠關進監獄裡。」說話者,乃是現任警局局長──宋仁豪是也。

「咦?」王妤琦抬頭一看,「老公,你今天怎麼這麼早下班?」

宋仁豪回答說:「我還沒下班,我等一下還要回警局去。」

「哦?那你是太想我了,所以忍不住跑回家來一趟?」她臉上帶著幸福的微笑,語意充滿期待的問。

未料,「不是。」

頓時,她如洩了氣的皮球,只差沒癱軟到地上去,「害我高興了一下!」

「呵呵呵──」宋仁豪被她的表情給逗笑了,他說:「我是很想妳,但是還沒到特意跑回家來看妳的程度。」

「既然如此,那你為什麼現在回來?」她雙臂交叉在胸前,語氣嚴厲,如同在審問嫌犯般的質問宋仁豪。

宋仁豪沒被她的語氣嚇到,因為,他知道她有事沒事喜歡假裝在查案,過過乾癮。因此,他以話家常的口吻回答說:「市政府旁邊的一棵小樹,昨晚被強風給吹倒,連根拔起,市長本想請人來清除,但是,他突然想起我們家這些羊或許可以幫上忙,所以,他讓我回來載我們家的羊去做清除工作。」

「什麼?」王妤琦一聽,忍不住評論說:「用我們家的羊?爸爸可是真會算喔!他沒打算付錢給我們,對吧?」原來,王妤琦的爸爸在十年前出來競選市長,高票當選,並一直連任至今。

「呵呵──當然不付錢!妳爸爸是我見過最會幫市民節省稅金的市長!」

王妤琦苦笑搖頭,「可不是嗎?還好,他對警局的預算從來不吝嗇。」

「是的,這就是有個市長岳父的好處。」宋仁豪同意。

然而,就當宋仁豪夫婦在那裡說話之際──

「媽──我放學回來了!妳在哪裡呀?」有人在房子裡大聲喊叫。

「在後院!」王妤琦從開著的後門朝房裡喊回去。

「媽、媽、媽、媽、媽!」宋仁豪和王妤琦的兒子衝出後門,一邊跑、一邊說:「我告訴妳喔……咦?爸爸你怎麼在家?」他驚訝的停下腳步,但臉上立刻露出恍然的神情,再說:「哦──你是不是太想我了,所以偷跑回來看我?」

宋仁豪忍不住翻白眼,喃喃的說:「這對母子也未免太像了吧!」

王妤琦走向前來,笑著對兒子說:「不是啦!你爸爸雖然想你,但是還沒到特意跑回來看你的程度啦!」

「這不是我剛說過的話嗎?」宋仁豪再次低語。

王妤琦沒理他,繼續對兒子說:「是你外公要你爸爸回來帶我們家的羊去享受一頓『盛宴』!」

「盛宴?那我可不可以也一起享用?」兒子央求。

「如果你想當羊的話。」這也是宋仁豪的低語。

但王妤琦接口對兒子說:「不是啦!是外公要我們家的羊去吃昨晚被風吹倒的樹啦!」

「哦──那我不要吃!」兒子回答說。

「他終於有智慧了!」這回,宋仁豪大聲的說。

王妤琦轉頭瞪了宋仁豪一眼後,回過頭來問:「兒子,你剛剛是有什麼話要對我說嗎?」

「啊!對!」跟他媽媽一樣迷糊的兒子想起來了!他興奮的說:「媽、媽、媽、媽、媽!我們班上今天轉來一位新的女同學喲!」

「哦,是嗎?」M市大部分的居民都已在此居住一、二十年了,難得有新的人家搬來,所以,王妤琦也很興奮。

「嗯!但是,在午餐時間,鄭曉彬找這位新同學的麻煩!」

鄭曉彬乃是鄭明煒的兒子。

王妤琦一聽,忍不住說:「這個鄭曉彬怎麼跟他爸爸一樣令人討……」

可是,「妤琦!」宋仁豪發生警告,因為他不喜歡王妤琦在兒子的面前對他人道長論短。

王妤琦連忙摀嘴,並馬上對宋仁豪說:「對不起、對不起!」之後,她隨即再問兒子,那個鄭曉彬怎麼找那位新同學的麻煩?」

兒子回答說:「鄭曉彬故意跑來坐在那位新同學的旁邊,語氣炫耀的問她說:『我爸爸是禮儀公司的總經理,你爸爸是做什麼的?』那位新同學回答說:『我爸爸是鄰市重案組的組長。』」

「哈哈哈──鄭明煒輸了!」王妤琦忍不住哈哈大笑,但一看到宋仁豪的表情,她趕緊閉嘴。

「但是,這不是最精采的部分!」兒子再說:「精采之處,是當鄭曉彬問新同學她媽媽職業的時候!」

「哦?如何精采法?」王妤琦很好奇。

「呵呵呵──」兒子摀嘴偷笑了一下後,繼續說:「那位新同學回答說:『我媽媽的職業,沒什麼特別,就是把人的心挖出來,把人的頭砍下來而已。』」

「咦?」嚇了王妤琦一跳,不過,她隨即猜到這位「媽媽」是誰了!她說:「你這位新同學的媽媽,就是我們M市的新法醫──孔晴溪啦!」原來M市原本的法醫──馬法醫剛剛退休。

宋仁豪點點頭,表示王妤琦猜對了。他說:「我覺得妳和孔法醫應該很快就會成為好朋友。」

「是嗎?」王妤琦一聽,十分高興,而想儘早和孔法醫熟起來的她,馬上問:「那我們什麼時候可以請孔法醫一家人來我們家吃飯呢?」

未料宋仁豪的回答是:「以後再說!現在,趕快幫我把羊趕上貨車,讓我們家的羊先吃飽!」

「啊!對!」王妤琦想起宋仁豪回家來的目的了。她順口說:「你趕緊把羊帶過去,免得我爸爸等你等太久不高興,下個年度刪你們警局的預算!」

宋仁豪沒理會她,因為,他知道自己的岳父不是那種不講理,會隨便以刪除預算來威脅人的人,因此,他逕自往羊群的方向走過去。不過,當他聽到在他背後的妻子與兒子的對話時,他忍不住偷笑,因為,王妤琦說:「兒子,趕快,我們去幫爸爸趕羊,要不然警局的預算被刪了,爸爸的薪水就沒了,媽媽的鐵飯碗便要砸破了!」

「媽──,鐵飯碗砸得破嗎?」兒子問。

「當然砸得破!」

「怎麼砸?」

「放到火裡燒!」

「媽──,那叫火燒鐵碗,不叫砸鐵碗啦!」

「是嗎?那好吧!我們動作快一點,免得我的鐵碗被燒了!」

然後,宋仁豪聽見身後兩個人很快的朝他跑過來,他臉上的笑意不知不覺的加深了。

【全文完】

 

Copyright © 2017-2019 Xiyasan /希亞桑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轉載必究

最新創作
《愛的輓(碗)歌》(警探、懸疑、浪漫喜劇)──尾聲 Epilogue 【全文完】
2019/09/10 10:14:37 |瀏覽 157 回應 0 推薦 7 引用 0
《愛的輓(碗)歌》(警探、懸疑、浪漫喜劇)──第十八小節 水落石出 (Part III)
2019/09/08 05:24:06 |瀏覽 308 回應 0 推薦 10 引用 0
《愛的輓(碗)歌》(警探、懸疑、浪漫喜劇)──第十八小節 水落石出 (Part I)
2019/09/06 07:20:30 |瀏覽 326 回應 0 推薦 17 引用 0
《愛的輓(碗)歌》(警探、懸疑、浪漫喜劇)──第十八小節 水落石出 (Part I)
2019/09/05 06:23:22 |瀏覽 196 回應 0 推薦 7 引用 0
《愛的輓(碗)歌》(警探、懸疑、浪漫喜劇)──第十七小節 破繭而出 (Part III)
2019/09/04 08:50:42 |瀏覽 99 回應 0 推薦 1 引用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