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全球變暖和新冠病毒難兄難弟
2021/11/07 14:33:30瀏覽515|回應0|推薦0

甘廼迪·霍爾(Kennedy Hall)2021年11月6日
《與新冠病毒一樣,氣候恐慌主義是全球精英控制我們的工具》
那是2016年春末的一個星期五,我正想着在第一節課上給學生講什麼題目,同時也兼橄欖球賽季的教練,考試很快就到了;不用說,我是忙碌的老師/教練。第一節是地理課,我可以看出感到疲倦的學生,在加拿大似乎是個奇蹟,因為溫暖和晴朗的天氣到來,把他們的注意力吸引到窗前。
作為一名經驗豐富的教師,我決定給學生休一天假。我將手伸進放置DVD的櫃子裏,找到了阿爾·戈爾(Al Gore)著名的《無法忽視的真相》(Inconvenient Truth)的紀錄片。我承認,當時我對圍繞全球變暖歇斯底里的胡扯還沒那麼明智,而且說實話,我從來沒有看過這部電影。我坐在書桌前,開始批改試卷,準備下週的作業,而學生也對這部電影非常著迷。
這是一部公認的製作精良的電影,阿爾引人入勝的演講和演出。然而,影片中有些地方確實引起了我的好奇心。有很多說法並不「正確」,尤其是那些在短短幾年內就應該實現的預測。在影片上映十年後,我就坐在這,事情並沒有得到證實。
我一直對全球變暖,或者說是氣候變化抱有懷疑,這是我研究這個問題的動機所在。不難發現,大量的知識駁斥了所有氣候變化預言家的幾乎所有主張,他們不僅錯誤,而且錯的離譜。舉個例子。 2008年阿爾說,到2013年,北極地區很可能在夏天沒有冰...但沒有成為現實。
當研究與氣候和天氣有關的災難的一連串預測時,會發現這些預測都是在地圖上的,沒有任何一致性。例如,在1970年代,所有關於「全球變冷 」的預測都是如此。一家大報紙刊登了一篇文章,預測到2000年將出現「新的冰河時代」。我應該補充的是,這只是主媒對即將到來的冰河時期的許多說法之一,而且預測的年份有幾十年的差異,取決於諮詢了哪些「專家」。
到1980年代,大部份已轉向全球變暖敘述,包括關於整個島國被淹沒的危言聳聽。例如,馬爾代夫應該在2018年之前被淹沒。如果你知道的話,目前馬爾代夫仍好好地...儘管可能需要疫苗護照才能到那兒旅行。
在1990年代,我還是個擔心臭氧層消失的小學生,我們被告知要塗上難以計數的防曬霜,以免我們在不再通過保護性大氣層發送光線跳動的太陽下爆裂成火苗。臭氧層中的空洞似乎在大多數情況下已消失...儘管全世界的人口都在增長,而且化石燃料的排放仍是問題。
我們甚至還沒有觸及紐約被預測到2019年將被淹沒的事實,或將殺死湖泊中所有生命的酸雨,或2000年、2010年和2020年的石油峰值等等。
這些都不是說污染是好的,或者我們應該把有毒的淤泥貧入湖泊和池塘,或者我們應該浪費。但是,氣候科學家以及對他們主張的流行表述往往是極其錯誤且荒唐無論。
為什麼呢?
喬丹·彼得森(Jordan Peterson)在推特上對「為什麼」氣候預測經常出錯的問題做出了合理的回答:
讓氣候變化建模者對一隻股票的未來價格進行建模
五年內
一年內
是整個氣候
這就是一切
80年的時間?
這位加拿大心理學家想要表達的是,在考慮「整個氣候」時,有大量的複雜性,「這就是一切」。不可能合理地考慮與溫度、生態系統、天氣、污染、排放和人口增長等有關的所有事物的每一方面。有太多的事情需要考慮。即使可以證明人類造成了全球變暖;或氣候變化;或全球變冷;或其他什麼也不明顯,我們真的可以做些什麼,除了滅絕人類,一些氣候恐慌症患者並不反對。
我想補充彼得森的觀點,即氣候問題太大,無法確定,並建議新冠問題以及所有與一連串失敗政府干預有關的問題;也是同樣的道理。聲稱一或多個政府可控制一種病毒的大膽主張,就像他們可以控制整個自然界的想法一樣荒唐。
在尋求氣候控制的過程中,氣候領域的「專家」傾向於提出他們認為如果事情不發生變化;實際上意味如果政府不強迫人們按照他們所說的去做,就將會發生什麼「災難」的模型。在由「名人」組成的重要國際會議上,擁有一長串證書尊敬的博士(或像格蕾塔·唐伯格(Greta Thunberg)那樣令人討厭的少女)告訴世界,如果我們不停止駕駛汽車、吃肉或生孩子,我們將走向真正的地獄。世界各地的新聞廣播都會播放這些會議的片段,在幾週內,所有的主要機構都排成一列,宣傳民眾全心全意地愛他們的紙製吸管。
作為旁觀者,如果塑料吸管對氣候如此有害......那為什麼我們不能像人類文明史上所有的人一樣,用杯子喝水?也許我還沒有完全明白為什麼是紙吸管能拯救北極熊,這是我想說的。
這種由有資歷的專家來「模擬」災難的模式,正是我們在新冠方面所看到的。就像氣候模型一樣,幾乎所有的新冠模型都是高度不准確的,甚至完全謬誤。在那些相信CNN不是鬧劇般新聞網絡的人中,這一點基本上沒有被注意到。
你看,新病毒和氣候建模者確保他們的謬誤模型裏有「免罪牌」。他們的模型總是顯示,如果政府不「採取行動」,人類將遭遇「最壞的情況」,而且總是有一系列的結果,這些結果只能在一個假設的未來場景中證明,而這個場景取決於一系列可能發生或不發生的因素。因此,如果最壞的情況沒有發生,那麼他們可以簡單地指出政府的干預,並說:「就像我說的,如果某某州長沒有給電動汽車退稅,我們州就會被淹沒。」有了新冠,他們也可以說:「就像我說的,如果你們不都隔開六英尺,那麼每個人都會在兩週內死亡。」當然,沒有辦法完全反駁他們的主張,因為他們對從未存在的結果提出了主張。
新冠和氣候建模者就像拉斯維加斯的賭場,對賭徒操縱遊戲;他們完全控制着,沒有辦法證明任何不誠實,因為你是按他們的規則在玩。
現在,不是每個人都相信新冠或氣候的說法,像佛州、南達科他州和瑞典這樣的地方都存在着逆向思維。但問題是,建模的模糊性和建模者使用的假設框架使他們能夠繼續聲稱擁有知識的制高點,即使他們被廣泛證明是錯誤的。如果佛州沒有封鎖,市民也沒有全部死亡,這並不能證明新冠模型是錯誤的,而是證明他們應該封鎖,因為會有更少人死亡。
同樣,這是一個被操縱的遊戲,他們總是可以聲稱自己是正確的,因為他們在幻想和異想天開的世界中運作,不需以現實作為因素。
如果你需要更多的證據,證明同樣的心態包含了氣候和新冠科學,那麼你可以看看提議的「氣候封鎖」。專家階層和跨國寡頭在鎖定、關閉教堂和企業方面有太多的樂趣,以至於他們現在提議我們需要禁止「非必要」的旅行,和基本上任何導致排放的東西,以避免「氣候災難」。
一個主要的跨國非營利組織在10月發表了一篇文章,名為《避免氣候封鎖》(Avoiding a Climate Lockdown)。文章開頭說:「隨着今年早些時候新冠的蔓延,各國政府推出了封鎖措施,以防止公共衛生緊急情況失控。在不久的將來,世界可能需要再次求助於封鎖,這次是為了應對氣候緊急情況。」
又一次封鎖,但這次是為了氣候!我必須說,我對精英和左派變得如此沒有創意有點失望,即使你可能會認為他們會更有創意。
氣候封鎖的概念是偽科學的巔峰廢話。就像新冠模型師在過去20個月所做的減緩擴散的一樣,氣候崇拜者預測即將到來的氣候災難將毀滅人類,而這只能通過另一個封鎖來阻止。
如果把我們鎖起來,而世界沒有消失,那麼他們就會聲稱勝利。如果我們沒有被封鎖,他們可以操縱任何認為是人類活動結果的氣候證據,並說,「看看,我們就說過!」「我們告訴你!你沒有隔離,現在紐約市的鴿子少了,如果我們現在不封鎖,將導致六個月後出現超級颶風!」
如果你玩他們的遊戲,就沒有辦法「贏」這些狂熱者。正如我們在新冠中看到的那樣,如果你讓民眾接受任何措施,那麼你就會為進一步的措施敞開大門。唯一蓬勃發展的地方是那些從一開始就拒絕這種說法的地方,或者是那些在某個時候勇敢地取消所有措施的地方。像阿爾伯塔、英國或澳洲這樣的地方也有過開放的時期,但他們把一切都留給了「衡量標準」,決定了公民是否保持基本自由。
不,你不能參與,你必須拒絕整個方案,否則會發現自己處於永久的封鎖週期,任何強加的氣候封鎖也是如此。任何試圖為氣候目的「合理」封鎖的政治家,在第一次封鎖後至少兩年內都會為侵犯人權和科學失誤做出解釋。氣候問題的人群渴望控制我們,他們在很大程度上與統治了我們近兩年的新冠人群是同一批人。如果不地說:「不!!!」他們將永遠不會停止侵犯我們的權利和自由。
假如你關心環境;這很好,就別主張政府對氣候領域的任何大規模干預。相反,專注於自己的事情,比如減少自己的碳足跡,或者與志同道合者接觸。就像新冠一樣,凡是政府完全控制的地方,疾病都沒有明顯的區別;在某些情況下,政府使病毒情況變得更糟,對每個人來說,最好的行動方案就是;自己掌握好自己的健康。
儘管整個氣候封鎖陰謀令人厭惡和憤慨,但也有一線希望。當權貴精英推動全面氣候控制時,他們將沒有其他東西可以追求。當他們試圖完全控制天空和海洋的努力顯示出其失敗時,將被視為徹底失敗的傻瓜,我們知道他們就是如此。
( 不分類不分類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17ab68df&aid=1704024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