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由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堅決支持重啟核電看台灣廢核之不智
2021/10/20 18:51:25瀏覽1165|回應0|推薦23

由日本首相岸田文雄堅決支持重啟核電看台灣廢核之不智

 

一、新首相主張重啟核電 

      路透社報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於10 月 4 日在首相官邸發表講話,為其親核能源政策辯護,稱重啟被擱置的核電站至關重要。在自民黨競選期間,能源是一個關鍵問題,在此期間,岸田擊敗公開反核的河野太郎成為首相,可見多數日本人還是理智的。岸田說對日本而言,重啟核電事關重大。一方面,日本是個資源匱乏國家與台灣一樣,且地理位置極大限制了風力及太陽能的開發,全面拋棄擁有舉足輕重地位的核能,並非最佳選擇。日本應最大限度地利用核能。日本媒體普遍指出,岸田文雄上任預示著“親核”能源政策將再度回歸,日本核電全面復甦的號角已正式吹響。岸田說可再生能源固然很重要,但日本正處於數字化進程中,這意味著電力需求將急劇增加,基於此,能源供應的穩定性和可負擔性,以及排放規模和程度同樣重要,這意味著我們需要各種類型的能源,包括核能及氫能。 

     岸田文雄表示,核電在日本一直存在爭議,但實際上,核能對我們至關重要。日本不能缺少核電,否則現有核反應堆徹底淘汰後,日本將無法實現碳中和目標,同樣地台灣廢核絕對無法達到碳中和。我們的清潔能源選項應該是將核能、可再生能源、氫能、碳回收和等各種選項相結合,以確保不斷增長的電力需求以及環保標準。岸田文雄是核綠共生的擁護者,他說我們必須著眼未來,僅依靠可再生能源,很難實現碳中和。路透社指出,岸田文雄重啟現有核電設施的立場十分堅定,當然前提是必須將安全放在首位,淘汰和關閉高齡和高風險的核反應堆,同時考慮引入小型模塊化核反應堆等新一代高安全的核電技術。據悉,日本電氣事業聯合會和日本鋼鐵聯合會多次重申核電的重要性,並一直對日本的《能源政策草案》沒有提及新建核電裝機一事表示遺憾,敦促日本政府充分利用安全有保障的核電,並在2030年前啟動新核反應堆的建設工作。 

二、核電對能源安全,經濟效益及環境保護都是正面 

    10月12日,日本經濟產業大臣萩生田光一視察了福島核電站,萩生田光一表示,日本政府的目標是重啟已確認安全性的核電站,希望以安全為最高優先事項重啟核電站,目標是在第二十六屆聯合國氣候大會召開前,推動內閣完成新的基本能源計劃的批准。日本《朝日新聞》指出,萩生田光一此次的視察,實際上是在為岸田文雄的核電重啟計劃鋪路。據共同社報導,日本首相岸田文雄也首次視察了受損的福島第一核電站,岸田和執政黨推動了核能的使用,表示政府將通過獲得當地同意來重啟符合安全標準的核電站,以幫助日本實現到 2050 年實現碳中和的目標。今年2月,日本福井縣高濱核電站1號和2號反應堆的重啟得到了當地政府的支持,成為日本首個獲得地方首肯進入重啟程序的“高齡”核電站。4月,福井縣美濱核電站1號、2號和3號機相繼獲得地方政府的重啟批准。去年上半年,核電僅提供了日本能源需求的6%,而化石燃料佔比接近70%。雖然日本仍在糾結核電重啟問題,但今年初以來,頻發的斷電危機進一步凸顯了核電對於保障日本持續穩定供電的重要性,可以肯定的是,岸田文雄的挺核立場,將加速推動日本更新《能源政策草案》。 

    日本是一個能源消耗大國,但本土能源匱乏,考慮能源安全,日本一直採取多元化能源發展戰略。太陽能、風力這兩種發電方式受季節、氣候制約,且發電能力有限,無法充當工廠和企業的用電主力,只能處於補充位置。傳統的火力發電不僅污染環境,而且天然氣價格暴漲會導致電價上漲。在所謂的3E能源政策(能源安全,經濟效益及環境保護)方面,核電都是正面有益的。核能與可再生能源都是重要的非碳能源。國際能源署和關注科學家聯盟報告說,擴大核能發電是應對氣候變化的最有效對策,對於缺乏化石能源的日本來說,核電在能源安全和供電穩定方面也非常有利。日本的核電業務一直存在三大不確定性,首先是政治不確定性,如果沒有地方政府同意,核電機組不可能運轉。第二是政策不確定性,日本已經完全開放了零售電力部門,在自由化的市場中,已完全收回投資回報的反應堆可能具有較高的成本競爭力,但可能沒有任何公司會承擔建造新反應堆的挑戰。第三是監管的不確定性。由於公用事業公司與監管機構之間的溝通不足,對反應堆安全性的審查通常需要花費數年的時間。 

三、核災國日本由廢核轉為重啟核電是務實作法值得台灣借鏡  

    前總統馬英九表示,日本能源政策由「全面廢核」轉為「重啟核電」,值得台灣借鏡。馬英九說,10年來日本的能源政策由「全面廢核」轉為「重啟核電」,藉「以核養綠」提高再生能源占比,達成「核綠並存」的能源戰略目標,值得台灣借鏡。馬英九臉書表示,日本福島核災發生後,54座核能機組全面停機,以進口大量天然氣取代核能發電。結果造成鉅額貿易赤字,捨棄核能後也導致電價高漲、民怨四起、產業外移,嚴重衝擊國家經濟發展與社會安定。日本在2012年決定設立「原子能規制委員會」,制訂最嚴謹的審查程序重啟核電,安倍政府任內已重新啟動12座核電機組。日本政府認為,在確保安全的大前提下,恢復核能發電是考量「穩定而廉價的電力供應」、「因應氣候變遷減碳承諾」、「降低能源進口依存度」等需求時,不可或缺的發電方式。馬英九指出,在兼顧經濟效應、溫室氣體排放、能源穩定供應及安全的政策目標下,日本規劃2030年時的發電能源配比,為再生能源22%到24%、核電20%到22%、天然氣27%、燃煤26%、石油3%,希望達成徹底的節能減碳、最大限度開發再生能源與盡可能減少對核電的依賴。 

     核四廢棄後,2025年台灣的備用容量顯然不足,台灣限電風險將大增。台灣已經發生了3次大停電,而且2021年5月13日停電和18日僅僅隔了五天。台灣電網孤懸一島無法與其他國家相聯。台灣電網在進入夏季後,備載容量經常性地維持在相當低的程度。民進黨政府要在2025年實施非核家園,又承諾在2030年減少20%的碳排放、2050年減排50%,而廢核後出現的電力缺口完全靠火力電廠補足如何能減碳?日本政府想在2030年將核電佔總發電量的比例恢復到20~22%。眾所周知,日本與台灣都是能源匱乏的國家,長期以來,出於能源安全的考慮,日本也一直採取多元化的能源發展戰略。因此,能源發展的現狀決定了日本不得不挖掘本國核電潛力,滿足能源供應。台灣那麼崇拜日本,為何沒看到日本的能源政策包含核電。

    

( 時事評論政治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H101094880&aid=16965268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