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路城邦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字體:
仲夏殘夢最易醒
2022/08/27 07:09:00瀏覽720|回應0|推薦47

(圖片取自於馬報副刊原版插畫--下同)

 虎年夏天的氣溫屢屢創新高,除了電力供應吃緊的疑慮之外,人們見
面的話題,大都以熱斃了的天氣為開頭而徒呼負負;據說悶熱的氣溫容
易打瞌睡,所以在赤道附近的峇里島街道,到處可以發現閒坐在樹蔭底
下乘涼的民眾,甚至打赤膊並躺平而夢周公去了。

 提到炎夏之際在樹蔭底下作夢的情形,其實英國劇作家莎士比亞的
《仲夏夜之夢》就是一部很有趣的喜劇;內容大致描述雅典大公爵西修
斯和希波呂塔婚禮的一系列故事,當中包括四名雅典戀人,以及六個業
餘演員的冒險經歷,而最有趣的則是森林裡的精靈仙子們,在背後操作
他們的命運而趣味叢生。

 不過莎士比亞還有另一部劇作《馬克白》第五幕有一段話略以:人生
不過是一種四處飄流的陰影,以及舞台上可憐的演員而已,若不是趾高
氣昂,便是愁眉苦臉,於是在事過境遷之後,所有的故事終將消失於無
形;這段故事由一個笨蛋講述,雖然語氣高亢激昂,可是卻毫無任何意
義。

 莎翁劇本詮釋了生命的各種境界,讓普羅大眾可以透過戲劇張力而領
悟到生命的本質,所以經過幾百年以來,莎士比亞洋洋灑灑的等身著
作,依然是文學與藝術的經典珍寶。

 當年在學校讀到莎翁的文學作品,剛好是慘綠年少的時候,因此從內
心所渲染出來的感觸,當然也摻雜了各種酸甜苦辣的感覺,雖然沒有風
花雪月那般浪漫,不過在老師低沉的朗讀聲中,著實體會到劇本與演員
想要呈現出來的震撼力,因此這段文字長久以來都一直存在心中,時不
時便拿出來和周遭際遇互相比擬,因而發覺有些時候非常符合當下的情
境。

 除此之外,課堂上講師也難以免俗地說:人們對於世間無法得到的感
情,通常總是覺得最為美好,更由於距離感所形成的因素,讓人們享受
想像故事之情節會更加浪漫,所以戀人們大都會在心中非得要空出一個
位子給對方不可;至於未成熟、或是沒有結果的戀情是否如此美好,則
是另外一個層次與無解的迷思了。

 老師這種略帶有肥皂劇的說法,當然擄獲了蠻多同學的心,甚至在文
辭之間當作金科玉律那般神聖。

 好比幾十年以來,K的影像一直是夢境中主角,以致於每一次入夢有
關於學校課堂裡的情節,通常大同小異而且沒有改變。

 故事情節約略如此這般:夢中場景通常會出現在古典宮燈教室裡,眼
看K就坐在視線可及的那一個角落,然而不論當下夢境故事如何發展,
K總是在座位上默默無語,縱然盡其所能地想要得到她的注意,然而每
一次幾乎都達不到心願,於是在完全不知道她的想法之下,倏地醒了過
來,如此簡單而無厘頭的夢境,最終只是留下一個模糊、不知所措和惆
悵萬分的結局,因此只能夠勉強稱為夜晚的寂寥殘夢。

 類似的故事雖然一再重複上演,宛如馬克白劇中獨白那般無奈,可是
每次依然這般吸引,即使規劃下一次夢境的橋段之餘,在心中仍然默默
的劃一個區域,連自己戲稱之為「飛夢思」自嘲和予以儲存;尤其這一
種夏夜夢境而興起被牽引之甜蜜情愫,總是在不知不覺當中滋潤著內
心,甚至因此而緩緩向四周延伸開來。

 其實每一次K在夢境中的形象,也許是停留在凍結時空裡的原因,所
以充滿那種想像的美好之境,因而在夢境裡所呈現可以吸引她的動作,
無不希望讓美好情節在夢境中發生,藉以彌補現實生活中許多失落的遺
憾。

 不過最後在每一次的夢醒時分,這種忸怩作態終究成為可笑與喃喃自
語的夢魘,因此生命跌落在一種無法詮釋的宿命那般卑微,更像似難以
遁逃的「等待果陀」境遇那樣無奈,以致於彷彿不斷訴說著腐朽、滄桑
和淒涼的悲情紀事。

 雖然佛洛伊德和心理學家說,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本是正常現象,偶
爾想想好像也蠻有道理,自從離開五虎崗之後,K的影子一直縈繞在心
中,以致於連綿不絕的寂寥殘夢,只像似可笑的小丑粉墨豋場一般苦澀
與悲哀,即使想要成為柏拉圖信徒而聊表慰藉之際,內心卻也覺得異常
空虛難耐。

 既然如此,那麼每次希望K能夠入夢的期待,竟然成為每天睡前卑微
的心願;至於她在夢境當中沉默不語和模糊的記憶,也許可視為一種具
有朦朧美之境界,況且能夠和她在夜夢裡相逢,即使留下難以堆疊的殘
夢,想必是當下最為珍貴的夢想了。

 此刻重新讀到馬克白劇中的這一段話,也許不再是僅僅只會搖晃、移
動的影子,也毋須因為當作不稱職的演員而自責,更不是那一個傻氣的
笨蛋,老是用一種無病呻吟的想法度日,而是用一種喜悅和感恩的心
情,面對每一個可能是陰晴圓缺的晚上,擁有起碼比較保守的思念與情
愫,讓具有殘夢之美的夜晚,除去寂寥的氛圍之外而得以在心中滋長,
或許就是能夠擁抱唯美情愫的捷徑。

 因此回頭看看莎翁流傳於世間的文學瑰寶,或許可以藉由月夜寂寥殘
夢的途徑,讓人們內心那種極其卑微的願望,得以悄然化作另外一種形
式之美,然後把平凡生命妝點得更有內涵,進而發現樸實無華的生命過
程,竟然充滿諸多美好的本質,那麼人們就可以很平靜的說:此生已是
了無遺憾而且帶著滿滿幸福感覺的旅程,何況仲夏殘夢由來最易醒了,
不是嗎?

(馬祖日報副刊111.08.11鄉土文學)

( 創作散文 )
回應 推薦文章 列印 加入我的文摘
上一篇 回創作列表 下一篇

引用
引用網址:https://classic-blog.udn.com/article/trackback.jsp?uid=yangrolin&aid=176793997