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浮光掠影 (第九回)
2006/04/03 16:05:32瀏覽231|回應1|推薦18

 他如芒刺在背的在六號二樓住了兩天,很擔憂明茜會知道他這個落腳處,會知道他跟這幾個妓女聯繫起來。奇怪,他感覺那樣好像又才是真正玷辱了老闆娘的原因,總知,他的身子就是因為跟妓女上過床而已經是污穢了的。與此同時,他又覺得這四個出賣肉體的女人才是他最真正的朋友,他跟她們是在同一階層和天空下, 跟她們一起,他感到自己是實在的存在,有種輕鬆自然感

   第三天近午時,芳姑打了個電話,在紙上寫了幾個字遞給他,說,去這裡找國祥哥吧,他在那裡有點力,也算是個管得了事的人,他會安排你的工作,還是搬搬抬抬那種工作啦!你年青,吃得了苦,將來賺到錢或有個出頭日,就請我們吃飯。她笑中有份慈祥。他一下子心頭一熱,想起自己的母親來。小紙上寫著:油麻地果欄。國祥哥。段芬芳,電話:52010。沒想到芳姑竟寫得一手清秀的好字呢 !

   芳姑往廚房走,一面對在出神的光明說:「上面有我這裡的電話,將來萬一有需要可以找我,你吃飽才過九龍吧!反正國祥整個下午都在那裡。看,我買了一隻白切雞」她沙啞的聲線把說話稍一停頓,彷若流聲機上有了傷痕的黑膠唱片,又說,「你有錢防身嗎?」

   他恍惚地回過神來,對已經消失的背影說:「我有錢……。」想起老闆娘和明茜來,想到自己要離開了,無限感觸。  

   一頭亂髮, 昨夜殘妝未洗退盡,才剛起床的小紅打著欠呵,懶慵地對他笑說,要走了嗎?可別忘記我們,要找阿姑阿姐時要想起我們,別貪新忘舊。趿著一雙粉紅色舊織珠片睡鞋笑著上洗手間去。他一時靦腆地面熱上來。 

 油麻地果欄的下午,看似一個整夜猛烈勞動過後的人,正處於一種奄奄慵懶的休憩中。果欄外的陽光,行人,對開的馬路和那些樓房店舖中的人和事物,彷彿運作活動在遙遠的另一個世界裡 ,又似漆黑戲院裡銀幕上的聲和畫面活躍在另一個真實世界。這寬長四方的果欄樓底高深,深宵運作時的燈火通明盛況過後,午間陰暗的在靜與動的夢中交錯著,有睡在木箱上的幾個工人,發著平均安穩的鼻息。這裡那裡, 工人們粗言髒語吆喝叫嚷圍在開在大木箱或木板桌上的賭局,正把昨夜的血汗錢激情地交託在那些牌九、紙牌中。每個人都在尋夢,又以作打發今天所剩下來的時間,等待著今晚半夜的熱鬧和辛勞工作的開始。 

   光明在果欄閘外一個黑黑瘦瘦十來歲的青年引領下,見著一頭濃髮,塊頭健大如河馬一樣的國祥哥。三十多歲的國祥和藹地招呼他,也沒多問他甚麼的,對帶他進來的青年說:「爛命倫,你那裡不是說有一個床位空了出來嗎?他就住那裡吧!」 

   又對光明說:「籠屋床位,110元一個月租金,雜費全包,你手頭不方便我給你出好了。今晚來這裡我安排你開工,芬芳交待來的,有我國祥,搬搬抬抬眼見功夫總能安排給你的,你安心搬抬,其他事你別管 。你,還有其他問題嗎?」  

  「沒問題,多謝國祥哥你關照,租金我是有的。」光明知道在這裡需要有人依靠。這裡是要依靠別人的力量和自己的勞力才能生存的。  

   從那個晚上開始,他,李光明依著果欄每天從深夜開始的運作起息,與一般日間勞動上班的人分別活在兩個世界中,間隔著他和人群的是日與夜,黑與白,光明與黑暗,和他自己的心。

( 創作小說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RainChoi&aid=225904

 回應文章

vsouth44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hi
2006/04/05 19:51

看你的文章

老想嘆件菠蘿油一杯鴛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