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RSS Feed Link 部落格聯播

文章數:69
我拍的朱連雀和其他陪襯的鳥兒
興趣嗜好攝影寫真 2020/02/23 11:04:55

有天有人拿了一張照片給我看,说是難得現跡在台北的侯鳥,我看了之後當日下午得空拎著我那架伸縮、可以照遠近的小相機去了一趟,以觀究竟。

到達現場,果不其然,已有上百架相機,每一台相機都掛著大大小小的鏡頭(俗稱砲筒相機),等著伺候那幾隻鳥。我拿著這支並不入列的相機穿梭在人群中,試著找到位置對著鳥兒拍它一拍,不要说這些其他拍鳥人不讓我太靠近停棲鳥兒的樹,生怕我的近靠惹眼鳥兒飛走,就算我近距離拍,也不見得能對大小差不多10公分大的鳥拍出怎樣的好效果,再說手持相機手會抖動,鳥高高地立在樹叉枝條裡,光線也不佳,能拍出個啥呢?所以當天去只能是探路了。

第二天摸個閒,還是拿著我那台唯一的相機再去探索,只是這次去多帶了腳架,這樣我便可以隨心拍個夠了。到了現場起先拍攝時沒注意,中場鳥兒飛走,大夥兒也趁機休息,當然每個人架著腳架的相機也都置放在地上,這時候我一眼望去,發現我的相機就像一位四五歲的小孩站立在一群身高不一的大人之中,而腳架也是小人家一號,這我才知道連個腳架都有差別,這不打緊,芸芸眾“機”之中也就我是一屁小孩。

再不濟,好歹我也拍了些自覺得尚可的鳥照片和錄影,以下分享大家。

先瞅瞅多少人拍鳥

它就是主角,名叫朱連雀。

拍攝的這段時間,冬青的紅果子也是朱連雀的食物之一。

朱連雀啄食冬青樹的紅果子一陣子,走之後五色鳥來了,也吃紅果子。

一面吃著,一面觀望樹下,著實納悶,為什麼只有一支小小機在拍我,那些上百支大中小砲的主人都幹嗎去了,平時看我稀奇巴啦,怎麼這時有了新歡,不理會我啦!

立在冬青樹梢的排頭兵,放哨抑是君臨天下,總之聽令就是。

中場休息時間,大夥兒各自活動,時間到,就在它一生哨下,六隻朱連雀一起飛離,不過這只是挪個地,換場歇腳。

我還真聽到帶頭朱連雀吹的哨聲,起先沒在意,等到它們飛離時才有所悟,倒是聽到旁邊有位鳥攝影老手吧,他说了句台語,摳熄呀啦。

中午過後,朱連雀鑽進水柳樹叢裡,每一隻都不停嘴地一小口接著一小口,大嘬水柳的花穗吃。

我觀察這才是主食,冬青紅果子只是點心。

朱連雀飛去水柳樹叢,兩隻白頭翁就緊跟著來到冬青樹枝上落個腳,還真是風水寶地。

離拍攝朱連雀地約10分鐘腳程,有一小水塘,看見鴛鴦戲水。

六隻翹竚在尚未開春的枝頭上。

這隻肯定是帶頭的,有人看過我拍的照片說它是鳥爸爸,就在它一聲嘶吼之後,其餘五隻陸續活動一下,等這隻頭兒一飛,不多時,其餘的跟著飛離棲息的這棵樹。

帶頭的先飛到距離十公尺外的另一棵樹,我原先以為它是帶大家換棵樹停息,等我看到最後一隻從原先那棵樹飛到此處,剎那間六隻鳥齊飛,在空中轉了幾圈之後,朝西遠遠飛去,這時我恍然有悟,倦鳥歸巢咦。

前後不到五分鐘,這瞬間的群鳥飛舞,我根本無法掌鏡。

還有一點這是不是候鳥有的習性。

這兩隻最後飛去歸隊,看這兩隻鳥樣子,是不是鳥孩子。

日落,歸去時兮,飛到遠處窩居去了。

這片地到處叢草漫漫,正是些倦鳥賦歸的棲息所。

最新創作
我拍的朱連雀和其他陪襯的鳥兒
2020/02/23 11:04:55 |瀏覽 71 回應 0 推薦 6 引用 0
這世界還真不是只有一方人能變把戲(三)
2020/02/16 11:49:11 |瀏覽 107 回應 0 推薦 6 引用 0
這世界還真不是只有一方人能變把戲(二)
2020/02/09 08:11:09 |瀏覽 144 回應 0 推薦 11 引用 0
這世界還真不是只有一方人能變把戲
2020/02/03 17:14:25 |瀏覽 144 回應 1 推薦 8 引用 0
西方強權總是構陷且施以兩套標準
2020/01/19 08:03:36 |瀏覽 314 回應 0 推薦 15 引用 0

最新影像 13275
20190722 台北檳城
20190722 台北檳城
20190722 台北檳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