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童年回憶
2018/06/13 16:44:48瀏覽688|回應0|推薦48
你(妳)的童年過的如何呢?



有首兒歌,是這樣唱的,我家門前有小河,後面有山坡,山坡上面野花多,野花紅似火......
沒錯~得天獨厚,我家有幸同此寫照亦不遠矣。

我生長在台中山城裡的務農家庭,上一代人開墾種梨,深耕這片基業,父親也就自然承傳接續,埋首於果葉枝芽叢草間,不管寒冬暴雨,努力不懈怠像個比賽選手,泳渡四季。


記得小時候,夏日裡總有吃不完的水梨,不過,只能吃壞掉的和品相不好的那些,(現在想想已經夠幸福了),某天,小腦袋瓜不解地詢問媽媽,究竟完整又漂亮的水梨,跟壞的吃起來,到底有何差別呢?她甚感好笑回說:還不是都一樣,傻孩子!!搞不好熟成而損傷的梨子,吃起來才更美味呢!可是在當時,我苦澀心想,那吃不到的豐滿飽美水秀,嘗起來一定比較甜蜜吧~呵呵,未經人世歷練的單純,哪懂得箇中道理,回憶起天真的自己,不免嗤之以鼻。



在沒收成時,為了嗷嗷待哺3個孩子,讓我們吃穿無虞,爸媽在學校附近山裡,租了個柑仔園,辛勤來回蜿蜒曲折,直至險入崎嶇陡峭坡道,鞭打著那台小貨車用盡氣力,發出噗噗聲響,顢頇上及工寮,不得不硬朗骨子與天抗衡,是父母最親摯愛體現。

所以小學放假時,多出另一個遊玩場所,當然,橘子也是青菜吃,甲免驚"囉~


有次,才剛剛抵達沒多久,肚子突然莫名劇痛,他們急忙送我去鎮上醫院,一陣慌亂後,去廁所塞個塞劑,烙個舒爽,就好了,這史稱"最貴的一坨,至今仍然不時被爸媽拿出來調侃的事件,真有夠糗的。

果園地主養了一群放山雞,自由自在隨處溜搭,吃好運動量又足,一隻比一隻更精神,尤其領頭公雞,看起來鬥性堅強昂首游刃有餘,也不知怎麼地,我湊巧晃蕩到他們的地盤,不小心靠近,那隻公雞就朝我迅速瘋狂奔來,一時驚呆了,才發覺要趕快逃跑,牠卻早已朝著我小腿肚猛啄,被牠凌厲的攻勢下,綴滿傷痕,還是拼命跑呀跑,父親聽見我淒厲哭喊,急忙出來驅趕這群本土悍將,經此一劫,我是再也不敢一個人到處去轉悠了,著實創傷小小心靈,埋下懼怕種子,對於這片山林,沒有太多懷念。



然後還有塊地,是在很深邃高遠山區裡面,終日蔥鬱林葉圍繞,蟲鳴鳥叫不斷,遲暮後飛鼠伶躍,野百合清香幽靜所在,沒有現代水泥進駐的道路,沿著腳下土壤,漸次踩踏拾級而上,只夠搬運機通過的寬度,泥濘又原始,用鋁片簡單搭建起的工寮,旁邊還有上頭幾個坡處,種滿梅子樹,依稀記得採收季節,雙親他們會用帆布鋪地繩索綁妥梅樹四周,上樹猛力搖晃,一顆顆梅子,像下碩大的冰雹似,不停落下,滾動.....樂的我們三孩子在旁側,搖旗吶喊著,快點快點,還有還有....一次接著一次,一棵與一棵之間來回,可惜此景,已在多年後不復見,因為改種了木瓜,唉~高山上的種植,又苦了父母,竭盡心力阻斷野兔偷嚼幼苗,各類鳥獸啄食成果,在荒煙漫漫欉木間,突然異漾起一陣又一陣濃霧,溢波又一撥飄來,洶湧著白色氤氳蓋括隱沒周身,直至僅能見度一兩公尺,每每嚇得我緊張不已,深怕被這片靜謐山林的<末神那>給牽走.....



最深刻,當屬予外公外婆家,沒幾人會住在這麼山中吧~(無奈)廁所很原始,挖個洞,上面隔著木板就了事,麻煩的還跟和主屋有段距離,每次都央求希望阿嬤陪同,那段路途衍伸出多少想像,令人如此懼怕,也就不足為奇了。
記憶中,外公睡午覺時,總是鼾聲如雷,常有誤入禁區之感,巴不得時光快快轉動,回返自己家。
可是,卻難得奇遇窺見,曼妙點點亮光在手心遊移飛舞閃爍天際,忽高忽低,與天穹滿空星斗,相互較勁艷色,放眼望去,螢火蟲群聚 飄忽整個夜間山嵐,宏觀壯大又為之驚魂動魄,現在回想,不啻增添人生精彩片段嗎?
(註:見懷鄉索驥一篇)


說到家下面那條河,尚稱寬闊水道,每逢下起大雨,滾滾泥流瞬刷奔騰,不容小覷,上下學乃至住戶人車出入也須由此經過,天氣晴朗時,我們幾個在放學後,調皮的不從橋上走,而是在上游岔出小道抄了近路,沿著河邊,踩著大小不一的石頭,輕快跳躍,有時不小心踩空,差點摔落水,也不覺得害怕,若腳程慢些,被哥哥他們丟下, 總氣得大喊!!等等我啦~偶爾偷偷跟著鄰居同伴們去玩水,一身濕漉回家,被媽媽竹子伺候是家常便飯的事,待旱季乾枯時期,就可以翻開河床底下石頭,抓魚蝦螃蟹,大啖一番。
關於這條河,還有個作用,就是家裡停電沒水了,提著一桶子全家髒衣服,跟著媽媽走到河邊去洗滌,好幾次,被遠方歸來住在台北的堂哥,看見這狼狽的模樣,窘迫地超想消失啊~那時,就覺得男女非常不平等,為啥哥哥跟弟弟不用幫忙,而我卻要學會任何家務,乃至求學階段,偏執地想遠離鄉下一切,這,又是另一段歷程了。


感覺小時候,跟著爸媽不停的越過這個那個山麓,曾遠至13公里處,去挖薑挖筍子,常常坐車迂迴繞著路途好久,屁股痛死了,才到達目的地,然後等其他人匯合一起上山,在出發前,有那麼短暫片刻時間,小朋友可以去一位和善老伯伯家串門子,他總是親切地拿出一盒亮晶晶的糖給我們吃,那白色切整方塊的甜蜜滋味,吃進嘴裡的是種人情溫暖,非常懷念的單純美好,後來長大,再次尋訪那個地方,卻已人事全非,心中有著無限感概,老伯應該去了天堂吧~他那麼慈祥和睦,一定會在相應的地方,落葉歸根,有所善終。


其它,還有難忘的是,跟媽媽的兄弟姊妹,一大群孩子們,暑假相約谷關朔溪玩水,不會游泳的我,某次差點溺水!
在梨山路宿工寮,第一次品嘗田蛙肉"
蛇肉也吃了幾回.....
追上爸的搬運機,少根筋沒坐好,摔落下來!
舉凡捕蟬,抓金龜子,捉蜻蜓,特製長竹竿摘龍眼,打土芒果,後山開挖鬆軟的土堆,夥同弟弟一起瘋狂跳上跳下,噯!太多玩意兒,說也說不盡........
總之,我的童年,稱得上是精采又好玩!



(示意圖 取自  LINE DECO )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Smilinglife2017&aid=1124548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