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豐盛神學啟示錄
2015/11/24 06:48:49瀏覽161|回應0|推薦0
豐盛神學啟示錄
文章索引 | « 上一篇 | 下一篇 »
作者 王凡(資深媒體人) 2011.01.16

從一九四○年代到八○甚至九○年代,不斷掀起五旬節/靈恩運動高潮;在電視事業剛起步時,率先開創電視福音佈道,並創構「豐盛福音」(Prosperity Gospel,或稱「成功福音」)理論的美國靈恩運動先驅歐耳.羅拔士(Oral Roberts),甫於2009年十二月十五日去世,享年九十一歲。

神奇的醫病恩賜

羅拔士出生於1918年,父親是一名遊走傳道的五旬節聖潔派牧師,家境十分貧寒。家中四名小孩中,羅拔士排行老么。他從小就有口吃的毛病,十七歲那年不幸罹患肺結核,躺在家中五個多月,小命幾乎不保,他向神禱告,只要能病癒,他就要去傳教。後來有一位牧師為他禱告,不但他的肺結核得到醫治,連口吃的毛病也消失了。他立即向上帝還願,十八歲那年,被按立為牧師,年紀雖輕,卻很快成為一位表現傑出的傳道人。

那時他的週薪是五十五元,在當時教會的牧師當中收入是最高的。但薪水還是太低,每天捉襟見肘,日子真是過不下去,他雖然有一輛老爺車,卻因為沒錢買汽油,所以出入都搭巴士。到超市買東西,有時在收銀台旁還要拿出一點商品還給店方,因為口袋裡錢不夠。這種貧苦的感覺讓他覺得怨憤與尷尬。

有一天早上讀經時,羅拔士讀到約翰三書二節:「我願你凡事興盛,身體健壯,正如你的靈魂興盛一樣。」讀到這裡,他匆匆忙忙出門趕搭巴士,到一所大學上神學選修課,下午回到家後隨意翻看聖經,竟然又是這段經文。過去這段經文唸過幾百遍,不過就是段經文嘛,但這回卻全然跳出嶄新的意義。於是他對太太艾芙琳(Evelyn)說:「我們過去都錯了,我從來沒有宣講過上帝是好的,所以,如果這段經文是對的,那麼上帝就是一位好上帝。」

從此羅拔士天天禱告,並且研讀使徒行傳,歷時一個月。有一天早上,他決定到教會禱告,他跟艾芙琳說,「我要一直留在那裡,直到神給我清楚的啟示為止。」

到了教會,他俯伏於地,懇切祈禱,不久他聽到一個清晰的聲音說:「起來,到你車上去。」於是他順服地回到車中,聲音又起:「駛過一個街道,右轉。」他照做之後,這個聲音對他說:「從此刻起,你的醫治宣教工作就要開始,你要擁有我的能力,為人禱告,醫病趕鬼。」

羅拔士果然開始有了「神聖醫病」(divine healing)的能力,因此就在教會中進行禱告醫病服事,從此各地信徒像潮水一般湧向這家教會,教會每個主日都大爆滿,於是他做了一個大膽的決定,獨立租了一座體育館來進行醫病服事,目標是吸引一千位信徒。那年是1947年,他二十九歲。

經由口耳相傳,到體育館的人數超乎想像,竟以萬計,造成一股信仰大奮興。羅拔士因而辭去教會的工作,成立「歐耳羅拔士福音協會」(Oral Roberts Evangelical Association,簡稱OREA),擴大進行醫病宣教。由於神奇的禱告醫治能力,短短時間內,年輕的羅拔士牧師遠近馳名。

電視佈道成就一代靈恩大師


造就羅拔士如日中天地位的,是他拓展出的電視佈道節目。那時電視事業剛起步不久,羅拔士慧眼獨具,看準了這個媒體的發展前途與傳播威力。1955年,他買下一個每週一次的塊狀時段,開始進行電視佈道。在”televangelist”(電視福音佈道家)這個英文字還沒有出現以前,羅拔士就已經是出名的「電視福音佈道家」了。這個頭銜將羅拔士推上宣教事業高峰;透過螢光幕,他讓未曾見過神蹟奇事的觀眾,親眼目睹自己醫病禱告的神奇能力。那一年他曾在節目中,在眾目睽睽下,將一名罹患小兒痲痺症的男孩抱在腿上,為他禱告,結果那男孩雙腿瞬間痊癒,活活潑潑地離開。電視佈道使羅拔士成為葛培理以外,全美知名度最高的傳道人。

1957年,OREA宣布,羅拔士的節目收視人口超過一百萬;1969年他將節目移到黃金時段,做成帶狀綜藝形式,收視人口突破六千四百萬;在1956年電視節目剛開播的第二年,他發行了一份《豐盛生命》(Abundant Life)月刊,訂閱量立即破百萬份,另一份靈修季刊《每天的祝福》(Daily Blessing)也超過二十五萬份。他每月撰寫的專欄稿同時在六百七十四家報紙刊載。1980年一項蓋洛普調查顯示,全美有百分之八十四的人知道羅拔士這個人。從1947年到1968年,羅拔士在全世界舉辦了超過三百場的佈道會,經他親自按手禱告過的人,有好幾百萬。他一生所寫的書超過一百三十本。

1950年代,他還成立了一個包含了四百多家電台的廣播網,並聘請一位雜誌主編來指導他撰寫文情並茂的稿子。早在五○年代,羅拔士已經使用電腦系統來處理每天成千上萬封寄給他的郵件了。

運用縝密細緻的企業手法來經營傳教事業,羅拔士使全美各地的捐款源源不斷地流向他的宣教機構。

1965年羅拔士以自己的名字命名,創立了綜合性質的「羅拔士大學」,他宣稱,這是全世界第一所教導靈恩神學的大學。

羅拔士宣教事業的最高峰在1980年代,每個月他都能收到兩、三百萬元的奉獻。1981年,他一手精心規劃,造價五億元的「信心之城醫療與研究中心」成立,這座綜合性醫療建築包括一座三十層樓的醫院、六十層樓的醫療中心、二十層樓的研究部門。至此,羅拔士再也不是當年那名週薪五十五元,買不起汽油開車的小牧師了,全美傳道人也沒有人能超越他的宣教帝國版圖。

從恩典中墜落


羅拔士說:「上帝就是你的源頭,從你的需求中播下你的種子,然後等待一個神蹟般的豐收。」

羅拔士的豐盛福音理論是,上帝希望他的子民健康、富有。你捐的錢越多,上帝賞賜的健康與財富就越多。上帝對於大方捐獻的人,會在他們此生給予更大的財物回報,所以基督徒要對上帝有信心。這種捐獻代表一種「種子信心」,捐出的錢就叫「種子錢」。他曾在電視節目中要求觀眾,每人奉獻一百美元給他,他會為對方禱告。他保證,如果捐錢者在一年之內不能得到任何一個意想不到的禮物(請注意:禮物的意義可以廣義解釋,也可以狹義解釋),他會把這一百塊錢寄還給對方。

他還曾將手貼在攝影機鏡頭前,要觀眾將手按在自家電視機上,他說在他禱告時,他們的各種病痛就會得醫治。然後,他請大家一人捐二十塊錢給他。

有一次羅拔士說:「只要對神有信心,你就不會發胖,也不會得殘疾。」他說:「很多人把他們的錢包一寄給我,體重就減輕了。」華爾街日報的主編Harry Schwartz對此忍無可忍,撰文批評說,這分明是一種「醫藥犯罪」,美國社會絕不能寬縱這樣的罪行。

有些批評者抨擊他總是幾百萬幾百萬地騙取別人的辛苦錢,低層小民聽了他的話,往往把錢包中僅有的一點錢都捐給了他。但是照羅拔士的說法,那些人是把錢投資到了天國裡。

讓他聲名狼籍的著名演出發生在1987年一月三日。他在自己主持的電視節目「期待神蹟」(Expect a Miracle)中說,上帝告訴他,如果他不能在三個月內募集到八百萬元,「上帝就要擊倒我(knock me down),召我回天家(call me home)。」

「求你們延長我的壽命,」他說:「我們現在正處在一個上帝隨時要羅拔士回天家的關鍵點上。」他請求電視機前面的觀眾趕快捐錢。他那當時三十八歲的兒子李察(Richard)也開始廣發生日卡,附上函件請求大眾踴躍捐錢,他在信中說:「請千萬別讓我老爸過最後一個生日。」羅拔士的妻子艾芙琳則在羅拔士的節目中,聲淚俱下地對他說:「我不要主在三月六日接你走!」後來大概覺得三月六日時間實在太短促了,又將日期改為三月三十一日。

這樣的「演出」實在離譜得不像話,幾乎引起全美所有傳播媒體的訕笑與譏嘲,《時代雜誌》所刊出的一篇諷刺文章,題目是:〈要你的錢,還是他的命?〉(Your Money or His Life?)

無論是否出於羅拔士對社會心理的精準拿捏,這個故事的後續發展是,有人被神聖感驅使,有人被他們一家的真情感動,有人怕他會自殺,有人同情地以為他得了不治之症,因此全美捐款支票像雪片一般飛向羅拔士的宣教機構。四月初,他在節目中宣佈,募款目標順利達成,他們一共收到了九百一十萬元。在讚美感謝主的話語之後,他又加上一句:「上帝說,這樣數目的捐款必須每年持續下去,直到耶穌第二次再來!」

兩年後,「信心之城」醫療機構撐不住龐大的財務壓力而宣告關門,這回九百呎高的耶穌不再出現了,上帝也沒有召羅拔士回天家。曾經踴躍捐錢的電視觀眾感覺遭到愚弄,信心大受打擊,從此羅拔士所收到的捐款數目一落千丈,他的宣教帝國的財務狀況更是雪上加霜。在他去世前,羅拔士大學已經負債累累,他那位繼任董事長的兒子李察則因挪用學校公款而於2007年被停職,目前正面臨司法審判,還在運作的「歐耳羅拔士福音協會」也在持續虧損中掙扎。

豐盛福音的省思

聖經中有關豐盛福音的經文,基督徒不管贊同或不贊同,大約都耳熟能詳。約翰三書二節裡的祝福,誰不嚮往?亞伯拉罕在活著的時候,獲得上帝豐盛的物質賞賜,誰不期望?誰願意過「小牧師」羅拔士當年那種進了商店卻買不起東西的苦日子?

贊同豐盛神學的人,可以從聖經中找出幾百條上帝賜人豐盛的經文,反對者一樣找得出幾百條經文來反詰。經過幾十年的口角與筆墨官司,正反雙方迄今依然壁壘分明,勝負難分,依然是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這是五旬節/靈恩運動發展過程中製造出來的神學困局。在上帝與瑪門之間,難道不可以選擇兩者都要?

聖經裡每一句話都能發人深省、予人啟示、激勵人心、賜人力量,如果因為聖經的教導而獲得心靈的富足,或者激發出進取心,因而獲致學業、事業的成功,將此視為神的豐盛祝福,大概無人會反對。當今這個教義遭致最嚴厲的責難之一,是它無法畫出一道與貪婪相隔,不可跨越的紅線,這也是靈恩運動的一道難題。

羅拔士一向全身穿戴名牌,手上的鑽戒常常拿去清洗,使之熠熠生輝,眩人眼目,以顯示上帝對他豐盛生命的應許是多麼落實。

這樣的奢華見證,成為豐盛神學一脈相承的傳統,今天還繼續在美國、在世界各地,尤其在第三世界裡流傳。羅拔士的「種子信心」、「種子金錢」的播種理論,依舊在宣揚豐盛福音的各個場所之中,散發著誘人的魅力。2009年十一月號《今日基督教》(Christianity Today)有一專題,針對以強調「播種」方式來祈求財富的豐盛福音,在第三世界如何影響基督徒信仰的問題,做了深刻的探討。這篇題為〈耶穌也穿名牌嗎?〉(Did Jesus Wear Designer Robes?)的文章指出,正是豐盛神學,使非洲的靈恩派基督徒越來越貧窮,因為他們的錢都在傳教士的精心設計下給榨走了。

文章作者報導在迦納的一場福音佈道會中,一名傳道人宣告,會眾若想獲得上帝的祝福,就要捐出兩百四十美元。這金額是怎麼來的呢?這名傳道人說,因為上帝要賜給有能力捐出這筆錢的人連續二十四小時的祝福。也就是說,上帝的祝福是每小時十美元。

作者說:「我真懷疑,那些拿不出錢的人怎麼辦?」

這種「榨財」之術和羅拔士的豐盛神學「播種論」何其相似!文章中對當地傳教士追求高物質回報的傳教方式的描寫,令人歎為觀止。他們汲汲掙來的傲人財富與社會特權,讓那些窮得連日子都過不下去的教友們油然生「有為者亦若是」之心——上帝僕人的生命果然豐盛。這令人嚴重懷疑,豐盛神學究竟出了什麼問題?

美國參議員葛拉斯雷(Chuck Grassley)於2007年十一月組織了一個調查委員會,針對六名美國國內知名度極高的靈恩派豐盛神學傳道人的財務狀況進行調查,看看其中有無弊端。六名傳道人中,為台灣基督徒所熟知的有寇普蘭(Kenneth Copeland)、辛班尼(Benny Hinn)與喬伊斯(Joyce Meyer)。之所以會有這樣的行動,是因為這些人個個是「靈恩大富豪」。住豪宅、開勞斯萊斯車已不算稀奇,有人甚至擁有兩架私人飛機,還有私人機場。委員會想了解,這些上帝的僕人享盡世間的榮華富貴,他們是否濫用了宣教組織的公款?調查結果迄今尚未公布。

我曾在電視上親見一位著名的「豐盛福音派」牧師對節目主持人說:「我為什麼不能開法拉利跑車?我一向喜歡名車,這是上帝賞賜給我的祝福。如果觀眾朋友知道還有比這更好的車子,拜託請務必告訴我,我一定會去買。」

許多研究五旬節/靈恩運動的學者,都對一代又一代的靈恩大師逃不過貪婪,逃不過性與金錢的誘惑而感慨不已。睽諸百年史實,這似乎是五旬節/靈恩運動的宿命。

(本文為摘錄,全文請見《校園》雜誌2010年3/4月號,已獲授權刊載。)
( 知識學習商業管理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ockFinancial&aid=366250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