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我非常的不高興!
2009/06/27 19:37:28瀏覽44096|回應46|推薦515

腓特烈二世Friedrich II von Preußen, der Große   中國國民黨 sunism

腓特烈大帝Friedrich IIC大調長笛協奏曲,第三號


長笛是一種唱歌的樂器。


因為她沒有簧片、沒有活塞裝置﹐演奏者的呼吸可以直接控制強弱、頓挫以外﹐跟小提琴一樣﹐她可以形成共震與泛音﹐開鍵式(open key)長笛在高技巧演奏者手中﹐會產生音準以外的奇特音階與音色。

喜愛長笛(flute)這種樂器的朋友﹐乍聽這首協奏曲可能會很困惑。
典型的巴洛克式華麗、威爾第式的弦樂快板﹐好像是巴洛克時期的作品。
但是﹐跳脫神曲與聖樂後的奔放、主旋律的靈動與活潑音階﹐彷彿又隱隱聽得到莫扎特時期特有的古典時期風格。

Miyazawa 402 open key flute Photo from:http://www2.discuss.com.hk/archiver/ 香港討論區 古典音樂討論

這首C大調長笛協奏曲的作曲者是﹔腓特烈大帝(腓特烈二世Friedrich II von Preußen, der Große,1712年1月24日-1786年8月17日)。

腓特烈大帝寫了許多長笛的協奏曲﹐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位極為高明的長笛演奏家﹐經常上台演奏。除此之外﹐他非常關心藝術、獎掖文化活動與照顧藝術家的生活﹐「安得廣廈千萬間﹐大庇天下寒士俱歡顏?」﹐於是他建造了無憂宮(Schloss Sanssouci),無憂宮沒有歐洲宮殿典型的華麗﹐除了做為行宮﹐也做為普魯士(Prussia﹐德國的前身)文化創造與保存的基地。許多著名的音樂家與畫家﹐與無憂宮都有著深厚的淵源﹐其中包括巴哈(Johann Sebastian Bach)與匡慈(Johann Joachim Quantz)。

除了母語德語以外﹔他精通 法語、英語、西班牙語、葡萄牙語、義大利語、拉丁語,古希臘語、希臘語、 希伯來語。晚年他很努力的學俄語與中文﹐對中國文化非常的醉心嚮往﹐還特別在無憂宮中成立了「中國館」﹐收藏了許多中國的文物與書籍。

這樣一位愛好文學與藝術的君王﹐是李後主或是宋徽宗一類的人物嗎?

不是。
他是會生氣的獅子。

 


我非常的不高興!

「我非常的不高興!那些吃上官司的窮人,他們的處境竟是如此艱難﹗還有﹐他們動輒就會被拘捕!例如:來自嘉義的農夫陳雷,他爲了一場訴訟必需在台北逗留,但警察竟然把他逮捕了!我要求警察釋放了他。我想清楚的告訴你們,在我的眼中﹔一個窮困的農民﹐和一個最顯赫的扁團隊、馬團隊官員﹐或一個最有錢的上市公司老闆沒有絲毫高低之別。法律之前﹐人人平等!」

多麼希望這封短信出自「今上」的手中。
可惜不是。

這封短信就是著名的「腓特烈二世1777年致司法部部長書」。


時隔了232年﹐讀來依舊震撼人心。


為求戲劇效果﹐柏林被我換成了台北。「來自嘉義的農夫陳雷」﹐原文是「來自東普魯士的雅各·特雷赫」。「最顯赫的扁團隊、馬團隊官員﹐或一個最有錢的上市公司老闆」﹐原文是「最顯赫的公爵、最有錢的貴族」。其餘一字未改。


菲特烈的這封短信在司法史上的重大意義是:除了「法律之前﹐人人平等」崇高的口號外﹐他親自動手開始司法改革﹐由一個個案開始﹐但不是小鼻子小眼睛的關注自己的「個案」﹐而是從一位夜半路邊遇到的農民身上。


「那些吃上官司的窮人,他們的處境竟是如此艱難」﹐後來確立了公設辯護人制度
「他們動輒就會被拘捕!」﹐後來因而確立了「除現行犯之逮捕由法律另定外,非經司法或警察機關依法定程序,不得逮捕拘禁」的現代刑事法律通則
「一個窮困的農民﹐和最顯赫的公爵、最有錢的貴族沒有絲毫高低之別。」回顧一年多來二次金改弊案的輕輕放過、與扁案的亂辦一通﹐這句話格外發人深思。

 

擲彈兵團

菲特烈大帝的爸爸腓特烈一世是個狂暴專制的傢伙﹐有不少的史家認為他有精神官能症﹔在環伺的列強中為了求生存(現在德國境內的漢諾威是英國的屬地、巴威是獨立的公國)﹐他擴張軍備、實施軍國主義、本身帶頭做起﹐每天過著士兵刻苦簡樸與高度紀律的生活﹐號稱「士兵國王」。菲特烈一世的瘋狂舉措不僅於此﹔處於弓箭冷兵器逐步沒落﹐前膛槍威力不足的情況下﹐他惡搞了一個可怕的武器 ── 擲彈兵團﹐丟炸彈誰能丟得遠?當然是體型高大膂力強的士兵才可以勝任。菲特列一世嫌當時的普魯士男性太矮小﹐他居然派出詐騙集團﹐到歐洲各處誘騙年輕高大強壯的男性參加擲彈兵團﹐騙不成就用拐的、拐不成就乾脆綁架。

神經病未必沒有遠見與智慧﹐在基因與優生學還沒被發現的時候﹐菲特列一世就知道龍生龍、鳳生鳳、老鼠兒子會打洞。這些擲彈兵總是會老會死﹐那未來普魯士的軍事優勢怎麼維持?於是﹐他決定幫擲彈兵團找老婆﹐當然也一樣要高大強壯﹐方法一樣﹐就是在歐洲四處偷拐搶騙、綁架女性到普魯士。

有這麼個聲名狼藉、經常毒打兒子(他討厭法國﹐於是只要看到兒子讀法文書﹐就先打再說)、把兒子當阿兵哥養的專制爸爸﹐菲特烈二世小時候的日子肯定不好過。

1730﹐年方十七歲的小菲特烈終於受不了逃家了﹐短暫的自由隨即成了悲劇﹔他的爸爸把他抓回來﹐並隨即下獄﹐將策畫、協助小菲特烈這次逃亡事件的所有朋友們一律處決﹐據說還讓小菲特烈全程「觀賞」行刑過程(這點史家有爭議)。

在獄中與暴戾的環境中度過青年歲月的菲特列烈﹐並沒有染上斯德哥爾摩症候 (Stockholm syndrome)﹐因襲而成為新一代的暴君(或貪污總統)。也沒有那個時間為自己的「個案」成天哭爹喊娘的要翻案。相反的﹐這些經歷反而讓他真正「苦民所苦」﹐對人世間的一切﹐更有同理心。

二十八歲登基的菲特烈二世﹐很快就解散了父親手創的擲彈兵團。
他知道支持軍人在生死關頭持續戰鬥的因素不是羞辱與處罰﹐他首度在軍中推行榮譽制﹐並明令禁止軍中體罰(只要對照國軍何時明令軍中不當管教﹐就知道菲特烈二世如何「前衛」)。

菲特烈的特立獨行很快就面臨考驗﹐長達八年的奧地利王位繼承戰爭爆發﹐歐洲各國陷入混戰。改革後的普魯士軍隊銳不可擋﹐很快的拿下了富含煤鐵資源的西里西亞(Silesia)區﹐一舉讓自然資源貧乏的普魯士成為鋼鐵與紡織品生產大國。滑頭的菲特烈二世不是好戰份子、也不是窮嚷嚷著「不知為誰而戰﹐不知為何而戰?」的小丑。贏了就跑﹐見好就收。滑頭賭客菲特烈二世奪取了西里西亞後﹐立刻退出戰爭﹐並嚴守中立。

此後的十年內﹐普魯士國境內沒有戰火﹐菲特烈二世爭取時間﹐展開了一連串的改革。

他很巧妙的推行「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司法原理﹐節制了貴族與武士階級的法律特權﹐這不僅讓普魯士成為第一個現代化法治國家﹐也間接影響到民主革命時期普魯士的王權延續。(「法律之前﹐人人平等」﹐說來容易做來難。想想看日本明治維新宣布「廢刀令」、「廢藩令」所引發的內戰---西南戰爭(參見: 篤姬あつひめ)﹐與林肯解放黑奴所引發的南北戰爭﹐就不得不令人佩服菲特烈二世的手腕。)


在他手中﹐普魯士成為第一個實施國民教育的國家。(想想看我們何時實施國民教育?老憲法中從來沒有實現過的教科文預算下限、與被媒體吹捧得一蹋糊塗的胡志強任內﹐逐年遞減的台中市教育預算)
第一個開始解放佃農的國家﹐並且廢除世襲租佃制度。(德國全面解放農奴成功於斯坦因時期﹐想想我們的「三七五減租」、「耕者有其田」﹐實施於哪一年?)
第一個人民擁有信仰自由的地區。(想想看北愛爾蘭、想想看這世界上﹐還有多少方興未艾的宗教戰爭與衝突?)
第一個人民擁有絕對出版與言論自由的國家。

第一個宣示:「我是首位國家公僕。」在王權至高無上的時代 。(感謝王爾德與黑月的補充校正)
啟蒙時期的先驅伏爾泰(Voltaire)﹐是菲特烈二世終其一生的好朋友﹐普魯士的開明學風與出版自由﹐成了歐洲各國學者與流亡人士最佳的移民國家與庇護所﹐高素質人力不斷流入後﹐造就了德國科學與工業的發展。也因為出版自由:早期的民主思想刊物不是在法國出版(因為法皇會抓人砍頭)﹐而是在柏林發軔。也因此﹐人類思想史上最右的納粹主義、與最左的共產主義﹐都是產生於這個城市。(再想想看﹐我們的出版、集會、結社自由﹐始於哪一年?)                                                                   

François-Marie Arouet  (Voltaire)伏爾泰 

 

與其說菲特烈二世是一位人道主義者﹐不如說他是一位「管他黑貓白貓﹐能抓老鼠就是好貓」的實用主義者。一連串的改革﹐普魯士人口從220萬﹐迅速增加到了543萬,國家稅收從300萬銀幣﹐激增到了1100萬銀幣。

他知道普魯士的壯大﹐必定引來列強的眼紅。

先前說過菲特烈二世精通多國語言﹐但是這項天賦他沒有拿來「現」﹐特別是在外賓面前現。為了矯正當時政壇崇尚權謀與欺騙的風氣﹐他用筆名投書報社﹐甚至外國的報社﹐批判當時社會引為圭臬的馬基維利思想。他運用他的語言天分很仔細的博覽群書﹐特別是難懂的希臘古文﹐仔細的研究所有的古戰史﹐寫成了影響後世軍事思想的「戰爭原理」(Die General Principia vom Kriege)﹐這本書當初是被視為軍事機密﹐不准普魯士將官以外的人閱讀。第十二章事關領導統御﹐菲特烈留作備忘錄根本不讓其他人閱讀﹐為了不讓人讀﹐還特意用法文寫成。

另一個更可怕的發明就是:斜線陣列原理。


他研究幾何學﹐與古希臘羅馬時期以弱擊強的戰史﹐特別是西元前371年底比斯(Thebes)與斯巴達(Sparta)間的Leuctra 戰爭﹐「發明」了斜線陣列原理。他改變了千年以來兩軍對陣時的橫列配置﹐改為梯形或斜線的配置﹐梯形最薄弱的一邊﹐「以下駟敵上駟」﹐以時間換取空間﹐最後受到敵方攻勢的衝擊﹐用來當盾﹐遲滯敵方前進。梯形最厚最強的一部﹐用來當矛、接受衝擊、突破防線、席捲側翼、甚至直搗敵方大本營。

隨後爆發的七年戰爭中﹐菲特烈的理論獲得成功。普魯士以一個新興小國1:20的國力﹐瘋狂對抗法、奧、俄的攻擊﹐而且幾乎場場都勝。

七年戰爭注定了普魯士(德國)的崛起﹐但是「斜線陣列原理」的高效率有了影響後世深遠的糟糕發展:第一次大戰的希里芬計畫、第二次大戰的曼斯坦計畫、新一代空軍戰術、閃擊戰(Blitzkrieg)、鎮暴警察編隊、與最新的不對稱戰爭原理、與超限戰。


說了菲特烈大帝一堆﹐還是為了接續【讀書會】失言風暴的主題﹐並為往後的討論留下伏筆。

去圖書館翻十幾年前的舊報紙時﹐各報的社論最喜歡的語彙:「轉型陣痛期」、「制度化」、「法治化的長治久安」、「以法治代替人治」或調侃對岸的常用詞:「人治化國家社會」﹐這幾年都不好意思再拿出來用了。

畢竟﹐還是「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吧?

這裡還有另一個值得深思的課題:以德意志民族接受人道主義、法治觀念、自由思想、文化藝術的陶冶之深﹐為什麼還會瘋狂的接受希特勒的法西斯集權?高度自由的德國思想界與媒體界﹐為什麼會突然陷入集體瘋狂造神的迷思中?發生建造集中營﹐把六百萬猶太人送進毒氣室裡的慘事?也差點斷送德意志民族的未來?

我們的「民主」、思想、法治、人道、自由的資歷﹐比起德意志民族太淺。我們太習於造神、太習於無能。歷經「後陳水扁」時期的貪腐與獨裁﹐我們真的有把握不重蹈覆輒?不走向瘋狂與毀滅嗎?

 

  

 

( 時事評論公共議題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ArtemisX&aid=3081945

 回應文章 頁/共 5 頁  回應文章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

向陽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偶像崇拜情結」的迷思
2012/11/06 18:56

希特勒的崛起是歷史的必然;還是歷史的偶然?

一戰結束後,德國處於破產狀態,希特勒的崛起因素,就不難想像!

滿清末年,列強瓜分中國,孫中山先生即便沒有誕生在那個年代,還是會有其他的英雄豪傑挺身而出「辛亥革命」雖然結束中國數千年的帝制,然而習慣於專治威權統治的人民,無法使中國順利地走向民主政治。

台灣當下的民主政治,何嘗不是存在「偶像崇拜情結」下,而走得非常艱辛?
真正的台獨,是思考、發現台灣人民與土地的永續發展關係。也唯有當妳(你)用心思考、發現這種關係之後才能明白:妳(你)的未來在哪裡。

烏拉瑰本尊在此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依然
2012/05/21 15:23
我還是非常的不高興。
(udn)

美國民主黨大輸的祕密?
等級:6
留言加入好友
經濟失調
2011/08/29 15:31
畢竟﹐還是「人能弘道﹐非道弘人」吧?

這裡還有另一個值得深思的課題:以德意志民族接受人道主義、法治觀念、自由思想、文化藝術的陶冶之深﹐為什麼還會瘋狂的接受希特勒的法西斯集權?高度自由的德國思想界與媒體界﹐為什麼會突然陷入集體瘋狂造神的迷思中?發生建造集中營﹐把六百萬猶太人送進毒氣室裡的慘事?也差點斷送德意志民族的未來?
========================

簡單講政治的問題,出現於經濟的失調,待百姓的失業到一發不可收拾,於是種種的主義風起雲湧。。。
sunism(ArtemisX) 於 2011-10-14 00:38 回覆:

沒錯

在極端的失望與無助下,歷史告訴我們,人類會從各種極端或"異端"中找答案

民主體制最珍貴之處在於找答案的方法與既得利益階層的自省

否則,通常都是以一個毀滅性的重建,歷經長時間與高代價後, 找出平衡與出路


李家若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義務教育人人平等
2011/02/04 11:23

我追求國家的義務教育一定要做到人人平等!

九年教育後

每校每一班有一樣的比率進多元化的高中,職,或特殊學校.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很有深度的格主
2010/07/18 00:00

歡迎常有大作

也歡迎常來交流高見


甜蜜花仙子(願世界平安)
等級:7
留言加入好友
慈心
2010/04/23 21:31

感謝您真誠用心跟大家分享

很有愛國情操 此美德是生命的財富

很開心認識您

祝 如意喜悅



等級:
留言加入好友
以史鑑今
2010/03/03 08:04

執政者的程度

與百姓的知識有關

盼以史鑑今的好文

能夠多多發表



植物(豪豪:你要早點回來看我)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我們都非常的不高興
2010/02/25 20:55

我想只要有良心的人都會「非常的不高興」!

真是可敬的君王!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前則──
2009/08/31 08:43

前則──

[ 應寫:" 社會達爾文主義"( Social Darwinism)--將達爾文進化論強詞說生存競爭優勝劣敗應用到衽社會上 ]


joycelinlin愷悅
等級:8
留言加入好友
狂熱失智
2009/08/13 09:27

歷史萬象總是複雜萬分,讓我們無從摸得頭緒。

德國日耳曼民族既理想又現實,有過輝煌的皇朝歷史,在藝術的表現高度(尤其音樂文學)也光輝燦爛,是理性與感性平衡的民族嗎?但是兩次世界大戰期間的走極端又令人目瞪口呆,尤其希特勒和納粹黨的瘋狂。

第一次世界大戰敗後的德國經濟狀况不好,遷怒把持金融業的猶太人,比歐洲其他國家更積極驅逐他們,希特勒個人野心的狂妄和納粹組織的鬼迷心竅,籲保有日耳曼的民族純淨,極其複雜的因素,經濟其一,尚有迷信達爾文祉會主義錯把人等同動物界競爭求存你死我活。希特勒集團還有其暗底的神祕性宗教(不是歐洲盛行之基督教)與儀式鞏固團結與力量。他們引導羣衆危機感和恐懼心,以為希特勒是民族救星,免於艱難困苦生活的水火,盲目崇拜領袖的普羅羣衆大多數的狂熱,使舉國沸騰,竟把德國人可貴的理智驅走了!

sunism(ArtemisX) 於 2009-08-30 03:04 回覆:

感謝您的回覆

網路上海外的同胞多, 您提到了我想要談的另一個主題

頁/共 5 頁  回應文第一頁 回應文章上一頁 回應文章下一頁 回應文章最後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